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钱志龙
小时候,孩子吃饭会打碎碗,图个方便,就把餐具换成塑料的;
孩子上学忘记调闹钟,图个方便,父母每天叫他起床……
孩子的成长不是一帆风顺的事,家庭和学校的呵护必不可少,但如果父母过多地替孩子做“图个方便”的决定,我们又如何培养翱翔蓝天的雄鹰?人生需要孩子自己走,挫折未尝不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
您看,本文作者的教育经历不就是一个很好的参考吗?
1
一次假期,我以义工导师的身份参加一个带孩子们去乡村学习的团,主题非常好,内容设计得也非常用心,行程没有任何纰漏。整整七天,孩子们得到各方面的锻炼和熏陶,临别时个个依依不舍,收获满满,家长们也觉得物超所值。

送行的日子,带队老师要来回四趟机场和火车站送走每一个孩子,有家长还嘱咐一定要买站台票送上月台。我觉得没有必要,而且这是个锻炼孩子的绝好机会。
但我没能说服家长,正好有两个孩子跟我坐同趟高铁回北京,我就“默认”了护送他们的职责。
火车上,我开始和他们分享自己年轻时37个小时站票从北京到厦门的经历,在钱包被偷的情况下如何游走黔东南两周半的故事。还给他们假设了一些应急场景考验他们如何面对,他们一边闷头玩着手机,一边倒也给出了不错的答案。
我们提前40分钟到了火车站,下车还要先去取票,把他们的票交到他们手里,就提前和他们告别了。
候车的时候,我整理一些反馈意见给主办方——什么都挺好,最大的问题就是随团老师们太有爱了,扛过了家长般无微不至的照顾责任,不舍得给孩子们安排工作。
虽然我很爱每一个孩子和老师,但是我也必须如实说出一个教育者眼中的观察:我们把他们当孩子,他们就成为了孩子。
老师满头大汗把所有人的行李塞进行李舱,孩子们站在一旁捧着手机;吃完饭,老师抢着洗碗,孩子们吃完饭抹嘴走人继续玩游戏;请来渊博的专家导览美术馆,最后只剩几位老师礼貌地跟着......
尽管带队老师软硬兼施控制手机使用,但想要瞬间扭转常年的积习又谈何容易?虽然反复强调不能迟到,还定了表演节目的惩罚规则,但还是屡禁不止,孩子们跳着脚大喊冤枉:“就迟到了一分钟!”我当时的回复就是:“赶火车的时候你迟到一分钟试试。”
没想到一语成谶,经典一幕竟然真的发生了。两个孩子分秒必争的玩着手机,果然错过了检票时间。我当然可以跑过去拉着他们一起上车,谁都不会有额外的麻烦。
远远望着他们纠结了三秒钟,最后,在“看护员”和“教育者”的角色中,我选择了后者,选择了不图这个方便。当所有的说教都被证明无效时,我决定让他们以体验式学习的方式领悟这个花钱都买不来的“教训”。
于是,冒着被家长骂不负责任的风险,顶着给主办方添麻烦的压力,我既没有跑过去催他们,也没有留下来陪他们,只是在微信群里发了一个“Good luck”的笑脸。
2
今天发生的事情,让我突然意识到,家长们真的太喜欢
“图个方便”
了。

小的时候,孩子吃饭会打碎碗,图个方便,就把餐具换成塑料的;
孩子会忘记调闹钟,图个方便,还是我每天叫他起床吧;
孩子赖床赶不上校车,图个方便,我就替他系个鞋带吧;
孩子搬玩具要来回跑三次,图个方便,我替他一次搬完吧;
上学以后,孩子爱在课间打闹,图个方便,就安静地在桌上趴着休息会儿吧;
春游会有不可预测的危险,图个方便,校外活动都取消吧;
回到家里,孩子洗碗洗不干净,图个方便,我就替他洗了吧;
孩子问一堆问题我也不懂,图个方便,就给他报个班吧;
周末想跟闺蜜喝个下午茶,图个方便,就买个iPad丢给他吧;
出门旅行,登山包太重,图个方便,还是拖个大行李箱吧;
火车多辛苦啊,图个方便,就买机票吧;
去机场地铁还要倒一次车,可能坐过站,图个方便,就打车吧;
乡村研学,这山泉水看着干净也可能有寄生虫,图个方便,你就忍着点渴吧;
跟陌生人聊天多危险,图个方便,就别采风了吧;在船顶上上课会不会掉进河里,图个方便,大家自己玩会手机吧......
在孩子们成长的过程中,大人们不愿让孩子吃一点点苦头,面对一点点风险,不允许他们犯错,一次次替他们做了“图个方便”的决定,一点点剥夺了他们自我保护、自我修复以及从错误中学习的机会。
对了,那件“误了火车”的事是这样结局的:
孩子们认识到错误,并决定自己承担后果,买下一班的一天一夜的站票回北京,我听说后感动得流出泪来,孩子们的自我成长超越我的预期。
但是,家长坚决不同意。
经过一番辩论和抗争,最后女孩子自己坐火车回到北京,途中还想办法换成了卧铺,她的父亲从一开始的不放心到最后感谢我的决定,而男孩子的母亲担心十几岁的孩子被人贩子拐走,当天飞到怀化,次日打飞的把孩子接回北京。
3
教育现场,究竟哪些是应该完全避免的危险,哪些是可控可测且有教育意义的风险?一位有经验的教育者应该具备有效评估风险的能力,在风险和收获中得到最大公约数的能力。这件事没有绝对的标准或尺度,有时候靠直觉,有时候靠经验。
其实安全问题不是一个向谁追责的法律问题,而是一个“孩子该如何长大”的哲学问题。孩子们注定要在10岁跌的这个跟头,你非要等到30岁才让他跌,他可能跌倒了再也爬不起来。
我个人认为,长大这件事,跟上厕所一样,孩子们必须自己完成,无论你有多爱他们。大人们一厢情愿的,打着爱的旗帜去代劳、去操心、去过度保护,去敲打问责把孩子磕痛的地板,最后造成的后果就是一旦当家长不在身边的时候,孩子永远不能自己站起来。
来源 :来自“教育者钱志龙”,作者:钱志龙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