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属于原作者
原创:剥柑者言 张洵Eric 原创
为啥是芝加哥,为啥又是芝加哥???
论到黑人犯罪和枪杀,芝加哥的记录傲视全美。这里,几乎所有的周末都有枪击案;每逢重大节日都会有几十人以上的伤亡。作为美国第三大城市,其2010年谋杀率首次超过第二大城市洛杉矶,是第一大城市纽约的2倍!
然而谋杀率高还不是问题的全部,更严重的还有破案率低且持续下降。前面讲到了全美破案率的情况,而芝加哥的情况更糟。民主党统治的,奥巴马前办公室主任Rahm Emanuel连任市长这几年,谋杀案破案率更让全美平均水平相形见绌:上世纪90年代,芝加哥还保持有60%以上的破案率,进入21世纪,破案率降至41%2009年降至30%2010年跌破30%大关……,2016年破案率为21%2017年更跌至17.5%
84日最血腥的周末,70余人受伤13人死亡,到目前为止,仅有一人因涉案遭到逮捕
一方面谋杀率居高不下;一方面破案率逐年跳崖,这是黑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的节奏啊。
这些年来,前面所述的民主党带来的普遍问题,在芝加哥的严重程度都要来一个N次方。芝加哥是奥巴马的大本营:他家住在与芝加哥城南黑人区仅一步之遥,环境条件却天壤之别的芝加哥大学校园社区,女儿们上美国一流的芝大附属学校。本来,他与美国黑人8.5杆子都打不着:他妈妈是自恨的白左,爸爸是肯尼亚的上等黑人。估计与美国黑人唯一可能的关系,就是500年前是一家。不过,作为左派活动积极分子,他知道自己肤色的价值,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后,立即来到芝加哥,以“社区协调员(CommunityCoordinator)”的身份,俨然成为黑人利益的代言人。就这么蹭黑人热度,寻机上位,先后成为州议员、国会参议员、美国总统。
他老兄当了总统,得了诺奖,无限风光在芝城;但他背后那些已经被他这个一万光年之外的远房亲戚蹭的光溜溜的风城黑哥们儿却仍然悲催地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连美国宪法规定的生命权都没有保障。中国有句老话:“一将成名万古枯”,用在奥巴马这里,就是“一黑升天万黑哭”。英雄的芝加哥南部西部的黑人们,以自己的伤痛,培育了出来美国首任黑人总统– 巴拉克·胡赛因·奥巴马。
你利用黑兄弟爬到了权力的顶峰,对黑人不闻不问忘恩负义也就算了,他居然还继续祸害黑人:2011年,他的白宫办公室主任一马牛二Rahm Emanuel)成功担任芝加哥市长,2015年连任。
对,你没猜错,就是这厮,前些日子在川普在贸易方面向某国宣战时访问北京,与该国级领导人会晤,公开对美帝及总统表示各种不屑,以试图换取大把天朝银子的那位。这要是放在中国,就是一汉奸,关键时刻不和党中央同心同德共克时艰,反过来与国家唱反调,挖墙脚

芝加哥黑人社区治安的迅速全面恶化就是从一马牛二上任开始的。此人本来就是一个玩儿政治的高手,一切事情都从权术的角度,上升到政治高度来决策。在这样的权术统治下,政府部门人浮于事,警察不敢管、法官不敢判,黑人社会的居民普遍对政府高度不信任,不愿与警察配合,这是破案率低的根本原因。
作为长期的民主党左棍和奥巴马的幕僚,伊曼努尔自然很在行对黑人社区花言巧语不办实事,同时把责任推给警察,让警民对立,黑人仇恨警察;反过来,也让警察执法不利,人身安全受到极大威胁,逆反和紧张的情绪让他们执法或者漫不经心,或者粗暴,恶性循环……
他执政的2014年,美国左翼人权组织美国人权自由联合会(ACLU)做了一份报告[1],声称5月至9月间,有25万无犯罪者在芝加哥街头被警察拦截搜身(Stop and Frisks);而且,黑人社区被拦截搜身的人数比例偏高:达到72%,而黑人人口只占全市的32%
废话,以2011年为例,黑人人口占32%,但谋杀者中黑人占71%,被谋杀者中黑人占75%警察在这样的危险地带做拦截盘查,是为黑人好还是种族歧视?!同年,占城市人口比例最高的白人中谋杀者只有6,而华人印度人韩国人日本人越南人柬埔寨人马来西亚人印尼人……,加在一起,只有1名谋杀者
警察不去犯罪率最高的黑人墨西哥人社区拦截搜查,而是去韩国社区?那叫渎职!
这个左棍组织报告这些只口不提。
ACLU以这个报告将芝加哥警察局告到州政府那里,也是有左派民主党把持的州议会2016年通过了一项立法,旨在降低这种被ACLU称为非法拦截(illegal stops)的次数 - 这真是混账逻辑 - 警察拦截之前怎么会知道谁是罪犯呢?难道ACLU认为美国警察各个是神坛亨特 - 将原来每次拦截问询卡(只记录拦了谁,为什么)改为整整两页的记录文件,包括对方的种族等问题。如此繁琐浪费时间(就是纳税人的钱),降低效率,令市政府不得不多派警员不说,也让警察害怕被指控有种族主义倾向望而却步,干脆就不查了事。
结果,2016年警方的拦截搜身次数降低了80%ACLU兴高采烈,声称这是一大进步。
但同年,芝加哥的被谋杀人数,超过了美国第一大城市纽约和第二大城市洛杉矶的总和。
如果我告诉你上世纪在俄国、曹县和西曹县的左派谋财害命,你不会感到惊奇;现在,我如果说美国的左派也谋财害命,你应该也不会感到惊奇。
中国人最清楚什么是政治挂帅了吧?天下左派都一样,为了虚无缥缈的理想无视现实,违反自然规律,“美好”的愿望导致灾难。芝加哥执法就是美版政治挂帅的典型。一马牛二治下的芝加哥,可谓高犯罪率高税收高政府管控的“三高”城市,谁敢来投资?
黑人的觉醒
民主党政客、左派组织和媒体的倒行逆施,让黑人社区保持高贫困高犯罪,从而依赖民主党的福利和保护,不得不投票给他们。他们自以为得计,但黑人也不是傻子,很多人开始觉醒了。川普总统是智慧的,竞选开始,他就向黑人喊话:“你们跟着民主党,底裤都输掉了,还有啥好输的?干嘛不试试(支持共和党)?”
川普上任以来,黑人失业率降到了6%以下,为美国有史以来最低。黑人的犯罪率和入狱人数也明显降低(芝加哥基本没有太大好转,因为市长)。黑人也开始觉醒了。新近的民意调查表明,黑人对川普的支持率增加了几乎一倍,从去年的15%上升到现在的29%
芝加哥是左派民主党,特别是奥巴马的大本营,芝加哥黑人社区也自然成为全美的重灾区。这本来是奥巴马的走卒一马牛二市张失职的结果,他却大言不惭地开始教训黑人缺乏价值观云云。让黑人也开始反他了。
就在本月初悲惨周末之前的82日星期四,大批住在芝加哥城南和城西黑人前往市中心示威游行。那天,我正好去城区会朋友,路上听到这个消息,心里还在琢磨:出什么幺蛾子了,又对川普不满了?又要堵街了!要知道,是川普总统当选以来,芝加哥发生了多起很多黑人参与的左派暴力抗议活动,最著名的是四个黑人青年以反对川普为名,将一名智力低于常人的白人青年囚禁殴打数日。
哪知,此次示威不是针对黑人一贯反对的共和党,而是民主党;不是要川普下台,而是请他到芝加哥来。他们还要求芝加哥市长一马牛二下台!不仅如此,示威的黑人中很多居然向电视台记者表示,请求川普帮助:【芝加哥不是川普的禁区!Chicago is NOT a Trump-Free Zone!】。
这一切,让我们看到了希望。然而路漫漫其修远兮。尽管黑人中川普的支持率翻倍,也只有将近三成,而70%强的黑人仍然不支持川普。左派违反常识,纵容犯罪和懒惰,扭转起来不容易。但不是不可能。还有10个月,芝加哥市也面临新一轮市长选举。现在民调显示,51%的芝加哥人希望一马牛二走人。但目前竞争这个职位的候选人中,仍然是民主党占优,能否根本扭转黑人社区贫困和犯罪问题,笔者存疑。也许,事情还没有到最糟糕的境地,应了那句英文老话:Things always get worse before they get better (局面在好转以前总是要先变得更糟)
骨感的现实是,只要民主党的继续在芝城向同一群客户– 黑人推销他们那副左派偏方,黑人就继续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毫无疑问的是,芝加哥黑人社区的文化需要彻底改变。但这种改变的唯一可能,是黑人转变支持共和党。左派民主党不但不可能帮助黑人改变,还无耻如现任市长一马牛二用黑人缺乏价值观来站在道德高地指责黑人、推卸责任。
【防火防盗防左派、挺川挺美挺自由】
愿芝加哥能够随着美国整体一起再次伟大!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