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美国中期选举票还没点完,长期潜水并不关心政治的父亲就发来短信慰问。
同事说这几天来了个欧洲的亲戚,晚上霸占电视看大选结果,绝对比看各类选秀节目还要巴结。
自2016年以来,美国民众参政议政激情空前高涨。民主党在2016年大选中从总统到参议院到众议院统统输掉,之后的Women‘s March女性游行、March for our lives反枪支暴力游行,数万民众走上街头抗议。而川普上台短短两年就得以指派两位保守派、年轻力壮的大法官入驻美国最高法院,可以说彻底影响美国政治风向50年
2018年的中期选举某种意义上是对共和党执政、尤其是川普执政成果的一次公投(referendum),一次昂贵的期中考
在过去的两年中,川普几乎是踩了所有政客都不敢想象的红线,从穆勒通俄门的调查到艳星封口费,口无遮地拦攻击政治对手已经不再是新闻。然而无论民调怎么说,倘若美国选民依然卖他的帐,接下来两年更是可以放手干。
在中期选举前,民主党说会有蓝色海啸,共和党说将有红色巨浪。
在中期选举后,两党各自单方面宣布胜利,而且是巨大的胜利。若是同时看两派的人的言论,都怀疑是不是在说同一场选举。
2018美国中期选举关键字
截止11月7日凌晨,众议院席位中,民主党夺下223个席位,比选举前增加了28个,8年以来第一次成为了众议院中的多数派。
州长选举中,23名民主党政客将搬入州长府邸,比大选前增加了7个
在参议院席位中,本来就是少数派的民主党丢掉3个席位。共和党丢掉了内华达州的席位,净增两个席位,继续掌握参议院多数派。
从人数上来讲,民主党似乎占据了绝对的优势,更多数的选区开始泛蓝。
纽约时报数据可视化
然而若与2010年共和党的”大红潮“相比,民主党所获得的优势还不及2010年共和党的一半。记得2010年奥巴马在位时,民主党足足丢掉了63个众议院席位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数据:2018年中期选举,超过一亿美国人投出了他们选票,相当于49%符合条件的选民参与了选举。相比之下,2014年只有36.4%选民参与,2010年(奥巴马任期的第一个中期选举),也仅有41%。
到底谁赢了的?
如果说这次选举有一个关键字,不是谁赢了,而是,
“温和派”的声音以后会越来越小。
不难预见在未来的几年甚至十几年,两党都会向各自的极端大步迈进。
VOX更丧,直接把这场选举的结果称为:
---《美国正式进入内部冷战》---
28个丢了众议院席位的共和党人中,大多数都是共和党中的”郊区“温和派(大城市周围的选区),其中不少人并不忌惮批评川普,反感其挑衅性言论或有意与他拉开距离,然而还是输掉了席位。这使得目前剩下在众议院中来自偏远乡村选区的保守核心小组共和党人(conservative congressional caucus),更加团结地围绕在川普周围,支持他的强硬议程——因为他们自己的选区也压倒性地支持了川普
民主党这边,当晚首先丢掉的三个参议院席位也比较有意思:毫无例外,三个人都是民主党的温和派——他们愿意和共和党同僚们一起合作,可能对总统川普也还有一点点期待。
北达科达现任参议员Heidi Heitkamp上一次上头条是高院大法官卡瓦纳(Brett Kavanaugh)任命听证后,在已知共和党有足够票数确认的情况下,依然投了否定票,还专门录了一个视频给自己的选民解释。另一位在红州的民主党参议员Joe Manchin投了确认票,这会儿49.5%赢了西弗吉尼亚的席位。
密苏里现任参议员Claire McCaskill这次以45%得票输给了Josh Hawley(51%)。之前她放出话“我敢保证,倘若今年不是选举年,你随便抓个共和党政客给他吃吐真剂,让他说出愿意一起合作的3到4个民主党人,其中一个肯定是我。”
印第安纳现任参议员Joe Donnelly以43%输给了共和党对手Mike Braun(53%)。他本人最大的“卖点”也是bipartisanship。
最高曝光的明星选举
2016年美国中期选举中最受人瞩目的竞选莫过于佛罗里达州长Ron DeSantis vs. Andrew Gillum。
Tallahassee市长、民主党新星Gillum赢得了民主党初选时就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Gillum口才敏捷,深受年轻选民喜爱,也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被提名为佛罗里达州长的黑人候选人。
川普两次亲自前往佛罗里达支持并背书的共和党候选人DeSantis,最后以51%比48%的优势赢得了州长选举。
大选结束后,大家的结论很一致:佛罗里达真是一个货真价值的摇摆州,实在太奇怪了。尤其是佛罗里达州内几个比较左的提案都过了,甚至还有一个限制海上钻井(offshore drilling),可到了州长就是另一回事了。
其中最万众瞩目的,是佛罗里达选民以大比分(65%)通过了Amendment 4——所有州内的有犯罪记录的公民重获投票权,不意外的是,其中很大一部分是黑人群体。Jim Crow法案进一步被废除,这也是继1965年的选举法案后,投票权的又一大步。在2016年,17.9%(41.8万)潜在黑人选民因为曾有犯罪记录而不得投票。这对摇摆州佛罗里达未来的选举影响巨大。
比较有趣的几个观察:
1.这次州长竞选再一次证实了选前民调并不准确,之前不少民调都显示Gillum会赢得大选或者是非常接近的比分;
2.2010年的初选中,仅仅14%的佛罗里达注册黑人选民投票了,18% in 2014,而今年8月的民主党初选中,这个数字是32%;
3. 在选举之前,川普骂Gillum是“小偷”(一起FBI在调查的政府腐败案),DeSantis在电视采访叫选民们别选Gillum “monkey this up”(海军术语,也有人觉得带有种族歧视)。之前甚至有白人至上组织用机器人电话联系选民,直接用"negro"、“猴子”来形容他,相当难看。
然而自1998年开始佛罗里达就没有一个民主党州长。这可以说是一场非常艰难的选举
另一场大戏选举就是Ted Cruz是否能保住自己的德州参议院席位。最后Ted Cruz以51%比48%,小比分赢的了参议院席位,打败了另一位民主党闪亮新星候选人Beto O'Rourke。
虽然在之前几乎所有的民调都认为Cruz会赢,但是O'Rourke的表现还是相当优秀的,毕竟在德州这样的深红州能够追到只差两个点,非常不容易。 
不少人在这次中期选举被这位才思敏捷、充满激情的Beto圈粉,心中的下一个目标是——“Beto 2020”。连Lebron James上次来圣安东尼奥都戴了Beto的帽子为他打Call。
O'Rourke之前获得了3800万美元的竞选捐款,这在参议院竞选中是非常罕见的。也许德州还没有准备好接受这样一位自由派的政客,然而德州不断变化的人口组成(+西裔和其他少数族裔)以及城市化的进程,接下来几年的变化大家可以拭目以待
小故事:Beto O'Rourke在20多岁的时候组过一个朋克乐队,因为在德州大学El Paso校区爬墙头被以“偷窃”和酒驾逮捕,但是并没有被判罪(他本人倒也对那段经历非常坦白)。德州共和党的推特账号当然没有放过这个故事。
群里花痴的少女问,确定这不是本阿福吗??
关键字:女性少数族裔政客
2016年,36岁的索马里难民Ilhan Omar被选为明尼苏达州议会议员,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索马里穆斯林女性议员。21年前,她是以难民的身份来到美国的,来到美国时连英语也不会说。这次中期选举,她竞选明尼苏达第五选区的国会众议员(明尼阿波利斯所在地Hennepin County),以78%的票数战胜了共和党对手Jennifer Zielinski。她的胜利,更是每一个像她一样在难民营中长大、被迫早婚的少女,以及每一个像她一样被告知不要做白日梦的人的胜利
Rashida Tlaib竞选密歇根第十三选区的国会众议员(底特律所在地),以90%稳赢(太蓝了都没有共和党候选人)。她将会是第一个在国会的巴勒斯坦裔美国穆斯林女性。Tlaib出生在底特律市,是巴勒斯坦移民所生孩子。作为14个孩子中最年长的姐姐,她曾在佛特汽车组装线上打工,下班还要照顾弟妹。由于家庭人口众多,虽然她的父母一直在工作,却时不时还是需要靠社会救济。她是一名律师, 也是两个男孩的单身母亲,担任密歇根州众议院民主党议员六年。 
以上两位是美国历史上头两位穆斯林女性国会议员。
此外还有历史上头两位印第安原住民女性国会议员:
Sharice Davids(堪萨斯)和Deb Haaland(新墨西哥州)
最让人无语的结果
内华达州的州内议会选举,有一个共和党的候选人叫Dennis Hof。他身负强奸指控,72岁,并在内华达州开了7家妓院。
上月他在家派对狂欢,猝死床上。但因为他过了初选,他的名字仍在选票上。昨天中期选举,他赢了。
现在共和党可以挑个人占他的位置。
的确有保守派选民,宁愿选个妓院老板花花公子的尸体,也不能选教育工作者出身的民主党人。
接下来看什么?
“移民”
中期选举的第二天,川普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只字未提”中美洲难民帮(caravans)北上入侵美国边境”的事。记得在大选前夕,这可以说是川普在集会上每次必点的美国恐怖故事,还在电视上反复播放成群难民爬国界的镜头。
不错,”移民“二字,可以说是又一种划分美国自由派和保守派的界限的方式。一边希望能够放宽移民政策,尊崇”美国是个移民国家”的基本精神,不断增加的移民将会在未来几十年逐渐改变美国的人种结构;而另一边则对移民充满着敌意,“美国被外国人占领“、”白人不再是主体”简直是不可想象。
生活在不同地方、接受不同教育、与不同人交往的美国人,在移民观点上的分歧巨大。 这次共和党中期选举中,对移民问题的恐慌情绪上可是下了大笔墨。倘若这招有用,接下来两年的川普没有了中期选举的压力,大刀阔斧的移民改革应已摆上日程。
“穆勒”
作为众议院多数派的民主党,终于不需要看司法委员会主席Devin Nunes的脸色(或memo)了。接下来的看点则是民主党会如何使用传票权力(subpoena)来获取有关俄罗斯干预大选的文件和证人,尤其川普家族可能与俄罗斯金钱往来的证据。
大选一结束,民主党政客、司法委员会成员Jackie Speier就放言,搞不好接下来有”星期三大屠杀“(影射尼克松时期的”星期五大屠杀“),果不其然几小时后司法部长Jeff Sessions就“被”辞职了。Sessions在各个政策上和川普简直合拍到不行,唯一不被看待的就是撒手不管了穆勒调查, 而新上任的代理部长、超级保守大哥Matthew Whitaker早就看不惯穆勒的通俄调查很久了。
穆勒还能干多久,也是一场看点。
只是在中期选举结束的第二天就解雇了司法部长,媒体民众都来不及消化前一天的大选结果,马上又看起了新头条。这绝对比真人秀还要刺激了。
小知识
这次中期选举民主党虽然输掉了参议院的席位,但总共获得了4608万票,比共和党3357万票足足多出了1000多万票。
城市化使得大量年轻、受过教育的人口向东西海岸大城市迁移,然而无论州人口多少,参议院只能有两票。若从选举人票来算,加州和纽约州的4票,还不及怀俄明或北达科达州选民的1票。
可能作为一个自由派最大的贡献,就是搬家去深红州小城了。
对了,你关注我们的微博 @反吃瓜联盟 了吗?
微博评论
@花果山第三太保:以后要珍惜朋克乐队的朋友,因为说不定以后就会成为政坛的rock star了~
@燒魚-開始對WB這社交軟體冷感:看過Gillum的訪問,言之有物思路清楚的政治家,沒選上很可惜,不過他未來一定還有機會的。
@公民李冰:民主党佛罗里达州长竞选人在党内初选中本来垫底,没机会获得提名,是被进步派(尤其是桑德斯的支持)以及索罗斯的加持,才成为领跑者,但最后还是输给了共和党。这有点像去年的阿拉巴马州参议员补选,另类右翼非要扶持虔诚基督徒同时又是恋童癖的摩尔,结果意外的把共和党的囊中物输给了民主党。
@醒醒回家吧:这么wild? 感觉这个推会让millennials更喜欢他吧😂😂
@勿怪幸:这是我喜欢的美国。在母国被不当人看待的人,也有机会成为议员,只要你够努力。
@瓜桃长成:不太爱说政治话题,但是今年有很多女性当选,西裔,印第安裔都有,还有很多LGBTQ,无论如何这都是时代的进步。今年我也是第一次自动去投票没有被公司喊着鼓励着,人到中年,越发对政治注意了。时代一直在进步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