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今天,据网络媒体爆料,国内大连某海关干部的妻子实名举报自己的丈夫与14名代购保持不正当性关系。除此之外,这名干部还习惯与他人勾结,虚增采购商品价值,骗取采购经费等等伎俩,为自己谋取私利。举报信全文的尺度之大,令人震惊......

谁能想到,一个原本看起来再“单纯”不过的海外代购事业,竟然也能隐藏着如此多的私下勾当。这混乱程度和娱乐圈相比,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代购这门生意,属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
真要说起来,代购这件事也没什么操作难度,就是国际范围内的二道贩子,存粹的体力活。可在这其中,到底流动着多大的利益,引得人们趋之若鹜,不惜动歪脑筋,还要付上身体的代价?海外代购行业究竟缘何红火起来的,这样的热度今后还会继续下去吗?
海外代购的3000亿市场

在多年以前,购买海外商品对绝大多数人来说都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只有那些亲友在海外的人,才会收到亲友从海外寄来的各种商品。而淘宝等电商平台的兴起,为由于时间、距离和政策等无法购买到的商品提供了一条“通路”,同时也培养出一个群体——海外代购。
有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海外代购市场的交易规模超过700亿元,2014年规模超过1500亿元,2015年更是再上一个台阶。而仅仅过了4年,这个数字在今年就已经实现了翻倍,达到了3000亿。
而根据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数据显示,上半年中国跨境进口电商交易规模达1.03万亿元,同比增长19.4%;经常跨境网购的用户达7500万人,同比大幅增长35%。跨境电商消费者最常购买的产品是化妆品(84%)、服饰鞋靴(82%)、电子产品(74%)和食品(64%)。

洛杉矶时报也曾对中国的代购行业做过深入的报道,在报道中,他们采访了一位在美留学生詹妮弗·钟。
“手机一阵震动,是的她的一位微博粉丝给她发来私信。詹妮弗在这个类似推特的社交平台上共有4000多个粉丝。
这位客人想买一条Baublebar的金项链,但如果在大陆直接从美国官网下单会非常昂贵而且不太方便运输。钟打开另一个社交平台——微信,和客人谈起了代购,最终商定以52美元成交。在自己位于洛杉矶的公寓里,钟打开电脑在Baublebar的官网上找到了这条项链,售价仅32美元。下单拿到包裹后,钟的一名员工撕下了吊牌和收据、重新包装,准备发往中国。
类似的由社交平台催生的网上交易在中国变得越来越普遍,已经俨然形成了巨大的“代购”市场。根据贝恩咨询公司的调查数据,2015年中国奢侈品代购估值约76亿美元,占了中国奢侈品市场几乎一半的份额。
26岁的詹妮弗·钟来美国时是为了在南加州大学学习,随后却发现身边的同学都在通过代购赚零花钱。“这种生意基本上不可能会亏钱,”她说,“只看你想赚多少。”卖出一条项链她能赚10美元左右,而每个月她都能接到大概200单左右这样的生意。不过是动动手指网购、或者前往比弗利购物中心或当地的促销商场购物,她每个月就能挣到3,000到10,000美元左右(约1.95万到6.5万人民币)。”
这还只是日常兼职代购们每个月的收入,国内著名的离职空姐代购案也曾引爆过社会舆论。
从2008年夏天开始,李晓航在淘宝网上销售化妆品,起初从代购店进货,后来结识韩国三星公司高级工程师褚子乔。由褚子乔提供韩国免税店优惠账号,结算货款,再由李晓航和男友石某以客带货方式从无申报通道携带进境,一年多的时间里共计偷逃海关进口环节税高达113万余元人民币。光是偷税漏税的金额都达到了这么多钱,可想而知代购行业的暴利程度。

由于空姐们的职业优势,做代购简直是轻而易举,也并不是只有李晓航一个人这样干。2016年,中国国际航空公司乘务长单某从西班牙爱马仕店多次购买包、手表等名牌产品,并与该店员工建立长期合作关系,再将货物藏在自己的行李箱中,带回国内转卖赚取差价做代购,逃税14.67万元。
商人逐利,有钱赚的地方就有他们。曾有业内人士爆料,即使是一名普通的海外代购,月入10万也不是梦。加上操作难度不大,对学历等方面没有任何限制,自然就变得火爆起来。不管是日常的而生活用品,还是衣服鞋子包包奢侈品,国内群体的需求量都是巨大的。
讲道理,代购的产生也确实符合市场规律,谁不想从3000亿的市场中分得一杯羹呢。
国内海外代购往事
真要算起来,中国的“代购”产业最早起源于2008年。
那一年,新闻爆出的“毒奶粉”导致至少6名婴儿丧命,更有成千上万的婴儿因此患病。“毒奶粉”的丑闻迅速为海外奶粉提供了巨大市场,以至于直到现在奶粉都是代购行业最火热的产品之一。另外,中国对牙膏、化妆品和药物质量检测不合规范的消息,也让让更多的消费者选择了前往海外购物。
可以这么讲,国人仅用一包小小的奶粉,就打开了巨大的代购市场
国人喜欢到各国买奶粉可是出了名的,当然,由于需求量巨大,也曾招致海外朋友们的诟病。就在去年11月份,还出现了一澳大利亚华人在超市买奶粉受到了种族歧视的事件。
当时,澳籍华人妈妈Ammy正在悉尼一家超市排队结账时,购买的两罐奶粉竟遭店员当场没收,涉事店员称:“奶粉是留给澳洲孩子的。”
此事引起的一阵风波,还被人们称之为“华人买奶粉之辱”。不过,中国人的代购热情,也确确实实干扰到了其他国家人民的正常生活。
就在今年5月,澳大利亚各大超市确实出台了限制中国人买奶粉的规定。据ABC新闻的报道,中国婴儿对于奶粉的渴求给澳大利亚的购物者和员工们创造出了许多麻烦。说到底,即使遭到国际朋友嫌弃,人们还是不屈不饶买奶粉的原因,就是为了图个安全。
但如果要仔细统计起来,代购行业的兴起,还有些其他影响因素:
1.首先,低价优质多样。从价格而言,奢侈品、化妆品、电子产品等在国内的价钱普遍较高,一是由于中国较高的关税,二是中国一部分产品由代理商垄断。由于国外的产业结构和法律体系更加成熟,产品的质量尤其是保健品、食品的质量更加容易获得消费者的信赖。
2.中国海外留学生数量呈现爆发式增长,中国已经成为了世界第一大留学生输出国。据教育部最近的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出国留学人数达到41.39万人,较2012年约增加14300人。庞大的留学生数量为代购业提供了大量的供货渠道。 上文洛杉矶时报采访到的,就是留学生群体。
3.互联网技术的普及、电子商务的成熟、国际物流的整合发展也是代购产业迅猛扩张的主要支撑因素之一。消费者可以通过互联网详细了解产品信息,根据自己的需要选购商品。同时电子商务平台为资金安全提供了好的保障,快捷的国际物流也可以使消费者更加便利的拿到商品。 
但对于消费者而言,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只要国内自己的商品食品不过关,缺乏市场竞争力,那么巨大的代购需求就会一直存在。
代购面临的法律困境

在经历去年双“十一”和双“十二”疯狂促销后,代购们迎来了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
2019年1月1号,国内电商法正式实施。按照规定,以往靠“人肉”通关带货的微商们,都将成为电商经营者中的一员,需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履行纳税义务。
这也就意味着,此前处于法律盲区的个人海外代购将受到约束,纳入监管范畴。无论是在微信朋友圈里卖货,还是在直播平台带货,还是在淘宝开代购店,都属于电子商务经营者。
不然一旦被定义成走私的从业人员,可能就要面临最高200万罚款了。就在今年7月,广东省某淘宝店主就因犯走私普通货物罪,被判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50万元。
上海浦东机场代购被开箱严查
新电商法可能带来的好处就是,你的微信朋友圈会变得越来越干净。但另一方面,小微代购从业者们也可能会因为无法承担新增加的成本,大量消失。
有代购曾算过一笔账:“比如说纪梵希散粉,丝芙兰的价格是595元人民币,我卖出的价格是380元,韩国采买可能才300出头。但如果足额缴税,我们的利润空间会很小。”
“如果提着行李箱在海关被抓到,一般是缴30-50%”,如果邮寄回国被抽检到,代购需要缴纳行邮税,根据海关总署公告2018年第140号,化妆品和洗护用品的税率为50%、25%。这也能够说明本文开头提到的乱象,代购们为了和海关建立“良好的友谊”,不惜陪睡。
并且电商法对于代购们的要求也越来越严格:
1.任何代购都需要采购国和中国双方的营业执照;
2.需要缴纳税务,偷税漏税须承担刑事责任;
其中引人争议的,还有第38条第2款规定:对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对平台内经营者的资质资格未尽到审核义务或者对消费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消费者损害的,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
虽然没有明确能否代购某类商品,但可以预见的是,今年开始,人们可以代购的商品种类将越来越少,售卖的也只会是通过一般贸易途径带有中文标签的产品。而那些最受人们欢迎的奶粉和保健品,越喝越少并不是危言耸听。

线索爆料:fuchao@17getfun.com
我们安省移民留学交流群已经开启
入群方式:
转发我们公号文章,并将朋友圈截图发送给我们小编个人微信
加拿大必读小编个人微信(ID:yiqijianada
通过人工验证后,即可加入我们的交流群哦~
你还可以关注这些: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