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 击 今 夜 九 零 后 星 标 我 们👆
这两天,基因编辑婴儿的消息,就像一颗原子弹一般。
在14亿中国人,甚至70亿地球人的头顶,轰然炸响。
昨天,新京报报道:
11月26日,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
来自中国深圳的科学家贺建奎,在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召开前一天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
这是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
几乎是消息发布的同时,中国学界122名科学家,情绪陷入狂乱。
他们十万火急,发布了一篇《联合声明》:
直接进行人体试验,只能用疯狂形容!
对人类群体的潜在风险和危害,不可估量!
这对于中国生物医学研究领域在全球的声誉和发展,都是巨大的打击!
作为一名生物医学科学工作者,我们坚决反对,强烈谴责!!!
基因编辑技术的发明者之一,詹妮弗·杜德纳教授,得知这个消息后也不寒而栗:
我们所有与会人士现在都在努力弄清楚贺建奎已经做了什么,以及其过程是否正确。但我们现在什么都不知道!
那么,这个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被中外学界共同指责的贺建奎,到底是什么来头?
根据目前已经披露的信息,我们可以得知以下三点:
1、对名利极度渴望,对伦理极度漠视。
为了让实验得到审批,贺建奎在伦理申请书里写道:
作为第一个基因编辑婴儿的科学家,我可以占领技术制高点,获得超越诺奖级的成就。
他还表示,这对已经出生的双胞胎宝宝,其中一个修改了两个等位基因,而另一位只有一个被修改。
有一点生物常识的人都知道,这就是一个精心设计的对照试验。
前者是实验组,后者是对照组。
由于变量的存在,实验对象会随着时间推移,出现不同的变化。
对应到宝宝身上,这就是两条鲜活的生命。
在贺建奎眼里,活人就是他的小白鼠。除了这对宝宝,他还至少编辑了6对夫妇的胚胎。
2、执行能力极其强悍。
深圳特区报2017年9月报道称,梦想改变世界的贺建奎,仅用5年时间,就创建了一个估值15亿元的高科技生物公司。 
现在,贺建奎更是7家公司的股东,6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不仅拥有70多项核心专利,还有一整个高技术人才团队,总注册资本过亿。
3、为了达到目的,不惜一切代价。
这件事情,相比已经成为事实的结果,更让人恐慌的,是这个结果产生的过程。
贺建奎是如何奇迹般地打通上下,轻松拿到实验许可的?
既然贺建奎可以基因编辑婴儿,那么其他科学家是不是也完全不受限制?
子弹飞了两天后,我们可以得到初步结论:
他为了达到目的,伪造了申请报告,并且在校外开展了实验。
下到深圳卫计委,上到国家卫健委,均未收到任何医学伦理报备。
而与此事件直接相关的和美医院负责人澄清:
网传的《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医学委员会审查申请书》系贺建奎伪造,我们并未签署过相关文件,已报警!
对贺建奎的疯狂行为,我只能对他报以最严重的诛心之论:
他是绝对的疯子,变态,反人类主义者,毫无底线的人渣。
你们还记得上一个意图优化人种,具备实力和资源,并且视法律法规于无物的人叫什么吗?
阿道夫·希特勒。
希特勒认为,德国应该通过限制"劣等人"的繁衍,对吉普赛人和犹太人进行大屠杀,来改进人类种族,保证日耳曼人白皮肤蓝眼睛的纯正血统。
贺建奎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表示:
制造第一个基因编辑婴儿是我的事,至于是否得到认可,是社会的问题。
如此狂妄偏执,目无法纪的科学疯子,如果不加监管,最后会把人类文明带到何处?
细思极恐。
在进一步阐述"基因编辑婴儿"的危害前,我想再补充一个知识点。
在犯罪学里,有个理论叫做"破窗效应"。
一栋建筑物上,有一面非常漂亮的窗户。
正常情况下,这个玻璃会在长时间里保持完好。
如果有一天,一个人突然用石头把玻璃砸出了一条缝。
那么这块玻璃,很快就会被砸得稀烂。
道理非常通俗易懂。
因为第二个人发现玻璃已经有裂缝了,他扔石头砸玻璃的心理成本,就会远低于第一个人。
他会觉得,既然都已经烂了,我再砸一下也没什么。
然后,会有更多人模仿这种行为,去打烂更多的窗户。
久而久之,这些破窗户就成为了恶的象征。
在这种麻木不仁的氛围中,犯罪就会滋生、猖獗。
对比贺建奎的行为,你们发现这其中的问题了吗?
他作为第一个砸掉伦理这面窗户的人,已经危害了整个人类文明的走向。
潘多拉魔盒已经被他打开,接下来,还会有更多人对他进行效仿。
现在只是对活人进行基因编辑,那么以后呢?
超级军队,芯片植入大脑?
还是思想控制,美丽新世界?
每一个,都有可能发生。
每一个,都是在把人类文明往绝路上逼。
而在目前看来,基因编辑技术正式被使用后,
第一个可预见的结果,就是阶级固化。
在当下,国家正在努力保持阶级的流通。不管是九年制义务教育,还是高考制度,都给阶级上升留了一道口子。
但即使做了这么多努力,我们也发现,阶级固化越来越明显了。
因为人口流失,教育资源不均,阶层视野局限,以及信息不对等,农村孩子离"考上好大学"这个梦想,越来越远。
寒门难再出贵子。
在这种艰难的环境下,如果富人再通过基因编辑,把自己的孩子变成超级婴儿,直接从根本上解决竞争,穷人就永无出头之日了。
肯定会有人说,现在技术还不成熟,不可能这么快就诞生超级婴儿!
那么如果我告诉你,莱特兄弟发明世界上第一架飞机"飞行者一号",就在1903年呢?在这之后,只用了66年,1969年7月11日,美国"阿波罗11号"就载着三名宇航员登上了月球。
举这个例子是想说明,科技永远不会呈线性发展,而是指数型的。
这个口子一旦被打开,基因编辑只会应用得更快。在我们每个人的有生之年,看到超级婴儿的诞生,绝不是什么天方夜谭。
在智商、身体、天赋都被强化后的超级人类,他们和我们的区别,将比我们和猴子的区别还大。
一旦基因编辑被大面积使用,那么"劣等人"被奴役,被压榨,被消灭,将迅速在短短几十年内成为现实。
德国诗人荷尔德林说,凡是想在人间建成天堂的,最后无不搞成了人间地狱。
科学技术永远是中立的。如果不是伦理为其提供边界,人类文明可能早就在核武器的烟雾里消亡。
而基因编辑一旦被滥用,它所带来的末世想象,将远比核武器来得可怕。
在人类文明走向的宏大讨论下,已经没有人再关心,那两个被贺建奎当成试验品的无辜女婴了。
可是,我还是想替这两个鲜活的生命,也是我的同胞,说几句话。
她俩有好听的名字,叫露露和娜娜。
贺建奎通过基因编辑,去掉了她俩身上的CCR5基因。
在已知的信息里,缺失CCR5基因,会导致一系列的身体病变。露露和娜娜,可能会遭遇心血管异常,更高的流感致死率,更容易遭受西尼罗河病毒(脑炎)的侵袭。
相比以上的病症,基因编辑还有一个更恐怖的可能:
脱靶。
就像你在路边打气球,打不中就是脱靶。
目前的基因编辑技术也一样。
因为精度达不到,操作难度太高,在去掉CCR5基因的同时,极其容易破坏人体内其他正常基因。
在技术完全不成熟的前提下,贸然进行基因编辑,可能会导致生下来的小孩有两个脑袋,三张嘴巴,二十根手指。还有不计其数的遗传病风险。
这对露露和娜娜来说,公平吗?
她俩都没有求着来到这个世界上。贺建奎这种疯子,如果成功了,名利都是他的;一旦失败了,两个宝宝就要在痛苦中挣扎一辈子。
这种后果,谁承担得起?
而目前其他科学家发现的结果是,贺建奎这次基因编辑,极有可能已经脱靶。
把时间拉回到1996年。
在技术条件都已经成熟的条件下,科学家成功培养了克隆羊多莉。
自然情况下,绵羊的寿命是12岁。
但多莉即便有最好的养育环境和医疗条件,也在6年后早衰早死。
那么对于露露和娜娜而言呢?她们的寿命会有多长呢?
她们什么错也没犯,却要遭受人类历史上最惨烈的惩罚。大概率以悲剧结束此生。
退一万步讲,即使能像大多数人一样,顺利地过完这辈子。
但两个小女孩,依旧会身处《楚门的世界》而不自知。
最可怕的是,她们并不知道,自己是和别人不一样的。
她们这一生,都将生活在监视和研究之下。
知乎网友吴思涵说:
她们或许永远都不会知道,为什么需要定期抽血,而且必须随传随到,甚至会被人架着去抽血--因为需要分离他们的血细胞去感染HIV,看看试验是否做成了;还需要他们的DNA来做测序,来追踪有没有基因编辑脱靶。
她们或许永远都不会知道,为什么有一群人要管制他们的生活,不允许她们吃什么,穿什么,干什么--因为实验要控制变量,不能有其他因素的干扰。
她们或许永远都不会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媒体来关注她们的生活。如果隐私泄露出去,未来她们是否要面对歧视与霸凌?
她们或许永远都不会知道,将来患上了一个本不该患上的疾病,竟然是父母、一个变态"科学家",以及监管系统所造的孽。
在这两个无辜的宝宝面前,我希望贺建奎能为自己所作的恶,付出应有的代价。
只有当恶被惩治,后来者才会稍有敬畏之心。
当下一个人想要对着伦理这面破窗扔块石头,得知这种行为有可能被枪毙时,恶人们才会产生一点敬畏之心。
以及,对维护社会正常运行的政府部门,以及更多有良知的科学家而言,他们要做的,就是努力去修复这扇窗。
给这扇破窗加一层防弹玻璃,再加一面铁墙,再加一个安全部队看守。
唯有如此,我们和后代,才能够免于生活在白色恐怖之中。
历史的发生,总是静悄悄。昨天已经注定被载入史册。站在历史的三岔路口,未来是光明还是黑暗,把握在我们每个人手里。
我只能祈祷,在百年后再回看此日,不会成为人类文明的黄昏钟声。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