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个月,我跟杨乐多接吻了。
一点没夸张,是来势汹汹的那种、特别认真地接吻。
我们俩的嘴唇和嘴唇碰撞在一起,我一直向前,她一直后退,最后在我伸出舌头之前才终于把我挣脱开。
在那个工体的酒吧里,有嘈杂的音乐,有被粉丝追着合影的三只栗子,还有周围一群人看戏吃瓜的表情,但我只记得我的嘴上全是她的唇蜜。
说起来接吻真的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
有人用它来表达爱,有人用它来表达感激,有人用它来表达不舍。
而杨乐多,用它来测GAY是不是真的不会对女孩子产生反应,特别是面对像她这样的尤物的时候。
结果当然令她失望了,我从心里完全把她当作“小姐妹”。就算睡在同一张床上,我也不会产生半点其他的想法,更何况是简单的接吻。
即使我不想睡她,但是我还是觉得我们是能懂对方的那个人。
我是GAY,她是直女。
我有男朋友,她没有。
我跟她其实认识不久,但是总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第一次见她是我刚答应了做才华的签约作者,去公司找她玩的时候。
她穿了低胸的花裙子,胸贴都快掉出来了。我对她说:“大兄dei,这么骚的吗?”
陪她一起开选题会之后,我在她们公司还蹭了一顿海底捞。
那个下午,我们从三观聊到性生活,再从第一次做爱聊到新媒体行业的发展,好不痛快。
然后发现我们俩在很多问题上真的有相似的想法和观点。
最后她拉着我的手,兴奋地跑去跟她的老板说:“我今天居然找到了世界上的一个男版的我!”
那幅开心的样子就像一个12岁小女孩,新交到了一个好朋友,而不是别人眼里那个感情丰富、可以手撕渣男的女流氓。
.
她现在已经是一个团队的主编了,住进了月租一万多的大房子里,身上肩负着几十号人的工资和KPI,去央视的综艺节目都直接做评委。
但我心里清楚,她其实还是个小女孩而已。爱过渣男日过狗,每天都面对着巨大的压力但还是装作嘻嘻哈哈大大咧咧的小女孩。
就像那天晚上,在活动还没开始的时候,她就开始莫名地嗨起来,跟着音乐摇来摇去,看见有人就特别兴奋地跑过去打招呼。
我问她,你喝了多少。
她说自己一点没喝,只是紧张而已。
是啊,在工体包了一家酒吧,带着几十号人办了这么大一场活动,大大小小的事情都需要她来处理。她要担心的事情太多了,怎么可能不紧张。
在场的所有人都觉得她是一个特别厉害的女孩子,有一大群好朋友谁都认识,能写稿能social能讲黄段子。
但是那天晚上,当我碰到她有些发凉的手时,只觉得很心疼。
不要以为谁天生就是强大的,都是逼出来的。
我没有办法替她扛住压力,替她逼退渣男。
我能做的只是在她需要依靠的时候给她一个肩膀,需要倾诉的时候递给她一瓶酒,需要爱的时候给她一个吻。
不管是借着多么荒谬的名义,给她一个吻,让她安心,让她觉得被需要,这就够了。
当我和杨乐多相处久了之后,才发现我们两个人真的很像。
我在别人面前装出强大并自信满满的样子,把自己脆弱的那一面藏起来,只在深夜给自己看。
她也是。
我觉得爱就应该是轰轰烈烈且不计后果的,喜欢就去追,想要就去拿,在本该肆无忌惮的年纪别活出了一幅少年老成的样子。
她也是。
我有一个感情稳定的男朋友,相信自己以后一定会穿上最帅的西装,请我的小姐妹们坐飞机来参加我的婚礼。但在结婚之后,我不希望只过二人生活,我想跟所有的好朋友住在一起,大家每天吃吃喝喝打打闹闹,一起喝酒唱歌蹦迪玩游戏,然后一起变老。
她也是。
我希望现在能赚很多钱,等老了一起包养小帅哥。
她也是。(杨乐多:不,我不是。)
我们都向往着自己独特的乌托邦,固执地坚持着做自己认定正确的该做的事情,不愿与世界和解。
我觉得有些事我说了,她肯定能懂。
我不说,她也一定会懂。
我是GAY,她是直女。
我晕13,她晕针。
(这里的针当然不是指我)
现在的女孩子真的活得很累,所以我一直都很乐意做点什么,让我身边的女生能够轻松一点,最起码和我待在一起的时候可以不用这么累。
曾经,有个朋友母胎单身20年,终于认识了一个“可能”会在一起的男孩子。
他们第一次出去约会的时候,她只点了一份蔬菜和一碗清汤,而且还吃一点点就放下了筷子。
那天晚上她回学校后,兴致勃勃地给我分享她第一次约会的各种细节。
我听见她的肚子发出咕噜噜的声音,指着她的鼻子大骂一句“绿茶婊”,然后拉着她去学校门口点了一份大盘鸡。
我们两个人干掉了五碗饭。
还有一次我们三个人走在回学校的路上,那个男孩子问她最喜欢吃什么,她迟疑了一下,说是“芒果班戟和草莓布丁”。
我在心里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忍住了没有告诉他其实是“臭豆腐和烤冷面”。
我心里清楚,她不是装,只是真的很珍惜那个男孩子,想努力给对方留下一个好印象而已。
她真的爱得很努力,但也真的很傻。
而我能做的,只有一边骂她装,一边陪她吃臭豆腐,让她起码可以在我面前肆无忌惮地做自己罢了。
不用装傻,不用装弱,不用顾忌形象和面子,完完全全地做自己。
后来那个男孩子看上了另一个喜欢吃大白兔奶糖的女生,还是没和她在一起。
她哭着来找我抱怨,我替她痛骂渣男。
摸了摸她的头,然后替她把眼泪擦干,告诉她:
狗子,
没关系,
你会找到那个陪你吃臭豆腐烤冷面的人的,
你要等。
在我眼里,在被迫承受这么多之前,女孩子也只是个孩子而已。
一个女生和一个GAY的友谊,似乎一直都是这么迅猛、炽烈、不用多言,却彼此都懂。
你生病了,我给你买药。
你上了饭桌,我替你挡酒。
你来亲戚了,我给你买姨妈巾。
我愿意在你面前撒娇,在你面前哭得肆无忌惮;你可以在我面前抠脚磨牙,做自由自在的猪猪女孩。
也许你不能拥有我,但是你可以一直占有我。
当你找到属于你的爱情之后,可能你的另一半会介意我这个异性的存在,尽管我是gay。到那个时候,我会果断地和你保持距离,绝对在你察觉到之前就已经离你远远的了。
因为我希望你最终可以幸福,尽管你的幸福里可能容不下我。
在此之前我还是会选择陪你,直到你不再需要我的那一天。
最后就算没人要你,我也愿意宠你。
我愿意对你好,不是因为爱情,而是因为是你。
往期推荐
(点击下图即可看文章)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