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销,毁掉的不仅仅是一个人,一个家庭,还有可能是一个国家。
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者:朗博
探究东西文化,洞察差异化的世界
现在,神州大地上,各种形式的传销可真不少。
无论怎么包装,都属于“旁氏骗局”。
按中国的老话来说就是“拆东墙补西墙”“空手套白狼”。
最后倒霉的是最底层的人,血本无归,所以,也称之为“金字塔骗局”。
世界上就有一个国家几乎被传销毁灭了。
这个国家就是阿尔巴尼亚
欲望与贪婪
中国50岁以上的人没有不知道这个国家的。
上世纪50—70年代,该国曾是与我们关系很好的欧洲社会主义国家。
正是阿尔巴尼亚带头支持,使中国“重新”回到联合国。
阿尔巴尼亚也被成为“碉堡之国”,至今还有大量的碉堡,就是那个时代产物
我们尊称为“欧洲明灯”“亚德里亚海的雄鹰”,我们的领袖曾用“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形容两国的友谊。
那时,在自己经济极端困难的情况下,我们曾向阿尔巴尼亚提供了大量的援助。那时候,阿国日子还能过得下去。
1978年,中国停止了援助以后,阿国立刻反目为仇,经济萎靡不振。
1991年,东欧剧变,阿尔巴尼亚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
上个世纪80年代末的阿尔巴尼亚街头
表面上,这个国家呈现出经济快速发展的繁荣景象,但也埋下了祸根。
一方面,阿尔巴尼亚的三大国有银行,垄断着全国的公众存款及金融行业,改革进程缓慢,体制僵化,效率低下,国有银行的呆坏账占到总贷款的50%以上。
阿尔巴尼亚第一大国有银行被《欧洲货币》评为中南欧地区最差的银行。
阿国人民怎么敢把手头那点血汗钱存入银行?所有人都把现金捏在手中。
另一方面,阿中央银行也不敢发放贷款。例如,1994年底,银行只能对合格贷款申请的45%发放贷款。
上世纪90年代,阿尔巴尼亚首都地拉那
民间公司、中小企业需要资金呀,这一下,民间借贷就开始盛行。 
于是,很多私人公司以较高的利率,吸引公众的存款。阿政府鉴于它对经 济增长做出了贡献,因此态度比较宽容。
钱,打开了人类欲望的潘多拉之盒。
为了追求更高利润,这些公司把大量资金用于投机、倒卖紧缺物资、走私、贩毒等违法犯罪活动。
上个世纪90年代,阿尔巴尼亚某商店
许多新公司也如雨后春笋般组建起来。
政府官员与这些公司来往密切,从中大量获利,并助纣为虐。
虽然,阿国通过法律规定限定民间集资,阿中央银行也要求进行查处违规公司。
但是,阿首席检察官和阿司法部却在法律上为这些公司开脱罪行,甚至阿议长也为最大的集资公司做宣传。
整个国家已经走到了悬崖边上……
美梦与疯狂
1996年,阿尔巴尼亚全国非法达到了疯狂的高潮。
其原因有二:
一是,1995年年底,联合国暂停对南联盟制裁,那些靠走私的公司巨额的收入被切断了,再无法支付以前的存款,所以,只能以高利率吸引新储户以偿还到期存款。
二是,执政的民主党在这些公司的资助下,取得连任后,对规模不断扩大的集资采取了姑息纵容的态度。
当时的总统萨利·贝里沙
当时阿国已有集资公司近100家,为了吸收新储户,进行了近乎疯狂的利率大战。
1996年7月,知名公司Kamberi的公司把每月的利率升至10%,另一家公司Populli也不示弱,把月利率上调为30%。
10月,另外两家公司Xhafferi和Sude的月利率已经突破40%。
把一笔钱存入这两个公司,两个多月就可以翻倍,这真是天下掉馅饼了。
于是乎,这些公司的前面出现排队存款的壮观局面。
工厂的近一半工人不再上班,而南方的农民甚至把牲畜杀卖钱。
人们把自己的全部积蓄都拿了出来,甚至卖掉了房子。
全国三分之二的人把全部家当投入到这场绚丽的肥皂泡之中,做着一夜暴富的美梦。
连IMF和世界银行都意识到了阿国局势的严重性, 提醒阿国政府注意,但是,总统贝里夏却在为这些公司的合法性进行辩护。
1997年1月,Sude和Gjallical两家大公司宣布破产,这下引起人们的恐慌,并引发了 提取本息的风潮。
绝大部分公司寻找各种理由推迟支付,停止支付,有的公司开始外逃。
一夜回到了解放前”,很多储户绝望得一病不起,饮恨自杀。
人们在绝望与愤怒之下,把矛头指向了阿国政府......
暴乱与毁灭
阿尔巴尼亚的储户纷走上了街头,高呼“我们要自己的钱”“打倒强盗政府”等口号,并开始打、砸、抢。
虽然政府为了稳定局面采取了紧急措施,但是一切已于事无补。
1997年3月,动乱从“难民”最多的南方开始了。
在反对党领导下,抗议者抢劫了军火库,成立了武装组织,与当局派的军队和警察多次发生冲突。
为镇压南方叛乱,总统贝里沙通过了“全国戒严令”,动用军队,镇压暴乱。
可这时的政府已全无公信力,甚至连军队警察都放下武器,整个国家陷入无政府的混乱之中。
3月12日,首都地拉那郊外的一座军火库和兵营遭到抢劫,愤怒的人们抢走了大量枪支弹药,于是当天下午,整个城市湮没在枪声之中。
夜晚,阿国的群众全副武装,有的肩扛火箭筒,有的手端枪支,朝天鸣放。
军队和警察也大多是受害者,在一旁幸灾乐祸,甚至把坦克开回了家。
银行、商店被洗劫,汽车、大量建筑物被焚烧。
13日,地拉那成了一座死城:政府、商店、学校全部关门;机场、车站全部关闭;大街上几乎没有一个人,没有一辆车。
每家每户都持有枪支,紧闭门户,害怕被杀被抢,人人自危。
到了夜晚,地拉那的3座监狱发生暴动,犯人在大街上有恃无恐。
阿国的权贵早就逃到了别国,倒霉的是在阿国的外国人,被当地人抢劫。
当时,上千阿尔巴尼亚人闯入中国承包工程的工地,把所有的东西洗劫一空,并对中国技术人员进行了搜身,抢走钱物。
甚至中国外交官的汽车也被抢走,最后,我使馆人员除5人留守外,所有中国人全部撤离。
在失去秩序的情况下,最倒霉的就是老百姓。
在这场动乱中,3000人死于非命,2万人受伤。
3月28日,联合国安理会终于出手了。联合国派出多国保护部队,暴乱逐渐被平息了。
痛苦与教训
动乱除了给人造成了难以消除的心理创伤,更造成了巨大的社会危害。
物质损失高达数十亿美元,数万难民逃往国外。
特别在动乱中失散的70万支枪和15亿发子弹。
即便动乱以后,1998年元旦夜,首都地拉枪声如同中国的鞭炮一样热烈,子弹如雨点一样落下,伤了很多人。
以后一年多的时间,阿国军队和警察尚不完备,整个国家真成了“自由世界”。
持枪的群众可以冲击警察局,可以抢商店,有枪就是法律。人们竟然以鸣枪为乐,每天晚上都可以听到枪声。
在这样的环境下,国民的生活哪有幸福安定而言?
至今,阿尔巴尼亚也是欧洲最穷的国家。
阿国教训,前车之鉴。
民乃国之本。
动了老百姓的血汗钱,就等于动了国家的根本。
胆敢再伸出传销罪恶的黑手,必斩之。
传销害民误国,但愿从事传销之人,看此文章,引以为戒!
◇ 责任编辑:华妹 微信(misshua2017)
世界华人周刊出品
回复 晚安 送你一句晚安心语 —

发现中华之美,为华人发声
提供有广度的知识,有温度的立场和有深度的思想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