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诉讼案亚裔内部现分歧
▲波士顿联邦法庭。(图均周颖摄)
吁勿扯进政治因素
学生公平录取组织SFFA起诉哈佛歧视亚裔一案,庭审已经进展数天,在开场陈述过后,SFFA律师之一约翰·休斯(John Hughes)开始了对哈佛前招生办负责人威廉·菲茨西蒙斯(William Fitzsimmons)的提问,并在法庭上呈现了多项文件,其中包括1990年美国教育部民权办公室(Office for Civil Rights at the U.S. Department of Education,简称 OCR)对哈佛进行的针对“反亚裔偏见”的调查报告、哈佛招生内部指导手册、2013年哈佛内部研究办公室(Harvard Office of Institutional Research)招生研究报告等。10月17日下午,在原告律师提问结束后,哈佛亚裔代表律师比尔·李(Bill Lee)开始了对菲茨西蒙斯的提问。(侨报实习记者周颖)
▲SFFA支持者华裔组织在法庭前举牌。
▲李金依接受记者采访。
盘问以来,原告的现阶段关注点在于亚裔这一种族因素是亚裔美国申请者录取率低的原因。在亚裔美国人申请者其他方面各项评分都高于白人的情况下,是其过低的个人评分(Personal Rating)导致亚裔美国人更难进入哈佛。休斯表示,哈佛对亚裔的个人评分存在明显的刻板印象因素,并举例,1990年OCR的调查显示哈佛内部招生面试评论栏内有人写下了“他很安静,当然了,他想成为一名医生(He’s quiet and, of course, wants to be a doctor)”这种言论。OCR1990年报告并未发现哈佛在招生过程中有任何不当之处,但指出亚裔申请者有时会收到刻板印象类型的语言评论。
但菲茨西蒙斯表示,他所在的招生部门“痛恨”刻板印象,表明OCR调查过后对其招生政策进行了部分修改。他强调,种族因素从来都只用来避免种族间的隔离(Isolation)并确保校园多样化。针对个人评分,他强调招生是一个复杂的过程,手册只是指导方针,哈佛在招生中也都是将每一位申请者当作独立个体来看待,不光只看分数或是个人评分。比尔·李在当日庭审结束前问菲茨西蒙斯有没有在初步评定(Preliminary Rating)中获得分数较低的学生最后打败了那些初步评定分数较高的学生,菲茨西蒙斯回答说“这是常有的事。”
歧视亚裔还是支持多元化?亚裔内部见分歧
10月14日,也就是开庭前一天,SFFA联系各地华裔组织在波士顿科普利广场上举行集会,为开庭预热。SFFA支持者举着“哈佛请停止歧视亚裔”和“哈佛请停止对亚裔的刻板印象”等标牌表达其诉求。然而,在查尔斯河对岸的哈佛校园附近,哈佛支持者们也进行了集会游行,并喊着“为多元化辩护”的口号。
SFFA支持者、美国亚裔教育联盟联合创办人李双在开庭当天的采访中表示,她不认为申请者的基因因素(Genetic Factor)可以成为其不被录取的原因。针对多元化问题,她表示,SFFA支持者们也提倡多元化,只是认为不应当用种族因素来实现,民意调查显示72%的调查对象不支持在招生中考虑种族因素,“我们代表的是美国大多数人的声音。”
SFFA支持者杨林表示,亚裔孩子升学难,是现实问题。许多亚裔学生都经历过身边不如自己的其他族裔同学进入了更好的大学的情况,对学生们的心理带来影响和伤害。此外,她认为,若实施严格的种族区分政策,则会引起极大的问题。
此案关注点还在于平权法案(Affirmative Action)。尽管SFFA及其律师强调平权法案不是此次诉讼的中心,但SFFA的终极目标是在招生过程中去掉种族这一因素。作为第三方并且代表学生利益的全国有色人种协会辩护与教育部(NAACPLDF)诉讼高级副主任李金依(Jin Hee Lee)表示,若在招生中将种族因素完全去掉,那么哈佛的非裔和拉丁美裔等种族的学生数量将下降50%。休斯在周二庭审上呈现的一项哈佛内部关于2019年各种族学生比例预测报告中表示,若将种族因素去掉,哈佛亚裔学生比例将从24%上升至27%,并提出了“这是否表明种族因素并未使亚裔获利”的问题。
哈佛支持者、哈佛本科在读亚裔学生陈萨利(Sally Chen)在接受哈佛内部新闻杂志(Harvard Gazatte)采访时表示此案并不是关于对亚裔美国人的偏见,而是关于在招生中去除一项能够确保校园多样化的因素。陈萨利表示,她认为种族因素在录取上对她有所帮助,因为招生官在她身上看到了种族在她人生经历和成就中的作用。
哈佛支持者汤建华表示,中美两国教育制度不同,在美华裔和亚裔追求高分,书本学习方面远超其他族裔国家。若按照高分录取,那么亚裔可能会占总录取人数的60%-70%。但是,她表示,美国是移民国家,少数族裔的学生若不能进入名校,社会地位只会越来越低,况且平权法案是少数族裔好不容易才争取到的。她补充说,哈佛和其他名校都是采用惯例规则招生,不单纯只看成绩,是全盘考验学生。
针对校园多样化,哈佛白人学生雅各布·韦尔雷(Jacob Verrey)在10月14日SFFA集会中致辞表示,哈佛校园内的种族多样化十分“肤浅”,学生们虽有着不同的肤色,但价值观却没什么差异,因为不管是什么族裔的学生,他们都有着相同的精英家族背景。
诉讼案获特朗普政府支持 部分亚裔恐牵扯政治因素
8月30日,特朗普政府的美国司法部 (U.S. Department of Justice, DOJ)向法官提交了一份利益声明(Statement of Interest),这标志着DOJ对此案以及原告布鲁姆的支持。美联社说,这是特朗普政府鼓励在新生录取过程中实行种族中立政策的最新努力。
在10月14日的SFFA集会上,部分特朗普的华裔支持者也来到了现场,在表示对SFFA支持的同时也举起了写有感谢特朗普政府字样的横幅。集会现场,部分SFFA支持者表示,不希望将此案牵扯进政治因素,希望举牌者能将牌子拿掉。双方在商量过程中发生了些许口角。10月15日开庭当天,也有部分特朗普的华裔支持者在外举牌。
SFFA支持者杨林表示,能获得DOJ的支持非常好,但她表示,不能把哈佛以及其他高校和领域歧视亚裔、人为设立高标准的问题在目前阶段政治化。“支持SFFA、为亚裔维权,是华裔左中右都能够接受的。一旦把这个问题搞成对特朗普政府的支持与反对,在目前美国政治如此两级分化的阶段,很有可能把亚裔推到政治分裂的风口浪尖。”杨林在采访中说。李双表示,希望法官不要受太多政治因素干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应当代表永恒的正义。
哈佛潜规则:捐款大户子女有录取优势
▲哈佛大学被控招生过程对亚裔不公。 美联社
亚裔申请者评分自动低于其他少数族裔或运动员与捐款者子女
一位哈佛大学院长激动不已,因为这所大学刚刚录取了一些富有捐赠者的子女,现在这笔钱预计将流入哈佛的财库。(侨报记者苏晚)
据彭博社(Bloomberg)报道,2014年6月11日,时任约翰·肯尼迪政府学院(John F. Kennedy School of Government)院长的戴维·埃尔伍德(David Ellwood)写邮件给招生主任威廉·菲茨西蒙斯(William Fitzsimmons)说:“你们能录取这所有的学生,我简直太激动了。大胜利。某某某已经承诺盖房。某某某和某某某承诺为奖学金提供大笔资金。”埃尔伍德还写道:“最重要的是,我认为他们将是课堂上最好的补充。”
众所周知,大学——尤其是最挑剔的大学——会优先照顾富有捐赠者的孩子。但埃尔伍德的电子邮件和其他类似的邮件,让我们得以一窥哈佛将在多大程度上为最慷慨捐款者的亲属提供便利。周三,在一起诉讼中,这些邮件被当作证据,指控哈佛对亚裔美国申请者有偏见。
虽然不是每个这样的学生都能在新生班级中获得梦寐以求的位置,但这些电子邮件表明,当招生人员从4万多份申请中筛选出大约1900个录取名额时,他们确实获得了优势。
菲茨西蒙斯披露,哈佛大学在14个不同的类别中为每个申请人评级1-6。1反映了录取过程中的强大推动力,而6代表几乎没有任何帮助。原告声称亚裔美国人有时被列为“个人评级”类别的3,而其他少数族裔,运动员和潜在捐赠者的子女在该类别中被评为2或1。
菲茨西蒙斯说,有一份特别的潜在申请人名单,哈佛一直密切关注,上面不仅有教练或大型捐赠者推荐给他的人,还有哈佛大学教授和校友推荐的人,还有他在美国各地为哈佛大学旅行时遇到的人。菲茨西蒙斯说,每年都有“几百个”名字出现在名单上。
编辑:SW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