世界日报记者唐嘉丽/波士顿报导
地铁监视器拍到的培纳照片。(取自波士顿警局脸书)
今年1月间,警方在23岁女子失踪后三天,破获绑架案引人瞩目;38岁的培纳(Victor M. Pena) 20日被提讯时,检察官述说许多案情细节;面对绑架、强暴等十项罪名指控的培纳在萨弗克高等法院宣称自己“无罪”。
在提讯法庭上,地方检察官伊恩‧波伦庞说,1月19日,受害女子在芬纽厅附近酒吧参加友人聚会;深夜时,因为喝醉酒,与一名一起跳舞的男子被请出酒吧。在酒吧外,男子的朋友把他拉走,留下酒醉女子独行;在附近街口遇到培纳;
有名男子劝培纳“不要理她,她喝醉了”,但培纳开始“拥抱和亲吻”她,并把她带到地铁站。
检察官说,乍看之下,两人似乎关系亲蜜肩并肩行走,但监视器影片显示,女子其实根本不太能走路;也有名搭地铁的目击者证实,是培纳撑扶著女子走路。
受害女子次日早上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肮脏公寓中未舖床单的床垫上,培纳躺在身旁。当她试图离开时,培纳要她保持安静,“否则就杀了她”,而且被绑架三天中,他不断这样警告她。
培纳告诉女子,她让他想到很久没见面的女儿,告诉她“要与她组建家庭”。
被绑架期间,他给她吃凤梨罐头、喝伏特加和威士忌,并逼她用西班牙语大声朗读圣经,并“反复强暴她”;检察官说,培纳还强迫女子戴上墨镜和他一起姿势自拍照片,好以一对在沙滩上的情侣。
据受害女子,培纳没收她的手机。自己想到许多逃生办法,但恐怕计划失败事情会变得更糟;她也注意到培纳的门上有个另外加装的死栓。
女子失踪后,她的姐姐用手机软件追查手机位置,并与大肆搜调公共监视器的警方合作,在培纳居住的查尔斯顿镇纳公共住宅的公寓找到该女子。
培纳的律师威廉·巴拉比诺称培纳约有11、12岁的认知能力,是个“愉快、善解人意”的人;事发当晚,该女子“明显”地自愿与纳同行。
现在订购赠送一年VIP,名额有限,先到先得!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