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啊,我是pp。好久不见了。
有件事,我不说想必大家也看出来了:
我长得特别帅,有点像以前的港星。
还有一件事,想必大家也猜到了:
我离开才华有限青年了。
是今年7月份做的决定,转到了公司的影视部门,做编剧。
当时我老板对我说,你是个人才,编剧部需要你,你来不来。
我很心动,但又有顾虑。我怕我走了,我的数十万女粉无家可归,相思成疾。也怕杨乐多一个小女孩撑不下去这个公众号。
我问她:你一个猪可以吗?
她说:我一个猪可以。你快走吧,人应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第二天,她就通知了团队的其他同事:pp要走了,我们把下半年的战略计划做好吧。
我说:兄弟啊,我还没决定要走呢,你会不会太着急了点?
同事们齐刷刷地说:我们已经商量好了没有你怎么办了,你走吧,你不走我们战略很难实施啊。
好好好,我走。
果然啊,自我离开以后,才华有限青年蒸蒸日上,阅读量高了,广告报价上涨了,工作还轻松了。
可以说,才华有限青年能取得今天的成功,离不开我的离开。
倒是读者们出乎我意料地说很想我:
想我别来。
哎。
所以在我想来,离开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去追寻我的人生,你们继续你们的事业,相伴一程,没辜负就好,谈不上念念不忘。
我向来是个把感情看得很淡的人。我记得我念大学的时候,我的第一个宿管阿姨叫李阿姨,李阿姨对我很好,我很喜欢她。后来她走了,我却并不难过。因为新来的张阿姨对我更好,即使我在外面浪到凌晨2点回去,她也只是温柔地说句没关系快睡吧。于是我又叫张阿姨叫得很甜。
那个时候我就明白,我们需要的从来就不是某个人,而是某种关爱。
所以我需要的不是杨乐多、老铁、李天阳、晓昳、一闪,我需要的只是能完成工作、相处起来开心的同事。对他们来说同样,他们不需要pp,只需要一个还不错的同事。
我也不需要才华有限青年的读者,我只需要一份能带给我认可的工作。对读者来说同样,读者不需要pp,只需要一个会写文章,看起来有点帅的作者。
于是很快我投入了新的工作,与新的人抽烟喝酒,与旧的人相逢一笑,人情本就如此。
直到有一天。
我们公司一群人出去唱歌,杨乐多端着一杯酒过来跟我碰杯,杯子还在半空,一句话还没说,她突然就哭了,像个失去了心爱之物的小女孩,咧开嘴哭出声音。
我很少见她哭,她一直是一个坚硬的女人,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挣钱机器,见她哭成这样,我忍住惊慌,赶紧掏出手机,拍下了她哭的样子:
美滋滋。
她哭了长达半个小时,直到妆全部花了。
她说,你就这么走了,真没良心。
我说,不是你说支持我,让我赶快走的吗。
她说那是老子装的。我说你他妈也装得太像了。
那是我们第一次谈起关于离别的话题。她骂我半途离开,对她只是表面在乎。我骂她话不好好说,非要逞强。
我们聊了很久很久,突然,她很认真地对我鞠躬,说,对不起。
我很认真地回礼,说,是我对不起。
她笑了笑,说,你个大几把。她总是这样骂我……
我忽然意识到,只有杨乐多会在骂我时说“你个大几把”,其他人都不会。所以杨乐多就是杨乐多,不是一个能完成工作、相处起来开心的同事;李阿姨就是李阿姨,不是一个会给我开门的阿姨;才华有限青年的读者就是才华有限青年的读者,不是某份工作带给我的认可。
人和人之间之所以不同,不是因为外貌和性格,而是因为记忆。我们之间有一段只属于我们的记忆,那就谁也不能代替。
在才华有限青年的时候,我听同事们说起我的名字,都是说“我们pp”。当有人说你名字时在前面加了我们,你就算有了归属。
我们是一个年轻快乐的团队,能划水就绝不认真工作,能拖到明天的事今天就绝对不做。但这不妨碍我们一起做了很多很酷的事。
我们去北京大兴的火灾现场采访,看到在外留守的女民工,我们记录下生活的艰辛。
我们去北京的陵墓里采访,在中秋团圆的时刻,我们去看望再无法团圆的孤魂。(都吓得瑟瑟发抖)
我们一起飞到汶川,汶川地震10年,我们写下汶川没有什么新闻。
……
我们去各种地方参加各种活动见识各色的人,有人负责交际,有人负责耍宝,有人负责装逼,很庆幸我们有一个团队。
还有我们一起熬夜加班的夜晚,累了我们就下楼抽烟唱歌。夜空晚到没有光亮,只剩香烟的火断续明灭,歌声也随风飘荡:“我真的好想再活五百年!”唱完又上楼接着加班。我们说,要活下去,发大财。我们说,人生三千里,要慢慢体会。我们说,这样的日子真他妈好。
尽管累,但不愁烟不愁歌的日子,就是好日子。
那时我们团队6个人,我写稿的时候,总是喜欢把所有人的名字都加上。因为我们在并肩作战。
我希望我们分开时各自牛逼,在一起时天下无敌。
在我的记忆里,还有很重要的一部分,是关于读者的。
我可能是公号界最爱看留言,最爱回留言的作者。我也不知道为啥,我能一遍遍看你们的留言,就好像在看跟心爱的人的聊天记录。我想给你们回复,就好像在跟喜欢的人聊天。
很开心能被人喜欢。
很欣喜我的文章曾带给你们些许影响: 
也很无奈地接受你们的吐槽:
这些记忆如此清晰,并且独一无二,无人可以替代。疲惫时回头看看,也觉得人间值得。
在我不写文章的这些日子里,也总是收到私信:
很惭愧,你们比我更懂得感情。写公号的人假正经,看公号的人却有感情。
所以啊,我想我还是错了,感情还是比我想象中的绵长,思念还是比我想象中的深刻。
所以啊,我想告别还是应该隆重一点,拥抱还是应该用力一点。
毕竟,曾有人如此需要你。
写这样一篇自我的、流水账的文章并非我意,但如果不说,却又总觉得心怀歉意。
所以,我要对你说:
我们曾并肩作战,今日与你道别。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
恭喜发财。

多说两句:
1.我虽然不在才华了,但是还在一个公司,以后还是会写稿的,只是比较少了。
2.才华团队新来了好多人,个个都很可爱,希望大家好好照顾他们。
也新签约了好多作者,个个都比我厉害,希望大家对他们像对我一样宽容。
3.杨乐多脾气不好,以前就劝不住,现在更劝不住了。希望大家多劝劝她。
4.我在写一部网剧,春节前会写完,明年就能看到,到时候要去看。
5.今天插的歌是最近听到的很喜欢的歌,里面的一句歌词分享给你们:你可知这百年爱人只能陪半途,你且迷这风浪永远二十赶朝暮。
6.才华明天有惊喜,一定要看明天的文章。
往期推荐
(点击下图即可看文章)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