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授权转自:桌子的生活观
ID:zzdshg

前两天,看到一则消息,心痛不已:
88岁的“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获得了2018未来科学大奖无人知晓,却因为一些生活上的事情骂上头条。
获奖之前,袁老因买了2部华为国产手机,被网友诅咒:袁隆平买了p20,过不了几个月就暴毙了,高兴个啥。
这对一名80多岁高龄的老人来说,此言真是恶毒无比。
难道身为一名科学家,连新手机都不能用吗?
还有人翻出今年湖南车展上,袁隆平手摸豪车的照片,评论道,袁隆平生活奢靡,腐败了。
更有人翻出袁隆平带大喷泉的院士港豪宅,力将袁老拉下神坛,证明其堕落。
本以为这些言论,只是少部分人的无脑行为,直到我看到许多赞同者令人咂舌的言论。
某大v为博人眼球,直接发言“袁隆平是吃饱了撑的”,质疑他破坏了自然规律;
也有人疯狂泼脏水,说袁隆平是个诈骗犯,杂交水稻根本是一场阴谋......
那么,袁隆平真的买了豪车吗?
并不是。
湖南车展上,他只是好奇看了几眼,他自己有辆代步车,不过是不到十万的国产车,还是因为老了,身体差了,为了方便工作才买的。
真的住了豪宅吗?
那看起来似乎很高档的豪宅,是国家奖励的,为了表彰袁老所做的成就与一生辛劳。
是他应得的。
但袁老在入住以后,却将宅子变成了科研室,带领团队,继续攻坚。
在这里,他们再次突破,成功孕种了海水种植耐盐碱水稻,让不能种水稻的盐碱地,变废为宝,粮食增产几百亿公斤。
鲁迅曾说:
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中国人,然而我还不料,也不相信竟会下贱凶残到这地步。
这句话,本是清末人民的写照,没想到过了近一百年,放在义务教育普及多年的现代,也同样适用。
那些坚持在做好事的人,却频频被骂、被黑的事情一直在上演!
古天乐在贫困山区捐建一百多所希望小学,在蓝洁瑛去世的时候发微博没有提到她却遭到围攻:古天乐为什么不关心蓝洁瑛?沽名钓誉!
九寨沟地震后,吴京向灾区捐了100万,被疯狂辱骂:《战狼》赚了那么多,捐这么少,不捐一个亿你还是人吗?
杨振宁捐出自己的工资,用于人才培养引进,却遭到恶意攻击:装什么装,你回国就是为了养老!老牛吃嫩草,不害臊!我呸!
为什么这样的事件频频上演呢?
究其原因不过是:有的人,总喜欢用圣人的标准苛责别人,却用贱人的标准纵容自己。
大家还记得《芳华》里面的好人刘峰吗?
他为不喜欢吃饺子的战友煮挂面,给战友修手表,为了给结婚的战友省钱,连夜打造两个沙发......
就是这样热心的好人,因为对喜欢林丁丁,被众人辱骂成下流、无耻。
因为他是活雷锋,是道德高尚的人,道德高尚的人是不能有七情六欲,不能有私心的!
于是,他们朝着他吐口水,污蔑他、羞辱他。
“呸,你还是英雄呢,真龌龊!”
同样的道理再到袁隆平院士身上。
我们住豪宅、摸豪车、换新手机就可以,而你是科学家,是伟人,所以你不能用新手机,不能摸豪车,不能住好一点的住宅,否则就是堕落、腐化、动机不纯,就不高尚,就不配被人敬仰。
你看,这两个标准是不一样的。
是不是很扯淡?!
在他们眼里,仿佛科学家们不是人,不该有人的正常欲求,否则就亵渎了科学的神圣。
甚至,明星们吸毒、家暴都可以被轻易原谅,却对一个老科学家无限苛责。
其实还远不止这些,用“贱人的标准纵容自己,圣人的标准要求别人”的事情一直在我们的生活中上演。
你混得不错,又不缺钱,虽然我借了你的钱,但你怎么好意思要我还?
你大人有大量,我是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但我道歉了你凭什么不原谅?
就连上海迪士尼售卖的气球被一顿哄抢之后,他们还大言不惭地说:一个破气球卖60才是抢劫!
言下之意是,我们是没有错的,错的是别人。
——你不缺钱、你应该宽宏大量、你先把气球卖60。
你看,自己随便怎么无耻都可以,但别人就一定要没有任何毛病可以挑。
耶稣的故事,相信很多人都知道。
以色列人抓住了一个不检点的女人,带到耶稣面前,问耶稣该怎么处置这个女人?
有人说用石头砸死她,有人说用绳子绞死她,每一个人都很愤怒。
耶稣对他们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
人们听了,鸦雀无声,纷纷低头,没有一个人行动。
因为他们也曾犯过或大或小的罪恶。
还记得之前,九寨沟地震,吴京给灾区捐款100万,网上一堆人骂他捐少了,战狼2票房那么高,他应该捐一个亿。
岂不知当年,吴京还没有因战狼2创下几十亿票房的时候,他就自费去汶川灾区抢险救灾去了。
当时有几个明星去了??

我想问几个问题:
那个叫嚣吴京要捐款一个亿的,请问你自己捐了多少?
那些说古天乐不关心蓝洁瑛的人,请问你给过她关心吗,还是说,一边看她的八卦新闻,一边议论?
还有那些辱骂杨振宁院士的人,请问你有什么资格对他人生活指手画脚?
自己都做不到还有脸要求别人?就因为是贱人就不要脸了吗?
中国,就是因为这样的贱人越来越多,对好人越来越苛责,所以风气变得越来越坏。
以至于道德沦丧、人性扭曲,小人大行其道,真正的好人却无立锥之地。
试想,谁还敢当好人?
我生在湖南,而袁隆平曾任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主任,在湖南有水稻基地。
在我们长沙,有一个公交车站牌是用袁隆平院士的名字命名的,每次父亲带我走过的时候,他都会对我说,这个人是大英雄,救了无数的人。
可能我们这一代不能体会到没有饭吃是什么感觉,然而就在我们父辈的那个年代,村里面常常还有人饿死。
父亲亲口对我说:闹饥荒的时候,为了活命,有人啃树皮、吃观音土,即便是这些东西,都要靠抢,去晚了就被别人都抢光了。
后来,为什么我们不再挨饿了?
就是因为有那么一个人,将自己80%的时间都在忍受日晒雨淋,十年如一日地下田辛苦做科研,提高了水稻的产量,让13亿中国人都吃饱饭了。
可是就这么一个英雄,被网络喷子们反复污蔑、羞辱,被骂成了筛子。
这是一种何等的心酸?
前不久未来科学大会,袁老因为身体原因,未能参加,只能通过视频发表感言。
他说,我还有两个梦,一个禾下乘凉梦,一个杂交水稻覆盖全球梦,我的心愿是发展杂交水稻,造福全球人民。
看着老爷子双手微颤,一字一顿的说着他的梦想时,一股酸涩涌上心头。
这是老一辈科学家的涵养,你骂我,羞辱我,都行,我不在乎,因为我的目光,在更高的地方。
多少人,曾做过拯救世界的英雄梦,到头来,却向生活认怂,活成了连老人都不敢扶的、自己曾最不屑的那类人。
但袁老,历经80多年风雨,仍掷地有声的说:我的梦想,是造福全人类。
曾经笔直的脊背已经弯驼,矍铄的精神也多了几分黯淡,但不管生活如何待我,不管世人如何骂我,都始终坚持初心不改。
什么叫气魄,什么叫胸襟,这就是最好的诠释。
眼前这位快90岁高龄老人,头发花白了,行动也不利索了,有严重的慢阻肺病。
但他仍坚守在田间地头,忍日晒风吹,忍蚊虫叮咬,为更多人的幸福奔走,你们又怎么忍心骂他?
求求喷子们放过他吧,留点良心,多点善良!
因为这世上,除了你爸妈,
他可能是最担心你吃不上饭的人了。
编者按:
一个社会最悲哀的事情莫过于,对英雄冷漠且苛刻,而对有罪的明星过分宽容。
前阵子陈羽凡吸毒被抓,我们的评论区就惊现一些奇葩脑回路的读者,各种给吸毒明星开脱。
这种觉得对吸毒明星的制裁和封杀是对他们的“偏见和误解”的人,真是大有人在。就是这样的人多了,才让人们越来越对吸毒明星宽容。完全不顾吸毒明星造成的恶劣社会影响。

而之前我们报道加拿大开放大麻合法化之后,又有人在微博上大放厥词为大麻“叫好”。
当我们惊叹于外国人开放大麻是不是疯了时,也有中国人在鼓吹:为什么我们不能大麻合法化。
有一位叫李雪作家,在网上公开
“反对禁毒、呼吁毒品合法化”

这都是什么人啊。
网上能出现这种人,也就不难理解网上竟然有人骂袁隆平了。
最后我觉得有些博主总结的特别对:就是恰恰就是吃饱饭没事儿干的人,太多了。

   延伸阅读   
经过3场保释听证会,并交纳1000万加元保释金后,已被加拿大拘押近10天的华为公司高管孟晚舟于当地时间12月11日获得保释。
孟晚舟在保释后发了第一条朋友圈,表示已经回到家人身边。
配图则是华为的一张广告宣传图,配文为“伟大的背后都是苦难——罗曼·罗兰。”
《世界报业辛迪加》11日发表著名经济学家、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杰弗瑞·萨克斯(Jeffrey Sachs)的文章,他提出,违反美国单边制裁措施的公司不胜枚举,却没有一位美国或诸多盟国的首席财务官被捕,如果要查,请从本国企业查起,不要采取如今这种虚伪手段,把自私包装成道德高地。
观察者网全文翻译如下。
萨克斯在《世界报业辛迪加》的文章标题:对华为的战争
在中美矛盾加深的背景下,美国政府逮捕华为首席财务官(CFO)孟晚舟女士的举动非常危险。美、加有关方面选在孟女士于温哥华机场转机时进行逮捕,此举近乎是“美国向中国企业界的宣战书”。正在全球各地旅行的美国商业人士也因此被置于危险境地。
美国很少因某家公司(不论是美国还是外国)犯下的罪行而单独逮捕某位高管。通常,公司经理会因其个人犯罪(比如私吞公款、受贿或者暴力行为)而非公司的不当行为被逮捕。除非证据确凿,管理层不应替公司承担刑事指控。
何况,美国政府没有理会本国几十位涉嫌犯罪的首席执行官与首席财务官而是先拿一位世界知名中企的高管开刀,这是对中国政府、企业界与公众赤裸裸的挑衅。
美国如今瞄准华为,恰恰是因为该公司在全球顶尖的5G技术上取得了成功。美国政府声称华为的硬件与软件中暗藏监视系统,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但至今没能拿出证据。
这种态度可以从《金融时报》的一篇报道找到依据。其作者先是承认,要想找出华为在信息通讯技术方面的把柄“如同大海捞针”,又干脆说“你冒不起把自己的安全交给潜在对手的风险”。换句话说,哪怕人们找不出华为的黑点,依然可以将其“拉黑”。
当全球贸易规则妨碍到特朗普政府时,他们的回应是将规则一脚踢开。正如国务卿蓬佩奥上周在布鲁塞尔说的那样,“这届政府正‘合法地’退出或是重新谈判那些‘过时’、妨害美国与盟友利益的条约、贸易协定和其他国际安排”。但早在退出之前,美国就已经通过鲁莽、单边的行为破坏这些协定了。
对孟女士的拘捕是基于美国法律的“域外管辖”,意味着美国政府要求各国不得与第三国(如古巴、伊朗)进行交易,这被视作史无前例的挑衅。如果中国政府规定美国公司什么时候可以与谁做交易,美国政府断然不会接受。
对华为这样的非政府实体进行制裁不该由一国单方面实施,而是基于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的协议。作为2015年伊核协议的一部分,联合国安理会第2231条决议明确要求,各国应取消对伊朗的制裁。然而现在,全世界唯美国一家在反对安理会的决议。今天对国际法与世界和平的最大威胁既不是华为也不是中国——而是特朗普政府。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