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权威报告揭露西方政治正确的禁忌:不同种族的犯罪率差异问题
写在前面:不同种族的犯罪率差异在西方是一个讳莫如深的话题。如果有人在西方公开谈论这个问题很容易被扣上“种族歧视(Racist)”、“偏见仇恨者(Bigot-hater)”的罪名。这使得警察和许多政府部门不能根据现实数据和常识去执法和制定公共政策,因为这么做的结果往往就是被媒体、白左政客指责为“种族歧视”。一旦被扣上“种族歧视”的帽子,面临巨大的舆论压力只是最轻的后果,严重的话会面临失业、被社会边缘化甚至面临人身安全威胁。
谈到现实与数据,目前在这一领域最权威的研究报告要属美国新世纪基金会(New Century Foundation) 2016年推出的报告The Color of Crime,其研究是基于政府对社会公布的最全面的数据进行的,报告的内容令人震惊,可以说是“冒了天下之大不讳”,与西方主流媒体的“政治正确”格格不入。因此媒体纷纷对此报告装聋作哑。本人将在下文中对该报告进行较为详尽的分析。欲阅读报告原文与报告作者信息请点击此链接:权威报告揭示种族与犯罪率的相关性,西方主流媒体避讳不提
西方“要命”的政治正确:
我们提到的西方“政治正确”使许多美国警察感到头上悬着“种族歧视”的利剑,从而可能减少在黑人聚居区的巡逻,面对黑人青年的可疑举动采取得过且过的态度。黑人区、拉丁裔聚居区的犯罪率因此将得不到控制,进入恶性循环,从而导致更多各个种族的公民死于非命。

同时,媒体对此的报道也是避重就轻,很少谈及高犯罪率区域的种族构成因素,从而使得整个社会缺乏解决犯罪率问题的完整信息。因此,对种族犯罪率差异的视而不见在西方是一个“要命”的禁忌。

美国著名记者、律师与政论家,曼哈顿研究所研究员:海瑟·麦克唐纳(Heather Mac Donald)在她的著作《对美国警察的宣战伤害了黑人群体》中提到,从1993年-2001年,纽约警察在黑人区的积极执法使得犯罪率下降了64%,为当时数十年以来最低。
下图为美国纽约市的谋杀数量图表,我们看到,谋杀数量大幅下降的年份(1990年-2000年)同时也是警察贯彻在黑人区积极执法政策的时间。
数据来源:《纽约杂志》(New York Mag) http://nymag.com/news/features/crime/2008/42603/index5.html
面对如此卓越的成效,美国警察得到的回报是“种族歧视”和迫害黑人的指责。主流媒体、炒作种族关系的黑人公众人物和白左政客们对警察的执法形成围攻之势,他们对美国历史上最成功的治安改善的业绩不屑一顾。
2015年,美国50个大城市的谋杀率上升了17%,这是20年以来的单年最高增幅。奥巴马总统执政的最后一年(2016年),也是“政治正确”势头正猛的时期,美国各大城市的犯罪率进入高峰。仅头六个月,51个大城市的就在2015年的谋杀率基础上又上升了15%。(数据来源:曼哈顿研究所 https://www.manhattan-institute.org/waroncops)
在这血淋淋的数据中,芝加哥的尤其骇人,在2016年,谋杀率飙升了58%,共762人丧生,为20年来最猖獗。与此同时遭枪击的的受害者增加了47%。
数据来源:《时代周刊》
美国主流媒体对此数据进行了报道,但是对枪击的来源含糊其辞,《时代周刊》称枪击来“自住在芝加哥市南部和西部的年轻人”。而简单的网络搜索就会发现大量的统计与地图数据都表明,芝加哥南部和西部的是黑人的密集聚居区。
图中深蓝色区域为黑人密集聚居区
《时代周刊》倒是提到了枪击的受害者多数都为黑人居民。并且该周刊引述报告的作者说,芝加哥市的谋杀上升可能与警方对暴力犯罪的拘捕执法不够,从而导致复仇性暴力的恶性循环有关。

(来源:http://time.com/4635049/chicago-murder-rate-homicides/)
显然,《时代周刊》和西方许多“政治正确”主流媒体一样,提及黑人群体时只能将其刻画为受害者,完全回避枪击者的种族构成。事实上,即便数据没有被公布,我们也几乎可以肯定枪击者与受害者大多数同样都是来自芝加哥黑人聚居区的。美国FBI的一份报告显示,在2015年,全国89.3%的黑人谋杀受害者死于其它黑人之手。
数据来自《华盛顿邮报》引述的FBI在2015年公布的报告: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politics/wp/2017/10/24/americas-big-issue-is-black-africans-killing-each-other-sebastian-gorka-says/?utm_term=.401b512813f1)
而美国大城市在2016年的谋杀率显著上升的原因很可能是因为“政治正确”的舆论环境使警方面临巨大压力,担心严厉执法会遭到口诛笔伐甚至更严重的后果(之前就有许多类似案例导致警察遭处罚甚至被判刑),因此在黑人聚居区的执法变得束手束脚,导致黑人居民之间的暴力激化,面临失控。
可是,西方主流媒体仍然表示暴力飙升的原因不明,因为如果承认警察的执法一旦松动,黑人群体之间的暴力就会升级意味着使得黑人群体失去“政治正确”规定的受害者角色,甚至会引起大家思考黑人区普遍犯罪率偏高的问题。
并且《时代周刊》在自己的报道中也提到,芝加哥市的谋杀率虽然高过纽约、洛杉矶、休斯顿和费城等大城市。但仍然低于圣·路易斯市、巴尔的摩市和底特律市。而这三个城市的黑人人口占比分别为49.2%,63.7%,  82.7%。芝加哥市的黑人人口占比为:32.9%。
与此同时,Safewise网站评选出的治安排前三名的美国城市:Lewisboro,Hazen 和 Therford Township 的种族构成为:
Lewisboro:95.18% 白人, 2.09% 亚裔, 1.19% 黑人。
Hazen:96.6% 白人, 0.4% 黑人 1.8%, 0.3% 亚裔。
Therford Township:94.42% 白人, 2.91% 黑人, 0.24% 亚裔。
另外,从美国全国人口来看,黑人人口占比为12.6%。
(数据来源:https://www.safewise.com/safest-cities-america)
因此我们看到一个规律,也就是在西方“要命”的禁忌。黑人人口的占比往往与一个地区的犯罪率成正比。而黑人群体也是黑人高犯罪率的最大受害者。这是一个让人感到遗憾的事实,对于许多人也不是一个容易接受的事实,但是真相比我们的主观感受重要,丧生于暴力犯罪的生命也远比“政治正确”重要可惜美国白左掌控的主流媒体、相当多的大学教授与许多政客并不愿意面对这个残酷的现实,并且尽其所能混淆视听甚至掩盖事实,这不仅是对美国民众有害的,并且由于美国在全球的强大影响力,输出这种“政治正确”也是在误导其他国家的民众,使得类似的问题可能在其他国家产生。
中华复兴认为,以上列举的证据是强有力的,但毕竟不是系统性的,因此仍然属于间接证据。因此,我们下面有必要对之前提到的美国新世纪基金会(New Century Foundation) 2016年推出的报告The Color of Crime进行更加仔细的解读。
不同种族犯罪率差异的权威报告:
中华复兴已将此报告下载并分享到网盘上,请将下方链接复制到您的互联网浏览器的地址栏,点击“回车”后输入密码即可下载阅读。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cGHG0Ji4jD31IuUaWXKUrQ 密码: w16k
该报告的重大发现如下:
一、
证据表明,西方主流媒体所宣传的美国警察对黑人的种族偏见是几乎不存在的。对受害者和证人的调查显示,警察逮捕黑人暴力罪犯的比率与黑人犯下暴力罪行的比率非常接近。
下方表格为美国权威部门收集的数据,表中有22对柱状图,每对都是一种类型的犯罪,由一条深色柱与一条浅色柱组成。深色柱是受害者/目击者称罪犯为黑人的百分比(指认率),浅色柱为被捕的嫌犯为黑人的百分比(逮捕率)。
表格的纵坐标为百分比,横坐标上是不同类型的犯罪。

如果浅色柱在各种罪行上都显著高于深色柱,那么说明警察逮捕的黑人嫌犯比受害者称被黑人罪犯伤害的比率高,因此指向警方针对黑人有歧视现象。
可是我们发现,事实正好相反。比如第一对柱状图,"Assault Offenses"多指打人造成伤害的犯罪行为,近40%的受害者称袭击者为黑人,但是因打人而被捕的黑人百分比仅略高于30%。对于多数的犯罪,受害者声称被黑人冒犯的比率都比实际被捕的黑人比率高。在表中22种犯罪中只有6种黑人的实际逮捕率高于被受害者指认的比率。它们是: 谋杀(Homicide)、造假(Counterfeiting)、挪用款项(Embezzlement)、欺诈(Fraud)、偷盗财物(Stolen Property Offenses)、毒品罪行(Drug Offenses)以及赌博(Gambling Offenses)。有意思的是,这些犯罪行为的特性使得常常没有目击证人,比如谋杀、挪用款项或者偷盗财物,或者这些罪行种没有明确的受害个体,如毒品罪行或者赌博。所以,这六项罪行中的指认率可能不如其他的罪行准确,也就是说黑人的逮捕率高于指认率不等于警察对黑人一定存在歧视。
因此数据显示,绝大多数警察只是在履行公职逮捕违法的罪犯,无论什么种族,而不是在针对黑人群体。由于多数犯罪行为的黑人指认率高于实际被捕率,警察甚至在追捕调查黑人罪犯时有所忌惮,担心被指控“种族歧视”而束手束脚,或者在较轻微的罪行执法上对黑人更加宽松或者采取得过且过的态度,比如在打人(Assault)、破坏公物(Vandalism)和盗窃(Robbery)行为上,都是指认率显著高于实际被捕率。
在2008年,时任议员的奥巴马称:“黑人与白人被逮捕的概率非常不同,被定罪的概率非常不同,并且为同样的罪名获得的刑期非常不同。” 显然,奥巴马相信美国警察针对黑人进行种族歧视,他的观点虽然没有学术与宏观数据的依据,但是仍然被美国主流媒体呼应。

更耐人寻味的是,从奥巴马当选的2009年开始,美国全国犯罪受害调查(The National Crime Victimization Survey)开始停止公布罪犯的种族信息,直到2015年美国司法部才公布了部分信息。不仅在美国,犯罪份子的种族信息在其他白左当权的西方国家也是常常被模糊甚至掩盖的,比如英国和法国等。
二、
犯罪率存在巨大的种族差异。亚洲人的比率最低,其次是白人,然后是西班牙裔。黑人的犯罪率最高,几乎所有犯罪类别和几乎所有年龄组都是这个规律。以芝加哥市为例:这是2010年该市各种族被捕的概率,以白人被捕率为“1”来计算。
上面的图表显示,在第一项谋杀(Murder)罪中,黑人因此被捕的概率是白人的23.8倍,拉丁裔是白人的6.7倍,而亚裔仅为白人的0.75倍。之后的七项分别为抢劫、性暴力、严重的暴力袭击、入室盗窃/抢劫、偷盗、车辆盗窃和毒品。
亚裔的被捕率在所有方面都为最低,比如性暴力方面,黑人的被捕率是白人的10.4倍,拉丁裔是白人的4.9倍,亚裔则仅为白人的0.23倍,为整个表格中最低。
三、
2013年,黑人犯下谋杀罪的可能性是非黑人的6倍,在跨种族犯罪方面,黑人杀害另一个种族的人的概率比被另一个种族的人杀害高12倍。
另外,也是在2013年,在大约66万起涉及黑人和白人的种族间暴力犯罪中,黑人在85%的时候是施暴者。这意味着黑人攻击白人的概率比白人攻击黑人的概率高27倍。拉丁裔人攻击白人的概率比白人攻击拉丁裔的概率高8倍。
关于跨种族犯罪方面的详细证据我们将在之后推出的(下)篇中进行更多分析。
小结:
面对以上令人震惊的数据,如果西方能够实事求是的面对,相信对包括黑人群体在内的所有公民都将是一大幸事,因为这意味着实事求是将会取代“政治正确”,为所有人都将带来更加理想的社会治安。
随着特朗普和美国右翼的当选,这样的信息与观点虽然仍然是禁忌,但是已经有松动的迹象。无论如何,在信息因互联网而流通极为便利的情况下,这样的事实值得所有国家关注与思考,种族差异与关系问题将不止是西方社会的问题,也将是世界范围内的重要课题。
感谢您阅读《西方“要命”的禁忌:不同种族的犯罪率差异问题(上)》。在(下)篇中我们将继续深入分析此报告的重要发现,探索更多种族犯罪率差异的证据。欢迎你继续关注我们! 谢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