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授权转自:家芝太太
ID:msjiazhi

几个月前美国巨星级歌手Kanye West(国内网友都叫他“侃爷”)在twitter上史无前例公布了他的新家照片,立马被他老婆、美国“网红鼻祖”金·卡戴珊(美国无人不知的卡戴珊姐妹成员,有钱到令人发指)出来厉声制止。
卡戴珊和侃爷,他们一家人曾表态不在社交媒体上公布任何私人住宅的照片以保证隐私。
很快这组照片就被删除了,好在家芝眼疾手快保存了下来,因为当时看到还是很震惊的。
「两千万美元的装修长哪样」
四年前他们花2千万美金买下这个800㎡的别墅后,又花了2千万美金装修,现在据说已经价值6千万美金了。来看看2千万美金的装修有什么?
大面积的白色混凝土、几个拱门;
八世纪的泰国雕塑、白色的亚麻沙发、白色石材的桌子;
光与影的交错……
除此以外,什么也没有了。好处是,逢年过节,随便加点什么装饰都很出效果……
 金·卡戴珊过生日时,侃爷特意在天花板上挂了几束巨大的羽毛花束,荒凉的客厅(是的,这个是客厅)立刻有了氛围。
「那些偏爱“贫苦风”的巨星们」
在各个领域的富豪中,偏爱这种“贫苦风”的绝对不只他一个。

这是美国好莱坞巨星Robert De Niro(美国版梁朝伟)位于纽约格林威治酒店的顶层的家。

Robert De Niro在电影《教父2》中的剧照。
还有Calvin Klein的家也是这般“一贫如洗”,没错就是你们知道的那个极简主义品牌CK的创始人曾经位于迈阿密的家。

英国著名摇滚歌手Sting与他老婆Trudie Styler在托斯卡纳的庄园,看起来好像比上面几位手头宽裕一点,但对于摇滚巨星来说也未免太简朴了。

没错就是英国摇滚乐坛最出名的巨星Sting!

别墅一楼的茶几也是破得有点……最吸引我的是温暖带灰度的色彩,据说是将泥土添加到油漆中调出来的颜色。
这个残破人像其实是一个著名雕塑家的作品,它是用白桦树制成的。
「这些落魄不失格调的设计出自谁手?」
这些“赤贫风”的家都给人同样的感受:落魄却不失格调。
这些家其实都出自同一个设计师——一个比利时的老头子,他应该是当下欧洲公认的把东方神韵玩儿得最好的西方设计师了。他在国内也同样出名,之前报道他的文章每次一发出就能在家芝朋友圈中被大设计师们刷屏。
欧洲当下最火的设计师之一Axel Vervoordt在自家古堡里的照片。连穿着风格都和他的室内风格一致。
这个Axel其实家底非常厚,父母都是学艺术出身,之前一直做古董生意(欧洲做这个生意的基本都是老钱)。他是典型的斜杠青年,除了自己开画廊、收藏古董,也做室内设计和产品设计。
他特别擅长营造那种朴素的高级感,用的材料都非常质朴、内敛。但空间散发出来的气质是充满精神性的那种高级感。
Axel Vervoordt自己的家就是这种高级感最典型的代表👇。他和妻子在安特卫普附近买下一座12世纪的古堡,重新修缮后作为自己的私人住宅。
12世纪古堡的建筑结构、裸露的砖墙与剥落的涂料……每天清晨,Axel会在他的大庄园中散散步再回到城堡。这样的生活美妙得让家芝不敢多想。
Axel Vervoordt和家芝一样,都爱晒家。这是他自己在Ins上发的友人来访照片。
日本乡村风格的横梁、做旧的木地板与粗糙的墙壁融为一体,唯一的视觉焦点就是这幅巨型抽象画。
全白色的空间可以听到沉默。
古堡的走廊,是Axel最喜欢的地方之一,经常可以在他的ins上看到他晒这个角落的美图。
禅意入境
Axel最最厉害的,就是把东方的禅意融入西方建筑中!
枯枝、裸石、腐木东方的禅意融入西方建筑中,毫无违和感。
 连Axel 的狗都是这种落魄又忧郁的气质。
「怎样准确的认出“赤贫风”?」
这种“赤贫风”家芝其实并不陌生,我们曾经拍摄过的设计师TanTan的家,也深受这种赤贫风的影响。
裸露的泥墙、破烂的画框、随意的电线,看起来住着一位潦倒的艺术家(不过他是潦倒艺术家中最成功的)。
那么如何准确辨认出这种“赤贫风”呢?
但凡赤贫风,或多或少都会用到如下元素。
 多用天然材质如麻、草、木、石
在这种风格中,原始优于现代,手作优于机器,天然优于合成,几乎不会出现看起来工业化的产品,比如玻璃、金属、现代电器等。(就算有电视也要藏起来)
缺陷:以不对称、残缺为美
逼死强迫症和处女座的挂画方法……
少加工:表面粗糙,多雾面少亮面
这茶几乍看粗糙,实则细腻。它的光泽是有温度的,是那种经过长年累月的触摸,使油垢汗脂渗透进去所呈现的特殊光泽,赤贫风的最爱。
器皿越拙朴,心情越清净,日本茶碗品牌Raku是这种路线的典型代表。
黯淡:色彩低饱和度、低明度 
格林威治酒店的顶层套房Tribeca,所有的墙都刷成了泥土的颜色,仔细看你会发现这颜色是有层次的,故意刷得深深浅浅,显得自然随意。
即使有稍微亮丽一点的颜色,也都黯淡的,灰度很高。
光线暗: 环境幽暗、一般用自然光
这种“赤贫风”很受日本文化影响,而日本文化中很崇尚阴翳之美,其实这种幽暗是由日本建筑特点决定的:你看日式建筑通常都有宽大的屋檐、很节制的窗口。
这样的空间里,自然光是最好的魔术师。
枯槁:常用凋谢的植物、枯枝、腐木、风化物作装饰
这种贫穷的风格看破生死,并对此态度乐观,认为没有什么东西会死去,不过是新生。
空:家具数量一般都很少,只保留必要家具
禅意都在留白中。

“赤贫风”是怎么来的?
Axel Vervoordt的这种“赤贫风”可不全是自创的,他曾在自己的书中说到,他的风格其实受到了很多文化的影响,比如发源于二战后意大利的贫穷艺术流派,结合了抽象形式和表现主义的抽象表现主义,甚至还有佛教、中国道教、日本禅宗……
简单介绍一下这些让人听不懂的艺术流派。
贫穷艺术
贫穷艺术中的贫穷不是真穷(和“赤贫风”一样),是指在艺术中使用基础材料,比如小树枝、破布和报纸……总之追求用最少的材料取得最大的效果。

贫穷艺术流派往往使用非传统材料,这些材料常常取自自然和日常生活,比如泥土、冰、植物、石头。
抽象表现主义
一般“赤贫风”的室内99%会搭抽象表现主义的画作。抽象表现主义是20世纪中期最重要的艺术流派之一,他们把作画作为情感的一种表达。非常适合“赤贫风”的室内,一个是放纵,一个是节制。
抽象表现主义代表人物Jackson Pollock用身体在“作画”。
Axel的城堡中庭,搭配的也是抽象表现大师Kazuo Shiraga的画。
极少主义
意大利艺术家Lucio Fontana是Axel Vervoordt最崇拜的艺术家之一。他最著名的画作你一定见过,就是割破的白色油画布(难的不是这个动作,是这种打破艺术边界的理念),因此被称为极少主义的始祖。
Lucio Fontana最广为人知的艺术作品“割破的画布”,直接在画布上挥刀制成的,妙在打破了画布上的二维平面,通过画布本身,通往其后的空间,唤出无限。
Lucio Fontana用在Alex的室内作品中,百试不爽。
Zero Art
Zero Art是上世纪50年代一群德国艺术家兴起的反对“表现主义”的一支审美风潮。他们强调人和自然的融合,认为艺术应该去除颜色、情感和个人表达。关键词就是——“空”。
Zero Art的代表人物Günther Uecker的作品。这个流派倡导从日常中发现美。仔细看,这是一幅用钉子“画”的油画。
侘寂
不过在这么多艺术流派中,对Axel Vervoordt启发最大的还是日本禅宗思想中的侘寂美学,也就是大家口中的wabi-sabi。
侘寂是一种很玄妙的美,你找任何一个日本人让他解释什么侘寂,估计他都会哑口无言。日本人认为很难用精确的语言解读这种“玄学”。
它的重要开创人物千利休曾这样描述它:莫待春花开,君不见,雪下青青草,春意已盎然。大意是:枯燥中学会发现,破败中焕发新生。
侘寂如何体现在传统日本人的生活中?一般在进入日本茶室之前,宾客都要先经过绿荫幽明、青苔累累的铺石小径,宛如进入自悟自性的修禅第一阶段,绝缘于尘世。
侘寂美学在日本的审美价值中的地位,大致相当于希腊美学在西方的地位。在日本的建筑、室内设计、文化、时尚等各种领域都可以看到它的影响。
待庵,日本三大国宝级茶室之一,室内仅以一件禅画作为装饰,面积只有一张半茶席大小。体现了侘寂的“空”。
京都桂离宫,日本庭院的代表,当初震撼了众多欧洲建筑学家,这朴素的外表,乍看还以为是哪个野寺……
图为位于日本大阪的“光之教堂”,也是安藤忠雄的成名作。令人震撼的十字架完全引用自然光,室内幽玄的气氛强化了自然界带来的巨大力量,震撼之余回味深刻。
在时尚领域,从三宅一生的“皱的哲学” 到山本耀司的“反时尚”,也可以看到侘寂的影响,比如尊重材质本身、不合常规比例、保留剪裁痕迹等。
山本耀司的时装,永远在黑色的基调下探索廓形和材质的可能性。
在商业上最成功的案例无印良品,其设计理念是“将一种朴素、极简的生活方式传递给消费者”。
连MUJI的产品图册都在传递着极简朴素的理念。
“自然,缺陷,枯槁,简素,幽玄,脱俗,静寂”,侘寂的美学思想以上文化或多或少都有体现。
社会文化上侘寂审美体现得就更加明显了,据我观察,日本对演员的长相身材包容度很高;甚至整容业上,跟韩国流水线产品相比日本做得效果都要自然很多。他们能坦然接受“没有什么能长存”的事实,不执著于肉体,甚至专门画出九相图解析美女死后腐烂的过程……此处重口不放图,有兴趣自行搜索。
「“赤贫风”其实很烧钱」
与大多数人想要的相反——“赤贫风”这种风格看起来很便宜但实际上很贵(在我国估计短期内流行不起来)。
首先要营造这种禅意氛围,对建筑的空间结构要求很高,你看Axel Vervoordt的作品,不是在城堡里,就是在森林里,再次也得是带露台的顶层公寓。
因为对于意境来说,留白是最重要的,就好比中国的山水画。而留白的前提,你需要有宽阔的面积和足够的层高。
Robert DeNiro在格林威治酒店的顶层公寓的起居室之一,外面是楼顶广阔的户外空间,在寸土寸金曼哈顿真是太奢侈了。
 虽然这个家看上去像原始洞穴,不过你要想达到这种效果,首先需要有一座400多㎡的别墅,还要有不低于6m的层高。
买下城堡或别墅后,你还要故意把它们弄得又旧有破,关键是要破旧得很自然,最好有被时光吻过的痕迹。这是最难的!要找到技术纯熟、还要对美有感觉的师傅,让他们在墙上刷专门的剥落效果的油漆、制作仿旧石膏墙,再刻意地造出看起来粗陋的家具……财力和耐心缺一不可。
这是Axel设计的酒店套房,衣柜的颜色是Axel亲自刷上去的;壁炉上方的那块板子其实是一幅抽象艺术作品,是由古色古香的亚麻面板制成的,后面藏着电视机。
房间里运用了大量的当地的天然石材,天然材料的作用就是让你忽视材料本身,可是这年头,越天然的就越贵啊!
 Axel Vervoordt城堡的厨房中的橱柜是用城堡庄园里的烧焦杨树制成的,价值是30,000欧元。
另外,货真价值的古董必不可少,虽然“赤贫”风格室内家具极少,看起来很破,但是每一件几乎都是古董。这与侘寂核心思想有关,时间究竟是朋友还是敌人?这取决于事物的本质,一件事物渐渐剥落其表象,最后留下的不可削减的、接近本质的东西才是美好的。可不是随便什么家具都能经历几个世纪的风雨!
上图是Axel Vervoordt城堡的客厅,古希腊躯干旁边随意摆放着Antoni Tàpies,LucioFontana和Günther Uecker等战后艺术家的作品(随意一件的价格都够普通人奋斗一辈子),日式花盆中一树苹果花热烈地盛开。

这个浴室中的木框架全部都是古董,只作装饰用,浴缸是用17世纪的农场槽做的。
Axel Vervoordt城堡的图书馆,墙上挂着 Lucio Fontana的艺术作品Concetto spaziale,Attese,估值也就在2,000,000-3,000,000英镑之间吧。
一个简约的公寓,但是首先它坐落在普罗旺斯著名的蓝色海岸旁边,与大自然亲密接触,其次看似不起眼椅子是由著名瑞士建筑师PierreJeanneret设计的,而桌子则是AxelVervoordt的儿子Boris的作品。
Axel Vervoordt在葡萄牙的家,看起来就像一个农舍,镇屋的是日本前卫艺术家KazuoShiraga的画作,同系列一幅也就几百万吧。
关注家芝太太,带你去更多明星家做客

从幕后到人前
居里先生始终带给你时尚的生活方式
长按添加订阅,用心品味每一天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