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位于深圳的海滨大厦是中国新型企业办公空间的代表之一。这样的办公空间意在增强集体意识,并推进新技术。 图片来源:TIM GRIFFITH/NBBJ
记者 Dominique Fong / Shan Li
中国科技巨头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位于深圳的双子塔新总部让人们得以一窥未来办公室生活。在开发创新型办公空间上,中国正展示出一马当先的势头。
腾讯的员工从去年10月份开始搬入这座名为滨海大厦(Seafront Towers)的新总部,为未来的业务扩张做准备。该公司最知名的产品是拥有逾10亿用户的社交媒体应用微信。
该公司24岁的秘书Cammy Liu很享受新总部最新科技带来的好处。Liu可以借助使用面部识别技术的摄像头“刷脸”进入电梯并到达她所在的楼层。她还可以通过智能手机订餐,随后在员工用餐区取餐。
Liu表示,这太方便了,搬来后她已经重了五、六公斤。
腾讯未披露新总部大楼的投资总额,但分析师估计建造成本在6亿美元左右。
两个多层空中长廊连通两栋塔楼,并提供公共聚会空间,如同垂直园区里的四方庭院。 图片来源:TIM GRIFFITH/NBBJ
这处建筑综合体带有一个连接两栋塔楼的大厅,是中国国内反映企业办公文化变迁的新建筑之一。中国企业正通过提供更开放的聚会空间来增进集体意识,并通过应用新技术来提高办公室生活的效率。
腾讯与一家建筑事务所合作,着眼于打造类似硅谷科技公司办公空间的改良版。不同于那种平平无奇、方方正正的建筑,腾讯总部大楼被一分为二,由两栋垂直式塔楼构成。两个多层空中长廊连通两栋塔楼,并提供公共聚会空间,如同垂直园区里的四方庭院。
采用垂直式设计的一个理由是,九年前,腾讯仅能在深圳买下一小块建筑用地,因为这座城市在从一个小渔村变成中国知名科技中心的过程中,几乎耗尽了城区的空旷地块。该建筑的设计还旨在促进移动性,让员工之间有更多的见面机会。
建筑师事务所NBBJ驻洛杉矶的设计合伙人、腾讯总部大楼项目首席建筑师Jonathan Ward说:“设计高层建筑的挑战在于它本身是反连接的,一层层地堆叠起来。它们直插云霄,人们彼此看不到对方。我们必须重新思考高层建筑。”
Ward说,在公司总部培养一种家庭精神对身处中国的腾讯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他说:“我认为在美国,这并不是一个根本性的驱动力。”
记者不久前到访腾讯总部,看到该公司员工在21层的空中长廊打乒乓球和篮球,排队玩攀岩。腾讯希望这层走廊能促进员工的健康,改善员工身体素质,将其打造成为企业园区的心脏。而始于34层的空中长廊还建有用于员工培训的腾讯大学。
开放的会议空间分散在办公楼各处,鼓励员工改变常规。 图片来源:TIM GRIFFITH/NBBJ
NBBJ驻香港的建筑师Sebastian Hill说,开放的会议空间分散在办公楼各处,鼓励员工改变常规。大约8,000名腾讯员工从深圳的另外一栋建筑搬到了新办公楼,新办公楼总计能容纳10,000人。
Liu说,旧总部不是很大,所以必须呆在自己的工位办公,但现在有了充足的空间,有很多沙发,有很多地方可以坐下,或者工作和聊天,不用一直呆在工位上了。
分析师表示,中国公司越来越愿意尝试新的工作场所技术。在腾讯,人们可以使用一个面向员工的微信公众号预订会议室和查看班车时刻表。“刷脸”进办公楼也变得越来越普遍。
房地产经纪公司仲量联行(JLL)的房地产技术总监Jordan Kostelac表示,在美国、甚至在欧盟,有很多人会认为这是对隐私的侵犯;但在中国,人们真的很享受这种技术带来的便利。
滨海大厦的设计旨在催生更多移动性和流动性,让员工之间有更多的见面机会。 图片来源:TIM GRIFFITH/NBBJ
在深圳其他地方,中国大型保险公司中国平安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Ping An Insurance (Group) Co. of China Ltd., 2318.HK, 简称﹕中国平安)从纽约帝国大厦的外形中获得了新总部的灵感。这座中国第二高的摩天大楼于2017年竣工。中国第一高楼是128层高的上海中心大厦(Shanghai Tower)。
负责中国平安新总部设计的纽约建筑事务所Kohn Pedersen Fox Associates建筑师Florence Chan表示:“我们当时真的很想昭告天下。”
平安金融中心(Ping An Financial Centre)也对员工采用了面部识别系统。从大约中午时分到下午1:30,顶灯会变暗,这样员工能够趴在办公桌上舒服地小睡片刻,午睡在中国的工作文化中很常见。
在杭州这个繁华的中国沿海城市,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关联企业蚂蚁金融服务集团(Ant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 简称:蚂蚁金服)总部的员工在名为Z空间(Z-Space)的开放空间中工作。蚂蚁金服的一位发言人称,这种设计旨在鼓励“无层级协作和坦率沟通”。员工可以预订会议室并通过一款智能手机应用接收包裹派送的自动通知。
在始于北京夏季奥运会前后的建筑活动鼎盛时期,中国是全球建筑师的乐园,他们在这里尝试各种标新立异的夸张设计,例如标志性的中央电视台大楼,这座建筑位于北京,由Rem Koolhaas设计,外观看起来像大裤衩,还有同样位于北京的蛋壳造型的国家大剧院。
自2014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号召“不要搞奇奇怪怪的建筑”以来,这种热情已经降温。上述讲话促使一些建筑师先行降低了设计的惹眼程度,以避免政府可能进行的严格审查。
Chan表示,自那以后建筑师开始“反思”中国那些夺目的高楼设计。
你可能还关注 
大家也在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