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没有过。
毒舌编辑部竟然深夜集体加班……
看剧!
是的,必须深夜看才爽,必须人多一起看才爽。
豆瓣8.2,这对恐怖题材来说也太罕见了——
《客:The guest》

손 : The Guest

OCN电视台出品,《客:The guest》(以下简称《客》)首播就拿下历年原创系列中的第二高收视。
Sir同事们一致认为,这堪称最吓人的韩剧。(影音室的黑暗中,此起彼伏的尖叫声说明了一切)
但在吓到之余,Sir同时也在想,《客》到底为什么那么吓人?
《客》的恐怖,是循序渐进的

以下内容高能预警,接受无能的毒饭建议捂眼或关闭流量不load图观看
它从第一分钟开始,玩的就是心跳。

故事开始,就先用一场毫无预警的杀戮为整部剧定下阴郁的基调。
东海海边,一个大妈顶着酷暑在发传单。
在一次次被拒,甚至无礼甩手后……
她表情突变,拿起了刀,朝刚刚甩她手的女人刺去。
一刀,两刀,三刀……
血,流,成,河。
但这样无缘由的杀戮并不是第一次发生。
二十年前,早有怪事。
小时候的尹华平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比如,爷爷身后出现的可怕“姐姐”。
这一天,刚好村里在做大型祭祀活动。
叔叔给华平讲了个诡异的传说——
村里曾有个精神状况有问题的男人住了进来。
与此同时,村民突然开始一个接一个消失,大家一致认为这个男人就是凶手。
但随后却发现,男人被鬼附身了!
不仅多次作法驱鬼都于事无补,最后更是拿起刀往自己的眼睛插去,然后跳入了东海(记住东海这个地名,下面还会出现)。
更诡异的事情开始来了。
他没有立刻死去,而是在海上漂浮了好几天,一直用眼睛盯着村民。
当天晚上,讲完这个故事的叔叔,在出海祭祀的时候,一个趔趄……
呼,差点被淹死。
被救上来以后,后脖子开始瘙痒,在几乎要挠出血的时候,他拿起了刀!
擦……
打了马赛克都觉得吓人
他讲的故事,竟然在他身上发生了?!
那,听故事的那个人呢?
只见叔叔倒下之前,看向了小华平。
像是病毒传染一样,奇怪的行为,传到了小华平身上。
他的眼睛开始模糊,接着妈妈被发现堕海而亡,奶奶被发现吊死在树上。
甚至连前来作法的巫女,都抵挡不了小华平的攻击。
巫女吐血之前,朝小华平爸爸警告——
“必须杀了那家伙才行,那家伙附身在人类身上杀人。”
巫女也束手无策之际,爷爷找来了两位神父。
老神父认为小华平没被附身拒绝驱魔。耳根子软的青年崔神父却给小华平留下了联系方式,让他随时可以找自己。
当天晚上,爸爸听了巫女的话,意图把小华平掐死结束这一切。
但小华平的症状已经消失,在爷爷的阻止之下,小华平逃跑。
并顺着崔神父给的地址,来到了崔神父家门口。
殊不知崔神父却在……
大开杀戒。
也就是说神父不仅没为小华平驱魔成功,反而自己中了邪。
正当小华平在门口踌躇的时候,一位女警察路过。
她不仅阻止了要入内的小华平,还救出了屋内生还的神父弟弟。
然后……自己丧命于崔神父手下。
崔神父最后逃逸的模样,却一直在小华平心里挥散不去。
35分钟剧情,死了8个人。
第一集结尾,就来到20年后,命案现场的三个幸存者相遇:小华平,崔神父的弟弟和女警察的女儿。
他们成为三主角。
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便当速度,堪比美剧。
但大家都觉得恐怖的这一连串剧情,Sir却发现了很多常见套路。
你看这段乌鸦袭击,是不是也很眼熟。

《客》
《招魂》
可以说,《客》的第一重恐怖,都是建立在旧有恐怖片基础上的感官恐怖
突然蹦出的鬼、无缘由的怪事、诡异的行径、古老的传说、血腥的杀戮……
大部分你能在欧美日韩恐怖片见到的桥段,《客》几乎都用上了。
但它的恐怖就仅仅停留在恐怖电影大杂烩?
那就小看《客》了。
《客》的第二重恐怖,在于东西方结合的宗教恐惧
20年后,尹华平
(金东旭 饰)
当了出租车司机,灵媒的体质,让他时不时就能看见被朴日道附身的人身上所发生的事。

在维持生计之余,他靠着这样的线索不断寻找朴日岛以及当时逃脱了的崔神父踪迹。
崔神父的弟弟崔允(金材昱 饰),成为了一名驱魔祭司,为了找出哥哥当时被附身的真相,更为了寻找朴日道的痕迹。
女警察的女儿姜吉英(郑恩彩 饰)继承了妈妈的衣钵,成为一位重案组刑警,原本不相信鬼怪神力的她,却因为遇到了无法解决的杀人案与另外两人相遇。
三人因为一宗又一宗的附身案件再次联系在一起,开始携手打怪。
但在《客》里,Sir看得最过瘾的其实并非追查案件本身的过程,而是那些猎奇的部分。
20年前所有的怪事,都指向一个名字——朴日道
被附身的人,死前都会喊出这个名字。
在西方基督教角度,朴日道的形象是恶魔;在韩国传统萨满教的角度,朴日道被称作鬼。
大多数的影视作品,碍于篇幅,大多都只会选择一个角度,因为详细描写出对抗的全过程,就已经能撑起一部影视作品了。
就像Sir不久前也推过的电视剧《驱魔人》和拍出了“虎爷乩身”这种台湾本土民俗的《红衣小女孩2》,更不用说林正英那些经典的僵尸片。
《红衣小女孩2》
但《客》的野心不止于复制和单方面描写,而是同时展现基督教驱魔和萨满教巫祭的细节。
先说大家都不陌生的驱魔。
尽管对于韩剧来说,《客》算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驱魔剧,但驱魔这一仪式,其实早在近年的电视剧《小神的孩子们》和《吸血鬼侦探》里都有出现过。(那么恰好这两部都是OCN的剧)
韩国电影中,也有过驱魔题材的《黑司祭们》。
《黑司祭们》中的萨满驱鬼巫女和基督驱魔祭司相遇
早在1973年的经典《驱魔人》里,就已经奠定了附身者的形象。
一个人体内仿佛有好几个人,说话声音、语言、语调多重混合,身体能做出各种高难度的体位,带有腐尸的味道,有杀戮的嗜好……
但《客》在原有的这些基础上,作了本土化的改造,令朴日道这一形象更加接地气。
因为朴日道来自东海,所以附身者的特征多了脖子瘙痒腐烂和需要大量补水等特别设定。
在驱魔的最后阶段,以往的作品中附身者吐出的都是血水,《客》里面却是吐出海水(完全符合东海的设定)。
观众在感受熟悉的恐惧之余,又能获得新鲜的刺激。
接下来就是更猎奇的部分了。
仅仅是前两集,其实就拍出了三场韩国传统巫祭
看着都是敲锣唱歌跳舞,实际上大有来头。
开头村民们举着白旗在山间路上行走,晚上围坐在海边的这场,更准确地来说应该是东海岸别神巫祭
在巫祭传承地区尤其活跃的东海一带盛行,别神巫祭本身还是被认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别神巫祭具有强烈的祈愿生业昌盛的特点,在农村人们祈愿农业丰收;在渔村人们祈愿渔业丰收;在市场人们祈愿生意兴隆并且举行乱场巫祭。(来源:韩国民俗大百科全书)
祭品摆设、村民的座次、所用的乐器、巫女的装扮全都有严格规定,剧中也尽可能还原。
上为《客》,下为现实中的东海岸别神巫祭(图来源韩国民俗大百科全书,下同)
而小华平被附身后的这段,和巫堂为三人追查的附身男子作法的这段其实都是降神巫祭
降神巫祭,即向神智癫狂失常或身上带有神气的人降神,使他们得到神附体的巫祭。(来源:韩国民俗大百科全书)
某种程度上,可看作是与驱魔仪式类似的传统仪式。
上为《客》,下为现实中的降神巫祭
除了传统巫祭场所和形式的还原,连巫堂所用的巫具七星铃都做到细致化。
左为《客》,右为现实中的七星铃
这种细节化的还原,不仅令观众得以对日常罕见的传统民俗一窥究竟,也侧面说明了《客》为了要吓你,完全下足了心思。
在Sir看来,一种宗教角度的叙述就已经够吓人了的,而《客》所呈现的两种,会因为未知的加成,导致恐惧的加倍
但说了那么多,Sir还是觉得,第三重恐怖才最渗人。

平凡
仔细看看被附身的人?
其实所有被附身的都称得上是边缘人
懦弱的崔神父、重伤致残却无法获得赔偿的约聘职员、自幼被母亲虐待的废车场打理人兄弟……
因为是约聘职员也没有赔偿
给这份工作的大企业也说不知情
都是不被理解,被社会压榨,得不到关注的人群。
三位主角同样如是。

尹华平是最不起眼的出租车司机,姜吉英是被处分的刑警,崔允则是孑然一身,明明帮助了人,却被质疑的驱魔人。
他帮助了很多人,真的帮助了很多人
不是多管闲事,(而是)一个人孤独奋斗了
你会发现,这些人不仅不被群体所接纳,甚至处于群体之中,也与异邦人无疑。
他们全都成为朴日道的目标。
回头再看剧名《客》。
电视剧的一开头,就解释了客是来自东海深处,因黑暗和软弱附身于人类的东西。
那个东西来自东海深处,那个东西会附在人身上,将人类黑暗的内心,软弱的内心换掉,附在人的身上,被附身的人已经不是人类。会因人类的死亡感到喜悦,责备人类,嘲笑人类。客,从东海的深处来了。
但根据韩国民俗大百科全书所述——
客,其实指代客鬼(객귀)。(其实翻译成“鬼客”不太正确) 
人的阳寿未尽而客死他乡时,其灵魂无法去往阴间,变成“冤魂”折磨家人或亲戚等的鬼。巫俗中相信溺死者或因交通事故,自杀,他杀等在家外死于非命的人会成为客鬼。尤其强调死于他乡异地,也称“客死鬼”。据传,此类死者的魂魄若无法去往阴间而变成冤魂漂泊游荡,会附身于任何人,并带来各种灾祸,为人所忌讳和恐惧。
客,始终不被视为群体的一员,游走在群体边缘和群体之间。
最终因为绝望而被乘虚而入,产生了异化。
不被接纳的是为客。
但当这种边缘成为平凡的日常,当这种异化越来越普遍,当这种绝望日复一日地蔓延。
下一个互相残杀的,会是谁?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想看的,韩饭网有
编辑助理:库布里没有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