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影院已取消了大量《摘金奇缘》的排片。 图片来源:WARNER BROS. ENTERTAINMENT INC.
记者 Shan Li
就在《摘金奇缘》(Crazy Rich Asians) 于2018年11月30日(周五)登陆中国院线的当晚,25岁的研究生Hu Lianyu去看了这部在美国大热的影片。
Hu Lianyu前往的影院位于中国东南部的宁波市,当时放映厅里只有五六个人,而且整部电影让他感觉不知所云。他说电影拍得很欢乐,但他不喜欢有钱的华人被刻画成“思想老套,品味庸俗”的人。
《摘金奇缘》是一部“灰姑娘”套路的电影,讲述了一位年轻的美国华裔女性与一名帅气新加坡富二代之间的恋情,在2018年夏天成为美国院线票房黑马。美国观众和影评家盛赞电影启用全亚裔班底,电影票房网站Box Office Mojo的数据显示,该片在美国国内的票房销售累计近1.74亿美元。
但是在中国——亚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摘金奇缘》却意外爆冷。上映一周后全国票房销量勉强达到140万美元。空座率过高迫使影院削减排片。网上有评论将这部电影比喻为左宗棠鸡,一道美国独有而中国很少见的菜品。
影片发行方华纳兄弟拒绝就此置评。电影原著作者关凯文(Kevin Kwan)的代表人也未回应对于本文的置评请求。2018年早些时候,关凯文曾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说:“我的书描写的是新加坡华裔精英中很小的一个群体,以及发生在那样一群人圈子里的事。”
2018年7月,部分电影主创出席在迈阿密的点映仪式。 图片来源:ALEXANDER TAMARGO/GETTY IMAGES
2018年以来中美两国之间的政治经济紧张形势不断加剧,在中国本土有不少人嘲笑《摘金奇缘》是美国对中国抱有成见的又一表现。电影在中国的遇冷展现出两国的文化脱节,中国观众表示他们对电影里表现的土豪生活没有多少认同感,对亚裔女主角那种局促不安但却诚恳真挚的模样也不为所动。
电影情节围绕一名纽约大学经济学教授展开,这名教授受男友邀请前往新加坡参加其好友婚礼。她这才发现自己的男朋友是新加坡的超级“钻石王老五”,坐的都是私人飞机,去的都是私人岛屿,去购物一次动辄砸个百万美金。宫殿般的住宅极其讲究,号称其灵感来源包括凡尔赛宫和特朗普浴室。
在另一情节里,男主角的母亲受到某伦敦奢华酒店的经理轻视,随后二话不说反杀买下了酒店。
身在上海的33岁金融业人士马印晨(Ma Yinchen,音译)说,这部电影强化了中国人现在变得有钱的刻板形象,仿佛他们只会买买买。
但马印晨也表示颜值高身材好的亚洲演员给电影加了分,她说这能反驳西方人认为亚洲人不健身的观念。
据中国票房追踪网站58921.com称,中国院线在上映后第二周的周三将《摘金奇缘》的每日排片量从首映时的29,000场削减至约7,600场。
北京高档商场来福士中心三克影院的经理甄佩(Zhen Pei,音译)说,这部电影票房表现太差,影院决定在受访当周周五将排片替换成《海王》(Aquaman)。三天里,《摘金奇缘》的6场排片只卖出了5张票。
她说,我们放不起没人想看的电影。
北京来福士中心的三克影院里,《摘金奇缘》(最左侧)在2018年12月5日放映最后一场。 图片来源:SHAN LI/THE WALL STREET JOURNAL
该片在中国的上映比美国首映晚了将近四个月,所以中国票房销售低迷的其中一个原因,有可能是真正想看的人已经在网上下载了电影或是买了盗版碟。这两种做法在中国都很常见,不过即便如此也仍有美国大片在中国票房火爆。
自诩为电影达人的于吉瑞(Yu Jirui,音译)在北京做导游,他说自己一直喜爱美国和其他地区的独立电影。前不久的一个周一,他手里拿了一大袋盗版DVD,包括艾玛·汤普森主演的《儿童法案》和《玛拉》(一部超自然恐怖电影)。
这位55岁的影迷在阅读《摘金奇缘》的影评后将电影斥为“典型无脑爱情片”。他也并不想通过美国电影的滤镜来观看讲述华裔的故事。他说美国总是喜欢简化中国形象,尤其是通过好莱坞大片这样的文化窗口。
他说,中国人要么就被刻画得落后邋遢,要么就是没有道义的土豪。谈到电影里描绘的挥金如土的形象,他还说,“美国人根本就不懂我们。我认识中国的有钱人,他们才不像那样。”
演员亨利·戈尔丁于2018年8月21日出席新加坡首映礼。 图片来源:ROSLAN RAHMAN/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孙温妮(Winnie Sun,音译)在加州欧文(Irvine)做财务咨询师,她说自这部电影在美国首映以来她已经看了两次,尽管情节都能猜到,且角色设定说服力不强。她说非常想要支持“手法聪明”、幽默、老练且腹黑的亚裔班底大片。
洛杉矶出生的温妮说:“很高兴可以看到原先通常由美国明星扮演的角色现在能由亚裔来出演。”
出生于休斯顿但在上海生活的作家勒诺拉·楚(Lenora Chu)也同样乐于见到亚裔演员现身于好莱坞电影。她说自己在2004-2010年期间曾在洛杉矶做过演员,当时收到的许多试镜通知基本分为四类:妓女、IT人员、功夫大师和死人。
勒诺拉在中国首映日当天帮忙组织了两场《摘金奇缘》的慈善放映会,她表示全亚裔阵容在中国可能没那么引人注目。“少数族裔在好莱坞电影中的参与度问题,以及跨文化恋情的问题在这里不像在美国那样受到广泛关注。”
现年37岁、大学时期曾在英国留学的王静玲(Wang Jingling,音译)在北京观看了日场的《摘金奇缘》,她说自己喜欢电影里盛大华丽的场面。但是她觉得里面展现的美国人对亚裔人的独特视角可能会让华裔感觉受到冒犯或是太过幼稚。
她说,这些打扮精致的上流社会人士看起来生活在充斥著名牌服装、堕落聚会的“没有灵魂”的世界里。她说这使亚裔人看上去没有文化,没有品位,只有钱。她还用了中文里一个专门形容忍受磨难的词:“我们有很多人都知道如何吃苦(eat bitterness)。”
你可能还关注 
大家也在读 
一个人去看电影,原来这么酷
三名与普京为敌的俄罗斯富豪惨淡离世,俄航往事浮出水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