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剥柑者言 张洵Eric 版权属于原作者
不代表本号立场与观点
血色风城
刚入八月,芝加哥(别名风城)迎来史上最血腥的周末:83日周五18:00开始,到周日零点,共有72人遭到枪击,12人死亡。枪战最激烈是在周六夜间,
7
个小时的时间内,
41
人被射中,
5
人死亡。周日早晨九点,警察又发现了一位遇害妇女的尸体,令死亡人数达到
13
人。
死者中,有一位
17
岁的姑娘被射中面颊;另外一位
17
岁的男孩被射杀时,正骑在他的自行车上。
花季少年,花儿与少年。
而这个周末,恰逢世界闻名的芝加哥Lollapalooza音乐节,几十万人涌入芝城狂欢,应了越是节日枪击案越严重的规律。
祸不单行– 接下来这个刚刚过去的810~12日的周末,血腥再现:至少33人被射伤,又一名15岁少年被击中面颊,129岁妇女死亡。
芝加哥一直在血流不止。为何如此血腥?为何在芝加哥?为何是黑人?这就要从头说起。
废奴后美国黑人历史回顾:隔离但平等
1865年南北战争结束,全美废除了奴隶制,黑人开始了自由人的生活。自由很好,但自由不是免费的(freedom is not free),代价是他们要为自己的生活盘算,为家庭奔波。北方的黑人开始走向工厂,南方的黑人除继续农活外,也有人做仆人、开饭店……。独立的生活带来新的挑战和机遇,很多优秀的黑人脱颖而出,成为各行各业的明星级人物、社会精英。
法律上,美国在1868年通过了宪法第14修正案,从法律上明确了美国各族裔公民享有同等的权利并受到政府同等的庇护。而实际上,白人黑人处于隔离状态:居住在不同社区,出行乘公车座位有别……。1896年最高法院就Plessy v. Ferguson一案,判定美国的种族隔离制度没有违反第14修正案,只要能够做到在公民权利和政府资源对黑人和对白人都平等。种族隔离成为当时“黑白”颜色为主的美国的生活的一个组成部分。
中国的教科书和西方今天普遍的政治正确的大环境下,种族隔离时代被描绘成邪恶无比和万劫不复。但事实上,种族隔离时代的美国黑人可能比现在更有理由感到生活幸福:黑人社区平均收入也许不如很多白人社区,贫困人口偏高,却也秩序井然,黑人有自己的银行、车行、饭店等,个人收入稳定、社区平静安全。孩子们个个入学,整体社区黑人素质不断提高……
民权运动的兴起与黑人的命运
但这样的种族隔离有一个大问题:如果你是一位黑人精英,你会感到灰常痛苦
– 
无论是比白人聪明多少,富裕多少,高尚多少,你也必须与你同族住在一起,很多白人享受的环境和场所,你不能去,或者去了也被另类对待,仅仅是因为你的肤色。
在一个社会做二等公民,谁也不好受。于是,一位受过良好教育,有白人血统的黑人女性Rosa Parks因为在公共汽车上不肯给白人让座而被逮捕,点燃了民权运动的导火索。在马丁路德金博士等的领导下,民权运动在全美如火如荼,最终令种族隔离制度在美国寿终正寝,一个新的时代开启了。
从社会学的意义上看,种族隔离制度的废除是显然的进步:一个社会不再以肤色看人低,黑人精英们如愿以偿享受美国这个自由社会你能够用钱买到的,或者用业绩赢得的一切,人人平等真正到来了!
真的吗?我们看看实际情况。
六十年代左派民主党总统约翰逊启动了“向贫困宣战(War on Poverty)”运动,启动了对黑人贫困人口提供高福利的进程。从统计数据上看,黑人的贫困率的确下降了:虽然主要的降低是约翰逊总统大幅度增加福利、财富增长和科学进步的结果,但后面几十年也是稳定降低。可喜可贺。但其中,有两个小问题:
一、参考上图,尽管贫困率降低了,但黑人依然是美国最贫困的族裔(紫线),与白人(红线)间仍然保持很大的差距。而亚裔在美国历史比黑人短,贫困人口比例基本上与白人一致。
二、一般而言,一个国家、族裔或者社群随着贫困的减少,会伴随一些其他指标的好转,比如,犯罪率会降低。但这个现象在废除了种族隔离的美国黑人社群没有出现。
上面这张图显示的是美国白人、黑人,高中学历以下和以上者,从
1960
年到
2010
年,在
20
岁到
49
岁间,按照间隔
5
岁一组所显示犯罪收监率。可见,种族隔离被废除后,所有的年龄组犯罪率都增加了,黑人无高中学历者(紫线)增幅最大,可谓扶摇直上,其次是黑人有高中学历者(淡紫线)增幅也很大。
另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是:种族隔离后,黑人家庭撕裂严重:在种族隔离状态下的黑人无婚姻生育率(单身母亲带孩子单独过)只有18%,到了2010年已经超过70%,而现在(图中没有统计)已经超过75%!也就是,每4个黑人孩子,3个不知道父亲是谁!
在美国,黑人社区基本上都是高犯罪率地区,其他族裔的人敬而远之。每年都有华裔外卖身陷黑人区遭到殴打甚至枪杀的报道。
中国人最熟悉的现象是:美好的愿望可能导致人间的悲剧。这个人类社会吊诡的悖论,也在黑人的民权运动中应验了。自从五六十年代民权运动开始,种族隔离被废除,至今四十余载,黑人的境遇和黑人社区的状况未见好转,甚至在多方面更加恶化。是不争的事实。而与之共存的事实是:这些黑人政治上多数都投左派民主党的票,而民主党也不负众望,努力维持福利制度,确保黑人身强力壮不劳动,也可以得到福利供给。
黑人悲惨境遇谁之过?
未完待续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