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帝,大大小小的公共场合行为细节,都有各种法在那里照管着。一旦违法,不管作为新移民看上去多么微不足道的法,都没有通融余地,一旦给警察逮个正着,没人向警察求情或陪笑脸,因为这都白搭。
更没谁吃了豹子胆给警察递钱上去,因为摊上贿络警察的罪名,事儿可就大了。
一般都是公事公办该接传票就接传票,该接罚单就接罚单。这也是大量移民天天涌进美国,却还是能够维持不乱套的重要原因之一
因为原来的法制基础很强,可以有能力把一些“不定因素”迅速纳入原来的法制轨道除了联邦法律之外,各州市县镇都有各自的法律。从一个新移民的眼光来看,一切都相当严格
从一个以酒文化自豪的国家出来的,来到美国,一开始感到反差特别大的,就是有关酒的法律
比如说,几乎所有的州法律,都不允许卖酒给21岁以下的年轻人,纽约都是如此。由于执法很严,所以即使是中年人买酒,都会被要求出示驾驶执照,因为那上面有出生日期,可以确定年龄
如果让警察看到一个21岁以下的年轻人从你手上买到一罐啤酒,你肯定得去法庭。
另外,商店在周一到周六,晚上十一点以后不准卖酒,星期天商店整天不准卖酒。这里也是每周休息两天。人的活动显得相当有规律星期五晚上和星期六是放松玩的时候,到了星期天晚上交通流量急剧减少。
同时,法律规定,不允许在工作时间喝酒,因此,你不会看到美国人在工作的地方午餐时喝啤酒,因为午餐时间也在工作时间之内
很多州的法律也不允许在公共场所喝酒,因此,在公园里野餐,只能带些不含酒精的饮料。甚至在大街上拿着一个打开的酒瓶都是违法的,不管里面是空的满的还是装了半瓶酒。
有一次,一个美国朋友要搬到其他州去,大家一起聚会送他,一个女孩子送了他一瓶好酒,他当场打开让大家尝尝。分手已近半夜,他拿着剩下的半瓶酒上了车,但是马上就跳了下来,把半瓶酒放进车后行李箱,笑笑说,“我可不想惹麻烦。


小孩子离开学校以后,家长自己不能照顾的话,必须托给别人照顾。所以在美国有大量的各类托儿所,念中学的女孩子利用假期替别人照看孩子,也是她们打工的一项重要内容
今年发生过一对中国留学生夫妇婴儿被政府收走的情况。
婴儿的母亲出差,父亲临晨被孩子吵醒,换尿布冲洗孩子时,两次失手使孩子从手中落入浴缸此后孩子一直啼哭。这位父亲到下午三点看到孩子依然哭闹,怕他有伤就带他去了医院。
医院发现孩子有骨折等问题,了解整个过程之后,马上就去报警了。孩子治疗之后就由政府暂时收养,理由是他受到了虐待孩子的父母除了失去孩子,还可能面临虐待罪的起诉
他们不仅赢得周围同胞的同情,连美国的中文报纸上都报导了华人对此感到的愤愤不平,它自有它的法律逻辑:一个婴儿被摔了两次,却长达近十小时不能得到检查和医治,美国法律认为,这种情况只能够叫做被虐待
在这件事情上,还可以看到一般华裔的观点和美国法律的差异。华裔同情的焦点几乎全部在这一对“不幸的父母”身上,觉得他们孩子已经被带走了,居然还要面临一场官司,确实不幸之极。但是,美国的法律在这一类的问题上,关注的焦点几乎全部在孩子一边。它也有它的道理:孩子还不能保护自己,法律当然要站在孩子这一边。
许许多多在中国司空见惯的事情,在这里都是违法的。
比如,孩子哭闹,家长上去给一巴掌的话,是违法的;在公共场所发生争执拉拉扯扯,也是违法的,周围的人很可能马上就去报警。也许,正因为这样,我们来了那么些年,居然一次也没有公共场所看到过这样的情况。
那么,对于美国这样一个典型的资本主义社会,当老板的是不是就非常自由呢?
举个例子
如果你找工作去面试,雇主问你的年龄,是违法的;
问你是不是有什么残疾,是违法的;
问你的婚姻状况,是违法的;
问你的出生地和移民情况,是违法的;
问你有没有孩子,是违法的;
问你是否被逮捕过,是违法的……等等。
也就是说,我们在中国进一个工作单位所填的正常表格,上面总是有年龄、籍贯、性别、民族、本人成份、家庭成份、何时入团、何时入党、何年何时何地受过何种处分等等条款,如果在美国一个雇主给你递上这么一张表格,你拿着就可以对他说“咱们法庭上见”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