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军性侵案的受害人,早已经公开其受害的所有细节。但是,朱军和他的律师却闪烁其词,一直不敢正面回应。令人担忧的是,受害人却接到多次匿名电话的死亡威胁。希望司法部门,尽快受理此案,在维护受害人安全的同时,早日还受害者一个公道。



更令人诧异的是,案子还没审,号称“著名国画大师”的范增,竟然蹦出来为朱军性侵的事洗白。而且写了一封逻辑混乱的公开信,其内容极尽添赤痔之奴性,且未见一字谈及朱军性侵的犯罪问题,一味的以扭曲的道德招牌极力渲染苦情戏。其智商之低劣,人格之卑劣可见一斑。此信一出,一时间引发艺术圈朋友的耻笑。
据知情者透露,范增私底下还是朱军拜的绘画师父。如此看来,正应了“物以类聚”。这在一定程度上,无疑印证了朱军性侵的事实。范增是什么货色,沈从文早已经揭露过,他在xx时期为求自保,曾做过很多卑鄙无耻的事。

关于性侵的社会学分析,以及心理分析,我们前些天已经谈过不少,此文就不再重复赘述。鉴于范增的卑鄙无耻,我们下面不妨专门就文艺,或文艺工作者,简明扼要地讨论一下。
最近很多网友都感慨作家如狗,或者说文艺从业者如狗。其实,这肯定是侮辱了狗。因为,狗根本搞不了文艺工作者干的那些龌龊勾当。所以说,我们还是拿做人的尺度来衡量文艺工作者吧;不要动不动就拿无耻文艺者的人格,贸然侮辱狗的“狗格”。
平常人的无耻,大多数是“单纯”的卑劣,换言之,是赤裸裸的无耻,至多有些基于所谓“成熟、世故、礼仪”的普遍技术做包装;而文艺者的卑劣往往披着“美”的外衣,有些甚至竭尽全力打着“真、善”的旗号,其本质、内核却是丑陋邪恶的,最起码都是平庸的。运气好的,给犬贵“帮闲”,或者“帮忙”,保住性命,混饱肚子。也有帮忙、帮闲兼而有之的文艺者,郭沫若就是个既“帮闲又帮忙的”。


这里不妨适当的下个定义。所谓“帮忙”,就是做为症痔的吹鼓手,欺骗大众,赢得自身利益;而“帮闲”,可以理解成纯粹供犬贵享乐纵.欲的玩意儿。其实,还有一类“聪明”的文艺者,我一下子能想到的就是董其昌,嗅觉极为狡猾灵敏,对统痔者的脉象甚是洞察精准。一遇到风吹草动,马上就逃之夭夭。
“真正的艺术史是大规模的淘汰”,这话记得有人说过,我也说过。因此,不论古人品行如何,被大浪淘沙筛选留下的,多少都有可观之处。在我们所处的时代前后,却能幸运的借助互联网信息传播技术,从社会学视角领略文艺的全景图。因此,要给文艺作品,或者文艺工作者定位,其效率就更高了。这就是说,孰好孰坏,很快就能见分晓。


长话短说,经过以上的铺陈,我看还是很有必要把卑劣的文艺者归纳总结成类别,看着也清晰明确,同时都适当举例说明,也便于它们对号入座。
其一:给犬贵帮忙者。比如文联、美协、影协……基本以各种事业编制的“协——邪秽”为主。
其二:给犬贵帮闲者。可以说这一届艺术家不行,愧对此类的列祖列宗。没有可以明确确定是帮闲的。你不要认为蠢晚是帮闲,那是你不了解行情,里面内涵可多着呢。那个什么座痰贿不是呻吟了嘛,一切艺术都是为射秽猪臆贱射服雾的。若要准确说帮闲,女文艺工作者是最能帮闲的,唯一的效果就是让犬贵舒服。
其三,努力搞文艺,一心等“招安”。此类货色最多,去某庄,某山,某观——一找一大片。你隐我隐大家隐,隐你麻痹,隐就不要让人知道。一边号称隐居,一边极力宣传,这算什么隐。简直就是犯贱。这时代的“终南捷径”早都被y水淹没了。
其四:胸无点墨,沉迷文艺者。此类货色甚为装逼,一般只关心“文艺”,其他事情置之不理,掩耳不闻,自诩为“纯粹”艺术家。这得吃多少副枪药才能达到,真不堪设想。
其五:自以为崇“美”,附庸文艺的享乐主义。不包括文艺爱好者(文艺爱好者大约还是发自肺腑的喜爱文艺)。享乐主义,一般是沉迷于低级趣味,譬如情欲、食欲等,以纵欲为核心诉求。
我这几点谈及的文艺者都仅仅是在形式上达到文艺的表象,实则基本都与文艺无关。显而易见,这几种文艺败类,在丧失艺术主体精神之“美”的情况下,遑论“真、善”。只能在欲望中失控的滋生和蔓延假、丑、恶的温床,贻害于人世。
我从来都认为艺术源于日常生活,终于日常生活,但中间可能夹着整个宇宙。真正领悟到生命和生活本色的文艺者,文艺之美将如影随形,焕发着真实、善良的日常形象。


如果一个艺术家仅仅为了搞好某些艺术品种,丧失人文的终极圆满的观照和信仰,就如同太监妄想高潮一样。这样的艺术家即使侥幸锻炼出娴熟的技巧,其声誉在艺术史上的生命力来说,也几乎是断子绝孙的下场。
真正的艺术家本身就是艺术作品,那是其灵魂独特而永恒的痕迹。他们的艺术精神,在人性的映照下,无疑会指向对羣体秩.序的终极关怀。他们对某种艺术形式的表达和寄托,仅仅是其人格的局部映射!
试问范增之类的无耻奸诈之徒,尔等能否领悟这些道理?如果不能理解,也不能践行,就不要恬不知耻、道貌岸然、欺世盗名的装高雅了。赶紧找个没人的地方,自行了断吧,也算是给你们的恶行赎一丁点罪!
往期文章:

高铁“霸座”男,只是没遇到硬茬子!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
壽光,绝非天灾,皆为人祸!
关注我们,让思想怀孕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