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沙河讲解《易经破迷》,系列文章、视频以及下线活动将由腾讯·大家陆续推出,敬请关注。
易经破迷·蒙卦·需卦(一)
《易经》不是啥子了不起的经典,也没有那么深奥,只是由于它太土了,所以反而不好理解,它的文字也不那么好懂。
从前,在那一个时代有两种语言:一种是雅言,就是后来的文言文,很好懂,因为它是标准化的语言;还有一种是土语,土语的语法跟雅言不同,所以有时候反而深奥,我们在《易经》中遇到的就是这种状况。
在易卦的第四卦“蒙卦”中,给我们揭露了一切真相出来,就是涉及算命的迷信职业者,他是什么样的人?在前面三卦,算命的那个人都还没露面,这一卦他就露了面,在卦辞中间他露了面,而且在整个《易经》64卦中间只露过这一次。
我们先说这个“蒙”字。
这个“蒙”,上面有个草头,实际上是一种植物,这种植物在《诗经》中间就有写到,有一首诗叫“爰采蒙矣,沬之乡矣”,就说是有一种菟丝草,就叫“蒙”,为什么菟丝草它叫“蒙”呢?有乡村生活经验的人就知道,菟丝是很嫩的一种植物,挨到人家的苗架上面长开的,就是寄生,在其他的植物上将别个蒙住,所以有这个草头,实际上是一种植物。
但是我们后来用这个“蒙”字,几乎就不用它的字的本意了,用的实际上是下面,不要那个草头,也是“冡”字。这个“冡”字极有趣,底下是一条“猪”,“猪”的上面,像一个头上的披风,还横起有一横,实际上好多古代小娃娃戴的帽子,就是从上面笼下来,周围还有一圈。猪没有听到说有戴帽子的,但字是可以这样造的,就表示这个猪已经是很愚昧的动物了,它的头上还有一个东西把它蒙住的,所以这个猪就更加糊涂。《易经》中用到这个“蒙”,是拿来指示的,是拿来指一些被人看不起的人,就是我们现在说的“糊涂虫”。所以“蒙”就是说的这个人是个糊涂人,糊涂人就叫“蒙”。蒙卦实际上就是涉及我们如何和那些糊涂人、不懂道理的人打交道。
蒙,亨。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初筮告,再三渎,渎则不告。利贞。
这个卦辞前面,“蒙,亨”,“亨”就是“通”,就是说一个人他虽然头脑糊涂,但是难得糊涂,糊糊涂涂反而日子很好过,就叫“亨”。亨者,通也。
但是这个蒙跟亨一过,马上就变了脸,你看“匪我求童蒙”,不是我去求他们那些糊涂虫。“童蒙求我”,这个“我”是哪个?一下子就现了馅了,这个“我”就是算命的人。“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好像他在发表声明,或者是气慌了,才这样说:又不是我去求他们,是他们来求我算命!
初筮告”,第一次我给他们算了,用筮草,实际上这个时候早已经不用草了,用的是一种竹签,混到签头里面,用来摇。所以那个“筮”字,上面有一个竹头,实际上用的是竹签。
初筮告”,第一次摇出来的签我告诉了他:你所询问的事情,应该在这个签条中间找解释。如果告了,第一次就告了他了,我是算命的,按照签条上的给他讲了你这个是什么。那么,我告诉他,如果他紧扭到说:哎呀,先生呢,是不是那样的?万一又不是呢?你就晓得了?就这样说的,所以这个算命人一下子就起火了。前面就说“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又不是我来求你们,是你们来求我得嘛,你就要好生听话噻。
再三渎”,如果他扭到问,而且还质疑我,这个就叫“渎”。“渎”就是水打脏了,使我烦。
渎则不告”,像他这样子,如果扭到问,我就不回答。
这样的一个卦,整体说来还是“利贞”。“贞”就是你来占卦,有所贞问。“利”就是遇到这个卦,还是好的。
前面就是表明这个算命人的不耐烦,为什么会这样?是因为只在这一卦中间把算命人的真实状况透露了一点。其实你要晓得,这类给人家算命的。从前国王、诸侯或者一些很有地位的领主家,他们要养一个算命的师,就像对待老师一样,非常尊敬,这是这些给人家算命的人的地位。一直到从前旧社会,四川的军阀刘湘、刘文辉他们,家中还养得有专门给他们算命的人。所以在那个时代他们是很有地位的。
而广大群众也有算命的需要,因此出现了大批的职业算命人,他们就再也没有任何特权了,人家虽然也称他们“张老师”、“李老师”,但是显然和人家养在家中、养在宫中那些老师(相比)地位一落千丈。他们流落到社会上,摆个摊,就给人家算命,像文殊院门口就有十几个算命摊子。从前旧社会,少城公园门口摆起三家,中山公园斜对着南沟头巷口子摆起两家。都是摆在街口子上,已经流落到街边给人家算命了。
你以为这个是现在才有啊?不是。也不是民国才有,两千五百年前就有了,是因为庄子的《齐物论》中间就给我们写了一个很典型的这样的算命人,恰好跟这个时代是一样的。《易经》成书,至多不过两千五百年,因为它叫《周易》,不可能在商朝就有,是因为我前面讲了,就是涉及到八卦的运用,这个八卦在商代就有了。直到越王勾践自称用八卦灭了吴国,这个时候周朝已经过了将近五百年了,都到春秋时代了,所以非常晚。
这个时候的庄子书上《齐物论》写了一个算命人,叫支离疏,是个残疾人,这个没有什么奇怪,就像从前我们所见到有些算命人是瞎子一样的,都是残疾人。那么它这个是怎样的呢?庄子的原文:“支离疏者,挫针治獬,足以糊口。”就说这个人的职业就是在街口子上摆一个篼篼,有针线,给人家补衣服,光靠这个都能够糊口。这个是一个职业。在解放前,1949年我亲自看过,北门大河那个河坝底下,水退了,沙滩上面堆很多木料,很多解匠,就在那儿拉那个锯子。就有一个老太太提了一个篼篼,一个小板凳坐在那儿的,这些劳动人民的衣服烂了,需要补口口,马上她就给你补。这个挣的钱挣得非常少,但是“支离疏者,挫针治獬”,就是给人家缝缝补补,“足以糊口”,能够供她一个人生存。
“鼓筴播精”,鼓就是摇,筴就是签条,就相当于这个时代的“筮”,一尺多长,搁到筒筒里摇出来,“咵咵咵”,这样摇它要掉出来。“鼓筴播精”,精是白米,播是撒。“足以食十人”,就是说能够给人家算命,他去给人家算命,人家把他请到家中,他叫“鼓筴播精”,先“播精”,怎么“播精”?到了你家中,你请我算命,到你们王家来了,来了在你们厅堂里面拿扫把把地扫得干干净净的。是支离疏后头就插一把扫把,一把高粱扫把,把场地扫了,因为你要请神,要把天上的神请下来,要把地下先扫了,不然神就不来。
这个神是也有报酬的,你要请他下来,你要念,天上某个神某个神,起码要请十多个神,那么念了一回就要撒一回米,这个米就是主人家(支离疏)的了。因此,主人家至少要拿半升米出来,半升米相当于多少呢?你们厨房里那个不锈钢的蒸锅的三分之一。主人家要白米拿出来,然后就由“我”,我是支离疏,算命的,在你们王家来,“哗哗”,米撒了请神。还要唱,天上某个神啊,要十多个唱完,请一个神下来要撒一回米,没有米神就不下来。所以这个报酬连神都要讲的,何况人呢?
流沙河先生,图片提供:麓客学社·钟鸣翔
把这些神请下来叫播精,撒播精米,白米。然后鼓筴,然后就把你要问的什么什么事给你讲解了,还有一个最后决断,要看是哪个卦,就把那个签筒拿来摇。六十四根签,“咵咵咵”,摇摇摇,斜起摇,不晓得中间某一根就慢慢跳跳跳,“嘣”就跳出来了,跳出来就是什么卦。然后根据它再来怎样算,那一套我不懂,我去懂我也挣不了这个钱,然后再给你定为这个卦的某个爻。前面是卦辞,后面就是爻辞,卦辞只有一条,爻辞是六条,你不要管它有什么九二、六三这些,前面那个数字你不要看,只看后面那个。
初,就是一,那就第一爻,九二就是二,就是二爻,三爻,四爻,五爻,上九就是第六爻,只有这六爻。
那么这个支离疏就根据这个签上面,然后他能够背诵《易经》,所以为啥子好多算命的都是瞎子,瞎子记忆力特别好。我在小的时候都去算过好多命,我妈把我弄去算过,在少城公园门口,晓得不?那个时候就有一些算命,他们还有竞争,光在门口摆一个摊子还不行,还走到茶馆里面来,人家喊到当场算。我父亲母亲看到有个算命的来了,就请他给我算,就在那儿把生辰八字报了。
什么叫八字?生辰你晓得,年、月、日;八字是年、月、日、时,这四大内容。年是用干支,两个字来算,月也用干支,也是两个字,日也是干支,也是两个字,时也用干支,也是两个字,就是八个字了,四二得八,所以叫算八字。这都是后来的了,古代不懂这个。因为算八字比这个简单得多,古代的这个就麻烦。那么你就晓得支离疏这个残疾人,光是每天去给人家算命,能够供十个人的嘴巴吃饭,这个就是《易经》这个时代的算命人。所以他们的地位早已经流落到街头,走街串巷给人家(算命)。何况他们中间很多都是低文化,还有一字不识的,但是他们能够背诵这个《易经》,这个就是他们的饭碗。他们中间竞争也很厉害,地位一落千丈,不受人尊重。
所以我们看卦辞,这次发了火,在那儿闹起来了,“匪我求童蒙”,那个“匪”就是“不是”,不是我去求那些童蒙,是童蒙来求我得嘛!他问第一回,我都给他解答了,他扭到问,不理他。这个人态度就发了气。
地位下降,这点在《易经》上面讲解的都没有注意到。这个社会发生巨变,就是春秋战国这个时代,就是我们后来说的文化黄金时代。为什么是童蒙呢?我们前面说的都是蒙卦,就是糊涂人。糊涂人有两种:有的糊涂人还是很世故,就他虽然不懂什么道理,外面真实状况也不懂,但是对人处事他还精明。有一种糊涂人叫“童蒙”,“童蒙”他不是娃娃家,是说他像儿童一样,天真而无知,没轻没重,没老没少,这类糊涂人叫“童蒙”,和其他的糊涂人还不同。
“童蒙”心里想到什么他就要说,比如我给他算了命说你这个怎么怎么,他会问:哎呀,是不是那样子的哦,万一又不是呢?这个就叫“渎”,“渎”就惹得我起了火,不理他。所以这个很有趣,这个是地位的改变。你想这些职业算命人,从前在商朝的时候根本不摇这个签,是用乌龟壳在上面(卜),而且是养活在王宫里面,好有地位哦,等于中央政策研究室,他的工作单位在那儿啊。现在喊这个大家要下放,他一下子就弄到街头来了,给人家算个命。拿现在来说,算一个命收20块钱,哎呀,天哪,能够干啥子嘛,能够吃一碗面,他就没有了地位。没有了地位,有些糊涂人还是晓得不能够乱说话,乱问;有些童蒙,像娃娃一样的那些很幼稚的人就会给他提问,我给他算了命他给我说:哎呀,万一不是那样的呢?你看,就这样,所以他很愤怒。就“不告”,我就不给他说。
历来这一卦都没有注意到这点,就是身份的改变,人家说他现在地位垮了,过去旧社会说的:“穷人气大,烟锅巴劲仗大。”他受不了。
(易经破迷·第六讲,未完待续)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从2018年3月开始,腾讯·大家邀请流沙河先生做主题为“易经破迷”的沙龙,讲解易经,破除迷信。此系列讲座共20讲,将陆续制作成视频,在腾讯新闻、腾讯视频播出。已播出视频,点击以下系列内容可查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