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3:20】
你们作儿女的,要凡事听从父母,因为这是主所喜悦的。
青春期的孩子出现叛逆可以接受吗?做父母的应该如何管教?
第十五章  零零星星
当我们真正得救并寻求上帝的旨意时,
我们将认出教会中合法的权柄。
在前几章中,我们的焦点主要集中在教会或世俗的权柄。然而,正如我前面所陈述的,大多数原则涵盖了所有种类的权柄。在这一章中,我们将讨论上帝的道所给予的,在不同的权柄领域,尤其是在家庭之中的具体教训。大多数人只是与他们所触及的权柄相关联,因此必须分别讲述。这一章中我们将要讨论的,如果要写成一本书,也不是件费力的事。然而,如果我们应用我们已经学过的原则,我们就能将这些原则延伸到这一章中我们所要讨论的,整本书就写在我们的心中了。在这一章中我们也分析了一些一般性的教导,单单这些教导不足以写成整整一本书。为此我将这一章命名为“机会与结局”。
家庭
在教会、政府或社会的权柄出现以前,就有家庭。家庭的功能是最重要的,因为其它三者之健康与否都取决于它。在其它所授予权柄的舞台上,你可能有缺点。但是,家庭仍然可以保持健全,不受影响。然而,你不可能有破损的家庭次序,而不影响其它的次序。家庭中的权柄是另外三者的基础。
我们发现在圣经中概括了上帝在家庭中设立的次序。
你们作儿女的,要凡事听从父母,因为这是主所喜悦的。(西3:20)
因为丈夫是妻子的头,如同基督是教会的头……教会怎样顺服基督,妻子也要怎样凡事顺服丈夫。(弗5:23-24)
在新约中到处可以见到这些命令,这些命令提出了上帝在家庭中的权柄结构。儿女要在所有的事上服从他们的父母,包括生活中每一个领域。只有当父母要儿女去做与上帝的道相违背的事时,例如鼓励儿女与父母性犯罪、说谎、偷窃诸如此类的行为,这一命令才不适用。
这一例外的很好一个事例,发生在我的家庭中。我在珀迪尤大学学习机械工程时,我将我的生命奉献给耶稣基督。不久以后,我知道我被呼召去传讲福音。一次学校放假,我回到家中,告诉了我的父母——他们是虔诚的天主教徒——我将结束工程学学业,然后要去圣经学院。我的决定让他们感到心烦意乱,他们觉得我的决定是反动的,是冲动的。事实上,我母亲说:“你要去圣经学校,除非从我尸体上跨过去!”
我以谦卑与尊敬的态度对我母亲说:“妈妈,我爱你,并为你为我所做的一切感谢你,但是我必须服从上帝。”这些话没有给她一点安慰,也没有让她高兴一点。这些话让她更加心烦意乱。
耶稣对我们说:“爱父母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爱父儿女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太10:37)。这些话以及福音书中类似的话,让我变得更加坚定。然而,我知道我深爱我的父母,耶稣在呼召我服事他,我必须在两者之间做出选择。我毫不犹豫做出决定。
在最初几年之中,事情让人很不舒服。我继续爱我的父母、尊敬父母,实际上比以前更爱他们、更尊敬他们,因为我现在有上帝的恩惠。以后,他们开始看见耶稣在生命中所结的果子,十八年后当我父亲七十九岁的时候,我有幸与我父亲一起祷告,他接受耶稣作他的主。现在他们读我们的书,看我们的VCD,并把这些书与VCD给他们的朋友。我们的关系比以前任何时候都好。
耶稣面对同样的状况。关于他顺服他的父母,我们在《圣经》里可以看到:“他与他们一起下去,回到拿撒勒,像往常一样服从他们”(路2:51,AMPLIFIED直译)。然而,耶稣一旦开始事奉,正如耶稣只是一个婴孩的时候西面所预言的,刀剑开始刺透了他们的心,并显露出他们的意念(路2:35)。耶稣强有力的信息让许多人很不舒服,让人愤怒,当然也包括他的家庭。他们的反感渐渐升级,他的母亲终于反对他:
那些与耶稣有亲属关系的人听见了,就出来强行将他带走,因为他们不停地说他疯了(他神志失常,疯狂了)。……后来,耶稣的母亲与兄弟来了,站在外面,他们向他喊话。有许多人坐在他周围,他们对他说:“你母亲与你兄弟姐妹在外面找你。”于是,耶稣回答:“谁是我的母亲与兄弟?”耶稣环视围坐在他四周的人,说:“看哪!这就是我的母亲,这就是我的兄弟。无论什么人,凡是遵行上帝旨意的,就是我的弟兄姐妹与母亲!”(可3:21, 31-35,AMPLIFIED直译)。
他在所有的事上服从他的父母,直到他们要他违背天父的命令。值得庆幸的是,他自己的家就是在几年后接受圣灵浇灌的楼房。他们在一定程度上成为跟随主的人。
我的事情并不顺利
我们回到一般的情况,不是特例。给儿女的诫命,要尊崇并服从他们的父母,是第一条带有应许的诫命:凡事亨通,在世年日长久(弗6:2-3; 西3:20)。
我知道不服从这一诫命的严重后果。从珀迪尤大学毕业以后,我在洛克威尔国际中心找到一份工作。我开始参加一个教会,就是我前面曾经说到的教会。在我第二次服事以后,我与其他几个与我年龄相仿的人出去吃饭。我遇见一个单身小组的领袖。他需要一个住处,我正好刚刚搬到这个城市。谈了一会儿以后,我们觉得如果合租一套住房就太棒了。我十分激动,因为我将省下许多钱,当时我刚离开学校,身无分文。
第二天,我打电话给我父亲,把这件事告诉他。我以为他也会很兴奋,因为每月可以省下二百美无。但是他没有。相反,他说:“儿子,我不喜欢那样。不要这样做。你不了解这个人。”我企图说服父亲,告诉他这位领袖怎样参与单身小组的事奉,但是他不为所动。
当我挂上电话,我认为我的父亲不理解这样事,因为他不是信徒。毕竟那个人有一个很重要的职位。我忽视我父亲的话,第二天我们一起去找到一套住房,并签订租约。我们去租货车时,我的新室友问我是否可以支付车费,因为他忘记带支票本。我们付住房的定金,他又这样做。同样的情况不断发生,最后我为我们二人支付了前两个月的全部房租、水电费、以及他无数个长途电话的费用。
有几次我把我的车子借给他,因为他没有车子。每次车子第二天清晨还来时,车子里充满了烟味。他借口说他去探望一些在贫困中的人。一天早晨,我发现在我车子旁有一个巨大的凹痕。我感到非常受搅扰,但没有表现出来。另一天晚上,我在凌晨四点从我的卧室出来,发现一个陌生人在客厅里,一手拿着一听啤酒,一手拿着雪茄。他看着我,仿佛我是闯入者。
我在我自己的家中受折磨,但是作为一个初信者,我一直在想,我要行在爱中,不要生气,不要论断。所以,我没有处理这个问题。我与那人只有几次在日常事务上发生冲突。
几个星期的折磨以后,我才知道我的室友是一个现行的同性恋者。我要他立刻离开,但是他很不情愿。他生活在罪中时的一切花费由我买单。几乎是同时,单身小组的牧师发现了他的生活方式,他也被撤职了。我是最后发现他不正当生活方式的人。我的不顺服蒙住了我的眼睛,不能明辨。
因为我忽视了我父亲的忠告,我损失了几百美元,更不用说损失了平安。我感到非常受挫折,这是我曾经经历过的最艰难的两个月。当事情过去时,我呼求上帝:“主啊,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我信靠你,求你引导我。”
主向我显明,他曾经给我引导,但我拒绝了。我感到很困惑,我问道:“你怎样给我引导?”
上帝回答说,通过你的父亲,但你不听。
“但我父亲还没有重生,”我争辩道。
主让我回想起,他的话没有这样说:“你们作儿女的,只是在你们的父母重生时,才服从他们。”他解释道,你是我的孩子,因此我将我的智慧与教导放在你父母的心中,引导你,保护你。
我很快回答说:“但是,我现在是独自一人。我的父亲住在一千英里以外,他没有付这些账单。”
上帝说:“恰恰是因为你付你自己的账单,你的父亲在一千英里以外,并不意味着我关于服从父母的诫命就不再适用。”他的诫命应许我们,如果我们遵守诫命,我们就凡事亨通。我没有见证这一诫命,我的事情就不顺利。
上帝向我显明,在什么时候一个人才脱离他父母的权柄。从一开始上帝就命令:“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创2:24)。
父母给儿女最后的教导,就是对新婚夫妇的祝福。作为一个旁注:丽莎的父亲在我娶丽莎时给我祝福,以后她告诉我,她当时很吃惊。我问她为什么,她说:“因为父亲告诉我,他因你是基督徒而不喜欢你。”这一经历证实了君王(在我们之上的掌权者)的心,是在上帝的手中。
让我们回到上帝的命令,他的话强调,当一个男人与一个女人在婚姻中结合在一起,一个新的权柄次序就建立了。上帝不提一个女人离开她父母的理由是:不是由她建立新的家庭次序;男人是家庭权柄的首领。
一旦儿女结婚,就不再命令他们服从他们的父母,但是他们仍然要尊重父母。我记得有一次问我的父母,当他们看到我的妻子与我正走向问题中,为什么他们不劝告我们。他们的回答很简单:“你们从来不要求我们提出忠告。”他们的举动多么虔诚!我们曾见过一些父母试图给儿女忠告,就像儿女结婚前他们所做的那样,从而干涉了儿女。因为他们以为他们的儿女尚需教导,还不能放手,结果是感情受伤害并产生误解。
给儿女特别的告诫
我作为一个青年牧师服事几年以后,我看见一条危险的路,许多年轻人正走在这条路上。我想根据上帝的道,就尊重父母的重要性,提出一些特别的劝告。我这样做是希望一些年轻人读了这本书以后,能远离这种罪在年轻人中间所散布的酵,因为它是会传染的,且是致命的。圣经宣告:“‘轻慢父母的,必受咒诅!’百姓都要说:‘阿们!’”(申27:16)。
在我桌子的对面坐着一位单身母亲与她十几岁的儿子。在谈话的过程中,这位年轻人反复以轻蔑的态度向她说话,仿佛她既是愚蠢,又是劣等。我已经多次纠正他。在协谈结束时,让我大吃一惊的是,我脱口而出:“年轻人,如果你不为你对你母亲的态度与行为而悔改的话,你最终会到监狱里去。”他们因我的话而震惊,我也同样的震惊。这位年轻人是我们教会刚决志的信徒,是我们青年小组的成员。这样的事怎么可能发生?
大约六年以后(我不再是青年牧师,而是巡回牧师),这位男孩的母亲在一个星期日早晨服事以后看见了我。她说:“约翰牧师,你是不是还记得,你对我儿子说,如果他不改变,他最终会到监狱里去?两年来,他一直在监狱里。”
我几乎忘记了这件事,当她提起这事时我又想起来了。我想,这位母亲在向我讲这件事时,怎么会这么兴奋。我想知道为什么。她继续说:“他现在为上帝大发热心。他在向关在同一间房间里的人作见证,并参与犯人的服事。他正在读你写的书,并且从中大大受益。”
上帝在这位年轻人生命中的审判,如何扭转了周围的一切,让我感到深深的敬畏。如果他不是从痛苦中学习,而是留意多年前所说的话,事情恐怕会更好。但是,重要的是他对上帝的热情,现在在他的心中。
如果儿女在身体上或言语上攻击他们的父母,我们考虑在旧约中这些儿女要受怎样的处置,就可以看到事情的严重性:“打父母的,必要把他治死”(出21:15);“咒骂父母的,必要把他治死”(出21:17)。耶稣也提到旧约的命令,他说:“上帝说:‘当孝敬父母’,又说:‘咒骂父母的,必治死他’”(太15:4)。
关于悖逆的孩子当受怎样的处置,摩西教导说:
人若有顽梗悖逆的儿子,不听从父母的话,他们虽惩治他,他仍不听从,父母就要抓住他,讲他带到本地的城门、本城的长老,对长老说:“我们这儿子顽梗悖逆,不听从我们的话是贪食好酒的人。”本城的众人就要用石头将他打死。这样,就把那恶从你们中间除掉,以色列众人都要听见害怕。(申21:18-21)
如果这些话适用于今天,在我们的教会中定期会有年轻人被处死。即使这一惩罚的指令不再存在,我们诚然看见上帝对待悖逆行为的态度无疑是相当严厉的。审判的原则始终不变,只是审判的形式改变了。我们不可以让悖逆在我们的心中,因为悖逆就是杀手。
我一直告诫我的孩子,要保守他们自己,不要有任何形式的悖逆。悖逆的最具欺骗性的形式或微妙的形式,就是抱怨。它常常不经意地说这样的话从而藐视权柄:“我不喜欢你带领我的方式,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会以完全不同的方式来带领。”这是对领导权的侮辱。你能不能看见,为什么抱怨使得以色列的子孙不能进入应许之地?他们的抱怨表达了他们对上帝的藐视,即使这藐视是直接向着摩西的。从本质上讲,他们对上帝说,上帝做得不对,他们会以完全不同的方式来带领。
敬重我们的父母,我们在世的日子将会美好且长久。我宁可选择生命,不选择审判。这是必须牢牢确立在我们心中的。
未完待续
尊理网
zunli8
名牧解经丨更深看见
小组长丨初信讲章
传福音丨共同的使命
尊理查经丨生命灵粮
关注我们,一起成长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