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3419字|预计阅读时长4分钟
阅读导航
  • 前言:继社交、区块链之后的下一个风口

  • “Quit or Die“(戒烟还是死亡)之外的第三条路?
  • 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 结语
前言:继社交、区块链之后的下一个风口
最近在中国,以前一窝蜂地搞移动互联网创业、后来又开始琢磨区块链的那批人,好像又开始有了新的动向:
3月5日,罗永浩的社交软件”聊天宝“团队宣告正式解散,而在此之前,老罗其实已经在发布会上主推过一款前核心员工创办的电子烟品牌 “福禄(Flow)”;
1月27日,由同道大叔董事长章晋源、微媒控股董事长李岩等头部新媒体创始人联合推出的电子烟品牌“灵犀LINX”正式开始预售,产品上线45小时之内,销量突破5000支。据悉,该品牌已经完成两轮融资。
巧合的是,就在不久之前的1月20日,前同道大叔创始人蔡跃栋也在朋友圈发布海报,宣布其创办的“YOOZ”品牌电子烟开启现货发售,现货销售首日卖出的电子烟营业额达到了500万。
也算称得上是“连续创业者” 的老罗,还有他“极速夭折“的聊天宝 / 来源:ifanr
事实上,这不过是中国的“电子烟创业潮”的冰山一角。
根据IBIS World的报告,在2018年,电子烟和其他烟草产品预计占全球行业收入的2.4%。目前,全球90%的电子烟来自中国,而深圳则是电子烟生产厂家的主要聚集地。
随着用户们从传统卷烟转向“降低风险产品”或“加热烟草”产品,近年来电子烟在全球范围内被迅速普及。根据市场大头日本烟草公司的数据,2018年电子烟和其他电子蒸汽产品的零售额将超过120亿美元。
而IDG资本、源码资本、真格基金、英诺天使等投资机构,近年来也纷纷参与到对国产电子烟品牌“悦刻”、“魔笛”、“山岚”等的投资。
然而这个在中国如今最炙手可热的创业风口,在大洋彼岸的澳大利亚却仍是不可触碰的禁区。
目前在澳洲,虽然人们可以购买且持有电子烟设备,但是只限使用不含尼古丁成分的产品,而尼古丁则需要有药剂师的处方才可获取,且只限3个月。
1
”Quit or Die“(戒烟还是死亡)之外的第三条路?
近日,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的一家波音737 Max客机在飞往肯尼亚的途中坠毁,机上157人无一生还,引起了极大的关注与悲恸。

飞机停航了,然而大多数人对生活中另一个更为常见的致死因素却熟视无睹:
“现今,在澳洲每年有19000个吸烟者死于正常生命期限之前。这几乎相当于每周都会发生一起超大型空难。” 
来自新南威尔士大学公共卫生和社区医学院的Colin Mendelsohn(门德尔松)教授,在与《澳洲金融评论》的采访中这样说。他补充,“成千上万的生命是可以被拯救的——只要换成另一种更为安全的尼古丁形式。”
虽然该教授这句话的出发点仍然值得存疑:毕竟由他一手组建的“澳洲烟草危害减除协会”,建立之初的5万澳元基金中就有一部分来自于本地的电子烟公司,甚至还能牵线联系上世界五大烟草公司。
但是吸烟带来的健康危害确实不容否认:
吸烟可导致16种癌症 / 来源:Cancer Council NSW
根据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分析,吸烟已经成为肺癌的第一大诱因。
据估计,澳大利亚的男性肺癌患者中有90%是因为吸烟患病,而女性患者的比例则为65%。
此外,吸烟还可导致身体以下部位的癌症:口腔,咽,鼻腔和附窦,喉,食道,胃,胰腺,结肠直肠,肝脏,肾脏(体和骨盆),输尿管,膀胱,子宫颈和卵巢(粘液性)和髓性白血病。甚至在一份针对32000个乳腺癌案例的大数据研究中,吸烟也被证明与患乳腺癌存在正相关的关系。 
令人作呕的烟盒包装上,有“吸烟致盲”、“致口腔癌”、 “不要让你的孩子吸二手烟”等各种宣传语 / 来源:The Australian
虽然澳大利亚也已经在戒烟上花费了不少力气:神秘隐藏在柜台后的烟草,外包装令人作呕、起到警示作用的烟盒,甚至澳洲的烟草还有着世界上最昂贵的价格…
但是吸烟的澳洲人仍然不在少数。2011年,每天吸烟的澳洲成年人共有280万,占总人群的16.1%,而这一数据在2001年则是22.4%。其中原住民吸烟的可能性是非原住民的2.2倍。
上世纪60年代,当年轻的里奇特(Robert Richter)来到了墨尔本大学,吸烟也曾是那个时代的潮流。见到同学们都在抽烟,于是他也不由自主跟着抽…也没想到这一抽就抽了几十年。
电影明星James Dean曾是那时大荧幕里的Bad Boys(坏男孩)典型 / 来源:Rebel without a Cause 剧照
之后,里奇特成了一名大律师,而他的烟瘾甚至大到影响他的工作,常常不抽烟就不能静下心来好好思考。直到去年年初,在做一个无关紧要的检查时,医生恰巧发现了他的肺部有一个极小的癌细胞组织。
虽然外科医生在成功切除该组织后宣布他“躲过一劫”,也不需要进一步的治疗,只是对于一事,他别无选择:“戒烟”。
于是,面临着“Quit or Die” (戒烟还是死亡)的里奇特找到了电子烟,这种据说“比传统香烟安全指数高95%”的新兴科技产品。
电子烟“物如其名”,是依靠电池、通过雾化等手段,将液体尼古丁和香料加热成蒸汽使用户吸食的产品。
在过去的十几年中,许多电子烟设备已经进入市场:从初代版的电子烟到吸烟笔,迷你蒸汽烟(Pod Vape)、改装烟(Mod Vape)、电子水烟甚至电子雪茄——市场正在不断地更新迭代。
形形色色的电子烟 / 来源:维基百科
里奇特的尝试电子烟之路进行得并不十分顺畅,“实际中,克服这种想去商店买点普通烟草吸的想法还是非常困难。这可以被理解,只是如果当我想尝试危害更小的电子烟,可我根本不能在商店买到可以用来吸的尼古丁。”
这实际上也是澳洲电子烟存在争议的关键:人们可以使用不含尼古丁的调味液体,但澳洲当局禁止销售尼古丁液体。
在没有处方的情况下,在澳大利亚拥有或使用尼古丁液体是违法的。而绝大多数医生也不会提供处方。这样导致的结果就是,许多澳洲“电子烟民”都从网上或从黑市购买尼古丁并非法使用。
而如今,这些灰色的渠道也在被逐渐打压。去年底,南澳成为了澳大利亚第一个禁止电子烟网上销售、购买的地区。
2
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属于电子烟的狂欢过后,才发现头上一直悬着一把剑  / 来源:The Sword of Damocles
去年12月左右,南澳大利亚州(SA)的新法出炉,规定将禁止在线销售并根据“烟草法案”(Tabacco Act)规范电子烟设备。
此前,州议会还通过了“烟草制品法规(电子香烟与评价)修正法案”,禁止向未成年销售电子烟产品。
当一直悬在头顶的这把“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出鞘,澳洲的电子烟经销商们也纷纷感叹时运不济。
电子烟商店Vape 98的老板Christine Butcher(巴彻)表示,“最令人沮丧的是,SA政府认为自己比世界其他地方更聪明,也懂得更多。”
在南澳,约有200人在电子烟门店工作 / 来源:ABC Radio Adelaide: Malcolm Sutton
她是南澳的85家电子烟设备的店主之一,而在六个月内,他们必须以与卷烟相同的方式覆盖其销售处的展示。
所有店面还必须结束所有促销活动,也不可以再于店内免费提供样品的品尝。
她补充,“澳大利亚人们将不再能够在网上订购,他们可能会考虑回到卷烟,因为他们生活在没有电子烟商店的地方。”
“政府把我们扔进了烟草这个类别,但我们的店里根本没有任何烟草; 我们甚至不被允许出售尼古丁,供应或暗示它。”
南澳大利亚癌症委员会则对此举表示欢迎,称需要更多地了解产品可能存在的健康风险。
“这些产品最大的问题之一就是缺乏研究证据支撑,”Alana Sparrow在癌症委员会上说,“我们真的需要明确使用电子香烟可能带来的长期危害”。
根据《每日邮报》3月10日的报道,随着大选临近,虽然有议员开始改换立场,但是朝野两党的主要立场还是没有改变,仍然坚持电子烟禁令。其中工党表示会考虑研究的结果,但是估计大选之前不太可能有足够的证据支撑作出决定。
然而对于电子烟的支持者们而言,政府颁布禁令的背后却似乎远远不是“考虑健康风险”这么简单。
来自Meadows的Peter和Lianne烟瘾非常严重,尽管尝试了从尼古丁口香糖到尼古丁替代疗法的所有替代产品,都无法成功戒烟。
三年半前,他们选择改用电子烟,从那时起就没有接触过普通香烟。
Lianne表示,“我们每周至少节省150澳元,而这些钱本来都是政府该从卷烟里收的。”
事实上,澳洲联邦政府在烟草产品上的收入十分惊人。在2016年的收入高达98亿澳元,光GST就高达14.8亿澳元。而随着消费税率不断增加,吸烟者每买一支烟就要支付高达80%的税。
据估计,本财政年度的联邦政府的烟草收入可高达约125亿澳元。
END
其实写到这里,说实话心里有点百感交集。我虽然从小到大就没抽过烟,却也曾见到过挚爱的亲人因为抽烟最后罹患癌症去世。
为什么有百害无一益的烟草,却总是屡禁不止?
很久以前看过一部英剧《Yes,Prime Minister》(是的,首相),剧中的大臣用讽刺的口吻恰巧回答了类似的一个问题:
“是的,烟草每年是能杀死 10 万人,可政府能得到什么?40 亿的收入。
而如果这 10 万人活下来,寿终正寝,他们需要的养老金和社会保障金,比医疗费还要多。别忘了,烟草税还占了公共卫生资金的 1/3。”
推荐阅读
13
03-2019
历经半个世纪的坎坷,澳洲人的高铁梦还是“传说”吗?

12
03-2019
金牌基金变为庞氏骗局?澳洲受害人2400万澳元或仅追回十分之一

11
03-2019
最新雇主担保政策!未来这些人也可以来澳洲工作了

推广
觉得好看,点下它吧👇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