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前面」
最近一部叫做《无名之辈》的电影很火,不知道大家看了吗?
电影里有一首超好听的插曲,是汪苏泷唱的。
看到他名字的瞬间我愣住了,这个名字背后,有太多我们这代人的青春回忆了。
其实,有很多歌手都曾陪着我们长大,一段旋律,一段时光。
今天镇守海的这篇文章,充满了回忆中的旋律。你记得的,你不记得的。
它可以带着我们所有的90后,重走一次青春。
——杨乐多
2018年11月,汪苏泷出道的第八年。
他凭借着一首《无名之辈》惊艳了很多人。同时间,同名电影上映,成为11月份最大的黑马。
人们惊呼,这还是我们认识的汪苏泷吗?
当然不是,他早就不是八年前的“非主流歌手”了,当人们惊异地发现这个“全新的汪苏泷”时,他在摆脱标签的路上,已经走很久很久了。
八年前,我刚上初一。
这一年是薛之谦最艰难、最无望的时候,他刚开通微博,一边吐槽上海物价,一边买街边的冰淇淋,看不见未来。
同年,李荣浩创作出了《老街》,可惜没火,又创作了《一半》,也没发行,他还在幕后为人做嫁衣。
当时薛之谦非常喜欢《一半》,可惜没钱,一直耿耿于怀。
这首歌火起来时,已经是五年后的事了。
也是这一年,复读一年的华晨宇,终于以高出20多分的成绩,考上了武汉音乐学院;毛不易更小,他才16岁,大概还在穿高一校服。
日后大红大紫的歌手们,都还在潜伏。
这一年,开始展现出强大统治力的歌手,来自安徽医科大学管理系,刚毕业不久,才24岁。一年前他发布了个人专辑《自定义》,迅速成为年度歌手第五名。
他叫许嵩。
2010年的许嵩,年初发表了第二张专辑《寻雾启事》,引起轰动。《灰色头像》拿下腾讯金曲奖,《庐州月》拿下流行榜第二。
一时间,满大街都是“你灰色头像不会再跳动...”
那还是个没有微信的年代,这首歌在QQ空间火了起来,火爆的程度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直到第二年,这首歌还雄踞在排行榜上。
遗憾的是,原创音乐流行榜上,没见到许嵩。
这是少数被主流认可的榜单,当时最受欢迎的专辑,是汪峰和陈奕迅的。最受欢迎的歌手,是周杰伦和胡彦斌。最佳歌手,是林俊杰和张靓颖。
这一年的周杰伦,太耀眼了。
入选了美国杂志“百大人物”,美国一地区将每年12月31日设为“周杰伦日”,甚至连一颗编号257248的行星,都被命名为“周杰伦星”,风头一时无两。
陈奕迅也日渐升温。
那时候,主流音乐只认《一丝不挂》这样的歌。作词最厉害的,林夕、方文山、黄伟文,都是主流歌手们的御笔。
不被主流承认,成了许嵩的底色。
这种底色,几乎蔓延到了所有网络歌手身上,比如汪苏泷。这一年,汪苏泷发布了两张专辑,《弗丝特》和《慢慢懂》,一夜成名。
但同样,他的歌只流行于网络上,专辑中,大街小巷的低音炮里。
唯独不会出现在主流视野里。
在汪苏泷传唱度极高的《埋葬冬天》里,女声歌手叫阿悄。
阿悄曲风多变,接触的风格很多,在唱《埋葬冬天》之前,她还和人合作过一首《红装》,这首歌是她最开始走红的作品。
也因此,引出了这首歌的创作者,另一个长期占据榜单的网络歌手。
这个人就是徐良。
徐良的声音很有辨识度,唱的多是《犯贱》《胸前》《飞机场》《客官不可以》等作品,曲风独特,聚拢了大批歌迷,势头不弱于许嵩和汪苏泷。
至此,支配了90后整个初中回忆的三大巨头,归位了。
时间拉回2018年11月,国风极乐夜现场。
这是网易云举办的一场声势浩大的国风音乐盛典,地点在鸟巢,这场盛会被称为“神仙阵容”。
其阵容之强大,简直囊括了所有国风歌手。
当晚出现的大咖,包括了张杰、戴荃、方文山、鞠婧祎、李玉刚、杨宗纬、许嵩、杨千嬅等人,而另外,主办方还邀请了一众小鲜肉,诸如乐华七子、尤长靖等人来坐场。
真可谓咖位极高,流量极大。
然而,迎来全场最高尖叫声的,却是另外一位歌手。
这个人,叫河图。
“刀戟声共丝竹沙哑 谁带你看城外厮杀 七重纱衣 血溅了白纱 兵临城下 六军不发 谁知再见已是 生死无话 ”
这首《倾尽天下》的旋律刚响起,全场沸腾,无数歌迷暴风哭泣,对歌迷们来说,这首才是真正的国风,才是最应该出现在极乐夜的神曲。
而之所以被称为“神仙阵容”,更因为这场盛宴请来了:河图、老妖、伦桑、洛天依、李常超、双笙、阿杰、银临、贰婶、Winky诗、吾恩、西瓜、墨名棋妙......
混过古风圈的人,才知道这阵容多恐怖。
是夜,大量歌迷聚在鸟巢外围,合唱了《倾尽天下》。
八年前,这些歌还不叫国风,叫古风。
在那个被汪苏泷、徐良、许嵩所支配的年代,同样出身网络的古风圈,却硬是打出了一片天地。
彼时,歌迷们管这个叫“混圈”。
大多数人最早接触古风圈的原因,基本上都是因为一首歌入的坑,河图的《倾尽天下》就是这样的一首入坑神曲,他阴柔而硬朗,极有磁性的音线汇聚了一大批粉丝。
人们惊讶地发现,在周杰伦的“中国风”之外,在长期被《青花瓷》《东风破》所笼罩的世界外,竟还有如此令人着迷的歌曲。
于是一发不可收拾。
另一位非常知名的古风歌手叫音频怪物,歌迷称之为“老妖”,此人声音磅礴、大气、洒脱,非常有气势。
他凭借着一首《浮生未歇》,奠定了自己古风大佬的位置,和河图两人,站到了圈里不可撼动的位置上。
古风圈巅峰时,也曾风行一时。
随后,小曲儿出现了。
小曲儿唱功非常了得,一首《上邪》直接炸了古风圈,随后佳作频出,诸如《于归》等歌,直接让他封神,靠着浑厚而高昂的唱功,迅速积累了一大批粉丝。
可惜,这位“后起之秀”一时间飘了。
从吐槽音频怪物老了,过气了,到对河图指桑骂槐,又装成《盗墓笔记》粉丝圈钱,又说哪个明星睡他女朋友,随后被打脸,连《上邪》和《无字歌》都被曝出抄袭。
小曲儿的不良品行,一时间得罪了大半个古风圈。
甚至古风圈两大巨头直接向他开撕了。
老妖怒发冲冠,以前辈的姿态怼他,“冲你这句话,两年后我依然风头强劲。”
连一向低调且神秘的河图,也连发四条微博,直斥小曲儿,称他“当年跪舔的时候,尾巴是怎么摇的?”
这场撕逼,成为古风圈里的年度大戏。
那时候我已经上了高中,不再掺和圈子里的事,只知道圈里的人再怎么撕,毕竟还是小众的范围。
事实上,这场撕逼过后,古风圈越发没落了。
时间已经来到了2015年,人们开始给许嵩、汪苏泷、徐良等人贴上非主流的标签,最初的那批歌迷也开始走上高中和大学。
时代发生更替。
经过漫长的攀爬,薛之谦终于发行了《绅士》,各种奖拿到手软;蛰伏幕后多年的李荣浩创作了《不将就》,迅速占据台湾流行乐热门单曲榜榜首。
而华晨宇凭着一首撕心裂肺的《无字歌》出道后,也成了非常有名气的歌手。
巧的是,当年小曲儿被爆抄袭的歌,也叫《无字歌》。
三年后,小曲儿没有出现在国风极乐夜现场。
时间再拉回2018年11月,陈羽凡吸毒上了热搜。
陈羽凡基本上是凉了,同样受到吸毒影响的,还有民谣歌手宋冬野,他唱过“爱上一匹野马 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也唱过“斑马斑马 你还记得我吗 ”。
宋冬野火得早,2013年这一年,《董小姐》无处不在。
这个胖子吸毒后,圈里的人经常来看望他,其实就包括尧十三和马頔。
以尧十三和马頔为线索,引出来的两条线,基本上代表了近年来最引人瞩目的民谣类型。
尧十三孤独而敏感,他带着浓厚的人文气质,和圈里的李志、周云蓬、万晓利、钟立风等人更像,深邃,自成一派。
而马頔则是清新且更为众人所知的,他和李健、陈粒、赵雷、程璧等人更像,在宋冬野火了之后,他也凭借着《南山南》一炮而红。
李健带着《传奇》归来,惊艳了大量观众;一百八十线歌手陈粒凭借着《奇妙能力歌》受到大量关注。
赵雷最耀眼,他凭借着一首《成都》,真真正正掀起了举国民谣的浪潮。
2016年那年,连高中的学校广播,都在播着“和我 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 喔呜喔喔 ”。
彼时,我正在备战高考。
对于许嵩汪苏泷和徐良等人情情爱爱的歌,我已经兴趣索然;而对陪伴了我很长时间的古风圈,也慢慢变得平淡。
开始有了新的追求。
和古风相比,民谣同样是小众的,对大多数听周杰伦、陈奕迅的人来说,李志和河图这两个名字,可能都很陌生。
但不同的是,听民谣的,优越感强一点。
在“非主流三大巨头”慢慢褪去热度之后,这一代的歌迷们,开始有了一种自觉,他们开始寻找更加容易产生认同的音乐。
恰好这时,民谣涌现出大量的人才。
上一次出现这种民谣盛景,还是二十多年前,那还是朴树、高晓松、老狼和卢庚戌的年代,世人皆传唱着《同桌的你》和《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后来民谣圈商业化越来越严重,大众审美疲劳,民谣日渐低迷。
再火起来时,已经到了马頔、宋冬野、陈粒、赵雷的时代。这时代人才辈出,比起二十年前,丝毫不逊色。
前辈因为青春的逝去,慢慢淡出了公众视野;新一代的歌手们续写传奇,依然在这个独立的领域中唱着孤独与人生。
时常会出现一些惊艳的作品,不时掀起波澜。
但这毕竟还是小圈子里的事。
事实上,圈子再怎么热闹,真正能进入大众视野的民谣,都少之又少。
仅仅只是一小撮人的精神寄托。
而这个圈子外面,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时代大浪淘沙,音乐这个圈子,也迅速进行着新陈代谢。
2018年11月份最火的歌,是《沙漠骆驼》。
这是一首在抖音上炸开的歌,一时间火得一塌糊涂,歌手是展展与罗罗,如果不是后来被指认盗用歌曲,很多人还以为他们可以成为筷子兄弟一类的组合。
2014年时,火到爆炸的歌,被称为神曲。
筷子兄弟的《小苹果》就是这样的一首神曲,它表现为一首歌突破所有阶层和圈子,最后回到了广场舞。
远古时期的神曲,有《老鼠爱大米》和《两只蝴蝶》,再近一点的是《爱情买卖》和《伤不起》。
“爱情不是你想卖 想卖就能卖 ”
“伤不起 真的伤不起 ”
类似的旋律一旦响起,真可谓是“音乐摇头丸”,席卷一切,颇有“宝刀屠龙,谁与争峰”的味道,以势不可挡的攻势,渗透到你所在的每一个角落里。
这样的旋律,支配了好几代人。
就在筷子兄弟的《小苹果》发行的前两年,另一对神曲组合,也发布了一首病毒式的歌曲《最炫民族风》。
这对组合,就是凤凰传奇。
凤凰传奇从手机铃声的年代,就开始了极其恐怖的统治力。那时候的筷子兄弟,还不知道什么叫“火了”。
从《月亮之上》到《荷塘月色》再到《自由飞翔》,再到《最炫民族风》,这个二人组合,把90后一大段的青春,安排得明明白白。
万万没想到,高潮发生在2015年。
就在古风圈正在上演“撕逼年度大戏”的时候,凤凰传奇和筷子兄弟,这两对神奇的组合,联手上了春晚,他们将两首神曲糅合在一起,唱出了《最炫小苹果》。
是夜,掀起了高潮。
但能通过一首神曲,持续火下去的人,不多。
相反,很多人享受这样的一阵“突然红上天”的时期,又迅速地没落了。
唱《忐忑》的龚琳娜也好,唱《江南style》的鸟叔也好,喧闹的时候,全世界都在注视着,热度过去了,大家又跑路了。
最典型的就是庞麦郎。
这个唱着“我的滑板鞋,时尚时尚最时尚”的小镇青年,一度红遍半边天,连演出的票价炒到天价,仍然一票难求。
然而多年后,他开一场演唱会,现场保安比来的观众都多。
庞麦郎凉了,但有人却靠着《我的滑板鞋》火了。
华晨宇在《天籁之战》的首播中,重新演绎了《我的滑板鞋2016》,炸了全场。
无数网友纷纷留言:“听了花花唱的,想杀了原唱。”
华晨宇是唱得惊为天人。但这句话却是对庞麦郎,这个说话都带着非常浓重口音的青年,一种极大的恶意。
是的,这世界不属于庞麦郎。
它属于有更强大能力、更丰富资源、更懂得规则的人,它遵循着优胜劣汰的规则,强的把弱的,拍死在沙滩上。
新生的歌手,呈现出了喧闹的状态。
继续将时间线拉回2018年11月,薛之谦上了热搜。
这个热搜不容易理清,你可能关注过李小璐、贾乃亮、PG one等人的事,你也可能关注过薛之谦、高磊鑫、李雨桐的事情。
但是这群人突然扭成一团,这件事就复杂多了。不过撇开这堆事,薛之谦火起来却是一个简单而漫长的故事。
2005年,从《我型我秀》中,走出了很多日后很有名的明星,其中包括张杰、戚薇、关喆等等,而另一个人,尽管拿到了前四名,却在接下来的十年时间里,一直火不起来。
这个人就是薛之谦。
这一年,周杰伦如日中天,风头无两。
而小他四岁的薛之谦,真正火起来已经是十年后的事了,中间他开过火锅店,做过淘宝卖过服装,都不温不火,挣扎而困顿。
后来靠着段子才进入了更多人的视野。
与他从同个选秀节目出来的张杰和戚薇,一个个比他更早红了起来。与他同公司的林俊杰、许嵩,更是对他完全碾压。
只有他,活得憋屈而压抑。
了解他经历过的一切,你就知道,这个人太想红了,太想火了。
2016年,我高考结束,和同学出去喝酒,在KTV里点满了两页的歌,一半以上都是薛之谦的。
“我可以为我们的散 承担一半 可我偏要摧毁所有的好感 ”
他终于火得一塌糊涂。
这首歌为薛之谦拿下了十大金曲奖,但作曲并不是薛之谦,而是和薛之谦关系很好的哥们,同样人气火爆的李荣浩。
2013年,从幕后到台前,李荣浩一炮而红。
一出道,他就获得了金曲奖五项提名,拿下了最佳新人奖。在同阶段出道的人中,没有一个比得过他的。
而“最佳新人奖”,曾是周杰伦当年的遗憾。
多年以后,李荣浩被称为“最抠门明星”,因为他的歌,从作曲、编曲、写词,再到吉他、贝斯、和声,清一色都是他一个人包揽的,“钱不给外人赚”。
风行时,你捂上耳朵都能听到李荣浩的歌。
同时段,另一位具有强大创作力的歌手则年轻得多,他以2013年快男总冠军的身份出现在了世人面前,被誉为90后音乐人第一扛把子。
他叫华晨宇。
他对于同龄歌手,几乎是压制性的存在,因为他对自己极端严格。
这种严格,和他的身世有关,母亲走了,父亲不管他,后面的路都是他一个人在走。所以他对自己严格,对他人淡漠。
这种性格延续到了《明日之子》,他淘汰选手毫不手软,甚至在只需要淘汰4人的情况下,他淘汰了6人。
这样的性格,和薛之谦对上了。
在《明日之子》中,薛之谦惜才,他知道多年沉寂、无人问津的滋味,所以他会能给选手更多的机会,廖俊涛被淘汰的时候,薛之谦三天都没缓过来。
但华晨宇严格,他觉得该淘汰的,就必须要淘汰,“回去重来。”
标准不同,华粉和薛粉撕了起来。
台下撕成一片的时候,台上却突然安静地传出一阵悠扬的旋律:
“一杯敬朝阳 一杯敬月光 唤醒我的向往 温柔了寒窗 于是可以不回头地逆风飞翔 不怕心头有雨 眼底有霜”
旋律来自《明日之子》的最强厂牌毛不易,又一颗冉冉上升的星辰。
这首歌面世之后,播放量首日破千万,首周破亿,连续蝉联酷狗单曲榜三个月的冠军。
毛不易,这个天赋型选手一夜成名。
至此,新生代歌手们轮番上阵,华语乐坛,好不热闹。
依然是2018年11月,6000多首歌因版权问题从KTV里下架。
其中,陈奕迅的歌曲达到了154首,他的实力毋庸置疑,是新一代的歌神。
香港第一代歌神,是许冠杰,他成功将粤语唱进了流行圈。第二代歌神,张学友,此人地位不用说,四大天王之一,说是一个时代也不为过。
意外的是,第二代歌神张学友,第三代歌神陈奕迅,竟在2006年,同时被另一个人压制了。
时间回到2006年,第十二届榜中榜颁奖现场,这一年,真的是群雄逐鹿,众星聚集。
简单介绍一下阵容,简直疯狂:刘德华、张学友、陈奕迅、五月天、王力宏、潘玮柏、陶喆、黄立行...
可以说要多豪华有多豪华。
这样的一群顶级音乐人,入围争夺五项大奖,其中包括:年度最佳歌曲、最佳创作歌手奖、最佳男歌手奖、最受欢迎MV、最受欢迎港台男歌手。
但你很难以想象,这么一群声名远扬的人物,在入围了之后,竟只能给他人当陪衬的绿叶。
这正是最令人目瞪口呆的地方。
当天,五项大奖,全被另外一个人包揽了。
这个人,就是周杰伦。
这个地表最强的音乐皇帝,已经不能用普通的歌手角度去衡量他了,开创时代,引领潮流,即使在一片辉煌的华语乐坛中,依然能独领风骚。
从登上时代周刊,到设立“周杰伦日”,再到行星以他命名,同时间八亿人收听他的《以父之名》。
他向世人证明,铁打的周杰伦只有一个。
事实上,就地位而言,同时代的人中,只有陈奕迅和林俊杰能接近周杰伦。想超过他的,目前还没见到影子。
2000年后,周杰伦真正意义上统治了十多年华语乐坛。
多年后,有人问:李荣浩、毛不易、薛之谦有机会超过周杰伦吗?
没有。
最专业的李荣浩,曲风单调;最有天赋的毛不易,初出茅庐;最高人气的薛之谦,在周杰伦当年笑傲群雄时,才刚出道。
论成就与地位,放眼年轻一代,接近周杰伦都很难,更别说拉平,或超越。
哪怕周杰伦后来不发专辑,只出单曲了,可《告白气球》《等你下课》出来后,依然能引领潮流。
周杰伦统治下的这十多年,是华语乐坛群雄并起的十多年。
这群歌手慢慢脱离原有的框架,各自走出了精彩。
一开始,同年出道的孙燕姿直逼周杰伦,甚至拿下了最佳新人奖,被称为“男周女孙”,可惜后续无力,04年后就火不动了。
04年张韶涵出道,随后唱出了《隐形的翅膀》,压制了孙燕姿,热度同样直逼周杰伦。
同年,和张韶涵合唱了《快乐崇拜》的潘玮柏也火到不行,但没过几年,又换了人,周杰伦依然还火着。
这时候,饱受关注的女歌手还有梁静茹,蔡依林,张惠妹,刘若英等等。
在周杰伦时代,火得比较长的是王力宏和陶喆,前者被称为完美男人,一出道光环无限,但后面基本归隐了。后者更被称为音乐教父,但09年后热度也下去了。
三人同时火的时候,被称为“华语乐坛三大天王”。
多年后,在《吐槽大会》上,李诞犀利地说道:“华语乐坛谁最强?今天来了两个错误的答案。”
台上正是陶喆和王力宏。
火得更长点的,是罗志祥和吴克群。
“爱转角遇见了谁”和“为你写诗 为你静止”是同时间的歌,罗是亚洲舞王,热了很多年。吴扬言5年内超越周杰伦,再后来也销声匿迹了。
林俊杰与吴克群、周杰伦当时也并称“三天王”。
除了铁打的周杰伦,其他两人都换了。
林可以说是最接近周杰伦的人了,佳作频出,水平稳定,被誉为“行走的CD”,但即使如此,成就依然不及周。
陈奕迅则长期被周杰伦压制,2000年往后十年的成就,谈不上和周杰伦持平,甚至早期时,人气还不如林俊杰、梁静茹等人。
但在2010年后,陈奕迅开始赶上来了。
男歌手女歌手如此,组合也不例外,当时SHE可以说是中国第一女团,火爆了半边天,后来田馥甄单飞,辉煌不再。
周杰伦当时极力捧红南拳妈妈,方文山还为之写词,可过没多久,就凉了。
苏打绿和五月天也曾红极一时,前者拥有大批死忠粉,后者被称为“天团”,但近年来的新歌,传唱度都不高。
周杰伦见证了辉煌,引领了辉煌,独孤求败。
2000年到2010年,是华语主流音乐的十年辉煌,这场辉煌,以周杰伦惊艳出场开始,到后面逐渐凋零,走到最后还是周杰伦。
2010年后,华语主流歌手凋零,前辈慢慢淡出,主流乐坛再没见到群雄争霸的盛况,自此辉煌不再。
随后,许嵩、汪苏泷、徐良开始走红,故事回到了本文最开始的地方,进入了“非主流时代”。

而这,就是90后一路成长的轨迹。
环绕每一个90后成长的音乐,当然不会都一样。
萝卜青菜,自然各有所爱。
但如果真的非要给这个群体画出一条笼统的线,大概是这样的:
这条线以周杰伦为代表,陈奕迅、林俊杰、梁静茹等歌手穿插并行,薛之谦、华晨宇、李荣浩后起之秀,筷子兄弟、凤凰传奇名噪一时,宋冬野、陈粒、赵雷时有惊艳,许嵩、汪苏泷、徐良异军突起,河图、老妖、小曲儿独行边缘。
这些歌手们,组成了大多数90后的青春。
而每条线延伸出去,都是一片非常丰富的世界。
比如陈奕迅延伸出去,可能你还能听到张敬轩,听到杨千嬅,听到谢安琪,听到麦浚龙,最后躲不过周柏豪。
比如汪苏泷延伸出去,可能你还能听到徐良,听到许嵩,听到阿悄,听到小贱,听到本兮和单色凌。
这一个个的歌手,构成了我们青春的底色。
多年之后,甚至连你自己都觉得非主流,很中二,开始带着偏见去审视自己过去的那段时光。
你有时候觉得当年的自己,太傻了,幼稚,不堪回首。
可有时候又觉得,那时候也挺好的,可岁月一去不回头。
时间回到2018年11月。
过去的这个月里,对大多数的歌手们来说,依然是平淡的一个月,和平时没啥区别。
你可能偶尔会听到,咦,汪苏泷上吐槽大会了?宋冬野跟着陈冠希吐槽吴亦凡了?筷子兄弟的新歌怎么没火起来?薛之谦和李小璐也扯上关系了?周杰伦原来都两个孩子了?
也许会惊讶一下,但也的确在意料之中。
一个事实是,当你听歌的时候,回忆停留在过去,听汪苏泷会想起初中,听周杰伦会想起初恋。
而现实则在面前,“连词都念不清楚”的异类周杰伦,已经成为了一个时代;“非主流”的汪苏泷,也开始蜕变成了让人眼前一亮的音乐人。
唱着《奔跑》的陈羽凡,前一秒还万众瞩目,下一秒就坠落深渊;风光一时的庞麦郎,转瞬又变得无人问津。
微小的变庞大了,流行的却过时了;
沉寂的开始火了,风光的却凉凉了。
你不知道,谁曾经是“我不认识你 你不属于我”,谁又变成“我们是朋友 还可以问候”;谁会“从灰烬里面 破茧成蝶”,谁又会是“焚成灰的蝴蝶 断了根的枝叶”
但你知道,在这些歌手们沉沉浮浮的命运下,埋藏着的,是每一个90后有喜有悲,有聚有散的青春。
一边享受,一边泪流。
我太怀念那一段青春了,那一段活在旋律中的生命,也是我从稚嫩慢慢走向成熟的整个过程。如果有人想把这么多年的歌,汇成一首大串烧,去怀念那些陪过我的歌手们。
那么这歌的开头应该是:“我听见你的声音 有种特别的感觉”。
而来结束这首大串烧的歌,要选《等你下课》。即使它听起来更像是首情歌,但我总觉得这首歌是周杰伦唱给粉丝听的,这也让我意识到,我的青春也差不多下课了。
“总有一天
总有一年
会发现
有人默默地陪在你的身边
也许我不该在你的世界
当你收到情书
也代表我已经走远 ”
往期推荐
(点击图片即可看文章)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