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高教育隶属于乐高集团,1980年成立于丹麦,为全世界的教师和学生提供内容丰富、具有挑战性、趣味性和可操作性的学习工具和教学解决方案。
在全球,乐高教育隶属于丹麦乐高集团,以北美市场为例,乐高集团对乐高教育有 100% 的所有权,后者会进入当地的幼儿园、中小学开设相关课程,也提供一对一的专人教学,内容从最基础的乐高积木到高阶乐高机器人教学都有。按照乐高官方的说法,乐高教育的目的是补充孩子课堂内的知识点,让他们活学活用。它也是乐高扩大品牌影响力的一个做法。
不过,在乐高根基深厚的欧美市场,乐高教育始终是退居二线的存在:先有玩具卖得好这件事,才有了乐高教育这个衍生品。乐高集团在 1932 年成立,乐高教育则是 40 多年后才出现的分支。本质上,乐高集团是一个以开发和售卖玩具为核心业务的公司,它的公司名 Lego,取名于丹麦语“leg godt”,意思是“play well”——好好玩或玩得好。
乐高教育与乐高玩具的区别
1.器材不同
乐高积木玩具大多是在商场里看到的得宝系列、城市系列、星球大战系列、科技系列、女孩系列、创意系列等等的拼插玩具,可以根据搭建步骤图进行搭建。而乐高教育是使用专门的乐高教具,其具有独特的乐高配件,比如齿轮、涡轮、杠杆、EV3机器人等,更突出教育性。
2.侧重点不同
乐高玩具代表的是快乐,是无限的想象,是创意的未来;而乐高机器人教育有其系统的课程体系,为3—16岁儿童打开了发现和探索世界的大门。乐高课程是乐高教育研发部门和麻省理工大学、剑桥等名校的科学家及教育心理学家合作开发的,根据不同年龄(3-16岁)特点设计,涉及学科内容包括科学、技术、数学、设计、社会学等,既适用于课堂教学,也可以作为课外活动和技能培训内容。乐高教育相信只需给予适当的引导,每个孩子都能成功。

让儿童深入体验机械的奥妙,并尝试设计、改变;观察机械结构上的特征与特性及各项机械原理,并且能够描述分析组装过程中的机械原理,认识各种机械的运动方式、学习作品中的数学和物理原理、了解机械装置在生活中的应用、注重机械结构上的观察与描述说明。在后期通过机械结构,传感器应用,程序应用进行研究探索性学习,进入机器人编程阶段。培养孩子们的逻辑思维能力、团队合作能力等。
乐高教育的中国式成长
乐高对孩子的改变
1.思维方式的培养
科学家都说孩子的手就是孩子的大脑,当孩子的手在做一些尝试的时候,大脑其实在积累很多经验。通过乐高课上的“动手”,对孩子进行了包括逻辑思维、创造力等思维方式和解决问题能力的培养。  


同样的乐高套装,在搭建出不同的成品之后,还可以通过不断地尝试进行不断地修改,使成品不断完善。所以同一节课程每个孩子搭建的作品都不一样,这也是乐高的多样性的魅力。

2.观察力和专注力的培养
玩乐高还可以培养孩子的观察力和专注力。孩子在搭建一辆车的时候,原来可能只知道车轮是圆的,但是当自己动手搭的时候,他才发现轮子是由轮毂和轮胎组成。还有当孩子搭挖土机时,刚开始会把挖斗装到驾驶舱的后面,因为平时家里开车,爸爸就是坐在前面的,但搭好后发现不对,挖斗应该安装在驾驶舱前面,方便驾驶员操作。动手搭建,并与现实生活进行对照,再去探究原因,孩子的观察力也就提升了,同时也提升了孩子的创造力和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
3.性格的培养
玩乐高对于孩子的性格培养也有很大的帮助。孩子自己动手搭建,有时会经历失败,不断的修改搭建方式直至成功,在这个过程中,培养了孩子们的抗挫折能力,同时也收获了自信,明白了通过不段的努力、尝试一定可以收获成功!
乐高教育——乐高集团在中国的本土化之路
伴随着 STEM 教育在国内的燎原之势,乐高教育在中国发展迅速。乐高教育隶属于乐高集团,自成立以来已经为全世界60多个国家提供产品和服务,进入中国已逾十年,是全球运营的知名创客教育品牌,为全世界的教师和学生提供内容丰富、具有挑战性、趣味性和可操作性的学习工具和教学解决方案。目前全国有大约两万所学校把乐高教育的课程融入教学中,中国也被视为其最重要的市场之一。
“Learning through play”,即“玩中学”,是乐高玩具所提倡的理念,而“Playful learning” ,即趣味学习,则是乐高教育的口号。两块业务拥有共同的价值观,学习是他们共同的关注点,但玩具本身的目的是让孩子玩得开心,一切设计是为了“玩”,同时在有趣之外附加学习属性。在玩乐和动手建造实体作品的过程中,孩子能获得空间感、逻辑思维、解决问题的能力、合作能力等素养,并训练想象力和创造力。
乐高玩具与乐高教育在市场上有不同的定位,两条产品线基于不同的用户群体而开发,前者主要瞄准 C 端消费者市场,后者则围绕学校提供教学解决方案。相同的是,两者都兼具玩乐和学习的属性,为孩子甚至成人创造和表达创意提供了无限的机会。
早些时候,乐高教育主要借助本土经销商的力量,将其教育产品在校园落地。据了解,乐高教育目前在国内的的合作伙伴包括西觅亚,奕阳教育,立务教育,狮王教育等。对于合作方,乐高教育看重其学术背景和渠道关系。 以奕阳教育为例,这家专注于学前教育领域的服务商与全国 3000 多家幼儿园建立了合作关系,为其提供课程方案服务、师资培训等,旗下还成立了学前教育研究机构奕阳教育研究院。双方在教学内容再研发、教育服务、市场推广方面进行合作,共同为中国幼儿园、小学、中学提供创新学习解决方案。乐高教育在国内的另一家合作方西觅亚覆盖 2000 多所幼儿园,6000 多所中小学,70 多所大学,600 多个校外活动场所。
通过合作方,乐高教育得以触达中国的一线老师,了解他们对教学产品和课程内容的需求与建议,反馈给位于丹麦总部的研发设计团队,对标准化的课程和教学材料进行修订,最终给出本土化的解决方案,在中国做大规模推广。
在 STEM 教育这条路上,乐高已经走过了 20 多年。乐高教育总裁姚思鹏表示,“乐高教育致力于构建一个以乐高积木为载体,与学校课程相结合的教育解决方案在中国推进 STEM 教育。” 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的时代,乐高教育希望通过数字化的工具和学习平台,将实体与虚拟相结合,让传统的积木为学生提供独特的学习体验。
跟教育挂钩,中国家长就买账了
在欧美国家,乐高是孩子童年里必不可少的东西,也是亲子互动的必备,
在中国,因为经营主体的不同,教育和玩具零售并没有形成一套组合关系。

在中国市场,乐高玩具的热销,和乐高培训的兴起,究竟是谁带动了谁,是件说不太清的事情。

实际上,乐高玩具在 1990 年代就进入中国了,但此前不温不火,价格高是一个理由(乐高玩具在 1990 年代的价格就是三位数,跟现在差别不大)。中国家长们无法理解,一个玩具卖得这么贵,它的意义在哪里。直到它和教育这件事摆到一起时,家长们的观念才发生了转变。
2010 年的时候,还有很多家长不知道乐高是什么,还有人以为乐高就是高乐高(注:一种牛奶冲调营养食品)。
为什么和教育这件事放在了一起呢?这个还得归功于乐高在中国的合作伙伴,自称是“乐高在中国的代表,促成了中国教育部与丹麦乐高集团的合作”——西觅亚公司。中国人开的公司,当然更了解中国家长想要什么了。一开始,西觅亚引进了很多九几年乐高教材开课。教具也是很老的,目的是消化库存。库存消化差不多了就上新能源系列与新科技系列,老教材也是不断改进,从教材质量和内容来看都是国内研发的,原版翻译的占少数。现在的教案,参考了中国父母的期待、做出了一些调整,譬如在上课过程中,顺带灌输一些浅显的数学、物理常识。
现在,乐高已经在在22个省份开展了24家乐高活动中心,其中一半分布在北京和上海。家长不仅知道它,还讨论它。知乎上一个叫做“乐高教育能给孩子带来什么样的改变?”的提问得到了不少人的回应,在大众点评网上,乐高玩具的益智功能性是许多消费者最在意的附加值。类似的讨论还经常能在各类育儿论坛上看见。
过去几年,乐高虽然在中国经历了爆发式增长,即便是今年面对反斗城破产再加乐高裁员,但它的基数依然有膨胀的空间。
  做母婴怎么少得了这些微信号
关于养儿育儿奶粉辅食尿裤童装搭配等的一切都在这里了,千万宝妈的育儿小助手
长按上方二维码吧关注吧!↑↑↑

专注在婴童店的发展与革命,做您开店的智慧内参
长按上方二维码吧关注吧!↑↑↑
奶粉关注,去伪存真,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奶粉
长按上方二维码吧关注吧!↑↑↑
为您解读童装行业,观点,资讯,趋势,案例
长按上方二维码吧关注吧!↑↑↑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