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亚裔新闻局(AANB)综合报道】还有两天的美国中期选举日11月6日即将到来,这将是美国历史上最多元化的一次中期选举,也是女性参选人数创纪录的一次,许多州诞生的州长或国会议员或将创造历史。
       这次选举事关国会435个众议院席位、33个参议院席位,36个州将选出新的州长,以及数千地方选举席位。对此,纽约时报专题做了详解问答,并提醒选民参与投票,因为这整个过程具有公民意义。
1. 如果共和党守住了众议院,会发生什么?
      政治上:华盛顿的一党统治进一步加强,川普可能更加为所欲为,几乎可以肯定不会遭到弹劾。立法上:更多的放松管制,也许还有更多的减税,也许还会进行废除《合理医疗费用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的又一次尝试。
2. 民主党如何在众议院成为多数党?
    拿下23席:先得拿下希拉里·克林顿在2016年所赢选区的23个共和党席位当中的一部分;但民主党在数十个选区看到了明确的机会,从多元的都市区到郊区(这里许多受过大学教育的选民看不起特朗普),到一些农村席位。
3. 哪些州的众议院之争最激烈?
这30个州。各地都存在十分关键的争夺:加州、东北部(宾夕法尼亚、纽约、新泽西)、中西部(爱荷华、伊利诺伊、明尼苏达),甚至是传统的共和党据点,如德州【点击阅读】火拼国会席位最新民调出炉,竞争最激烈的有哪些州?
4. 特别法律顾问调查会如何影响中期选举?
     很难说。迄今为止,很多民主党候选人在很大程度上回避了俄罗斯事件,他们更愿意谈论国内事务。但从政治角度上来说,距11月6日仍然有很长一段时间,由特别检察官罗伯特·S·穆勒(Robert S. Mueller)领导的调查(或其他对总统及其身边人的调查)取得的重大突破,可能会成为“十月惊喜”。
5.  何种政策讨论主导了竞选?
       医保普遍是一个大问题,争论有两条主线: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之间就《合理医疗费用法案》的功过(仍在进行的)讨论,以及民主党人和民主党人之间关于全民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是否是长期对策的讨论。其他议题有:移民、教育和控枪。
6.   民主党也有机会拿下参议院吗?
      有机会,但有很长一段路要走。2016年川普获胜的州中——其中有一些州是大胜——有10名民主党人正竞选连任。相比来看,民主党只在少数几个州有切实的机会,因此他们几乎没有犯错的余地,而共和党人已经占据了微弱的多数。
7. 民主党必须赢下共和党控制的哪几个席位才能有机会夺取参议院?
      内华达州、亚利桑那州和田纳西州。德克萨斯州也处在关注之下,众议员贝托·欧洛克(Beto O’Rourke)与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进行了激烈竞争——后者是民主党人乐于去深恶痛绝的人。
8.   如果众议院与参议院分裂,任何重大立法在两年内通过的几率是多少?
      非常非常非常小!
9.这真的是“女性之年”吗?
      看起来无疑是这样的。今年秋天有创纪录的257名女性参加众议院和参议院竞选,赢得众议院初选的女性达到235名,为本国有史以来最多的一次。
       女性在州长职位的初选中也打破了记录,女性对女性的竞争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在许多激烈的竞争中,女性已经从充斥着男性的初选人海中脱颖而出。
        尽管女性被提名人数创历史新高,距离国会实现和国家人口一致的男女比例还很遥远。今年的许多女性候选人都是在竞争激烈的地区与男性竞争,或者与男性在任者竞争时机会不大。
10.  有哪些候选人让民主党人感到激动?
      民主党的未来似乎是年轻、进步和极为多元化的——从民主社会主义者、纽约初选中击败了现任众议员的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到民主党佛罗里达州长提名人安德鲁·吉勒姆(Andrew Gillum),乃至正努力在乔治亚州的竞选中成为美国第一位非裔女性州长的斯泰西·阿布拉姆(Stacey Abrams)。
11.  有哪些候选人让共和党人感到激动?
        民主党参议员们对10个川普获胜选区的重选感到紧张。其中有:共和党人在密苏里州能看到一些优势,那里的民主党参议员克莱尔·麦卡斯基尔(Claire McCaskill)正在努力击退38岁的州检察长乔希·霍利(Josh Hawley)。佛罗里达州的情况也是如此,比尔·尼尔逊(Bill Nelson)将对阵州长里克·斯科特(Rick Scott),后者是一名富有的商人。
12. 谁能在今年创造历史?
        有很多可能:
        安德鲁·吉勒姆或将是第一位领导自己所在州的非裔美国人。
        斯泰西·阿布拉姆或将是首位领导一个州的非裔美国女性。
        田纳西州有一个空缺的参议员席位,共和党提名人、众议员玛莎·布莱克本(Marsha Blackburn)可能成为该州首位女性参议员。
         在佛蒙特州,民主党人克里斯蒂娜·哈尔奎斯特(Christine Hallquist)是有史以来首位成为主要党派州长提名人的跨性别候选人。
         密歇根州的拉希达·塔利布(Rashida Tlaib)和明尼苏达州的伊尔汗·奥马尔(Ilhan Omar)都在谋求众议院席位,二人都或将成为国会首度出现穆斯林美国女性。
         科罗拉多州的贾里德·波利斯(Jared Polis)或将成为首位当选州长的公开表达的男同性恋者。

13. 有哪些值得关注的选票提案吗?
      有好几个!
      其中有:几个保守州(犹他、内布拉斯加、爱达荷)将考虑扩大联邦医疗补助的提案,支持者们希望能击败曾经从立法方面阻止这种努力的保守派议员。
       一些西部州的创制权投票涉及能源定价,包括加州一个关于州汽油税、华盛顿州一个关于碳排放的创制权投票。
       此外,在佛罗里达州,一个备受关注的举措,将恢复那些服过刑的重罪犯投票权。
14. 中期选举只是一个对川普的公投吗?
       基本上是,但也不全是。地方问题永远是重要的,有时候关系重大。此外,共和党国会的政策——例如税改及废除医保的努力——对许多选民来说可能是强有力的动力,而他们投票的理由可能与川普本身没什么关系。
15.  OK,中期选举结束了,然后呢?
       开心、解脱、绝望。而且基本上2020年总统大选紧接着就开始了。
(来源:纽约时报网)
【中期选举报道】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