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著名中学海安高级中学校长吕建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骄傲地说:海安中学方圆几公里内没有培训机构,海安中学没有一个孩子会去课外辅导机构补课,放学后家长们不用带着孩子到处补习。
5月18日晚,江苏南通海安市某中学高三学生“挑灯夜读”,迎战2018年高考。视觉中国供图(资料图片)
作为一个著名中学,附近没有培训机构,是少见的。减负如此艰难,这种现象更值得我们探讨、思考:这所学校周围为什么没有培训机构?家长与孩子为什么不必东奔西走?
媒体记者走访这所学校时,正是周六,但孩子照常上课,只不过是“自愿”的。也就是说,海中的孩子不是每周5天上课制,而是每周6天。
利用这多出来的一天,以及其他时间,海中给孩子们开设了各种需要的课。家长关心的、追求的,与升学关联的、无关的,学校都给安排。我坚信,这所学校放学不会太早,学生在学校的时间远比相关部门的规定应该要长很多,但也是“自愿的”。至少,我相信家长绝对是自愿的。在这扩展出来的时间里,学校才可能充分满足家长与学生的不同需求,安排不同的课程内容,无论是文化课或非文化课。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在海安,最优秀的老师基本就是海安中学的老师,而不在社会上的培训机构里。学校把老师留在学校,家长自然不会舍近求远本末倒置到社会上报辅导班。这是北京上海无法比拟的。
还有其他很多因素,但无论怎样,都是因为海安中学下好了学校这盘棋。
这让我想起了一个朋友给孩子选择一所全寄宿学校的原因:这所学校在校内安排好了各种培训与特长学习辅导,家长不必忙着陪孩子上这个班那个班。一周即便只放假一天,孩子回来就只管玩,“和很多孩子和家长比,我们幸福多了”。这个理由,和海安中学校长讲的几乎一模一样。
这样,家长既节约了钱,也节约了时间,家长学生学校皆大欢喜。
此轮减负的定位很明确:减去过重的课外学业负担。注意,是课外学业负担,为什么是课外负担?
为了切实减轻学生的负担,在OECD的相关指标的指导下,近些年,我们大规模削减了教学大纲与学习内容,校内负担已经完全减下去了。我们经常会看到,孩子们校内考试或评测的分数普遍大涨,都成了高分的好学生,皆大欢喜。
但另一方面,我们家长对孩子的定位与追求是比较高的,著名高校对学生的要求也是很高的,社会上好的用人单位对人的要求也是很高的。比如要想在上海直接落户,不仅要清华北大毕业,而且只要本科生,因为本科生招生量少很多,比如清华今年只招收了3000多本科生,但研究生招收7000多人,不在一个量级上。于是,你校内减下来了,我就想办法加上去,到校外辅导班加上去,于是课外辅导班全面崛起。
2013年,学而思全年在学人次还只有83万人次,但到了2018年前三个财季,在学人次就高达484万人次,也是第三财季,利润增长105%。在一片喊打声中,学而思逆风飞扬,不断以飙升的业绩回应着减负的要求。
需要知道的是,近20年,我们中小学生总数已经减少了1/3以上,在一个理论上大幅萎缩的市场里,我们辅导班的营收却大幅增长,极不正常。原因只有一个,我们家长在教育上的追求越来越高,家长投入越来越高,家长需要更高标准的教育。
学而思与新东方的每一分钱,都是家长主动排队交进去的,没有人强迫。这让我突然想起多年前与儿子的一次对话:对照美国,中国的私立贵族学校已经崛起,这就是校外辅导班,搞课外加餐,钱多,更厉害的是名师加餐,甚至一对一加餐。
减负减到今天,的确非常尴尬,政府殚精竭虑把校内负担压下去了,顽强的家长又在校外拉起来了,政府只好将“手”再次伸到校外,管起了家里的事。
海安中学在某种程度上给了我们一个良好的示范,最大程度地减负,可能不是绝对地做减法,强制性地降低标准,而是需要实事求是,面对中国特殊的国情文化,面对家长哪怕是不合理的过高的教育追求,甚至有着浓重功利色彩的追求,最大程度在学校体系内完成,而不是推出去,导致有可能完全失控的结果。
在此轮减负的治理上,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中也强调要发挥好中小学校在课后服务中的主渠道作用,海安中学应该说是一个榜样。
当然,在学习效仿这一做法时,我们还需要解决一个基本的观念问题,就是实事求是,根据多数老百姓的需要,把学校的教育强起来。
曾有专家不无担忧地说,我们中小学的要求与标准不能再降低了,我们已经太低了。我们的确有必要检讨校内减负是否做过了?
我们在追求中华民族的再次崛起,但我们对标的却是OECD中等水平标准,我们追求的是高端制造,掌握高端核心技术,但我们到处对标的却是美国的普通的公办学校,换句话说,对标的很多都是美国薄弱校,我们到底想要什么?奥巴马在任时就曾公开批判美国的公立教育体系说:每年有100万高中生辍学,美国学生在数学等科目远远落后于其他发达国家,“如果这就是美国教育的未来,我不会接受”。
海安中学的经验是,根据国情文化,平衡好应该与现实,理论与实际,求得最大公约数,让孩子们在学校里完成加餐,而不是一味做减法,推给社会。
当然,要学习海安中学也不那么简单,还有很多政策与投入问题需要解决,比如老师加班,是否给钱了?钱从那里来?是否合规?同时,周六上学制显然也涉嫌违规,但我们是让孩子周六去辅导班还是在学校里?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需要澄清,需要解决,才能让更多学校踏踏实实地学习和借鉴海安的思路。
来源:中国青年报(2018年12月10日 09版)

免费下载报告:
《2018年少儿素质教育投融资报告》
第 1 步:将本文分享到朋友圈【并截图】,灯叔辛苦整理,请多多理解。
第 2 步:将分享截图发送至此微信公众号
第 3 步:☆分享截图发送后☆:
回复关键词【20181212灯塔EDU获得报告原文。
报告由:多鲸资本和睿艺联合出品
商务合作,寻求报道
人物专访,投稿
扫一扫加小编微信
扫一扫关注灯塔EDU
灯塔EDU的每一篇文章,都会注明作者和来源(除非实在找不到),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原作者不同意请联系微信:qq948645101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