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6日晚间,第18届亚运会电竞表演赛王者荣耀国际版(AoV)决赛刚刚结束,中国团队以仅失1小局的赛绩,为中国电竞团队摘下2018雅加达亚运会电竞表演赛首金,这是电竞首次进入亚运会,中国团队在这个历史时刻拿下了赛会首金。《王者荣耀》是由腾讯天美工作室群独立开发的5V5团队公平竞技手游。作为王者荣耀国际版(AoV),同样由腾讯天美工作室群独立研发。
北京时间8月26日早9点30分,第18届亚运会电竞表演赛的开幕式在印尼首都雅加达北部的马哈卡广场举行。这一天,无论对全球无数的电竞迷来说,还是对传统的综合性运动会来说,都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
自5月14日,亚奥理事会宣布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的六个电子体育表演项目确定,分别是:《英雄联盟》、《王者荣耀国际版(Arena of Valor)》、《皇室战争》、《实况足球2018》、《炉石传说》和《星际争霸2》。这是电竞运动第一次真正的踏入亚运赛场,其中前三款游戏出自腾讯。
表格中从上到下涉及的电竞游戏名称分别为《英雄联盟》 、《王者荣耀》、《皇室战争》、《星际争霸2》 、《炉石传说》 、《实况足球系列》 来源:彭博新闻社
本届亚运会,中国电竞表演项目队伍由13名运动员和2名教练员组成,运动员分别是英雄联盟中国团队严君泽、苏汉伟、刘世宇、简自豪、田野、史森明,王者荣耀国际版(AoV)中国团队张宇辰、潘佳东、向阳、刘明杰、谢涛、王添龙及皇室战争中国团队黄成辉。这也是电竞第一次踏上亚运会的舞台,中国团队的旗手为皇室战争运动员黄成辉。
2018亚运会电竞表演赛王者荣耀国际版(AoV)项目正式开战后,中国团队势如破竹,以胜者组第一的身份进军决赛。揭幕战迎战强敌泰国,成功以2-0拿下开门红;2-0复仇预选赛第一名的中国台北,甚至在第二局中以13-0的人头数零封对手;胜者组的最后一战,中国团队三度逆天翻盘,最后一局龙坑团战一波,战胜越南,挺进决赛;在与中国台北二度交锋时一举夺冠。
在全场爆满的上海体育中心,1.8万名观众发出的尖叫声达到了顶点。10位身形瘦削、多半戴着眼镜的年轻人坐进了装饰LED灯带的对战包厢,这个包厢的设计风格酷似电影《电子世界争霸战》(Tron),他们戴着耳机,拇指扣在大屏智能手机上,对决开始了。这场比赛关系到180万美元的奖金以及社交媒体巨头腾讯在规模130亿美元(艾瑞咨询研究报告的一项数据)的中国电竞市场上的地位。
电子竞技在全球范围内蓬勃发展,但是在中国的发展势头尤为强劲:中国的游戏玩家总数超过4亿人,其观众人数与美国职业体育赛事不相上下。在全球规模最大的游戏市场上,占据霸主地位的腾讯控股每年的投资高达人民币10亿元,《王者荣耀》等竞技游戏将确保该公司在飞速发展的电竞市场上的领先地位。
像动视暴雪公司(Activision Blizzard Inc.)一样,腾讯也加入了积极推广职业游戏的阵营。无论怎样形容这波席卷中国的电竞热潮都不为过:尽管2018年《王者荣耀》职业联赛只有12个名额,但是全国至少有1万支战队。2017年的总决赛在电视、手机和PC端的单日直播观看量为2.4亿,几乎是美国超级碗观众人数的两倍,而顶级电竞选手的转会费高达数百万美元。
随着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考虑把电子竞技列入不断增多的比赛项目,职业游戏也成为中国颇具竞争实力的领域。
“电子竞技在中国和全球都进入了黄金时代,”腾讯集团副总裁程武说,他此前在谷歌和宝洁公司担任过高管,“中国真正有机会脱颖而出与发达国家竞争的领域很少,这是其中之一。”
不是只有腾讯看到其中的商机。从华特迪士尼(Walt Disney Co.)、亚马逊(Amazon.com Inc.)到艺电公司(Electronic Arts Inc.),全球最大的几家媒体巨头都想从中分一杯羹,他们纷纷签署协议在ESPN上转播电竞比赛或者创立联赛,其中包括腾讯旗下的拳头公司(Riot Games Inc.)。不过,腾讯享有得天独厚的地位,这家中国公司拥有和代理《英雄联盟》(League of Legends)和《堡垒之夜》(Fortnite)等热门游戏,还有超过10亿微信用户锁定的分销渠道。通过对腾讯高管的罕见采访,这家社交媒体巨头大致介绍了其主导竞争激烈的游戏市场的策略。
电竞现象
到2022年,电子竞技比赛的广告、门票和赞助收入可能达到3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05亿元)。
左上角的色块自左至右分别代表“观众人数(百万)”、“收入(百万美元)”
可以肯定的是,对于名列全球十大公司的腾讯及其500亿美元的预期营收来说,电子竞技业务本身微不足道。但这是个快速增长的平台,一方面为腾讯的核心游戏业务提供了支持;另一方面也推动了来自微信、媒体和广告等众多在线平台的用户参与。
为此,腾讯与安德玛(Under Armour)合作推出联名款T恤,与NBA携手举办顶级选手参加的节目。腾讯正在把《王者荣耀》改编成奇幻小说,打造以电竞选手为主角的电视剧和电影。腾讯借鉴了动视暴雪的守望先锋联赛,也决定采用更典型的职业赛事设置:严格选择成员的俱乐部(以及和他们背后的投资者)可以稳获比赛名额。
腾讯移动电竞业务总经理、KPL联盟主席张易加表示:“这个新体系将打消投资者和俱乐部老板的忧虑。”
腾讯实现雄心壮志的核心利器是一款推出仅两年的游戏:《王者荣耀》,这款热门游戏迅速席卷了中国,此后定名为“Arena of Valor”,去征战海外市场,不过,已经起步较慢。《王者荣耀》还有可能成为首款风靡全球的中国自主开发手机游戏:在即将开幕的亚运会上,内容基本相同的《王者荣耀》国际版将入选电子竞技运动六大项目之一,是对这类游戏的高度认可。

《王者荣耀》迅速席卷了中国之后,定名为“Arena of Valor”,去征战海外市场
程武称,这款游戏“融合了中国历史人物、英雄和文化的元素,有助于输出我们的历史传统”。
张易加表示,为了提高国际知名度,腾讯邀请来自韩国、马来西亚和北美的战队参加2018年晚些时候举行的另外一场决赛,“亚运会是个良好的开端,这将帮助我们走向全球舞台”。
回到上海体育中心,比赛进行地如火如荼。两支由五个人组成的战队穿过竞技场厮杀,发动魔法攻击,绕过阻塞点,灵活进入攻击位置。观众们注视着超大屏幕,镜头在激烈的格斗场面之间来回穿梭。在场观战的众多女性观众中,有一位突然放声大哭,足以证明这款游戏深受女性玩家的喜爱。最终,获胜战队分享了1200万元(约合180万美元)的奖金,而腾讯仅从发行权和广告收入中就获得至少2亿元的收入。
像职业体育一样,电子竞技不仅有选手的参与,还有经纪人、教练、星探、营销专家甚至是营养专家为崭露头角的明星选手提供保障。根据市场研究公司IDC的估计,在中国经营一支顶尖战队每年需要高达300万美元的投入。
在电竞体系中,最重要的环节是23岁的张宇辰这样的选手,他在8月率领中国代表队出征雅加达亚运会。张宇辰参加每轮比赛,可能会需要10名或更多的后勤人员:教练、数据分析师、体能教练甚至是心理专家。
张宇辰在中国东北的铁锈地带长大,高中辍学后换过多份工作,后来利用自己玩游戏的爱好开始赚钱。两年前他开始打比赛时还很轻松,现在每天中午到凌晨五时都要磨炼战术,选手们的生活以简朴的宿舍为中心,他们在这里吃饭、训练和睡觉。这种日子没有尽头:终极的熟练程度是个变化的目标,因为腾讯不断调整游戏的设计和平衡性,包括地图和人物的技能等级。
电竞选手张宇辰
辛苦训练也有回报,张宇辰2018年以高达1000万元的转会费换了俱乐部。“也许一开始我们只是在玩,但后来我们开始意识到,为了取得成绩,你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训练时间也开始变长。” 张宇辰说,他顶着蓬松的头发低头看着地板,“职业选手需要花大量的时间思考和学习,这和人们玩游戏来放松娱乐的初衷正好相反。”
在电竞比赛中,张宇辰化身为头脑清晰的杀人机器。这帮助他在一系列比赛中杀出重围,从高校赛、城市赛再到地区赛,最后代表国家队出战。现在《王者荣耀》有春季和秋季的总决赛,也有相当于国际足联世界杯的大奖赛。
“这就像是看足球比赛。” 《游戏玩家的大脑》(The Gamer’s Brain)的作者西莉亚•霍登(Celia Hodent)说,她研究过《堡垒之夜》的用户体验,“我们全力支持我们的队伍,因为人类需要感觉他们属于某个群体,我们和这个群体的其他成员有联系。我们也通过游戏中的叙事来投入情感,就像是我们看悬疑电影一样。”
这也引起了投资者的关注,他们推动游戏个股创下历史新高。腾讯投资的类似Twitch的中国游戏直播平台虎牙自5月上市以来股价上涨了两倍。
雄心勃勃
随着电子竞技成为主流,游戏和流媒体平台股价应声上涨。
游戏和流媒体平台股价趋势
然而,腾讯还要解决本土市场上颇具特色的阻碍。
作为中国主要的游戏公司,腾讯因为部分玩家游戏成瘾而饱受批评,引发他人抗议,要求该公司承担责任。2017年,腾讯主动限制未成年用户玩游戏的时间。作为腾讯在大多数领域的竞争对手,阿里巴巴集团正在推广以足球和赛车为主的“非暴力电竞游戏”来推动业务的发展。
然而通过电子竞技,顶级选手获得了高额奖金和类似名人的地位,可能会赢得部分家长的支持,比如在2018年的王者荣耀职业联赛期间,一群自豪的选手父母就被安排到比赛现场的头等坐席观战。
“游戏令人沉迷、充满魅力的主要原因在于,游戏的算法总是根据你的等级进行调整。”《上瘾:让用户养成使用习惯的四大产品逻辑》(“Hooked: How to Build Habit-Forming Products)的作者尼尔•埃尼尔(Nir Eyal)说,“玩家总是比达到预期的最佳表现低一级,因此不断渴望得到提升和奖励。”
更大的问题可能是游戏的寿命,这个行业以热门游戏创下历史新高后黯然消失而闻名。SensorTower的联合创始人亚历克斯•马拉费夫(Alex Malafeev)说,《王者荣耀》自推出以来,每个季度的营收都出现了环比增长。IDC分析师郑熙(Neo Zheng)认为,这款游戏至少还会流行两到三年的时间。
此外,这个行业还有个问题,令人煎熬的生活方式能够让游戏选手坚持多长时间。张宇辰已经开始考虑不打游戏之后的生活,他提到25岁的队友左斌现在当了解说员,在微博上拥有超过67万粉丝。
“我还会留在这个行业,可能会当教练。”张宇辰说,“但是成为职业选手是这行里每个人都想实现的目标,所以我会尽可能努力坚持下去。”
撰文:彭博新闻社  编辑:方李敏、冀敏璇 翻译:孟洁冰
◆ ◆ ◆  ◆ ◆ 
点击你感兴趣的关键词
立即获得关于TA的更多信息!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