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2018年中期选举,候选人在交通要道竖立的竞选标牌(Jianan)
美国的中期选举常常是对时任总统政策及其执行力的民意测验。特别是当一位新总统上任,在第一次中期选举时,他所属的政党在国会所占的议席通常都会减少,有史以来只有两次打破这一规律。下面我们来看看,历史上有哪两次,在新总统上任后的中期选举中,其所属政党在国会的议席不减反增呢?
第一次是小罗斯福总统上任后的1934年中期选举。1932年,美国正处于严重的经济大萧条,民主党的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即小罗斯福)当选美国第32届总统。他在1933年3月上任的时候,民主党在参议院的96个席位里占据59席、众议院的435个(实际上有两个空缺)席位里占据311席,是货真价实的由民主党掌控全局的一届政府。
小罗斯福上任之后,凭借民主党在国会的主导地位,在短期内通过了一系列改善民生和提振经济方面的立法,加上许多总统行政命令,为失业者和农民提供救济,改善金融监管体制,通过了劳工组织改革法案,以新的宪法修正案终结了禁酒令,经济状况迅速得到改善(后来的反复另当别论)。因此,当1934年举行中期选举的时候,民主党打破了历史的魔咒,不但没有丢失席位,反而扩大了在参众两院的多数:众议院席位增加到322席,参议院更是一举拿下70席,这种一个党派在国会两院占据压倒优势的情况,在历史上也是少有的。
另外一次新总统上任后的第一次中期选举,所属政党的国会席位有所增加则是在不久之前。小布什(George W. Bush)总统是在2000年大选获胜上台的。在那一年的大选中,小布什所属的共和党在参众两院都减少了席位:参议院从占54个席位的多数党,减少了4席,与民主党平起平坐都是50席,仅仅靠作为参议院主席的副总统一票,勉强维持主导地位。众议院也丢失了席位,从原来的222席减少了一席,其对手民主党则增加了3席。
但是小布什甫一上任,就发生了911事件,以本拉登为首的恐怖分子制造了骇人听闻的劫机撞击纽约世贸中心大楼、华盛顿美国国防部五角大楼和另外一起未遂事件。在这种举国震惊的情况下,小布什总统将保障国土安全作为自己的首要任务,同时开始了在全球范围内打击恐怖主义的行动。与历史上几乎所有国家一样,当本国安全受到威胁的时候,一国元首只要表现出坚强的领导能力,都会赢得国民的支持。相应地,在2002年的中期选举时,共和党在参议院增加了一席,取得了51席的多数。在众议院,席位也增加到了229席,比起上一届国会的微弱多数稍有起色。
就在今天,美国正在举行共和党总统特朗普上任后的第一次中期选举,他和执政的共和党能否保持该党在国会的议席不会减少,自然是人们普遍关注的大事。当读者们看到本文时,选举结果应该已经出炉,不知道是否会创造美国中期选举的第三次奇迹?
迄今为止美国国会(从第一届到目前的第115届)各州或领地选出的亚裔议员(众议院网站)

美国人在选举时最关心的问题是什么?

钢铁和加工工业正在恢复生机,美国历史上首次出现空缺工作岗位数量超过失业人口的情况(2018年11月1日白宫网站视频截图)
在美国,无论是全国还是地方性选举,竞选各方最紧要的事都是要了解选民的意愿,进而制定竞选策略。尽管选情预测并非十拿九稳,最典型的就是两年前的大选,选举结果与绝大多数民意调查大相径庭,但是候选人不做或不关心民调还是匪夷所思的。
通常来说,选情民调所提出的都是美国人日常最关心的问题,包括经济走势、失业率、工资收入、税收增减、医疗保健、退休福利、教育开支等等。
美国享有盛名的盖洛普(Gallup)民调公司,就选民心目中最重要的问题所做的统计,经济问题在2008年金融风暴发生之后一路飙升,2007年还只有16%的人认为经济问题是最为重要的议题,但是到2009年,这一比例就大幅上升到86%。随着政府救市及其他措施出台,经济逐渐恢复,直到2014年仍然有过半人将经济列为关注问题的首位。自从2016年大选之后,新一届政府将经济作为施政的重心,失业率下降到半个多世纪以来的最低点,企业招工名额超过待业人数,选民对经济问题的关注度也一路下跌。目前,盖洛普民调显示,只有12-13%的人把经济问题作为最为关注的事项。
在其他领域,对政府施政的效果和能力是否满意、移民问题、族群矛盾、环境保护、卫生与医保和教育问题等,也都是人们普遍关心的问题。盖洛普民调显示,将政府施政能力列为最主要问题的选民比例接近三成,有15%左右的选民最重视移民问题,关注国家团结、族群和谐与种族矛盾等问题的选民也都有5%或以上。
在非排他性的民调当中,经济、医保等问题仍然在选民关注的议题当中占据重要位置。据皮尤(Pew Research Center)所做的调查,把医保和经济当作重要议题的美国选民分别占75%和74%。但是在两党的支持者当中,对这类问题的态度有相当大的差别:民主党的支持者有88%认为医保问题很重要,但是共和党的拥趸则只有大约60%的人持这种看法。反过来,因为经济向好,共和党支持者有85%拥护本届政府,而拿经济发展来说事、反对现总统的民主党选民仍然有66%。
前不久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命问题引起了全国范围的辩论,以党派划线的结局为11月6日的选举埋下了重要的伏笔,两党都希望在这次中期选举取得参议院的控制权,原因是民主党不希望看到最高法院在保守派已经占据优势的情况下再进一步,共和党则期待在今后两年甚至六年内再把一位持保守观点的大法官送进最高法院。因此,皮尤的民调发现,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支持者当中,分别有82%和71%的人认为未来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人选问题是影响他们投票的重要因素。
目前美国处于一个民意不大容易调和的年代,在许多社会问题上,两极分化比较严重,因此国会的控制权是否继续掌握在总统所属的政党手中,就成为一个十分重要的的事情。据皮尤中心的调查,选民会在本次中期选举年投票的比例达到20年来的最高水平:2014年中期选举年支持民主党的选民只有36%表示会去投票,今年则有高达67%的民主党支持者表态要投自己的一票。共和党方面投票意愿也有提高,从四年前的52%提高到59%。
至于对外关系,除了特殊的历史时期,在美国选民心目中所占的地位从来不高。即便是在当前美国与中国和其他一些国家出现比较严重的贸易赤字,所谓贸易战在明天的选举当中也不是一个主要议题。即便像《今日美国》(USA Today)今天以“贸易战、税收、移民是中期选举中选民的首要经济问题”(Trade wars, taxes, immigration among top economic issues for voters in midterm elections)为大字标题发表的文章,也认为贸易战不会是决定明天选举结果的问题。
来源: 美国驻华大使馆
版权声明:除原创类稿件,其他均由本小编整理,仅供参考,不作为税务法定依据,具体操作请咨询美国相关专业人士。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望谅解!如原作者看到,请第一时间在公众号留言,我们会在后续的文章中声明;如觉侵权,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谢谢关爱!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