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 英 津
中国人民大学两岸关系研究中心主任、国发院研究员

习近平总书记在1月2日的讲话中提出要探讨“两制”台湾方案,于是如何具体落实这一任务,就成为了大陆学界和政界未来较长一段时间的一项重要任务。笔者认为,设计未来“一国两制”台湾方案必须考虑以下五大要素,具体包括:
1
确保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是设计“一国两制”台湾方案的根本原则。
习近平总书记在这次讲话中指出,“在确保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前提下,和平统一后,台湾同胞的社会制度和生活方式等将得到充分尊重,台湾同胞的私人财产、宗教信仰、合法权益将得到充分保障。”这句话,其实也是设计“一国两制”台湾方案时必须遵循的根本原则,其旨在确保两岸统一后,中央政府能够对台湾地区行使有效管辖。未来两岸统一之后,必须确保国家整体安全、中央在台湾地区的主权行使、以及未来两岸双方的发展利益。套用中央在治理香港问题上的一句话来说,就是实现中央的全面管辖权与台湾高度自治权的有机结合。学界和政界必须在确保这一原则的前提下来研究和设定台湾的高度自治权,这也是设计“一国两制”台湾方案的前提和基础。这是一个不容谈判的原则,未来的“两制”台湾方案必须在这一原则下设计。
2
习近平关于三个“充分”的论述是设计“一国两制”台湾方案的基本遵循。
习近平总书记在这次讲话中指出,“一国两制”在台湾的具体实现形式会充分考虑台湾现实情况,会充分吸收两岸各界意见和建议,会充分照顾到台湾同胞利益和感情,此亦即习近平总书记关于设计“一国两制”台湾方案时必须遵循三个“充分”的论述。这三个“充分”是今后设计“一国两制”台湾方案的根本指针和基本遵循。具体而言,第一个“充分”主要是针对台湾有区别于港澳的历史背景、现实因素、“主体性”形态等。香港和澳门分别有“一国两制”的香港方案和澳门方案,台湾与香港、澳门的情况有所不同,故需要有别于香港方案和澳门方案的台湾方案;第二个“充分”是指“一国两制”台湾方案不是大陆单方面的制度设计,并将结果强加于台湾方面的“粗暴方案”,而是积极鼓励台湾同胞共同参与、两岸人士共同建构的双边共享安排。未来的“一国两制”台湾方案应当是在充分吸收两岸各界意见和建议的基础上所形成的一个共识性方案。第三个“充分”体现了大陆的“暖心”,因为大陆体量大、人均GDP不高,有些台湾民众担心统一会使自己的利益受损;也有人担心两岸统一会使台湾自由民主会受到限制;等等。针对此,习近平总书记在此做出了承诺,旨在让台湾民众放心。所谓“感情”问题主要是指多年来台湾当局一直以“国家”符号来治理台湾,台湾民众对这套符号已抱有感情。今后如何处理,取决于未来两岸双方的协商,但不论结果为何,其前提必须是不损害中国的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
3
20世纪80年代大陆官方对台湾方面的承诺是设计“一国两制”台湾方案的重要参考。
既然先前的大陆领导人曾在公开场合就“一国两制”在台湾的具体实施方案对台湾方面做出过承诺,大陆学界在设计“一国两制”台湾方案时,就应在一定程度上遵循这些承诺。但是,遵循承诺并非意味着原封不动地照搬承诺。我们要看到,这些承诺有其特定的历史背景。时过境迁三十多年,如今不论是中国大陆的发展局势还是台湾岛内的政治生态均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两岸力量对比出现了根本性、结构性的逆转,香港“一国两制”实践也给大陆未来治理台湾提供了可资借鉴的经验教训,加之国际社会的复杂多变。考虑到这些,我们认为,邓小平先生当年关于“一国两制”台湾方面的构想,并非完全适用于现在,未来设计台湾方案时不能无视以上变化而照搬原承诺。笔者认为,未来设计“一国两制”台湾方案时,对于邓小平先生的先前“承诺”,我们只能与时俱进地“参照”,而不能原封不动地“依照”。
4
二十年来香港“一国两制”实践的经验教训是设计“一国两制”台湾方案的重要实践资源。
在香港回归以前,“一国两制”不仅是中国对区域高度自治模式的重大探索,也是世界上不曾有过的破解国家统一难题的首创性制度安排。二十年来,香港“一国两制”实践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其给我们设计台湾方案提供了有益的经验,但无法回避的是,香港方案中曾因个别制度设计的瑕疵而给后续“一国两制”实践带来了一定的消极影响。这些问题在未来台湾方案的设计中必须有意识地予以防范和避免。笔者认为,凡是不利于中央有效行使全面管辖权的制度安排,中央应坚决一律予以改造或舍弃,不能在台湾的“一国两制”实践中再重复出现类似香港的疏忽。笔者在深入研究后,总结出了12个方面,有待另外辟文展开论述。 
5
国外处理中央(或联邦)与高度自治地区的经验教训是设计“一国两制”台湾方案的必要借鉴。
二战以后,民族国家大多面临如何处理国家的整体统一性与地区差异性之间关系的问题,并设计了种种制度安排来解决二者之间的矛盾。从近十几年的国外实践看,西方国家先前的制度安排也遇到了挑战,尤其是早发资本主义民主国家纷纷出现公投型分离主义的问题,譬如,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分离、英国的苏格兰分离等等,这些案例反映出二战以来,西方国家解决中央与高度自治地区关系的传统模式出现了问题。为此,我们必须要有国际视野,通过比较政治研究,梳理、总结与汲取国外处理中央(联邦)与高度自治地区权力关系的经验教训,以便我们在设计“一国两制”台湾方案时予以参考。
总之,“一国两制”台湾方案的设计是一个复杂的理论和现实问题,尽管积极欢迎台湾各界代表性人士参与设计,但最终方案的形成还是取决于大陆方面。一般来说,未来大陆实现统一的方式、两岸力量对比变化、两岸政治谈判的成效、大陆对统一后治理有效性的评估、“台独”势力的消长状况、以及台湾社会对于统一的态度等等,这些因素都将会直接或间接地影响到大陆官方对两岸统一问题的研判,进而影响未来“一国两制”台湾方案的设计。未来结果如何,亟待两岸志士共同努力。
编辑:孙巧铃
来源:中评社
作为首批25家国家高端智库建设试点单位,人大国发院坚守“国家战略、全球视野、决策咨询、舆论引导”的目标,着眼于思想创新和全球未来,致力于发展成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中国特色新型智库,服务于国家发展战略与社会进步。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