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疯狂的世界。
在利益的驱使下,似乎所有的东西都可以拿来被交易。
学业,事业,婚姻,知识,人生,从灵魂到肉体,市场之下,一切皆可买卖。
在这样的“快交易”之下,诞生了这样一个特殊的群体。
她们秉持着“我的身体我做主”的信念,开始卖自己的卵子。
有人为了买一部手机试图“以物换物”;
有人为了还贷款铤而走险;
有人被人诓骗误入歧途;
这份上天对女性“独特的馈赠”成了她们手里的交易筹码,换来的却是一个个“卖卵悲剧”。
正在杭州某高校读大二的小美,身材苗条,长相甜美,原本应该有着精彩美好的大学生活。
不出意外的话,这个时候的她应该已经收获了几位挚友,有了意中人或者追求者,每天在上课,社团活动,朋友聚会,寝室之间来回忙碌着。
但因为一个举动,这个20岁的年轻女孩,成为了万千普通女大学生之中的一个“异类”。
而这一场悲剧起源于一部手机。
某手机品牌出了一款新产品,外观美丽,功能强大,最重要的是,这是一个相当知名的品牌。
对于大多数年轻女孩来讲,拿着这款手机更多的是代表一种“排面”,一种“逼格”,小美被这个新款手机深深吸引了。
可是大牌手机也就意味着“高价”,10000+的售价令小美望而却步,毕竟这是好几个月的生活费。
因为“求而不得”,小美对这部手机的渴望逐渐发酵成了一种执念,强烈的虚荣心让她有点丧失理智,她开始四处寻找“找快钱”的方法。
不能犯罪,不能违背自己的道德良知,不能有太高的风险系数......
在这样那样的限制条件之下,小美发现挣快钱实在太难了。
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小美找到了一个适合自己的赚钱方式——
“捐卵”。
学校厕所的隔板上贴着各种小广告:代考四六级英语考试,论文代写,帮忙上课,快速贷款,以及寻找捐卵志愿者。
前几项来钱太慢,贷款风险又太高,捐卵“不伤身体,不犯法,来钱快,酬劳还高”,在小美看来,这简直就是自己的“及时雨”。
心动的她,赶紧加了隔板上的QQ号,和对方取得联系,价钱谈妥之后,就开始为“捐卵”做准备。
连续十多天的时间,小美每天去到对方提供的住址注射排卵药物,一针接着一针的打,新手机即将到来的喜悦冲淡了这份疼痛。
十多天后,小美成功的“捐出”了自己的卵子,获得了10000元的回报,她拿着这笔钱,带上自己的存款,兴冲冲的去买了手机。
这时候,小美还不知道自己的劫难快来了......
拿到新手机没有几天,小美就病倒了,她的肚子越来越大,越来越胀,就像怀孕7、8个月,同时还经常感觉到呼吸困难。
小美吓坏了,赶忙去医院挂急诊,哭着求医生救救自己,说自己不想死。
检查结果出来了——
小美肝功能正常,没有内出血,没有肝硬化,没有怀孕,一切的问题出在卵巢上。
她的卵巢异常增大,上面有很大一块阴影,肚子里充满着腹水......
这一切的检查结果都指向“过度刺激综合征(这是试管婴儿过程中,因排卵药物作用可能引起的并发症)。
小美懵了,看着这检查结果,她似乎猜到了什么,可是她不敢相信,也不敢说。
面对医生的询问,她躲躲闪闪,三缄其口,甚至打算不在这里治疗了,直接就走。
直到医生严肃的说到:
你现在这种情况非常危险,随时会死。
小美彻底崩溃了,她怕了,也后悔了,在哭泣中,说出了实情。
她说她没有男朋友,也没有做试管婴儿;
她只是想买新手机,所以去“捐卵”挣钱,前期打了十几天的排卵针
她以为捐卵很简单,不会伤身体,没有想到会出问题。
听到这些的医生,长叹了一口气。
幸运的是,小美“被救回来了”,医生从她的肚子里抽出了5000多毫升的腹水,经过3天的治疗,病情逐渐稳定下来。
10000块钱,一部手机,差点让这个20岁年轻女孩丢了命。
你问,值得吗?她后悔吗?
在得知小美这一出荒唐事件之后,医生曾问小美同样的问题,她说她后悔了,下次不会了。
医生接着追问:“你还想有下一次?”
小美的回答,是沉默不语。
捐卵的年轻女孩中,有像小美一样的“幸运儿”,经过几天的抢救,最终身体恢复健康,但也有人,遭受了永久性的损伤,无力挽回。
23岁的小王,就是这不幸的人中其中一名。
小王原本很健康,但因为对自己长相的不满意,她有了整容的打算。
通过一名姓高男子的介绍,小王在自己手机上申请了美容贷款,之后去了整容手术。
这位“好心的”介绍人,不仅满足了小王变美的愿望,还告诉她,不用担心还贷款的事,自己有办法让她“挣快钱”。
鼻子拆线之后,这位高某就带着小王去到了一个捐卵机构,他告诉小王捐卵来钱快,过程简单,对身体也什么伤害,能很快帮助她还清整容贷款。
每个月2750的贷款还款,
十几天就能轻松拿到的10000元现金报酬,
小王动心了。
高某将小王带到了捐卵机构,把她交到了另一名姓王的中介手里。
此时的小王,浑然没有发现,自己在这些“介绍人”眼中,和货物没有区别。
因为卵泡没有成熟,小王被先后带往3家“医院”,接连打了17天促排针。
而令人心惊的是,三家“医院”,竟然没有一个“医生”告诉小王,她现在的情况不适合打促排针。
“他们永远只在乎卵泡大小。”——小王
小王之于他们来讲,只是体内这几颗卵子的载体。
小王还是没能成功取卵,17天的促排针没能使她的卵泡长到足够成熟,她这17天的罪也白受了,最终也一分钱没有拿到。
而悲剧从这里才开始......

图源:澎湃视频截图
小王一回到家就病倒了,肚子胀,浑身无力,直接昏迷。
送到医院之后,医院立即将小王送到重症监护室,并开出病危通知书。
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小王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却丧失了生育能力。
为了一颗爱美之心,为了10000元,一个年轻的女孩,就这样失去了做母亲的资格......
有人说小王悲剧的造就,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她的无知。
但多数人并不认可。
因为有许多名校毕业的,有知识有文化的女生,同样在“卖卵市场”越陷越深......
在“卵子黑市”上,常有一些以“名校女大学生”为目标的群体。
他们挑剔着这群年轻女性们的学历,长相,身高,血型,爱好,家族病史,成绩等,并以此来估价。
条件不同,卵子的价格也是不同的。
据外媒报道,某机构的文件显示,卵子提供者通常能得到40000元(8096新元)到80000元的报酬,其中医院得10000元,机构得8000元。
但真实的情况是,大多数女生只能拿到5000—10000元。
人人网还在的时候,曾经有人在上面发帖,紧急寻求捐卵者。
发帖者提出了对身高、长相的要求,报酬是30000元。
其中,还有这么一条特殊的要求:
非清华、北大学生勿扰。
而这样的要求,在许多代孕机构看来,并不奇怪。
据时代周刊报道,某代孕机构曾经介绍,一般客户选择“捐卵者”都会选择年龄在22岁—26岁之间的女性,主要目标是大学生,尤其是名校大学生。
“所在大学越有名望,卵子价格越高,这已经是默认规则了。”
据报道,一名来自上海的大学生,曾以25万的价格卖了20颗卵子。
这样的“交易”在她看来很划算。
“我不认为这有任何风险,和我一起来的另一个女孩正在做第二次。”
和她有着同样想法的大学生们,不在少数。

对于这些年轻女孩而言,卖卵不同于卖器官。
器官卖了就没了,比如说肾吧,你卖掉一个肾,那你就只有一个肾,这个东西是没办法重新长出来的,但卵子不同。
每个健康的女性都会有固定的排卵周期,卖掉了还会再有,这种不是“非限量”款的器官,在她们眼中,也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但她们不知道,她们每一次的卖卵无异于是到鬼门关走了一遭。
卖卵的过程中,有两个重要的步骤——
供卵和取卵。
卵子是女性的生殖细胞,成熟之后由卵巢排出,通常每个月由一侧的卵巢产生一个卵子。
而对于那些卵子买家而言,一个月一个是远远不够的,这时候要怎么办呢?

注射促排卵药物,让供卵者能一次生成多个成熟卵子。
值得注意的是,促排卵药物是激素类药物,大多数年轻女孩对此类药物敏感。
另外,黑市为了及早取得成熟卵子,注射的促排药物都是超量的,且全程没有对各项关键指标进行监测。
这样的情况下,使得供卵者非常容易出现“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
也就是上述几名女生出现的症状:腹腔积水。
严重的还会导致血栓形成,危及生命。
其次,取卵的过程,是医生使用穿刺针从阴道刺入卵巢,取出卵子,这是个有创伤的过程,可能会出血、感染,甚至不孕。
也就是说,卖卵并不是大家想象中那么简单、安全的一件事,它伴随着极大的风险。
茨威格在《断头王后》里有句话:
“她那时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赠予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对这些年轻女孩来说,卵子是明码标价的商品,她们仅仅是在用自己的身体器官和需要孩子的客户进行着“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交易。
但她们不知道的是,眼前获得的所有收益,在未来,终会以另一种方式回报,那时,她们都得付出代价......
ref:
http://news.sinovision.net/society/201903/00459708.htm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2289678
https://www.asiaone.com/health/chinese-students-sell-ova-black-market
https://www.theepochtimes.com/beijing-college-girls-sell-ovum-on-black-market_1492130.html
(本文图片均为示意图,与所述人物无关)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