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着把钱挣了”相信几乎是每个人的梦想吧,但几乎大部分人也只能在做梦的时候实现了。

但在澳洲悉尼的这位小哥,却真的不用走出自己的卧室,年收入便超17万澳币。
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躺着净赚17万
这位让人艳羡的小哥,是一名生活在西悉尼的19岁小伙子,Andy Mai
一年前,他主动从学校退学,这一年里几乎没怎么踏出过家门的他,
没有上学,也没有出外打工
却年收入超17万澳元
连澳媒都为之震惊
怎么做到的?其实很简单。
Andy其实是通过代发货(drop shipping)的方式
专门售卖母婴产品
从而发家致富的
 什么是代发货(Drop Shipping)
据悉,代发货(Drop Shipping)是指制造商直接出货:由零售商接受顾客的订单,收取款项,然后将订单转发给制造商,由制造商将商品直接发送给顾客。
简单来说,Andy通过网络从买家那里拿订单,然后从制造商那里购买,自己并不需要库存商品,制造商直接发货。

整个过程其实并不复杂,都可以在线操作,
而且随着像AliExpress等直接连接买家和中国制造商的网站的发展,

让这门生意变得越来越挣钱...
目前,Andy的“代发货”事业已经进入了高速发展期,
并且事业还发展扩散到了菲律宾等地,
现在,他的团队基于菲律宾,这门生意已经完全自动化了。
一年下来,
光通过“代发货”这项事业就能赚7万澳元
并且通过指导别人如何从事“代发货”做生意,便赚了10万澳元
Andy表示,他的目标是每年再多赚5万,这样他的妈妈便可以舒适地生活了。
两年赚了2套房4台车
Andy曾经表示,他是通过售卖婴儿用品取得成功的,因为婴儿用品基本上什么都好卖。
而另一位华人刘一霖,仅做了代购两年,就年收入一千万,在澳洲
买了两套房,四台车!
他的仓库里,满满当当存放了大量的婴儿奶粉。
2015年刘一霖刚来到澳洲,便开始做起了代购生意。
2016年在悉尼Burwood开了第一家礼品店,针对的是悉尼本地的留学生代购。
随着来店购买奶粉的留学生增多,刘一霖发现单纯的靠礼品店零售已经无法满足他的需要,于是他租下了一间仓库,定点发货。
在刘一霖的仓库里,常年囤积着在澳洲超市一货难求的紧俏商品,
每天能打包成千上万的奶粉发往中国。
刘一霖就这样靠着做代购中间商,赚得盆满钵满。
实际上,在澳洲悉尼,像这样的代购仓库批发商还有很多,他们总会通过各种渠道,有着丰富的货源,
即使超市、药店断货,他们也仍旧货物充足。
在他们的客人中,有的是华人代购,为了省事,他们会直接从仓库拿货再加价出售,
有的则是某宝店店主,从仓库拿货后直接放在某宝上售卖,
年收入也能超过100万!
然而,也是因为他们的出现,大量的澳洲明星奶粉被“恶意”囤积,商场货架上常常空无一奶、本地孩童无奶可喝、于是奶粉价格坐地起价,一系列的负面效应引发了澳媒对中国代购的斥责声。
最近,“大妈”和“奶粉”这两个词条,又一次登上了澳媒的头条。
大妈偷4000罐奶粉, 价值25万澳元

就在上周三,澳媒报道悉尼警方在carlingford的停车场里,逮捕了一位叫Lie Ke的48岁亚裔女子...
原因是,她竟然在悉尼狂偷4000罐奶粉!总价超25万澳元!
这些赃物,他们不搞中间商赚差价,因为全都是偷来的,没有任何成本。
"库房"光赃款就发现了21.5万澳币,全是现金。
关于盗窃的原因,澳媒将矛头指向了中国:
"由于奶粉对中国人供不应求,转卖到国内又会大赚一笔",
说到底,大妈之所以不惜“以身试法”,还是因为其中的暴利,尤其是奶粉,其需求永远直升不降。
但其实如今,采购市场被日益垄断,享有份额的“先驱者”能坐收红利、年入百万,而底层的代购小白却举步维艰,背着最黑的锅,干着最累的活,却也挣不到几个钱。
底层代购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但谁不眼红上层的巨大利润,于是这就让很多人动起了“歪心思”。
假代购惊人产业链

1块钱的假香水,贴个标就能卖200块,要是愿意加个36块,还能造出海外直发的物流信息,钱赚得又快又轻松。
在巨大资本驱动下,“假代购”产业链得以快速扩张。
造假成本之低廉,远远超乎我们的想象。
只要20块钱,就能买一大包假小票,
其中包括包装、发票、POS机的签购单,扫描发票上的二维码还能弹出专卖店地址。
只要5角一个,就能买到防伪标识
刮开涂层,登录所谓“全国质量防伪监督中心”网站,输入验证码后真的可以查到。
只要36块钱,发货地址直接变成国外,
还能从物流官方网站上查到信息,
更别说轻松用软件造出假定位、假交易记录的入门把戏了。
“现在的‘代购’早已经步入专业的商业模式,从假货上家,到快递,再到P图买家秀、交易记录等,轻轻松松月入10万。”
而奶粉这一暴利的商品,更是早被别有用心之徒盯上了:奶粉再次地震!海外货船被查!上万罐假奶粉专卖给中国人!(戳蓝字回看)
如今的代购圈,已俨然失去了早些年的“纯净”,在巨大的利益驱动下,假代购的黑色产业链日渐成熟,
当代购、工厂、快递三方勾结,真真假假,对于买家来说,真的防不胜防。
这行的水有多深?甚至曾有“代购”这样说过:99%的人都不知道,自己在用的是假货。
在日渐“畸形”的代购圈中,“挂羊头,卖狗肉”仿佛已经成为很多代购不能说的秘密。
假代购纵行,仓库垄断者频出,代购,这个职业,究竟还可以如何走?
这里还是忠告大家,购买澳洲产品还是要找在澳洲的亲朋好友,或者真正可信的代购。便宜没好货,这个简单的道理大家都懂,可是有的时候就是被低价蒙蔽了啊!!
推荐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