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个月底,受别克的邀请,我参加了一场“寰行中国”中国文化之旅。出发之前,助理“善意”提醒:你还有三篇文章外加一个卷首没有交。抬眼一看,手机上有136条未读信息,咬了咬牙,我仍然决定开始这次旅途。

为什么呢?
因为这场文化之旅其中一站,是去南昌看我心心念念的海昏侯啊!!!!
在很多人心中,海昏侯等于有很多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的壕。毕竟,之前在首都博物馆作海昏侯考古成果展,我每天跟个鸡爪疯一样上网预约好不容易预约上然而到了那里没看多久就眼冒金星——不是人太多,而是被那些金饼马蹄金麟趾金给晃的,耀眼的金光中是我贪婪的目光,真的,注定我做不了考古工作者了。
但其实,这些金子对于海昏侯刘贺来说,是一种痛苦。
马蹄金和麟趾金,曾经是刘贺的荣耀。
公元前96年,太始元年,因李陵案被下了蚕室的司马迁出狱,做了掌握皇帝文书机要的中书令。而对于汉武帝来说,最令他欢欣鼓舞的消息是,曾经俘虏了李陵、打得李广利大败而归的且鞮侯单于死了,接替他的是他的长子左贤王。
比敌人死了更令人高兴的是,这一年忽然出了很多“祥瑞”:
获白麟以馈宗庙,渥洼水出天马,泰山见黄金,宜改故名——《汉书·武帝纪》
刘彻同学本来就迷信,得了这么多祥瑞,开心得不得了,于是取祥瑞中的“白麟”和“黄金”两样,打造了一批“麟趾褭蹄金”,用现在的话说,大概等于超值限量版纪念币。
这些纪念币,主要用以赐给61岁的刘彻同学当时的宠臣和诸位诸侯王,这其中便有一位昌邑王刘髆。
汉武帝对诸侯王向来颇具警惕,但刘髆除外。一年前的初夏,这位少年受封昌邑王、前往昌邑就国的时候,刘彻饱含热泪,执手送他出宫。无情最是帝王家,但刘彻对刘髆充满怜爱,因为他是他最心爱女人的儿子。
是的,刘髆的母亲便是著名的李夫人,在生命的最后,这个女人用掩面誓死不见丈夫的方式,赢得了汉武帝对她的魂牵梦萦。她深知刘彻的凉薄,企图用这个极端的方法,让他对自己留下遗憾,从而保护自己的哥哥和儿子。 
她成功了一半。汉武帝确实对她念念不忘,也继续保有她的哥哥和儿子的荣华富贵。六年之后,因为汉武帝废了卫皇后和太子刘据,李夫人的兄长李广利和左丞相刘屈氂企图谋立刘髆为帝,事发,刘屈氂被腰斩,在外征战的李广利听说这个消息,投降匈奴,李氏被灭族。

即便如此,汉武帝仍旧没有连坐刘髆,他还保有最后的善良,毕竟这是他心爱的女人留下的最后一点骨血。
三年之后,刘髆在惊惧中去世,谥号哀——早孤短折曰哀,恭仁短折曰哀,说明刘髆去世的时候还很年轻。是的,他比他的父亲汉武帝还早死了一年。
但相较他的兄弟子孙,刘髆还是相当幸运的。他的兄长刘据自杀,弟弟刘弗陵虽然最终获得了帝位,却付出了相当惨重的代价——汉武帝杀掉了他的母亲钩弋夫人。汉武帝去世时,居然找不到一位可以陪葬的女人,最后,霍光想起了刘髆的母亲李夫人,她最终获得了这份殊荣。
 刘髆去世之后,继位的昌邑王便是我们的主人公刘贺,他的童年里虽然没有父亲,却偏安一隅,过得平静而富足,他热爱收藏各种战国时代的玉器礼器,接受着最正统的儒家教育,锦衣玉食,毫无烦恼。
直到公元前74年四月十七日下午。

他的叔叔汉昭帝刘弗陵去世,大将军霍光为了让刘弗陵和他的外孙女上官皇后生孩子,不惜让其他妃嫔和宫女穿上不方便解开的“穷绔”(据说这是中国女子内裤的开端),然而,直到这个21岁的青年咽下最后一口气,上官皇后仍无所出,汉昭帝没有留下子嗣,霍光想到了刘贺。
接下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仅仅继位27天,刘贺就被霍光赶下台了。在这27天里,史书说他干了1127件坏事,平均每天做42件,就算他不吃不喝不睡觉,每个小时要干1.7件坏事。
六月癸已日,他被赶回了昌邑。
一晃到了公元前64年,十年过去了。
这十年,对于刘贺的继任者刘病已来说,是惊心动魄的。为了使得自己不再重蹈刘贺的覆辙,他忍气吞声,哪怕心爱的妻子许平君被霍光的妻子毒杀,他亦隐忍不发,娶了霍光的女儿,直到霍光去世。刘病已废黜了霍皇后,铲平了霍氏外戚。
这一年,他终于有了新皇后王氏;这一年,他宣布,为了让民间百姓避讳更容易,他把自己的名字改为刘询,之前因触讳而犯罪的人全部赦免。
全天下都感念皇帝的仁慈,但私下,他却派山阳太守张敞去昌邑看看刘贺。在位皇帝去看望上一任皇帝,用意再明显不过了——张敞带回来的答案是:昌邑王这个人啊,眼睛小鼻子丑,眉毛胡须少,人还长得黑,已经得了风湿,行动十分不便,简直是个白痴。
刘病已松了一口气,刘贺送走张敞,也送了一口气。单凭张敞的回答,我便知道,刘贺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而海昏侯墓出土的字迹上也可以看出,他显然熟读诗书,并不顽劣(对不起,我就是一个以字取人的人)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不久,刘贺从昌邑被赶到了海昏,是为海昏侯。他成了汉朝历史上,唯一一个经历过帝、王、侯的人。
在海昏侯墓里,出土了许多“昌邑九年”“昌邑十一年”字样的漆器,他的心底,当然知道长安不可回,却一直心系昌邑,那是他的故土。所以,他将昌邑称为“北昌邑”,将自己如今所待的江西鄱阳湖畔都城称为“南昌邑”——这便是南昌的由来,在海昏侯出土的文物中,一件刻有汉隶“南昌”的青铜豆型灯灯座便是实证。
而那些闪闪发光的金饼,则是刘贺的耻辱,也是他回到故土希望的破灭。
那些金子叫酎金。刘贺的爷爷汉武帝为了打击王侯势力,以祭宗庙为由,要列侯献酎金助祭。当各列候把酎金交上来之后,汉武帝还曾经以酎金分量不足或成色不好为借口,废了106个列侯,这是历史上著名的“酎金夺爵”事件。
酎金制由此产生,虽然交上去会被皇帝挑刺,但交不上去,麻烦就更大。刘贺精心准备了酎金,却无法献于朝廷。因为有大臣进言,刘贺是废黜之身,不宜参加宗庙祭祀之礼,于礼不合,不敬先人。
那些“南海海昏侯臣贺元康三年酎金一斤”的字样,每个字都充满无奈,字字句句诉说着的是刘贺的痛苦。
在南昌,他只生活了五年,便在这种痛苦中撒手人寰。
在南昌博物馆,除了大家关注的金子,其实还有很多别的宝贝,比如这个青铜温鼎,其实是西汉时期的“火锅”。
温鼎可以搭配这种染炉使用,染炉是用炭火温热杯中的蘸料,用来蘸肉吃的——刘贺肯定是一个吃货,他那1127件坏事中,就有一条在服丧期间偷吃鸡肉和牛肉的记录。
还有这个形似制酒用品的青铜“蒸馏器”,考古队员一开始以为是炼丹用具,后来在里面发现了芋头的残留物,大家猜测,这应该是蒸馏制作烧酒所用的器皿——如果能证明西汉时期中国就可以蒸馏白酒的话,相当于把蒸馏酒的历史提早1000多年。
除了吃饭喝酒,刘贺的生活方式十足优雅,下面这组萌萌的小鹿,叫做镇。

但并非镇纸,而是席镇——这是古人对于生活美学的选择,单凭这一点,我心目中的刘贺便是一个苦命的翩翩佳公子(所以当我看到《云中歌》电视剧里包贝尔演的刘贺时是绝望的!)
当然还有没能看到实物但出现在专家解说里的失传1800年的齐《论语》(这是没有经过改动和删节版本的论语!!!)
是的,除了实地观察,贴心的寰行中国还特别安排了海昏侯考古队领队杨军老师给我们做了讲座。遇到杨军老师我特别特别特别激动,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考古进行时》的纪录片(强烈推荐这个纪录片,b站搜“海昏侯”可得),那个在纪录片里口口声声讲“海fun侯”的可爱中年人,就是我们的杨军老师。
这一次,在现场,我又一次听到了杨老师可爱的普通话:“我们新发掘的五号墓里,有一只青铜大老fu,这个老fu有孔,可以拖着走,是刘贺儿子刘充国的玩具。”刘贺极为疼爱这个嗣子,然而,家族的诅咒似乎再次验证,刘贺三十二岁去世之后,刘充国不久也去世,继承海昏侯爵位的次子刘奉亲再次离奇死亡,大臣们上书宣帝,说这家人肯定是失德,“是天绝之也……议皆谓不宜为立嗣,国除”。死也成了罪过,无情最是帝王家。
我也得以向杨老师提出了我的疑问。在南昌博物馆,我看到了几粒香瓜子,《考古进行时》里的海昏侯考古发现现场上,发现了40多颗香瓜子,杨军老师告诉我们,也就是通过这些香瓜子,大家得以判断,刘贺去世大约在夏家,至少是香瓜丰收的季节。
香瓜子?历史爱好者是不是似曾相识?觉得很神奇啊!!!湖南马王堆里的辛追夫人腹部出现了香瓜子,靖安发现的春秋大墓中,遗骸的腹部也出现大量香瓜子——我实在很想问,难道你们贵族就这么喜欢吃香瓜子吗?
又或者,这些香瓜就是刘贺生命结束的致命一击?面对我的质疑,杨老师说,香瓜子目前还在检验阶段,专家中也有人提出了香瓜有毒的论点,但还没有得到验证。
海昏侯的秘密,还有许多,静静等待着我们的解密。
刘贺的短暂一生是悲惨的,我们作为后人,应当感谢刘贺,他虽然没有留下骸骨(除了一颗牙齿),却为我们留下了如此庞大的文化宝藏。
满目瑰宝中,我们隐约可见的,是华夏五千年灿若星河的文化,塔门有着不同的渊源和脉络,它们的源起折射出历史的人文风貌,它们的流传唱和着时代的起承兴替,它们参与构建了先人的生活审美与精神世界。
这是“寰行中国”别克·中国文化之旅的第五个年头,在这次主题为“文化宝藏”的旅行中,除了海昏侯,我还在浙江博物馆里有幸听到了在《国家宝藏》里出现过的唐琴“彩凤鸣岐”的妙音。
在景德镇御窑厂,我见到了沉睡千年的碎瓷片被专家们复原成一件件精美的瓷器。
在泥陶制作教室,我终于知道《人鬼情未了》里一边做陶一边打啵完全就是剧情需要,你们上手试过就知道了,实!在!难!度!太!大!了!(对,下图就是我那废柴肉手)
还有我为福桃九分饱画的盘子,我真的尽力了,对不起大家,我用实际行动证明不是谁都可以当画家的。
自驾游的感觉还是蛮好的,寰行中国的工作人员还特别在车里准备好了适合我的零食箱,恍惚之间有一种乾隆下江南的感觉(有关报道大家可以戳福桃九分饱的像乾隆一样下江南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不过,在我看来,这不仅仅是一次寻访国家宝藏的旅行,寰行中国对于文化宝藏的挖掘也不局限于文物,我能够感受到,主办方希望让大家通过走近宝藏,感受到蕴含其中的中华文明五千年,这是属于我们自己的文化,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们应当将它们一代代传承下去,传诸后世,传诸万代,这样,我们才不辜负刘贺同学悲惨而短暂的一生。

在文章的最后,我想特别为杨军老师呼吁一下,现在外面有一种说法,说考古队员都是依赖盗墓贼才能发现墓葬古迹,“这完全是一种误解”。
目前,中国的官方考古工作以抢救性挖掘为主,如果没有发现盗墓行为,一般不会对墓葬进行主动发掘。海昏侯墓的挖掘,也是由于居民在现场发现了盗洞予以举报,考古队才决定进行保护性发掘。
事实上,海昏侯墓能保存下来真的非常幸运。“现场留下了一个14.8米的盗洞,这绝不是一个人所为,不得不说他们很专业,水平很高,但他们还是犯了错误。他们之所以先盗海昏侯夫人墓,一方面是因为表面的封土更大,另外,他们以左为尊,但实际上,汉代以右为尊。”

盗墓贼对于棺材的位置也发生了误判,一般棺木都放在墓室正中,盗洞就从中间直打下去,但盗墓贼忽略了一点,海昏侯生活的汉代,事死如事生,所以棺木放在东室——这是根据海昏侯生前屋内的格局来设置的。
“我们这个发掘,真可谓是虎口拔牙,要是再晚一天接到报告,海昏侯墓可能就要遭到洗劫了。希望你们一定能够多普及一下这一点,考古队员的工作和盗墓贼,真的不可同日而语。
杨老师忽然收起了他招牌性的笑容,正色如是说。

 END 
*本公众号图文消息为 「山河小岁月」独家创作,欢迎分享至朋友圈, 未经授权,不得匿名转载。
*本平台所使用的图片、音乐、视频属于相关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部分作品如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请相关权利人随时与我们联系以协商相关事宜。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