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一些简单的问题,已经化费了太多时间争论,比如通俄门和边境墙的问题。在此整理一下基本观点,希望作一个了断。以后还有类似的争执,不妨直接抛出此文。
通俄门
  理解通俄门,本质上是个智力测试题。任何势力,不管是内部的,还是外部的,都会对美国大选产生影响。但这只是影响,而谈不上操纵。因为美国总统是美国人投票选出来的,只要这一点不变,就谈不上操纵。
  如果说有操纵的问题,那应该关注投票的程序是否规范。搞非法移民投票、阻止查验身份、选票作假等舞弊行为,能够称得上操纵选举。到底谁在做这些烂事呢?搜索一下,不难找到答案。
  根据通俄门报道的启动时间、CNN造假丑闻曝光、共和党领袖暗中支持调查等信息,完全可以判断:通俄门是美国的DeepState特殊利益集团搞出来的,用来对付川普的政治构陷。其最初目标是让川普无法施政,完成不了一个总统任期就灰溜溜地滚蛋,从FBI给原国家安全顾问福林将军设局、检方抓川普的私人律师可见一斑。现在川普挺过艰难期,在问题越查越小的情况下,DeepState坚持通俄门的调查,目的是打压川普的影响力,分散川普的精力,防止川普获得更多的政绩,阻碍川普连任。川普建边境墙的方案在国会毫无进展,就是这个原因。
  话说回来,川普做人做事还是很靠谱的。经历这么严苛的铺天盖地的全方位调查,连窃听和卧底都用上了,结果越查越清白。如果按照这个尺度查希拉里、奥巴马或国会议员,估计绝大多数人都应该吃牢饭了。
  下面继续,

边境墙
  有个白左反对建边境墙的逻辑是这样的:墙的功能是阻止流动,流动是好事,阻止流动是坏事,所有的墙都一样,所以建墙是恶。
  这连智力测试题都谈不上,应当算是脸皮题。稍微动动脑子,就不难得出答案。
世上有很多墙,比如柏林墙,是限制自由。同时有很多墙,是保护自由。
你家要有墙,用来保卫家人安全。医院病房要有墙,用来防止细菌交叉感染。监狱要有墙,用来囚禁犯罪人员,保护外面的社会安全。

  川普建美墨边境墙,就是对美国人产权和自由的保护。看一下黑人小哥如何讽刺反对建墙的议长佩西
  再来一段白人小哥的思辨和表达
  还遇到一位自认为的“自由主义”者,其反对川普建边境墙的理由,是基于反管制反福利的概念。在他眼里,建墙也是政府支出的一种,所以坚决反对。近日一位退伍军人募捐建边境墙,引起激烈反响。这位“自由主义”者的态度比较玄妙,一方面声称反对川普建墙,一方面支持民众集资建墙。其实不需要绕圈子,你一方面想享受建墙的收益,一方面不愿意为这个收益付出代价。这种所谓的“自由主义”,不过是逃避责任的道德安慰剂罢了。
  任何只谈权利不谈责任的“自由主义”,都是伪自由主义,也就是人们经常说的“形右实左”。通常表现为:在谈责任的时候,适用“自由主义”理论来推卸和逃避;在谈权利的时候,适用“自由主义”理论来接受和享受。如果真的践行所谓的“自由主义”理念,要么你应当主动拒绝政府提供的所有服务,或者把自己空投到亚马逊从林,那里有你的理想国。千万不要说一套,做一套。
  探究其思想源头,是基于“各人自扫门前雪”的公共道德无感,却又给自己打上“自由主义”的光鲜标记,这样的群体正大行其道。事实上,有的人借此割韭菜发了财,有的人被割但获得了道德安慰。正如前文批评过的,请参见:
  看到有不少文章剖析了修边境墙的经济效益和安全效益,要我说,这其实是社会常识的问题。如果能够理解这个常识,那根本不需要去讨论具体的数据。如果不能够理解这个常识,那即使你算出来了再好的数据,讲再多的道理,人家一概直接忽视。

后记
  经过长期的对话和观察,有个初步的结论:左右的差异,本质上在于思维方式的差异。右是开放式的成人思维,侧重于规则,我可能是错的,所以我需要自律,需要不断地学习、分析、判断、总结。而左是黑白式的童稚思维,基于简单的好人坏人区分,我是好人我肯定是对的,所以我需要律他,通过不断地批判他人证明我是对的,否则精神世界就崩塌了。左的群体,需要寻找外部的敌人,来证明自我存在的价值。如果失去外部的敌人,那左群将会在内部继续寻找敌人。
  考虑到人的思维方式,主要取决于少儿时期的生活环境,成年后很难变化。那么,
  自律的群体,和律他的群体,如何对话?
  成长的群体,和封闭的群体,如何对话?
  基本不可能,所以有“光荣孤立”之说。
  如果非要交流,就用彼此理解的方式。
  你不犯我,我不犯你。
  你若犯我,我必还击。
相关阅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