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新闻 湃客
天眼查
大家新年好呀!跨年夜大家都干了点什么呢?
相信很多人,尤其是情侣都选择去电影院看了这样一部电影——《地球最后的夜晚》
毕竟这部戏之前是这么宣传的:“9点40开始放映,结束时刚好是0点,与身边人一吻跨年”。
抖音上同主题的该片宣传视频更是成功变身爆款,#地球最后夜晚#主题视频在抖音上的播放量已超1亿次。一则则短视频中 “你打算什么时候,去见那个超级超级想见的人?”的情感金句,无疑能够精准踩中现代人情感共鸣,在抖音的算法推荐下获得大量级曝光,并成功打动欲望都市中的男男女女们。
中国人,尤其是年轻人一向重视仪式感,跨年夜一吻定情这么浪漫的创意肯定要跟。于是随着抖音、微博各个平台的宣发行动,其预售票房立刻上升,并一直保持这个上升势头直到预售票房破亿,成为华语电影史上票房预售第二高的电影,要知道一般这种文艺片总票房一般都很难过亿。
▲《地球最后的夜晚》首映之前的预售趋势  数据来源:猫眼专业版
但上映不过第三天,这部一度创造奇迹的电影,就惨遭票房急剧下降的局面。目前该片票房已经跌幅超过95%。
▲《地球最后的夜晚》截止今天下午的票房数据
和票房一起迅速坍塌的还有口碑。“一吻跨年变一睡跨年” “地球上最装逼的夜晚”,“老百姓真苦,自己掏钱买票看电影,看睡着了还要被文艺青年骑在头上骂:这种梦不是你们抖音用户看的。”……豆瓣上的一条条差评,无不透露着观众们本来期待看部爱情片浪漫过新年却“被欺骗”的心累。
一部戛纳获奖电影,按理来说质量应该是有保证的,居然在上映后不到三天就被全国人民斥为大烂片,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过度营销让“最后夜晚”变成了一锤子买卖
《地球最后的夜晚》是不是一部烂片姑且不论,但它肯定不是之前宣发方包装出来的浪漫爱情片。
在这部电影里,你很难看到汤唯和黄觉在认真谈恋爱,反而会时常满头问号:为什么一滴水能滴几分钟,为什么吃个苹果能吃三分钟,为什么一个背影能用一个长镜头拍四五分钟,为什么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我都在看男女主角在一个由山路和楼梯组成的回路上绕来绕去?
总而言之这部片子压根就没打算好好叙事,它所展现的信息量少而杂乱,连能让观众截屏下来分享朋友圈的王家卫式文艺金句都没有,与其说导演想给你讲一个危险的爱情故事,不如说他想通过电影语言让观众实现对梦境的共感······这种“所感即所得”的艺术电影,显然受众群极其狭窄。
所以,面对这样一部实验意味明显的电影,宣发方的错误已经非常明显:选择了一种极其不适合这种电影的商业化营销手段硬套在这部电影上,让一部“行为艺术”味十足的小众艺术片硬生生被包装成一部浪漫爱情商业片,诱导更多受众走进影院。虽然这种方法成功赢得了漂亮的首日票房,但也势必要面对影片见光后,观众期待被完全反转后疯狂反噬口碑的结果。
▲目前地球最后的夜晚猫眼评分仅仅有2.8分,即使在文艺青年扎堆的豆瓣评分也仅有6.8分,远低于毕赣前作《路边野餐》
天眼妹都能分析出来的错误,拍了这部电影2年的出品方当然更清楚,但5000万的文艺片界高投资显然让主创团队不敢不为票房负责。更何况这部文艺片的幕后班底是如此豪华,在一长串的制作公司名单中,你可以发现华策、腾讯、猫眼、优酷等一线影视公司的名字。
天眼妹在天眼查中搜索发现,该片导演毕赣自己的影视公司,也是《地球最后的夜晚》的第一出品方——浙江荡麦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已经在18年12月14日注销,注销原因为决议解散。
▲已经注销的浙江荡麦影视文化有限公司股权信息
而毕赣参股的另外一家以荡麦为名的影视公司——荡麦影业(上海)有限公司则依然存续,这家公司也是“地球最后的夜晚”的商标所有者。有趣的是,天眼妹在这家公司的股东名单中发现了《地球最后的夜晚》的另外一个主要出品方,华策影视。
▲荡麦上海商业信息
可见导演方已经和出品方达成了一定的利益绑定,但其实从华策今年的上市公告来看,华策对于这部片子,可能本来并没有什么盈利上的期待,在年报上只用“为公司获得国际知名度”来带过《地球最后的夜晚》这部片子。
▲华策影视在18年半年报中提及地球最后的夜晚的部分
从影片宣发文案的公告来看,还有一家叫做合瑞影业的公司也在主导这部影片的宣发,根据天眼查信息,这家公司为影片制作方之一霍尔果斯太合数娱的控股公司。
▲合瑞影业股权关系图
从其产品信息来看,这家公司曾经参与制作过毕赣的处女作《路边野餐》,但同时也出品过《战狼2》这种大爆商业片。
▲合瑞影业产品信息
导演毕赣曾经在采访中表示,自认为《地球最后的夜晚》已经“拍的挺商业了”,理由是:“我觉得首先它有(知名)演员了,这算不算商业的元素,还有枪。” 
▲导演毕赣,图片来自网络
但从成品来看,毕赣还是那个俗人看不懂的艺术化的毕赣,商业化的只有电影拍摄完成后的其他部分,但这种头重脚轻式的配搭,反而会毁了这部电影甚至是整个文艺片市场。观众被忽悠过一次之后,下一次还会愿意开开心心的去电影院看文艺片吗?

本期编辑 周玉华

推荐阅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