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来医学界发现:
口渴意味着忍痛和提前死亡。
一起来看看~
F·巴特曼,是潘尼西林的发现者、诺贝尔奖得主亚力山大·佛莱明的学生。他毕生致力于研究水的治疗作用。
他根据自己多年的临床经验,发现了一个震惊世界医学界的秘密:许多慢性疾病的病因仅仅是身体缺水。
他不用药,仅用水,就治愈了3000多名患者。
巴特曼博士发现水可以治疗:
1
心脏病和中风:因为水能稀释血液,有效地预防心脑血管阻塞。
2
骨质疏松症:因为水能使成长过程中的骨骼变得更加坚固。
3
白血病和淋巴瘤:因为水能够将氧输送进细胞,而癌细胞具有厌氧的特征。
4
高血压:因为水是最好的天然利尿剂。
5
糖尿病:因为水能够增加身体内色氨酸的含量。
6
失眠:因为水能够产生天然的睡眠调节物质—褪黑激素。
7
抑郁症:因为水能使身体以天然的方式增加血清素的供应。
身体缺水,和醉酒一样伤身!
当人发生轻度脱水时,思维就开始混乱,更危险的是,一旦脱水,自我感觉的精确评估能力开始下降,其后果相当于醉酒。
喝水的方法:
喝水,不是喝茶,一天喝2~3 升的水,分多次喝,不是等到口渴时喝水。
尽量喝白开水,而不是碳酸饮料和咖啡。
茶、咖啡、葡萄酒和饮料,不能代替身体所需的天然水。因为这些饮料虽然含有水分,但也含有脱水因子,特别是咖啡因和酒类。这些物质不仅会清除溶解它们的水分,还会清除身体额外的水分。

现代人包括大多数医生,不明白水在人体中的作用有多么重要。药物可以缓解病情,却治不好人体的衰老性疾病。许多疾病的病因仅仅是身体缺水。身体缺水造成了水代谢功能紊乱,生理紊乱最终又导致了诸多疾病的产生。
巴特曼博士从医多年,经常碰到这种情况:明明是身体缺水发出的信号,急需补充水分,但人们却用化学药品对付这些缺水信号。更不幸的是这个错误还会持续,身体的病状逐渐发展得越来越复杂,用药越来越多,直到有一天病人死了。这时,谁都说不清他究竟是病死的还是渴死的。
这是新的认知模式和新的科学理念,当然,要挑战现代医学得到广泛认同不容易!
多喝水不如会喝水!
会喝水,可以分三次
准备一个能装500~1000毫升水的保温杯放在床头。
第1次:
临睡前喝200~300毫升水;
第2次:
夜间小便后喝两三口水,大约100毫升左右;
第3次:
晨起再喝300~500毫升。
如果担心起夜影响睡眠,白天就少量多次喝水,每次100毫升,以保持体内水分,晚上喝水节制。
水能解决多种健康问题
在现代医学发展史上,治疗人体功能退化性疾病的第一个重大发现就是水的使用。这是一种简单而天然的治疗方法。
简而言之,防止脱水,就是预防疾病!
一般情况下,进入成年后,渴的感觉会逐渐衰退,我们身体内的水分会越来越少。随着年龄的增长,体内细胞的含水量也会逐渐减少,细胞内的含水量与细胞外含水量之比从1:1,减少至大约0.8:1,也就说进入老龄后,每十年身体内丧失3升以上的水。
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我们饮水是为了满足细胞的功能需求,饮水量的减少会影响细胞的活力。
巴特曼博士发现了一个神奇的事实:病人脱水的信号,是通过身体的疼痛表现出来的。
不渴,也要喝水
人们都会对干渴和饥饿做出反应,以为二者都是饥饿导致的。但是人们总是吃固体东西,身体就需要消化过剩的食物,导致干渴的感觉逐渐占据上风时,才会喝些水。当干渴管理机制发生作用时,人体仅存的水分将会得到调配,并在需要时使用,这会使人体的整体运行机制发生改变,即开始生病。
如人体长期脱水,会导致依赖水分的人体功能暂时关闭或休眠,进而身体脱水的程度越来越严重,某些器官和功能的承受力就会达到极限。
水的角色也像人体清道夫,参与新陈代谢和排出废物。水喝得不足,身体的代谢作用会迟缓不顺畅,废物累积在体内会导致便秘、结石等问题,也让人精神变差,容易疲累。
如果依赖口渴的感觉去判断喝水,就会引起长时间脱水,主要是引起细胞内部脱水,结果导致生产神经传递素的“工厂”体内的氨基酸大量丧失。
因为随着年龄的增长,细胞内的水分含量,将逐渐少于细胞外的水分含量,细胞内部的水分逐渐流失,将导致水渗透平衡被完全打破,细胞的吸水性能和储水性能将会逐步丧失,这就是开始干瘪!
假如老年人体内的水分充足,将会有一个潜在的好处:它能提高蛋白质和酶的活性。由于蛋白质和酶受所处自由水环境的影响,这意味着体内拥有充足的水分,就可以最大限度地预防早衰和所有感官系统的过早退化。
仅仅依赖干渴的感觉做出判断,等到口渴才开始喝水,只会带来严重的后果。
等待口渴,意味着忍受疼痛。
口渴竟意味着忍痛和提前死亡!
所以,我们每一个人在生活中
都要养成一个日常喝水的好习惯!
.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七月飞火。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七月飞火。太阳炙烤着大地。天气闷得让人发慌,稍微动一动,便满身是汗。   关山正在心里想着林熙找自己因为什么事情的时候,教务处的邢主任亲自的来了。 “江山,出来一下!”不象平日里对江山说话那么亲切和蔼,不过也没有象对其他人那么的严厉。 “邢主任!”江山出了教室,很有礼貌了打了个招呼。既然人家给你了笑脸,给你面子,你当然要还报一下,轿子抬人人抬轿嘛,江山对邢主任很是尊敬的问道:“怎么了?” “校长在校长室等你呢!边走边说!”邢主任抿着嘴说道。很显然,对于江山这么礼貌的态度,他也很是受用。 “哦!”江山点头,一路上也不开口,一直两人快走到校长室门前时,邢主任实在憋不住了,低声说道:“昨天的打架事件。小心点,有人捅到上面,市领导亲自的打电话到教育局了解这次事件的情况。具体的校长会跟你谈!态度好点。”邢主任停下步子,说道。 “谢谢!”江山看着邢主任的眼睛,真诚的说道。 “孩子,你还年轻,要学会低头,低头有时候也是进步!进去吧!”邢主任一字一句的真诚说道。 敲门进去的江山站在校长办公桌的前面,而校长正坐在那里等着江山。 “江山,昨天下午打架了?因为什么啊!”校长圆滚滚的脸上写满严肃。 江山看了看校长的眼睛,淡淡的说道:“邢主任应该和你大致的说了经过吧?就是同学之间的口角之争。韩冲出手打了女同学,我看不过眼。才动手的。确切点说也不是打架,只不过是推搡几下而已。” “说的倒是很轻巧啊!推搡几下!推搡几下能把人推进医院,能把人推的昏迷不醒?你知道么?韩冲的家属已经接到医院的病危通知书了!”校长重重的墩了一下茶杯,沉声喝道。 江山久久不语。自己下手的轻重自己拿捏的很清楚,如果想要他的命,江山至少有十种办法就能当场直截了当的干掉韩冲,而自己出手的位置,力道,不过就是重击胸口造成短时间的窒息,胃部痉挛而已。现在听校长这么一说,肯定是有人要在这上面做文章了。 “嗯……”江山沉思了半晌,只嗯了一声。 “对于这次恶劣的伤人事件,学校方面会尽快的做出处理决定。是退学还是转学你等通知!回去收拾收拾东西吧。”校长有些无奈的说着,对于刚才比较,气势弱了许多。 其实自己也清楚的很,就在几天前,就是身前的这个学生,保住了自己的位置。不然的话,不论是杀人还是强X,自己都注定因为监管不力而撤职。 没办法,自己想保他也保不住了,市里领导亲自督促。然而昨天一下午都没什么异常的韩冲今天早晨就告知生命垂危,这里面的猫腻,多年身居校长位置,又怎么能嗅不出来上面人的意思呢。 “退学?转学?为什么?”江山眯着眼睛问道。 “为什么?你竟然还问我为什么!”校长气怒至极,眼前这个胆大包天的学生竟然赶反驳,反问自己…… “别嚷嚷!您是校长,注意身份!”江山呵呵一笑,上前一步,拿起办公桌上的水杯,很随意的走到一旁给校长接了杯水后放在桌子上,握了握杯子,随即开口道:“我的意思呢,学校方面最好不要这么早的下处分。因为谁也不清楚这天,什么时候起风。而且呢,我这人没什么特别的,就是报复心特别的强!”江山的笑,看的校长不由自主的汗毛斗立。 “先看看事件的进展。或许韩冲同学的病危是因为其他的原因呢!您说呢?”江山很谦逊的略微弯腰,浅笑着说道:“您先忙,我回去上课了!” 江山走了出去,剩下一脸错愕的校长,愣了半晌后,咕咚一声吞了口口水,这小子这么明目张胆的威胁自己!自己当了这么多年校长,今天让一个学生给威胁了! 气的连呼吸都急促了许多,校长愤愤的看着门口方向,伸手抓起茶杯,想喝口水。 “哗啦”一声,没想到校长拿起的却是一个瓷筒状没有底的茶杯,而茶杯的底座,正整齐的断裂在办公桌上。 任由热水淌到了西裤上,校长半晌无语,愣愣发呆…… 回到教室,江山久久不语。 既然有人在这件事情上做文章,而且连病危通知书都搞了出来,肯定不会雷声大,雨点小,单纯的想让自己退学这么简单。看样子这是要一次性的把自己做死,往死里整啊。 “怎么了?江山。出什么事了?”邓杰回身好奇的打量着江山的神色,两人多年的默契使得邓杰立刻感觉出了不寻常。 江山简短的低声将事情说了一遍。 “啊!那怎么办?这事可不是闹着玩的!如果事实做出来,可就不好弄了啊!”邓杰瞪大眼睛急促的说着。 “别慌!他做初一,我做十五!这样,我把我家老爷子电话给你,如果出了什么岔子联系不上我的时候,你打个电话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一下!”江山镇静的说完,微微眯起眼睛。 在自家这一亩三分地上搞这样的小动作,当真是寿星老吃砒霜,活腻了! 果然不出江山的预料,早上的校长谈话仅仅是个开端。第一节课刚上到一半,邢主任敲开门,喊了江山出去。教室内的学生都看的真切,在邢主任的身后,站着两名穿着制服的警察。 江山出教室门前回身看了看邓杰,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后,江山大步的出了教室。 “这就是江山!同志,你们应该认识,前几天学校的偷窥案,就是他……” “我们记着呢!好了,江山,有人在报案,你涉嫌重伤害,跟我们回去做下笔录。”一个年纪稍大的警察还算客气的说道。 “警察同志,首先我要纠正一下。你所说的涉嫌重伤害,需要调查清楚事实前因后果后,才能定性,而我现在,只是协助你们的取证工作!”江山冷着脸,铿锵说道。 “具体是不是,回了局子里自然清楚,废什么话!走!”那警察或许没想到一个学生竟然敢和自己扣字眼,研究司法程序。当即黑着脸,喝声说道。上前探手抓住江山的手腕就要拉扯着走。 “放开,我自己会走!”江山看似轻描淡写的就挣脱了钳住自己的大手,大步的走开。 “呦,还是个硬脾气!回局子里真得好好的给你松松皮子!”那年纪大些的警察立着眼睛跟在后面说道。 自己拉开车门,大大方方的坐下后,江山闭目不语,理也不理坐在身旁的那警察。断了电话,嘴里还唠叨着:“你同学能有多大,他说的话能信吗?有天气预报准确吗?你们镇委书记还啥都没说呢,你操哪门子心! 真是一点规矩都没有!董局长左右两只冲锋枪顶着,头上冷汗汩汩直下。此时对于江山的身份更是敬畏头痛。 “郝营长,您看,这事完全是场误会,这刚刚已经弄清楚了……”如果这时候自己还叼着不放,推诿放官腔的话,那也太没眼力了。能不顾影响,后果,出动这么大阵仗来解救一个少年高中生,这背后的水,背后的背景,完全不是自己能探的了的。 “这么说江山现在我可以带走了?” “可以,就是你们不来,我们也准备送江山回去的呢!”董局长笑着看着江山。被眼前这么多黑洞洞的枪口晃着,董局长笑的很不好看。 出来警察局的大门,郝常山开口问道:“江山,去不去我那里坐坐?” “郝叔叔,我还要去学校。改天,您电话留给我,改日我一定前去聆听郝叔叔的教诲!” 郝常山哈哈大笑,拍了拍江山的肩膀,说道:“好,好啊,年轻人不骄不躁,遇事沉稳,果然是将门虎子!” 当下郝常山上了车,在四台军车的护送下,绝尘而去。 至于部队擅自出兵围攻公安局,事后的处理,江山也不去操心。一边走着,一边给老爸打去了电话。 以前老话说,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而前世看惯了诸多的拼爹现象,李刚,李双江等诸多名人的儿子,真实的验证了,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 “喂!臭小子,是不是皮子又痒了?长能耐了?闹到警察局了!怎么?搁不下你了?”电话刚一接通,江山的老爹劈头盖脸的一通臭骂。 江山呵呵的笑着,听着老爸的斥责,心里美美的。在部队中就是这样,人家越是骂你,就是越赏识你,夸赞你呢。 “说话,从哪学的花把式?把同学揍了,而且我还听说,空手制服了一个持刀的歹徒。长能耐了?啊!” 江山只是嘿嘿的笑着。 “傻笑什么?这次的事情已经弄完了么?” “嗯,没事了。爸,谢谢!” “谢什么!只此一次,下不为例!老子以后可不管你这些孩子过家家的破事。再惹事自己兜着,听见了么?” “知道了。下次再出事我自己解决!爸,您什么时候回来啊?我想看看您了!回来咱爷俩喝点!” “臭小子,你还是学生,喝什么酒。嗯,下个月吧,回去前给你们娘俩打电话。大小伙子了,多关心关心你妈,你妈腰不好……” “知道了!您放心吧!”江山听着老爸的嘱咐,眼睛有些湿润,抽了抽鼻子,把伤感驱赶到一边。 “嗯,别乱惹事了。我这里还有点事。得好好感谢一下老战友们,调离走了,还能给我这么大面子。等我回去,带你登门致谢。” 挂了电话,江山摇头笑了笑,虽然老爷子说以后不再管自己的破事,然而在自己有危险的时候,江山知道,他一定会第一个跳出来保护自己。 不过,现在可不是以前的那个自己了。看样子,得多结交一些势力,关系了。江山心里暗暗的想着。  打车回到学校,已经过去了三节课。敲了敲门,江山推门走了进去。 正在上课的凌菲皱眉看了看江山,这个问题学生早上被警察带走的事情办公室的老师们都知道了。 “回去上课吧!”凌菲没有多说什么,点了下头对江山说道。 “没什么事了吧?”邓杰侧着身,嘴唇不动的小声问道。 “嗯。已经解决了!谢谢!”江山低下头小声回应。讲台上的凌菲正一边读着课文,一边苦大仇深的皱眉看着江山。刚刚回来,就搅合课堂纪律。这样的学生自己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呢。 江山心里苦笑着。自己重生后这接连而来的事情,彻底的摧毁了自己在老师同学心目中那乖孩子的形象了。 “忘了告诉你。你刚被带走那节课刚上完。林熙学姐就火急火燎的跑来找我们班的同学了解情况。走的时候还说她去想办法。喂,你们俩是不是有点什么猫腻啊?”邓杰没发现讲台上的凌菲正瞪视着两人,还眉飞色舞的说着。 “哦。没有的事。”江山轻声的应着,一个劲儿的给邓杰使眼色。周围的同学都发现了讲台上的老师正怒火中烧的盯着江山两人,而邓杰却还美滋滋的偷笑,完全不知道。嘿嘿贱笑的样子被全班的同学都看的真切。 看他还在那小心翼翼的低头贼笑。江山一拍脑门,彻底服了。 看着下面搞着小动作的两个学生,凌菲强压怒气,索性干脆不去看两人。 别再惹得美女老师发飙。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江山咳嗽一声准备老实的上课。 “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地位高……”江山苦着脸掏出手机,站起身尴尬的对着讲台上的凌菲一躬身,边向教室外走去,一边说道:“公安局那边随时召唤,不让关机。接个电话凌老师。抱歉。”无奈的江山只得胡诌,弄个理由搪塞过去。 凌菲黑着脸盯着江山,真恨不得上去狠狠的咬他两口才解气。出了教室江山长长的嘘了口气,一看来电显示,却是校花林熙打来的。 “喂,学姐。怎么你不用上课么?”江山接通电话,做贼般的回身偷看着教室内的方向,虽然关着门什么也看不到。 “江山,你没事了吧?在哪了现在?”林熙甜甜的声音传来,略有急切。 “谢谢学姐关心,已经没事了。我刚刚回学校了。”江山心里一暖,有人为自己担心,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很温暖。 “没事就好!早晨我去你班级找你,你的同学告诉你了吧?前几天学校的事情传进我爸爸的耳朵里了。听说你救了我们,我爸爸妈妈非要我周末把你请到家里吃饭,他们要当面感谢你……你看……”林熙轻声的问着。真害羞,第一次主动的邀请男生,而且还是邀请到家里见父母,虽然是答谢人家,但是林熙的心里总是有点怪怪的,说出来后,脸羞的通红。 所幸江山并看不到,略微停顿了一下,江山连忙说道:“感谢就不用了,应该的嘛……都是同学,你和叔叔阿姐说一下,有空我去你家里做客。” “哎呀你就别推让了。我爸爸如果知道我没请动你,一定又要数落我办事能力差,与人交往交际不擅长什么的了。就这么订了,周日我给你打电话,我去接你!”凌菲大方的说着。 “真的不用了……” “你这人怎么这样。人家都这么说了你还推辞。”凌菲有些撒娇的语气,略有不悦的嘟囔着。 “早上听说你被抓走了,我还让我爸爸给你找关系呢。转眼要见见你,你都推诿。哪有你这样的。上次说要请你吃饭,你推辞家里有事,这次又说没空……”凌菲越说越委屈,自己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待遇? 换做别人,听说校花凌菲邀请,那不打破头都挤着去啊…… 江山一愣,听凌菲话的意思,她爸爸还出动了关系捞自己。虽然事情不大,但是能劳动人家活动关系,这的确是份人情。 想到这,江山呵呵笑着道:“好吧,周日我一定去。” “这才像话。好了,我得回去了。如果还有人揪着这事找你麻烦的话,记得告诉我啊。我爸爸答应帮你解决这次事情的。”凌菲说着,急匆匆的就挂线了。自己拉开车门,大大方方的坐下后,江山闭目不语,理也不理坐在身旁的那警察。断了电话,嘴里还唠叨着:“你同学能有多大,他说的话能信吗?有天气预报准确吗?你们镇委书记还啥都没说呢,你操哪门子心! 真是一点规矩都没有!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坐本地有句谚语:“老头儿老太属顽童”——人老了,一切对他们来说都成了过眼烟云:生计的艰难不用叶鸣听徐飞说正要上楼的校长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跑动声,正皱着眉头抬头看去,江山已经跳下了楼梯。  “这是干什么?你……”校长被吓了一大跳,没看清来人的模样,就开口斥责,话刚说出口,看清江山的脸后,一下子哽住了。  “哎呀,江山,这么火急火燎的是干什么啊?怎么了?”校长见江山停下,连忙的上前抓住江山的一只手,拼命的摇着,做足了姿态。  开玩笑,自己就是个屁大的校长,连市委副shu记都被闪电撸下马,自己还看不清楚情况?刚刚教育局的上级领导才打过电话,要自己一定要谨慎慎重的安抚,处理这次打架事件。  多亏了自己没有冲动的立刻开除江山。和谁对着干,也不能和电干啊!校长偷想道。  江山一愕,不明白校长摆出这样一副姿态是什么原因。  一般领导和下属握手,领导都只是单手伸出,而下属为了表示尊敬,都要双手紧握,然后拼命的摇着,摇的频率越高,表明自己对上级领导的尊敬越深。  而眼前上演的一幕使得江山微微错愕,这算什么啊?自己是他的学生啊。  “家里出了点急事,这不,还没找老师们批出门证呢。”江山和校长握了大约5秒后,率先的抽了回来。  “家里有事?那可抓紧办。我马上打电话去门卫那里,直接放你过,不用请假了。”校长满脸堆笑的对着江山略有谄媚道。  “谢谢校长。我先走了!”江山微微侧身点了下头,抬脚大步的向门口冲去。  “慢着点。哎,要不我开车送你回去吧?”突然想到什么,校长连忙跟上前两步,在江山背后大声喊道。  “不用了,谢谢。”江山没时间和校长磨牙,虽然不清楚为什么他的态度和早晨在校长室时有这么大的扭差,不过稍微一想,也是因为这次“T市大地震”引起的。  校长看着江山的背影走的看不见了,才擦了擦额头,长出了口气,看样子这江山压根没想动自己这样的小角色。关于这次打架事件,市里最快速度的做出了重新的部署安排,校方的处理结果一切暂行。而医院方面对韩冲的伤势检验也由法医重新检查,对开出伤病证明的院方是坚决处理……  一系列的动作都通过教育局方面了解后,校长暗自咂舌,这需要多大的能量啊?扭转乾坤,要办谁就办谁,就两个孩子的打架,把市委的副shu记帽子都打飞了……  从出租车内下来,江山快步跑进大院,楼下一片狼藉……  冲到自家门前,江山看着几个正围在萱姐家门前的几个男人,皱眉上前问道:“你们几个怎么回事?怎么跑到人家家里闹事?抄家?”  “呦喝?我看你们这大院是没人了吧?啊?竟然派个毛孩出来说话?怎么了?当爷爷不打孩子?”  “大哥,打他是为了教育他!小家伙,还读书呢嘛?快回家找你妈吃点奶,才有力气挨揍!滚!”  一旁的一个小青年上下打量着江山,嘴里不客气的嚷嚷道。  “江山,你回来了?快回家,别和他们争执。我们报警了已经!”江母听见外面的争执,从自家门里跑出来,拽着江山往自家屋里拖。  “对了,这就对了嘛,臭老娘们,把你儿子塞你裤裆里夹紧了,不然别怪哥儿几个脾气不好!告诉你,我不打电话,警察是不会出警的!”带头的那中年光头咧着嘴说完,旁边的一群小弟哈哈大笑。  江山冷着脸,江母拽了几次没有拽动。  “江山,听话,家去,别理他们,这群牲口。”江母呸了一口,继续拉着江山。  “臭娘们,说谁牲口呢?我是牲口!我是大黑驴,你要不要尝尝滋味啊?”带头的大哥一瞪眼,冲着江母骂道。  听到这话,江山的怒火腾的直顶脑门。这赤裸裸的侮辱,任谁也忍受不了。  拨开江母拉着自己的手,江山一个箭跃就冲了过去,在那光头大哥措不及防下,一记重拳轰在了他的面门上。  “哎呦!”那光头大哥捂着鼻子一声痛呼,几颗带着血丝的牙齿自口中掉落。  “小兔崽子敢动手?上!废了他!”原本不宽敞的楼道内一阵乱叫,而江山不待那几人动手,率先冲杀了过去。  抓住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小弟,江山拽着他的头发猛然发力一扭,将那小弟的头拽到自己身前,膝盖猛击面门,一记颠腿将那小弟颠的仰面摔倒,鼻子内的血喷涌而出。  用胳膊挡住砸来的拖布把,江山顺势冲上前一记猛拳捣在另一人的心窝,将那小弟轰出半米摔倒在地,口中溢血……  后面的几个小弟全部愣住,傻掉了。出手如风,一下一个,这是什么人?少林出来的?少林出来的也不见得这么强吧?否事业成功,既不是你干了多少工作,完成了多少任务,也不是你赚了多少钱,或是获得了多少荣誉。在这里,衡量一个人是否成功的标准,只有一个:你的官当得有多大!你懂我的意思吗?”祝福他们,抑或羡慕他们!微笑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放到您圈子里,朋友们会感激您)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