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报道,华为从2019年1月初开始,陆续向供应链厂商询问集团旗下海思半导体(Hisilicon)芯片制造的大部分产能移往大陆的可能性。
从2018年以来,美国就对华为不顾一切的打压,不仅自己禁止使用华为,还要求其盟友也禁止华为设备。甚至拉拢多国成立反华为联盟,禁止联盟国使用华为的5G设备,在全球5G通讯设备领域中,华为、爱立信和诺基亚站占据了大部分的市场份额。而且在华为、爱立信和诺基亚三家设备供应商之中,华为的服务范围最大、价格优势最明显。
从华为在2018年收获的18份欧洲合同就足以看出,华为是欧洲各国未来5G建设的不二之选。正如中国驻欧盟使团团长日前发出的警告一样,“欧盟一旦将中国企业排除在5G移动通信项目之外,最终只会自食恶果”。因此,虽然英国、德国、法国等国曾表达了对华为设备风险问题的担忧,但除了为数不多的和美国站在同一战线上的欧盟国家波兰之外,大部分欧盟国家都未曾正式对华为下达全面禁令。甚至在英国就是否与华为合作一事的讨论过程中,有英国议员直言,“英国不和华为合作,如何发展5G技术”,英国不应该随便跟随美国的做法,白白浪费了自身5G技术发展的最好时机。
在1月28日,美国对华为提出了23项指控,称华为的设备存在安全威胁。为了防止美国实施技术准入限制,华为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华为已经在准备搬将工厂搬回国内了。据《日经亚洲评论》报道,为规避风险,华为已告知其供应商日月光控股和京元电子集团,希望将大部分生产线转移到中国的工厂。另外,华为已经与全球最大的集成电路制造服务公司台湾积体电路制造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台积电)商谈将部分芯片生产转移到南京的一个工厂。
而与华为不谋而合的,是另一家中国企业富士康也对美国摆了摆手。
富士康或不在美国建厂

富士康在美国建立工厂的计划,一度被称为“世界第八大奇迹”,现在似乎已经陷入停顿。根据最新的报告,富士康首席执行官郭台铭的特别助理透露,富士康在威斯康星州建立液晶电视工厂的计划“可能会被缩减甚至搁置”。我担心,这种情况与美国所希望的“制造业回流”完全相反。
威斯康星州长办公室显然不这样认为,在一项声明中,他们表示对于富士康规划的变化感到“非常吃惊”。被提名负责监管该项目进程的州政府官员Joel Brennan说,“我们团队会就该项目进展的细节进行进一步审查和评估,我们将对该项目持续进行监督,以保证富士康履行承诺。”
郭台铭的特别助理胡国辉(LouisWoo)近日表示,该公司计划在威斯康星建立一个“技术中心”而不是建设工厂。技术中心将主要由研究机构以及一些包装、装配流水线组成。胡国辉表示,富士康在这里四分之三的工作岗位都将是为研发和设计人员保留,而不是针对蓝领产业工人,“这不是一个工厂” 。
精彩回顾:
❖ END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