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田薇淇
亲爱的读者:
你好。在2019的第一天我们又见面了。
去年的冬天,北京没有雪,直到四月才下了一点小雪。今年的北京,似乎仍旧被雪花遗忘了,它把寒冷留在这个城市,孤身一人去了南方。
这是北京没有雪的第二个冬天,也是四味毒叔的第二年,我们和北京一起面对这份寒冷。
寒冬需要取暖,行业的寒冬,唯有我们真诚地拥抱才能温暖地度过。这正是我们一直努力去倡导的。
四味毒叔,眼在“毒”上。
在虚假数据、虚假演技乱纵横的今天,真诚,便成了一种“毒”。我们愿意做为数不多的真诚的那些人,哪怕是“毒”的。
四味毒叔成立的这一年零八个月,对话了百余位行业人士,有导演、制片人、编剧、演员、评论人、经纪人、音乐人。613天,发声近千次。从去年对“大IP+小鲜肉”模式的质疑,到今年提出“剧作中心制”,关心中生代演员的生存状况,我们一直走在行业的前沿,不敢说面面俱到,但至少做到了“说”责自负,发自内心。
我们也听到了很多不同的声音,有心的读者应该会发现,四味毒叔几乎从来不用筛选评论的方式来塑造单一的价值观,“观点不需一致,批评发自内心”这是我们对自己的要求,也是我们希望拥有的读者。
千人千面,千人千万世界,我们加在一起才是整个世界。
四味毒叔是“毒”,但不会孤独。
所以我们从不愿做千帆过尽,你独等那只,我们也从不是。
我们是千帆中的一只,不大不小,刚刚好能装下愿意和我们一起同行的朋友,也足够与同道的你并肩面对未来的海浪。
2018,是影视行业风起云涌的一年。我们一起验证了大IP+小鲜肉的扑街,一起见证了现实主义作品的回归,看到新一代青年导演的崛起,一起为“反对黑收视率”发声。与我们一起的一定有正在忙于期末考试的学生、影视的爱好者、也有可能仍战斗在拍摄现场的“影视民工”、迷茫的青年创作者以及影视行业的前辈们。
当我们站在2019回望的时候感到无比欣喜和荣幸,2018我们有这么多人在一起。
我们从“一个时代正在逝去”的2018走来,我们正在“创造一个新的时代”的2019。
你我都不可能单单是历史洪流中送行的人,我们在一艘不能停下的船上告别和前行,我们的船在海面上留下可能终会归于平静的涟漪,当然也可能是为海浪的到来奏响前奏。
2019,这只以信仰做帆,名为“四味毒叔”的小船,依旧如往常备好真诚的“毒”作酒,煮一桌“知识与观点”的好菜,所有对行业有热忱,对梦想保持清醒,对虚伪警惕的人都是拥有我们请帖的客人。
菜酒常热,来往皆鸿儒。大门常开,门槛在心里。
2019,欢迎做客,期待同行。
最后,祝你新年快乐。
人生无法对比,年岁与年岁之间却可以相校对,在新的一年获得修正的机会,长出希望。
希望,是值得快乐的。
——四味毒叔
二零一九年一月一号
《四味毒叔》是由策划人谭飞,剧评人李星文,编剧汪海林、宋方金、史航五人发起的影视文化行业第一垂直独立视频表达平台。欢迎有个性、有观点的导演、制片人、编剧、演员、经纪人、评论人、出品人等前来发声,或脱口秀,或对话,观点不需一致,但求发自内心。“说” 责自负,拳拳真诚在心。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