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男孩在美国处境之艰难,几乎在华人圈内已经形成了共识,无论是读书,就业,还是择偶,他们与同等水平下的其他族裔以及本族裔女性相比,都处于劣势。当下我们能反思的是:如何从自身出发为“拯救”男孩做点什么。

今年,美国教育部公布第54届“总统学者奖”(U.S. Presidential Scholar Award)名单。161名获奖高中生中有28名华裔少年,占比17%。
“总统学者奖”被称为“千里挑一后,再百里选三”,十分严苛。每年华裔入围人数都在30名上下。而过去3年的数据,华裔获奖者中,女生全面碾压男生,今年更是达到20:8的差距。
不仅如此,打开谷歌,每年颁奖后,被作为突出人物介绍的是清一色的女生。事实上,无论是在海外,还是在大陆,华裔男孩的爬藤路(考进名校)都比女孩更加不易。
除此之外,在美国一流高校的海外招生中,华裔男孩的入围情况也不甚理想。每年,美国8所藤校在中国大陆总计招收150名左右的学生,其中女孩约在100人左右,而男孩却往往不足50人。
现代社会中,男孩的学术表现不及女孩,这不是在华裔群体独有的问题。但由于文化性格、招生倾向等复杂原因,性别差距在华裔学生中格外显眼。
以至于大家纷纷感慨:只见哈佛女孩,不见哈佛男孩。
华裔少年的尴尬困境
如果说男孩学术表现落后是大众性的,世界性的问题,那么,对那些学业出色的华裔少年而言,环境也并非平顺。华裔男孩进入名校格外困难。
第一:华裔家庭普遍重理轻文,在意学习的功利性。这使得大量华人男生聚集在工程专业,竞争十分激烈。同时,在各行各业的领导者中又鲜少看到华裔男性。这与名校“改变世界”的教育目的不符。
第二:名校的目标学生是“改变世界的人”。保守的华裔家庭信奉“枪打出头鸟”,不鼓励孩子做什么弄潮儿,而是倾向于找一份稳定、体面的工作、稳稳当当度过一生,有违名校的价值理念。
第三:华裔男生相对不善言谈,在面试环节中居于被动,难以洗去戴着眼镜的nerd印象。虽然华裔男孩普遍会一两项钢琴、网球等项目,但同质化严重,离名校青睐的“独特”申请者所去甚远。
第四:男性的适应性和延展性不及女性。相对于像水一样具有流动感、包容感的女孩子,男孩更加难以融入到一个异文化的新环境。
2007年弗吉尼亚理工校园枪击案发生后,人们惊讶的发现,韩裔凶手赵承熙并非出自一个问题家庭。
恰恰相反,他父母慈爱,姐姐赵善庆从普林斯顿大学毕业后进入国务院工作。然而,8岁随父母移民的赵承熙却一直未能克服环境改变带来的心理压力。
除了学业困境之外,不得不承认的是, 弱势少数民族的男性总是需要承担择偶的压力的。
种种原因造成华裔男生在进入中上层阶级俱乐部时举步维艰。
要解决以上提到的问题并非易事。遇言姐归纳了一下,有三条内容是每个家庭都应该做到,也都能够做到的。
第一,树立同性Role Model(榜样)。
“男孩危机”实则是父亲的危机。一个能提供给他人模仿价值的原型的意义对于男孩极其重要。
男孩子天生会以父亲为榜样,他们的内心渴望父亲的认同,从父亲身上获得足够、持久的安全感,知道自己是谁,会成为什么人。与父亲关系密切的男孩较少出现行为不当,学术表现也更为优秀。
第二,按照男孩的发育特点因材施教。
重点培养语言能力、沟通能力、社交能力,弥补男孩天生在表达能力上的弱势。实在不行,宁可让孩子晚上一年学,以免陷入一步落后,步步落后的恶性循环。
当男孩在学业上暂时落后时,大人要表现出宽容和耐心,找到男孩的兴趣点,让男孩爱上读书,爱上运动。开展足够的劳作活动让男孩释放自己的旺盛的精力,而不是一味压制。
第三:社会应该把女权运动当成一种借鉴。
虽然这个社会仍然是以男权为主导的,但这并不意味着男性处处占尽先机。相反,我们应该思索,如何扩大男性的定义,带给他们更多的可能性,而不是仅仅套用含糊其辞的“男子气概”。
从华裔男孩上名校格外难这件事上,我们看到的是男孩,尤其是华裔男孩面对的竞争更加激烈,我们每一个人都该反思自己能为“拯救”男孩做点什么。
毕竟,我们需要的是男孩和女孩都成功。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END-
文章转载自“遇言·不止”(ID:Yuyantalks)作者:席越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