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学生的脑洞大
老师的脑洞才叫超出天际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大学在增负,学渣们能熬到学期末,都不容易啊。眼下,大部分高校进入期末考试阶段。当翻开试卷,不少高校的学霸们也要哭了。
日前《西游记》又上热搜,起因竟是郑州市黄河科技学院古代文学的期末考试题,要求结合本人姓名,论证《西游记》是自己所写。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因为让人一脸懵,这份考题被网友戏称“神仙考题”,而且还不止一道。
请聊斋中的人物吃饭局,帮杜丽娘发朋友圈,发现杨贵妃适合的职业,都说学生的脑洞大,老师的脑洞才叫超出天际。
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先别大吃一惊,这类“神仙考题”可不是今年刚出现,都已经有好几轮大学生被虐过了。
南京大学没有考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千年老题,而是发出了来自灵魂的拷问:鸡在下蛋前,公鸡和母鸡间会怎么样交流?
华南理工大学不考飞机的各项参数,而是抛出了一个脑筋急转弯:直升飞机和风扇都有风叶,为什么直升机能飞,风扇不能飞?
哈尔滨工业大学就更绝了,试卷第一题就让考生论证:如果有人跟你说,你现在不是在教室里参加考试,而是在睡梦中梦见自己正在考试。你可以从哪些方面证明她是错的?
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不要以为这类“神仙考题”是国内独创,英国牛津大学也曾发问过:你愿意做吸血鬼还是做僵尸?
你看着这些题滑稽,其实真的在测你水平。而且如果不是送分题,那简直就是送命题。
作为一名中国学生,从小考到大身经百战,什么样的题型咱没见识过。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大家比较忧心的,其实还是交上试卷后,在打分上怎么去衡量。分分分,那可是学生的命根。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也表示,实际上题怎么出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对学生的答案如何评判,能否真实检验出学生对学业的掌握程度,判卷标准应该明确且公平。
黄河科技学院教授大二古代文学课的张彩丽老师,是这次“神仙考题”的出题人。她表示,大部分题目都需要联系原著内容作答,从答案里就能看出来学生对文学作品的熟悉和掌握程度。
这部分应用题每题10分,每个题的创意即主题正确、新颖给5分,形式给5分。新颖是比如配图、语言有个性,论据有力,标点正确。不合要求者酌情扣分。
有考生说拿到试卷时脑袋都懵了,不过老师给了他们一点引导,让他们展开想象力,有趣的答案老师会给高分。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如今在不少高校,专业课的考试基本由授课教师设计,具有较大的自主性,有的教师在考题中便不按常理出牌。
上海开放大学教授鲍鹏山告诉周刊君,在课程的教学上,包括考试上,大学教师有他自己的想法和主张,有他个人的特色,这都是完全应该的。
他觉得我们应该充分相信老师的专业水平,如果不相信他的专业水平,那也不是在考卷上去体现,而是在他上课的资格上去显现。
他说:“如果我们认为这个老师有资格进入教室,有资格来检测这门课的教学,那么就把权利交给他。你不能说我交给你但是我又不放心你,那老师没法教了对不对?”
这样的“神仙考题”会越来越多,评判标准也会越发多元,而我们真正关心的,是学生能从中学到什么。
首先必须要明确的是,原先的考试模式并不能有效检测学生的专业水平。
很多大学的考试,实际上只不过是高中考试的延续。对大多数学文学的学生而言,题型主要还是名词解释、简答、论述等,内容陈旧不说,对分析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根本没有考察。
由于考试方式单一,需要死记硬背的东西太多,临到期末,学习委员便要顶着全班同学的压力和重托,从老师那里划重点。
重点记不住也不要紧,把从师兄师姐那里讨来的题库死记硬背一番,也能轻松过关。或者去复印店打个巴掌大的小抄,更有“本事”的,小抄里连试卷答案都能有。
鲍鹏山告诉周刊君,大学考试的习题和内容,确实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了。这么多年来,大家其实很反感这种客观的标准体系。
在这次黄河科技学院的考试中,教师安排了开卷考试,学生们甚至可以带手机,因为这样的考题,带手机也查不到答案。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其次要了解的是,“神仙考题”出得好,学生真的假的实的虚的水平,才能更多地体现出来。
鲍鹏山说,“一个笨的学生可能碰到这样的题目就不会做了,但是一个有专业水准水平又比较高的学生,碰到这样的题他可能还会觉得很兴奋。”
据了解,这次黄河科技学院的“神仙考题”,是受到了南京大学文学院“花式”作业的启发,背后的操刀手正是南京大学文学院副院长苗怀明教授。
为什么要布置这些作业呢?苗怀明表示,是为了防止这帮“小妖”(指学生)不好好学习。在中国古代小说中,“小妖修仙成道”的过程 ,都必须经受考验呢。
而且时代变了,再一本正经地读原著,可能学生就坐不住了。所以,苗怀明不断地“折磨”学生,让他们的脑子不断地开脑洞,时刻处在“运动”之中。既能一本正经搞笑,也能认认真真读书。
再者要清楚的是,“神仙考题”的完善,肯定会有一个漫长的争议和摸索过程。
鲍鹏山告诉周刊君,判断一个问题有两个关键,一个是方向,一个是方法。首先从方向上,他觉得对学生来说,这些“神仙考题”的改革是对的。
改变需要包容,鲍鹏山说,“允许别人去探索,允许别人去打破,哪怕一开始不是很规范很完美,也希望能给高校和教师一点时间。”
考试最完美的状态是没有考试,鲍鹏山记得一位大师讲过一句话,说看学生上课时的眼神,就能看得出来他该得多少分。
图虫创意 x 正版图片联盟 x 中国新闻周刊
文:《中国新闻周刊》新媒体记者 俞杨
值班编辑:明悦
▼ 
推荐阅读

权健被立案侦查!调查组:绝不允许打直销的旗号干传销的勾当

这才是脱单的第一步

又交年终总结?请把这篇文章摔你老板脸上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