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不少外星人接触案例,提到和外星人进行性交。中国有名是孟照国案。而有记录最早的一起案例,恐怕是1957年12月14日发生的安东尼接触案。
安东尼(AntônioVillaBoas),当时23岁,是一名专业的农民。
他和家人住在圣保罗附近的米纳斯吉拉斯州,圣弗朗西斯科迪萨利斯(SãoFranciscode Salles)镇附近的一个农场里。有2个兄弟和3个姐妹。所有人都在农场工作。他们拥有一台用于土壤耕作的拖拉机。
圣弗朗西斯科迪萨利斯是巴西米纳斯吉拉斯州的一个市镇。总面积1128.745平方公里,总人口5167人,人口密度4.6人/平方公里。
一切都始于1957年10月5日晚上。晚上11点,安东尼和兄弟Joao Villas Boas在房间里。由于炎热,决定打开卧室的窗户。然后看到,在畜栏的中心,有银色的荧光反射,照亮整个地面。非常白,好像从天空照射下来的。光线透过窗户中的小裂缝,然后移动到屋顶,照亮了房内的瓷砖,然后消失了。
10月14日晚上,大致在三点半左右,安东尼和兄弟,一起驾驶拖拉机耕田。突然间,一道非常强烈的光线(到了伤害视线的程度),停在了田野的北端。它很大,圆形,大约是马车车轮的大小。高度约100米,呈浅红色,照亮了大面积的地面。光芒中必定有物体,但无法看到任何其他东西。当他们靠近它时,它突然移动,并以极快的速度移动到田地的南端,在那里停了下来。等人走过去,同样的机动,现在回到初始位置。就这样,反复机动了20次。光线静止了几分钟,似乎不时地向各个方向发射光线,就像落日的光线一样闪烁。然后消失了,仿佛熄灭了。接着它迅速上升并消失。
第二天,10月15日,安东尼独自一人在同一个地方与拖拉机一起工作。夜晚很冷,天空很干净,有很多星星。就在凌晨一点,突然看到天空中有一颗红星。它看起来像比那些明亮的星星更大。接着,它的形状迅速增大,仿佛它正朝着地面飞来。过了一会儿,它变成了一个卵形物体,光芒强烈,以惊人的速度向安东尼飞来。这个物体突然停下来,悬停在50米左右上空,照亮了拖拉机和地面,淡红色的光很强,甚至压制住了拖拉机的前大灯。那一刻,安东尼很害怕。他想驾驶拖拉机逃跑,但估计以拖拉机的速度,机会很小。他也想到跳到地面步行,不过,被拖拉机搅动过的软土在黑暗中将是一个巨大的障碍。几分钟后,飞行物体向前移动,并再次停在拖拉机前方十或十五米处。
它开始慢慢地向地面移动。这是一种奇怪的装置,半圆形的形状,周围都是小紫灯,前面有一个大红色的灯。当它在高空时,安东尼无法区分看清细节,因为太亮了,现在终于看到了机器的形状。它类似于一个大的长鸡蛋,从基座向前延伸出去三个圆锥形的金属杆,并不断脉动着红色的光芒。
在顶部,有一个旋转得很快的构件,也发出了强烈的红色荧光。它在下降的时候改变了颜色,可能是它的旋转速度下降,这个构件是一个圆盘子的形状,或者是扁平的圆顶。降落后,它不再旋转了。
接着飞行器伸出了三个金属支架,并接触地面。拖拉机还在行使,安东尼试图转弯,试图躲开,也是为了逃生。不过,发动机突然“死机”并且同时车头灯自行熄灭,并没有走几码。安东尼无法解释发生了什么情况,钥匙插入中,大灯还是亮的,不过,再次运行发动机,但是引擎被隔离,无法启动。然后安东尼打开拖拉机门,跳到地上,开始逃跑。
第一个缠扰者是一个矮个子外星人,他穿着一件奇怪的衣服,试图抓住安东尼的肩膀。绝望中,安东尼猛烈转动身体,给了他一个强大的推力,使他失去平衡,退到了两米开外。安东尼试图利用获得的优势继续逃脱,但被其他外星人同时攻击,从侧面和背面。
他们抓住安东尼的胳膊和腿,从地上抬起,试图消除了任何防御的可能性。安东尼只能挣扎和扭动身体。外星人动作是坚定的,不让他走。安东尼开始大声呼救,大声对他们喊,要求让他走。
这些咆哮,让他们感到惊讶,停下了脚步,看着安东尼的脸,仔细观察他。不过,尽管如此,还是坚定地抓着他。他们似乎意图让他稍微平静一点。
他们把安东尼带到飞行器底下。后半部分有一扇敞开的门。从门上延伸下来一个金属梯子,梯子和飞船船身相同颜色的银色金属制成。梯子一头搭在地面。
安东尼被悬空抱着,这对外星人来说并不容易,楼梯很窄,几乎无法两人并行。此外,梯子具有移动和灵活性,随着安东尼的挣扎,来回摆动。梯子两侧50厘米高处,还有柔韧的金属护杆。
安东尼几次紧紧抓住护杆,试图阻止他们。 他们只得停下来,松开安东尼的手。这个护杆也具有灵活性,一段段,类似于铰链。
进入飞船后,安东尼被带入了一个小方形房间。抛光金属墙壁上反射着天花板荧光灯的光芒。光源由许多方形的小灯发出,嵌在金属的天花板中,无法计算有多少数量。
楼梯开始卷曲和收缩,舱门关闭了。灯光很明亮,看起来像白天。即使在白色荧光灯下,你也看不见舱门在哪里,关闭时似乎变成了一堵墙。不过安东尼能判断出来它在哪里,因为那里挂着折叠后的金属梯子。在这里,安东尼没有看到任何家具或器具。
安东尼决定服从,因为他们一直抱着他,现在被关在飞船中,别无选择。
外星人用手势,指示他进入另外一个房间。安东尼不知道,这个门之前是否已打开,因为当时,没朝那个方向看。
他们进了一个更大,半椭圆形的房间。这里是相同的银色、抛光的金属墙壁,散发着金色光芒。
安东尼认为这里是飞船的中心,因为它的中间有一个金属柱,从天花板到地板,非常粗壮,似乎,不仅仅是为了装饰,应该有助于支撑天花板的重量。
安东尼唯一能看得见的家具是形状奇特的桌子——在房间的一个角落,周围是几个无背转椅(类似于酒吧的高脚凳),也是相同的白色金属。桌子和长凳有一个支撑腿,连接地板。或者铰接在一个可移动的环上,环再连接到地面伸出的三个支撑件上。似乎有助于家具转向任何方向。
无休止的几分钟,安东尼站着,总是被两个外星人监控着。陌生的外星人看着他,谈论着他。他们和人类的语言没有任何相似之处。他们之间喊叫,有点像狗的嚎叫。当然,这只是形容,并不是真的狗叫,只是试图描述这些声音的特征。它们说话很慢,既不太薄也不太嘶哑,有长音,短音,有时混合几种不同的声音,最后结尾的时候有些颤音。对安东尼而言,完全陌生。事后,他说,我无法复制这些声音,我的声音做不到。
当外星人彼此叫喊结束时,他们开始了行动。5个人又抓住了安东尼, 然后开始用武力脱掉他的衣服。安东尼再次进入战斗,抵制并试图让他们很难实现。他还大声抗议和诅咒。
外星人显然不理解,他们停下来看着安东尼,仿佛表明他们受过教育。另一方面,虽然使用武力,但他们在任何时候都没有严重伤害安东尼,甚至没有撕破他的衣服。
安东尼完全赤身裸体,痛苦不堪,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一个外星人走来,拿着看起来像湿海绵的东西,在他身上涂抹一块液体。它似乎比海绵更柔软。液体清澈如水,很稠密但是没有气味。液体渗透进安东尼的身体。他感觉很冷,因为外面的夜晚温度已经很低,在房间里明显更低。脱掉衣服时,安东尼开始颤抖,现在涂抹这种液体,似乎更冷了。但它很快就干了,几乎看不到痕迹。
然后安东尼被三个人带向另外一个房间。房间门是关闭的,和之前进来的门,正好相反方向。外星人用手做手势,意思是,让我陪你。似乎偶尔也是蛮有礼貌的。
他们将安东尼,夹在中间,走向大门。门的中间有一个连接部件,类似戒指或按钮的形状。接着,两侧半圆的门,向内收缩。
门打开后,又关闭了。这个房间的屋顶,有一种发光的文字(上图)向下照射,它由约2手指厚的红光勾勒而成。
这是一个较小的半方形房间,照明和其他房间一样。门关上的瞬间,安东尼回头看了一眼,没有门,只看到一面墙。完全是无痕的。墙壁再次打开,再次成了一扇门。两个外星人进来,手里拿着两根非常厚的红色橡胶管,每根长一米。他们将这些管安装到一个玻璃罐的一端。另一端,有一个小的,吸盘状的东西,吸住安东尼下巴的皮肤。
进行操纵的人用手挤压管子,好像把空气吹出来一样。安东尼没有感到痛苦,只是感觉皮肤被吸吮。血液一点一点地进入玻璃罐,并被装满。最后,外星人都离开,只留下安东尼一个人。门关上了。
安东尼在那里呆了一段时间,大概半个小时。这个房间是空的,里面有一个长长的沙发,像一张床,但没有靠边,没有栏杆。对某人来说有点不舒服,因为太高。那里有一根真正的绳子,它很软,像用海绵橡胶做的。
安东尼坐在那里,厌倦了战斗和所有的情感。突然,闻到了一股怪味,开始感到恶心。好像一股浓烟,喘不过气来,一种被烧焦的油漆味。
安东尼第一次注意到墙壁存在细小的金属管材,喷出一股烟,是那股气味的原因。他好像晕船一般,吐了很多,呼吸困难。他很沮丧,希望发生什么事。
我们一直没有提及这些奇怪的外星人的外表。这五个外星人,都穿着一件漂亮的紧身连衣裤,厚而又柔软的布,里面有黑色条纹。衣服和头盔无痕连接。头盔似乎由相同颜色、材料制成,看起来更硬。在头盔前面,鼻子的高度,有细小的金属构件,形成三角形。
头盔遮住了所有的东西,只看到那些人的眼睛——在两个圆形的玻璃片后面。透过这些玻璃,外星人的眼睛看起来比人类小得多。每个人都有一双明亮的眼睛,眼珠可能是蓝色的。头盔高度,比正常人类额头高两倍。在头顶上方,有三根圆的、银色、很薄的管子。这些管子,一根在中间,向下连接到脊椎部位,另两根在两边,连接到腋下附近。管子光滑、柔软,随身摆动。
衣服袖子很长,因为连接着厚厚的手套。他们有5根手指。安东尼观察到,外星人,不能将手指弯曲到手尖触摸手掌的程度。然而,并没有妨碍他们可以牢牢地抓住他,并且熟练的抽取血液。
服装应该是统一的,所有人胸前都有一块,类似菠萝切片大小的胸牌。它能反射光芒。他们披着一根银色的织物条(或金属片),连接着同样材质的腰带上。
没有可见的口袋和按钮。裤子紧紧包括身体和大腿,没有看到织物褶皱或松弛。裤子和鞋子没有明显的分离,犹如一个连续体。鞋底很厚,大概有三个手指厚。鞋的前端向上翘。这些人的步态,动作非常轻盈。
经过长时间的休息,门口的噪音让安东尼转向。一个巨大的惊喜。门开着,一个女人进来,朝安东尼缓步走来。慢慢的,而不是匆忙的。安东尼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她有点被逗乐了。这个女人和安东尼一样赤裸裸,赤脚。此外,她很漂亮,虽然与人类的认知不同。
她有着白金色的头发,长而中等卷曲,中分发型。眼睛是蓝色的,大而圆。一种椭圆,倾斜的眼眶。鼻子直而不尖,颧骨非常突出,脸部很宽,甚至超过印度人,但是脸部开始向下收缩,精确地调到尖下巴。因此看起来呈三角形。嘴唇非常薄,几乎没有。耳朵也很小。触摸她的身体,柔软而有肉感,不是骨感。瘦瘦的,活泼的乳房。瘦腰,小肚腩,发达的臀部和大腿。不过,脚很小,手也很瘦小。手指和指甲都很正常。
这个女人羞涩、默默地走着,用“谁有什么愿望”的表情看着安东尼。突然,走上来,拥抱并用头发摩擦安东尼的头。与此同时,安东尼觉得她的整个身体都粘上了他,并开始做动作。她的皮肤有很多雀斑。安东尼没有感觉到她身上有什么特殊的气味,除了女人味。
门又关上了。安东尼和那个女人单独在一起。她拥抱着他,让安东尼明白想要什么,安东尼开始变得兴奋……事后,安东尼认为之前擦在他皮肤上的液体是原因,他们一定是故意这样做的。
安东尼陷入了一种无法控制的兴奋之中,最终忘记了一切,抓住了她......在沙发上结束了和外星人的第一次做爱。
最后,她累了,呼吸急促。安东尼却一直很兴奋,试图再来一次,但她拒绝了,试图逃跑,避开,阻止……
安东尼事后,很沮丧。他说:这就是他们想要的,来改善他们的种族。不是吗?
不管怎样,安东尼过得很愉快。虽然偶尔,听到她的呻吟声,给人一种令人不快的印象,类似于和一只动物在一起。
安东尼注意到的一件事,她从来没有吻过他。安东尼记得她张开嘴,然后下巴上有一种轻微的咬痕,表明它不是一个吻。
安东尼注意到的另一件事是,除了头发,阴毛是红色的,和血一样的颜色。
门打开了,另外一个外星人出现在门框,做了一个动作。女外星人走了。但她离开之前,转身指着肚子,脸上带着微笑,然后指向了天空。
然后那个男人进来,把衣服挂在安东尼的胳膊上。他招手让安东尼穿上衣服,安东尼默默服从。他发现口袋里打火机丢失了,不知道是不是被他们拿走了。不过他没有抱怨。
然后他们回到了另一个房间。三名工作人员坐在转椅上,彼此交谈。带着安东尼的外星人,也加入他们的聊天,把他晾在一边。
安东尼现在完全冷静,知道他们不会伤害他。他试图打发时间,观察并记忆所有看到的所有细节(墙壁,家具,制服等)。
安东尼注意到桌子上,有一个带有玻璃盖的方形盒子,里面保护着一个表盘。里面有一个指针,对应于6点位置的地方有一个黑色标记,对应于9点和3点的点处存在相等的标记。起初安东尼以为这种设备是一种手表,因为每隔一段时间,其中一个外星人就会看看。但事实可能并非如此,因为长时间盯着看,没看到指针移动。
安东尼想着携带一些东西来证明冒险经历。如果能顺走那个盒子,问题就会迎刃而解。也许,看他感兴趣,外星人会把它作为礼物。
安东尼慢慢走近,把仪器拿在手里。它很沉重,也许超过2公斤......还没来得及仔细看,一个人外星人迅速起来,很生气,把他推到一边,然后把仪器放回原处。
然后安东尼走开了,背部靠着墙壁。他开始琢磨,必须表现的绅士一点,这样外星人才会尊重他。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用指甲划伤墙壁,试着看看能不能得到一点金属。但指甲在抛光的墙上很滑,金属很硬,没有得到任何东西。
女外星人离开后,安东尼再也没有看到她。安东尼觉得发现了她的所在。在那个大房间前面的另一扇门,它有点半开,不时听到传来的声音,仿佛一个人走来走去。只可能是哪个女人,因为其他人都和安东尼呆在同一个房间里,穿着制服和怪异的头盔。但无法验证。
最后,一个外星人站了起来,示意跟着他。其他人静静地坐着,没有看。
安东尼和他走向入口大厅的方向,走到前门,门再次打开,楼梯已经展开了。
不过,没有下来,因为外星人招手陪他到门两侧的平台。这个露天的平台包围着飞船,虽然狭窄,却可以走到两侧。先是走到飞船前面。安东尼注意到侧面有一小块方形金属突起(在另一侧有相同的东西),认为也许是帮助飞行的小翅膀。
再向前,是安东尼看过的三根金属杆,牢固地嵌入飞船,仿佛是三个金属钉。它们的形状和长度相似,底部相当厚,尖端变细。它们会发出轻微的红色磷光,就好像它们是红热的一样。不过,感觉不到任何热量。在金属杆基座部分,稍微高一点,是一圈镶嵌的红灯,小而圆。在飞船身上能看见很多宽厚的玻璃罩,凸出来,并牢牢嵌入金属中。但是安东尼觉得他们可能并不是玻璃,因为在飞船里面,并没有看见窗户。这些玻璃周围也镶嵌的小的紫色灯。
看着设备的正面,开始倒退。那个男人突然向上指着,巨大的碟形圆顶旋转着。安东尼发现它,即使运动缓慢,也会有真空吸尘器吸入空气的噪音,一种嘶嘶声。当飞船开始从地面上升时,转盘速度会快到不可见的程度,只能看见光晕,亮度也会增加很多,也会改变颜色,从缓慢时的绿色,转向鲜红色。声音也会增加到真正的嗡嗡声。
转向机组的后部,再次穿过门,沿着后部的曲线行走。后面有一个巨大的金属片,似乎是一种改变方向的方向舵。
又回到了门口。外星人向导指着楼梯,示意安东尼下楼。安东尼服从了。
当安东尼踩到土地时,抬起头来。他还在那里。然后他指着自己,然后指向地球,然后指向天空。金属梯子开始收缩,台阶逐步折叠起来。收缩到门后,门封闭了。和之前看到的一样,门变得看不见。
顶部的转盘,速度越来越快,金属钉,前大灯和转盘的灯光越来越壮观。飞船开始缓慢垂直上升。那一刻,起落架向侧面收起,进入飞船底部。底部是光滑和抛光的,好像那个三脚架从未存在过。
飞船继续缓慢地上升,直到达到大约30到50米的高度。停了一会儿,同时光变得更强了。嗡嗡声变得更强烈了,旋转盘子以惊人的速度旋转,光逐步变成鲜红色。这时,这个飞船突然转向,稍微倾斜到一边,然后就像一颗子弹一样,在几秒钟内就消失了。
安东尼回到拖拉机上。时间已经是早上5点半左右了。被外星人绑架了四个小时十五分钟。很长时间了。
安东尼返回房子的途中仍然感到恶心。三天中感到“肝脏疼痛”,脸上和手臂上出现小的浅表溃疡,但此后不久就愈合了。事件发生3年后,他的下巴抽血迹象仍然可见。
发生后的第二天,他发现拖拉机处于完美的工作状态。在柔软的犁过的土地上,机器三脚架留下的痕迹,以及船员的鞋子印象(长18厘米)仍然可以看到。
被调查中的安东尼
非凡的经历之后,Olavo是巴西大学医学院的医生和教授,是第一个披露此案的人,事件发生8年后,通过SBEDV公报(26/27),再到英文杂志“Flying Saucer Rewiew”(FSR)发表。
安东尼和他的妻子Marlene
尽管该报告在20世纪60年代早期的UFO研究圈中是众所周知的,不过,时光荏苒,如大部分著名的接触案例一样,慢慢的被人遗忘了。
只做有力度的揭秘。更多精彩,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星际联播。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