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沙河讲解《易经破迷》,系列文章、视频以及下线活动将由腾讯·大家陆续推出,敬请关注。


易经破迷·周易古经(四)
人要算命,他要问的有八种,《易经》的经文是拿来决疑,就是心中有怀疑,要想有一个解决,有一个答案。那么人们在心中怀疑有八个:
第一,这次打仗或者买股票或者出去跟别人打架,中间存在着胜败问题,究竟胜嘛败?这是一个。
第二安危问题,就是说我这次去做一件什么事情,是能够有平安的结局吗或者有可怕的结局?叫安危。
第三生死,就说这次去打仗,我是个士兵,绝对心中想过这次战役我究竟是生嘛死,不知道,如果有一个算命先生,我一定会去找他问。
第四个涉及到这一生——穷通,穷就是你命不好,通就是你弄对了,升了官,科级提到厅级,通。这里就有四个了。
第五个怀,婚嫁男的就怀疑我跟她结婚是不是有问题吗?或者还是有不吉利?女的也是想我嫁给他嘛有好结果啊?或者是坏结果?婚嫁,这就是第五个。
第六个是弃育,弃是抛弃,育是养育,我们今天没有这个问题了,今天偶尔有些人把生下来的娃娃悄悄扔了的,这种非常少,何况有慈善机构就拣回去了。古人这种事多得很,就说生了一个娃娃下来,这个娃娃对于我们家庭、家族会带来灾难吗?或者会带来兴旺?中间也要去算一命,叫弃育。这就有六个了。
第七个怀疑,病了,是添病吗?还会康复?这就有七个。
最后还有一个,明天要坐飞机,飞以色列,这次我究竟去不去?因为万一飞机上有那些在上面安炸弹呢?所以说前一天晚上都要失眠。
人就有这么多怀疑,所以需要《易经》,《易经》在当时它就得到了需要。这个是我们今天,我们现代人其实我们不需要了,是因为我们知道人家以色列航空公司、摩萨德中间的功夫高得很,保证平安,没有什么问题。
古代什么事情都很恐惧,“殷人鬼,越人禨”是当时商朝末年,是因为商朝后来的首都迁到“殷”那一个地方去了,“殷”就是安阳,所以商朝的后期又叫“殷”。
这一个评论、结论是周民族提出来的,周民族当时盘踞的地方是陕西、甘肃、宁夏那一带,中原的西面,他们瞧不起中原人,就是商朝的人,说商朝的人信鬼神,万事都信鬼神,认为一切都是鬼神,要靠鬼神保佑你。这个是商朝,中原的人。
长江流域的人都叫越人,越人在当时就是南蛮,被称为蛮夷,不开化,文化低的。这个“越” 绝不只是指浙江和春秋那个“越国”,直到整个南边到广西都还叫“越”,而这有很多种“越”,所以叫“百越”。在广西之南的国家叫“越南”,所以“越”是这样来的。“越”这一个词汇在古代语言中间是表示国界以外很远很远的,都叫“越”,“越”就是很远,所以“越”我们至今有“越过”、“跨越”、“across”,非常遥远。
那么周民族瞧不起他们,为什么瞧不起?是因为长江流域这些蛮夷完全是“越人禨”,“禨”就是认为很琐碎的一些小事情都象征着吉嘛凶。这个的民间信仰多得很。旧社会,我们上一辈的那些老太太,早晨起来听到树上的老鸦“哇~哇~哇~”,叫得很凶,就说“今天千万不要犯口嘴哦”,犯口嘴就是和人吵架。就说凡是听到这个乌鸦呱呱呱的叫,就有要和人家发生口角(的可能)。甚至写儿歌的都是“喜鹊喳喳叫,客人要来到”,这个也是“禨”。就是把一些小得很的事情看得能够影响这个。还有我们小时候用的也是这种越人的这个(方法),比如说“左眼跳崖,右眼跳财”。欧洲人也有,欧洲人出门遇到一只黑猫,从你路前面横着跑过去,那你绝对不吉祥。

流沙河先生,图片提供:麓客学社·钟鸣翔
周民族瞧不起他们这些人,周民族因为他们把八卦拿来改了,改成阴阳两个元素,决定一个社会、一个人群、一个个体的一生的命运。这个虽然说来是这个,但是他可以称啊:我们是唯物主义,不信神,我们掌握了这一种真理,在八卦中间看到的,这个就是命运循环。周民族在当时是以这种文化为骄傲,所以对中原的评论是“殷人鬼”,商朝的那些人,你看尽是去请示鬼神,连出个门(都要请示鬼神),商王第二天要坐船到黄河里面去游一圈,前一天都要卜,看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我不是说商王牙齿痛,他怪有一个女鬼把他找到了吗?这些都是周民族看不起的,周民族认为的一切吉凶祸福都是可以用阴阳学说来解释,用八卦循环来解释。他们在当时认为这个就是真理,因为不信鬼神,更不信乌鸦叫、喜鹊叫、左眼跳、右边跳这些。这个就是为什么《易经》中间解释的各种命运不牵扯鬼神,这在当时是非常先进的一种观念,就和我们最初认为唯物主义者绝对不会错一样的,我们不信唯心主义。周民族那个时候说的就是,你看我们信的规律,阴阳互相之间的消长的这种规律,而不信鬼神。其实也是另一种迷信,“殷人鬼,越人禨”。
(易经破迷·第三讲,未完待续)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从2018年3月开始,腾讯·大家邀请流沙河先生做主题为“易经破迷”的沙龙,讲解易经,破除迷信。此系列讲座共20讲,将陆续制作成视频,在腾讯新闻、腾讯视频播出。已播出视频,点击以下系列内容可查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