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盛40路不仅是美食聚集地,也是当地出名的“贩淫一条街”。
华人非法按摩店被扫荡

在2017年11月25日晚按摩女宋扬跳楼身亡后,该现象不减反增。

2月6日位于40路一家涉嫌从事色情活动的按摩院被皇后区高级法院查封,检方起诉了其房东、房客、老板等。
被查封的非法按摩店,位于法拉盛40路135-25号二楼,遭警方突袭。
在135-25门口法院贴出的限制令称,不许任何人使用和占用该单元,因为该单元涉及纽约州刑法230项-卖淫(prostitution)。
在法院贴出的起诉书上同时显示在1月11日与12日两天,有两名便衣警察在钓鱼执法时被按摩女请进屋内。
该扫黄行动为联合行动各方将继续联手打击卖淫嫖娼行为。
商家也表示非法按摩业日渐猖狂,原因需归咎于房东。
签赁租约时哪有房东会不问清楚房客来历及租房用途,他们说,这些房东贪图高额租金,却罔顾善良风俗。
警方表示藉此机会可以杀鸡儆猴,并已经将整顿40路列为新一年的重点工作内容。
警方表示查封第一家非法按摩店仅是开始,目前已锁定该路段八家非法营业按摩院,目标是扫除全部。
而关于靠身体过活的这些女子,她们中很多人是一身脂粉气,满腹辛酸泪。
 华人援交女:不做这行活不了 
“这份工作容易做吗?当然不。但这是一份糟糕的工作吗?也不算,因为它真的能赚很多钱。”
现居纽约最大的华人区法拉盛,来自中国福建的性工作者Candy如是说。
Candy现年41岁,出生在福州,小学毕业文化。
15岁开始在工厂打工,每月工钱不到100元。她结婚很早,丈夫是一间海鲜加工厂的工人,只上过一年小学,却常年赌博、嫖娼、家庭暴力,经常把Candy和儿子打的浑身是伤。
那是80-90年代福建移民风潮最盛的年代。Candy在亲戚朋友的建议下,决定想方设法去美国谋生。
在前后历经十年、三次从东南亚、韩国、中东偷渡失败被遣返后,她终于在第四次从墨西哥偷渡入境美国成功。
在一个福建蛇头的安排下,Candy花了50天,穿越了数十个国家,到达美洲的墨西哥。
她至今都记得自己如何蜷缩在卡车狭小的后备箱中动弹不得,经过七个小时车程到达边境丛林,之后徒步跨过几座山,翻山越岭进入了美国境内。
到美国第一件事,就是还债。
Candy曾许诺蛇头,成功到达美国后给他7万美金,却没想到前三次偷渡已经把积蓄花光。
东拼西凑向亲戚朋友借了一些钱,仍然欠蛇头3万刀。
为了还债Candy刚到美国便四处打零工赚钱,然而英文不好、没有学历、没有合法工作身份的她,只能兼职做几份零工:在华人家庭做保姆,在中餐馆当服务员。
每月收入1000多美金,付了纽约高昂的房租之后便所剩无几,根本无力还债,更别提寄给家人。
想起那个丈夫和留在家乡生活窘迫的儿子,Candy明白:自己必须下决心在美国扎根,还债,拿到合法身份,把儿子接到美国生活。
一次偶然的闲聊Candy听餐厅老板娘说起当地做性工作者的华人小姑娘,每月能挣将近一万刀。
起初她很抗拒,但在巨额债务和为儿子提供美好未来的压力中,这份抗拒很快便土崩瓦解。
做出“下海”的决定Candy只用了1天。“不做这行,我在美国根本无路可走。”
Candy托朋友联系到一个曾经的鸡头,请人家吃了顿饭,请教在纽约做性工作者的途径。鸡头告诉她,想赚钱就自己单干,去华人报纸上面刊登广告,留下联系方式。
Candy马上照做了。刊登广告花掉她200美金,也很快带来了第一位顾客。

这份钱无疑是好赚的。每次服务能得到100美金的报酬,以及20美金左右的小费。
抛去每月1000美金的房租、1000美金的生活开支,Candy生意好的时候每月能挣7000刀,生意不好也有4500刀。
一般纽约的性工作者工作至晚上八九点,便收工出门约会或跟小姐妹泡酒吧,但Candy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每天工作至晚上十一点,攒下的钱全部寄回家乡,大部分用来还债,小部分补贴家用。
Candy的客户一半以上来自中国大陆,剩下的来自港澳台大中华地区,以及东南亚华裔。Candy从来不接美国客户,因为怕是扫黄的卧底警察。
问起Candy有没有经历过危险,她也遭遇过三次抢劫。第一次她刚开张不久,一个温州男人到她家假装客户,抢走了500美元现金和两部手机。后来她才学聪明,家里不再放大额现金。
尽管有危险但她还是选择这种“个体户”经营,赚得更多,也比在发廊做按摩小姐更自由。如果为别人打工,老板会拿40%的提成,还容易被警察清扫抓捕。
从十几岁到60岁在纽约有很多像Candy一样的华人性工作者。

她们通常都是以旅游、商务签证入境;也有申请野鸡大学的学生签证,只读一学期然后退学的例子。等在美国安定下来,就黑在当地。
由于语言不通、文化程度低,只有性服务行业是赚钱最多最快的工作。做几年之后申请政治避难绿卡,永久留在美国。
Candy说虽然生活艰辛,但是她从不后悔偷渡到美国
“留在中国的话,我的生活会比现在悲惨。”
她早已为未来做好计划:再做几年还清债务,就在美国开个餐馆,把儿子接过来。谈到这里,Candy眼睛里第一次露出希望和憧憬。
像Candy这样在纽约的华人性工作者,从事这个职业的原因各有不同。
对大多数卖淫女性来说,这份职业都是无奈之举。她们和Candy抱着几乎一样的目的,为赚更多钱而来到纽约,到目的地才发现没有学历、技能、资源的自己,想多赚钱只能出卖身体。

《美国咖》立足美国,服务于海外华人.
免费发布处理各大地区各类综合信息
(招聘求职,二手买卖,求助问事,招租求租等...)
轻点击下方logo字体即扫描二维码关注

  加州地区
科罗拉多
圣地亚哥
   拉斯维斯
  大佛州

  大华府
   旧金山
   大德州

征婚

亚特兰大
西雅图

   新泽西
  大费城

 波士顿
芝加哥

   洛杉矶

   大纽约
 曼哈顿
 布碌仑

   法拉盛
↓长按下方图片识别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我们订阅号▼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