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7日,星期一
陌上美国
欢迎关注
位于亚利桑那州和犹他州交界的“波浪谷"(The Wave),可以说在摄影圈里是闻名遐迩,也是很多人梦想一生之中能有机会到此一游的地方。它由两块岩层相交,互相挤压上升而始,经由亿万年的风化侵蚀,形成一个大幅度起伏的地表。因为砂岩本身对侵蚀抵抗力的不均,形成了表面长长的”波纹“,象拉面一样。这样的地质奇观,举世无双。
不过要看到波浪谷不太容易。它在美国土地管理局(BLM - Bureau of Land Management)的辖区 Vermilion Cliffs National Monument。为了保护这块宝地,BLM 限制每天只能有20个人入境,你没看错,二十个人!其中,十张许可证提前四个月在网上抽签,另外十张在犹他州小镇 Kanab 上的 Grand Staircase-Escalante National Monument 游客中心提前一天抽签。一次抽签的手续费是五美元,抽中了的话,许可证收费七美元,不过这可真是再有钱也买不到的机会。
我选了这天来碰运气,是因为这是圣诞节后的第一天,希望来抽签的人会少些。可是到了游客中心,见足有七八十人,心知希望不大,果然最后没有抽中,好在早有后备计划,就当是让孩子们来见识一下要想一睹美国最难看到的自然景观,会有多困难。2007年,也是在十二月里,我自驾游西南大环线经过这里,来抽签时只有十几个人,我幸运地抽中了。今非昔比,看来这地方再也没有淡季人少的时候了。
从 Wire Pass Trail 步道起点到波浪谷,来回也就六英里(9.6公里),不过没有路标,当年也没有手持GPS,就拿了BLM 给的两页指南就去了,那上面有些图片是沿途的地貌标志。沿路要经过一段沙地,走起来稍微费劲些,其它大都是干涸的河床和荒漠,并没有多少爬升。
可是荒漠里没有太多参照物,又没有明显的步道,容易迷路,我也走错一段,好在是大白天,辨认了方向,还是找到了。要是在夏天,走起来的情形就完全不一样了,意外事故时有所闻。2013年7月23日,一个27岁的亚利桑那州本地女子,两个孩子的母亲,和丈夫在波浪谷庆祝了结婚五周年后,返回的途中迷了路,在烈日酷暑下,心脏骤停而死。那一年有三个人在这里丧生。2018年8月1日,一个比利时男子也在此因为心脏病发作而死。
如今有了手持的GPS,事先下载好步道路线,而且自己已经去过了,所以即使带着孩子走,我想也没问题,何况在冬天,没有高温缺水的威胁。如果是第一次走,还是要作好充分准备的。
到了波浪谷,就明白为什么每天限制20个人来了:最大的”波浪“,就是集中在一块并不太大的地方,要是这上面站满了人,谁也没法拍一张置身波浪谷的照片了。
而那一丝一丝拉面似的砂岩,真的是脆弱易碎的,要是每天成百上千的游客在上面走来走去的,恐怕早就磨光了。这就引出环境保护的一个永久争议的问题:这样珍贵罕见的自然资源,是保护起来限制甚至禁止人们进入,还是开放人大家都来欣赏?如果不让公众看到,人们就失去了去保护的愿望和决心;要是完全开放,又注定会遭到或多或少的消耗破坏。严格限量进入,可能就是国家公园管理方在两者之间的妥协之策吧。

波浪谷名不虚传,那谷地里的曲面,真的太夸张了!些许残雪点缀其间,更突显那流畅的曲线。
谷里的些许积水都结了冰,拍不成那种有倒影的照片了,却另有一番景致。
四下环顾,到处都象是一幅幅抽象画:

线条 ...

线条,线条 ......

研究拓扑空间的,会不会在这里找到新的灵感?

波浪谷本身并不大,找到之后,如果不需要等特别时刻的光线,一会儿就可以把里里外外转个遍。因为早晚峡谷在阴影里,中午前后反而是这里的最佳拍摄时间。
在我准备这次旅行的时候,在网上发现波浪谷周围还有一些被命名了的景点地标,好象当年我来的时候还默默无名。有个就叫 Hamburger Rock(汉堡包石),可能就是当年看到的这块石头:

另一个叫 The Second Wave(第二波),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地方:

这块石头似乎还没有被命名,其实名字现成有一个:一堆牛粪!要是那几簇野草会开花,就更妙了。
现在才知道周围还有不少拱石,Melody Arch, Hourglass Arch, High Heel Arch, Dicks Arch, Moby Dick Arch, 看着令人向往。有好事者把它们的GPS坐标都放在网上了,要是能在去,按图索骥,我想一定能找到。
这里奇怪有趣的东西太多了,有的象千层糕:

有的如金发飘飘:
真想有一天能再游波浪谷!
请加我们的转发工作号,微信ID: moshangUS。并帮加读者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