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用一个汉字来描述马克·扎克伯格和他的Facebook在2018年经历的一切,那非“泄”字莫属。大量用户数据的泄露,让Facebook曾经的阳光形象陷入“没有尽头的黑夜”,让无数对其充满好感的人感到泄气……
好印象,非一日之功。而坏情绪,更是不会轻易消散。2019年年初,马克·扎克伯格有可能迎来个人事业的又一记重拳,当然,他是那个“挨打的人”。他的哈佛大学校友、科技创业家阿伦·格林斯潘(Aaron Greenspan)在一份长达70多页的研究报告中“揭丑”说:Facebook所谓的全球20亿月活用户是假的。
科技创业家阿伦·格林斯潘(Aaron Greenspan)
“在虚假账户的问题上,Facebook一直未能对公众说实话。事实上,该社交平台上有半数以上的账户为虚假账户。”阿伦·格林斯潘在标题为“Reality Check(现实检验)”的研究报告中写道,“公司的官方指标——很多最近已经不再出现在季度财报中——都是自相矛盾的,甚至荒谬可笑。”
阿伦·格林斯潘表示,因为人为地虚报用户数据,所以Facebook可以向在其垄断型社交网站上投放广告的公司收取高价费用。这种行为无异于公众诈骗。真实情况是,“马克·扎克伯格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大型’的骗子”。他制造的复杂骗局规模一度达到庞氏骗局的十倍左右。
据了解,阿伦·格林斯潘是美国加州软件公司“Think Computer”的创始人;与此同时,他还经营着一个名为“PlainSite”的法律研究网站。前述报告就是来自“PlainSite”。阿伦·格林斯潘表示:“如果Facebook确实在虚假账户这件事上撒了谎,那么,这就意味着公司须对其从广告主那里获得的数十亿美元不义之财负责。”
Facebook将在2019年1月30日盘后公布其2018年第四季度及2018年的全年财报。截至2019年1月25日,Facebook的市值为4282.23亿美元(约合28882.78亿元)。
2018年10月30日,Facebook发布了该公司截至9月30日的2018年第三季度财报。财报数据表明,Facebook在该季度的总营收为137.27亿美元(约合925.85亿元),较2017年同期的103.29亿美元(约合696.67亿元),增长逾30%;该季度净利润为51.37亿美元(约合346.48亿元),较2017年同期的47.07亿美元(约合317.47亿元),增长9%。
在当时的财报分析会上,马克·扎克伯格分析说,(2018年)第三季度用户参与度继续保持稳定快速增长,主要来自于私人信息和故事分享。在过去几年里,用户使用Facebook的APP总时长显著上升,主要原因是获取公共信息的数量增多,尽管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却在减少。
他说,从获取到的用户反馈中可以发现,用户不想进行交流,因此“我们作了很多改进来促进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同时,减少程序中垃圾视频及负面内容的数量”。提到“用户走势”,扎克伯格认为,整个市场目前处于接近饱和的稳定状态。以美国为例,用户正在迅速稳定地增长。用户想在社区家庭中建立联系与沟通,“我们也希望获得用户最真实的反馈从而实现不断地提升”。
面对不断攀升的财务数据,马克·扎克伯格曾不无得意得表示:“我们的社区和业务仍持续快速增长,现在每天至少有超过20亿人使用我们的服务。”
20亿人!真的有这么多吗?反正,阿伦·格林斯潘是不信的。“PlainSite”网站一语道破Facebook账户骗局的运作实质:在Facebook上购买广告的广告主通常基于这一假设,即广告可以接触到20亿真实用户。
目前,尚未有媒体报道,Facebook针对阿伦·格林斯潘的控诉,做出了相应回应。然而,公开的网络资料显示,他和马克·扎克伯格的恩怨由来已久。2002年至2004年,阿伦·格林斯潘和马克·扎克伯格同为哈佛大学的在校学生。期间,阿伦·格林斯潘开发了一个名为“HouseSystem”的在线学生门户网站。这被认为是Facebook的前身,而马克·扎克伯格在很长一段时间,是不这么认为的。
2008年,阿伦·格林斯潘的软件公司Think Computer起诉Facebook商标侵权;2009年,马克·扎克伯格与阿伦·格林斯潘签署了一项保密协议,从而达成和解。在对外声明当中,马克·扎克伯格向阿伦·格林斯潘表示谢意,感谢后者开发了Facebook的前身。对此,阿伦·格林斯潘回应说:“很高兴,我的贡献得到了Facebook的认可。”

至于阿伦·格林斯潘这一次为何站出来,去揭Facebook的丑,这背后的真实原因有待时间去考量,去“破题”。而当下,Facebook泄密丑闻引发的负面作用也波及到马克·扎克伯格和他妻子普瑞希拉·陈(Priscilla Chan)共同运营的慈善机构“陈-扎克伯格倡议”(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
马克·扎克伯格和妻子普瑞希拉·陈
一些护士和政界人士请求将马克·扎克伯格的姓名从美国旧金山的一家当地医院删除。而使用陈-扎克伯格倡议”支持的学习工具的学生也发出抗议声,部分原因是他们担心私人数据与Facebook共享。
而据彭博新闻社报道,普瑞希拉·陈近日公开表示,“陈-扎克伯格倡议”未向Facebook公司提供任何数据。她说:“我们的组织是完全独立的,不存在数据共享。”
普瑞希拉·陈还表示:“马克一直在非常努力地应对在Facebook上发生的事情。我们有机会确保在企业内部‘吃一堑长一智’。”
面对公司公信力和个人形象不断走弱的局面,马克·扎克伯格本人也想办法为自己辩护。2019年1月下旬,《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刊发他撰写专栏文章。文中提到:“我们不出售人们的数据,尽管经常有报道说我们卖的是他们的数据。”“我相信,每个人都应该发出自己的声音,并且能够相互沟通。如果我们致力于为每个人服务,那么我们就需要推出每个人都能够负担得起的服务。”马克·扎克伯格写道,“而做到这一点的最好方法是免费提供服务,广告使我们能够做到这一点。”
扎克伯格坦言:“毫无疑问,我们为广告收集了一些个人信息——但这些信息对保护用户安全和运营我们的服务通常也很重要。例如,很多公司通常在他们的应用程序和网站上放置一些代码,在用户为确定购买一件商品后,这些代码随后就会给用户发送一个提醒信息,让用户完成购买。这种信息对于检测欺诈或虚假账户也很重要。”
整理编辑:商周君
可点击下方图片订阅最新杂志!
◆ ◆ ◆  ◆  ◆  
点击你感兴趣的关键词
立即获得关于TA的更多信息!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