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加拿大老人院整整工作九年的亲身经历(80)

这是一个在加拿大老人院工作九年的华人写的亲身经历,它能帮助我们从一个侧面了解加拿大老人院。 (转自天涯论坛)

自从有了那两只鸟后,尼克开始注意那鸟了。有一次,我看见他摆做猫捉老鼠状的靠近鸟笼子,终于撞大了胆子,用爪子想逗笼子里的鸟玩儿玩儿,没想到让笼子里的鸟啄了几下,吓的尼克从此老是站的远远的看着那些鸟,再也不敢和那些鸟开玩笑了,看来让那鸟给啄的不轻,不过我还是经常试着鼓励尼克说,Silly Cat ,那是你的午餐和晚餐,Go! 尼克!看来尼克是记住教训了,轻易不去惹那些鸟了。
我经常看见尼克坐在娱乐大厅里的鱼缸旁盯着那些游来游去的小鱼,不知道他的小脑瓜里在想什么。有一天我突然发现娱乐大厅鱼缸里的鱼不知为什么一下子全没了,我问蒂娜那些小鱼呢?小蒂娜说,那天不知为什么鱼缸的盖子没盖上,尼克想去抓鱼,结果一下子掉进了鱼缸里,把所有的小鱼都弄到了外边,那些本来就不死不活的鱼就都死了。好!尼克,我喜欢看猫捣乱,这才是猫呢。
上夜班的时候,等我忙完了我在沙发上坐下来,我会在我的旁边为尼克铺条毛巾,只要看到我坐下来,尼克一定会跳上来睡在我旁边的毛巾上。有的时候尼克会试着睡在我身上,这时我会躺下来让尼克爬到我的胸口上,然后尼克就开始对着我的脸打起呼噜来。要是我打毛线,胖乎乎的尼克两个眼睛就会瞪的圆圆,不停的用他那胖爪子勾住毛线连蹬带踹带咬的,淘气的像个孩子。
最有意思是夜里和清晨查房的时候,尼克经常会跟着我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走,我进房间去了,他就坐在外面盯着门等着我,等我查完了房就把他放在挂着4个大袋子的小车上一块推到洗衣房,到了洗衣房,我把尼克留在洗衣房外边,等我倒掉脏衣服出来后,我会把他再抱回到小车上,他会乖乖的,端端正正的,像一个司机一样的坐在小车上再跟我回去,经常逗的我的同事们哈哈大笑,有的时候连我自己都觉得好笑,简直像是马戏团表演是的。
夜班的同事也知道我喜欢尼克,他们也说我是尼克的“Mommy”。
记得那是多琳被迫辞职,新护士长菲利斯上任后不久的一个夜班,那天夜里,老人们好像都很困,整个晚上安静极了。四点轮我休息,因为娱乐大厅的那些破鸟老是咕咕叫的让我心烦意乱的,所以这天我决定留在小起居室,在长沙发上安安静静的躺一会。自从护士简告我不成反让我告了一鼻子后,他们就不再惹我了。而实际上上夜班只要给我们一会时间能闭一下眼睛和哪怕就躺一小会,那感觉都会好的很多的。
我在沙发上铺了条床单,闭上眼睛躺了下来,我正在闭目养神,我突然听到有脚步声向我走来,我一睁眼,护士奶奶简已经站在我的面前,我心想这下子让老太太给抓住了,她准要说我了。可没想到,老太太一脸焦虑的对我说:“姝,快来帮帮我,尼克给锁在菲利斯的办公室里了。”一听我的宝贝尼克遇难了,我二话不说跳起来跟着简来到菲利斯办公室的门前。
我们来到菲利斯办公室的门外,我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听,叫了声:“尼克!”这时我听到尼克在里面声音听着有气无力的立即喵喵的叫了起来。
“哦!可怜的尼克,你在那干嘛!”我心疼的对着门里面说。
这个时候简开始唠叨开了:“姝,咱们得救救尼克,菲利斯4点就回家了,从下午4点到现在已经12个小时了,还不知道尼克什么时候进去的呢,他有糖尿病,这么长时间不吃不喝会有生命危险的,快点,姝!”老太太到底是老职业护士,一张嘴就拿糖尿病来吓唬我。
听简这么一说我又是感动又是着急,我心疼尼克,没想的这个八十多岁的老护士和我一样心疼尼克,更让我想不到的是,老太太居然来叫我来帮她救尼克。我对简说,好,我们来想办法。这个时候尼克不叫了,不知道是知道我们要救他了,还是晕过去了。简说:“你听,尼克不叫了,”我一听真的,尼克不叫了,这下可给我们俩吓坏了,我们俩对着门不停的叫着:“尼克!尼克!”里面没动静,“尼克!尼克!” 安安静静的,尼克就是不再喵ing了。
说实话那会我真是傻了眼了,看着简不知如何是好,简也沉不住气了,她一个劲的嘟囔着说:“坏了,他死了,他死了,姝,快点!”我从来也没有碰到过这样的事,急的我是一个劲的晃门把手,希望这个门锁不结实可以被晃开,可是门锁死死的根本不可能晃开,我问简能不能把门踹开,简说不要把门给破坏了。
门晃不开,这个房间又没有窗户,还不能破门而入,我又不是职业扒手,有过撬门溜锁的训练,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好了,急的我是团团的转,这可实在是难煞我也。
我问简是不是应该给菲利斯打个电话问一下如何处理这件事,如果她说可以破门救尼克,那咱们就破门。简急的说破门肯定是不行,因为是周末,门坏了两天没有人修不行,这个办公室只有菲利斯有门钥匙,所以等菲利斯接到电话,起床在开车到这来,尼克可能已经死的救都救不过来了,没时间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