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味测试:据说90%的男士、99%的女士答不出来,你要挑战一下吗?
点击上方二维码“华人政商论坛”查看答案

1945年9月,东京,伏案工作的东京火车站站长。
两颗原子弹投下后,这个二战魔鬼日本估计实在扛不住了,于是1945年8月15日宣布投降。
投降后的日本满目苍夷、一片废墟,人们缺衣少食,自1863年明治维新改革积累起来的国力消耗殆尽。
此时多位美国《生活》杂志摄影记者走向这一片废墟的国家,用他们手中镜头为我们记录了他们看见的当时的日本。
本期不是所有照片都选自《生活》杂志,有部分来自其它网络媒体。
1945年9月,京都,卖食品的小贩。 美国《生活》杂志J·R·艾尔曼/摄。
1945年9月,跪在寺庙的一家人,上方堆在桌上的白色盒子是广岛原子弹爆炸死亡者骨灰盒。 
1945年9月,广岛原子弹爆炸死亡者骨灰盒。 
1945年9月,广岛,一群无家可归的儿童在广岛郊外烤火取暖。
1945年,广岛,被炸毁的火车站浓烟滚滚。
1945年,京都,火车站候车室。
1945年9月,广岛,铁路站台上正在上车的士兵和平民。美国《生活》杂志J. R.艾尔/摄。
1945年,一辆货运火车车厢门口的士兵。美国《生活》杂志J. R.艾尔/摄。
1945年9月,长崎,十字架被原子弹爆炸炸出了大教堂,从这里可俯瞰城市的主要商业区一片废墟。美国《生活》杂志伯纳德·霍夫曼/摄。
1945年9月,长崎,距原子弹爆炸2英里地方的基督大教堂被炸毁。美国《生活》杂志伯纳德·霍夫曼/摄。
1945年9月,长崎,两个日本战俘在原子弹爆炸中严重烧伤,由荷兰战俘营军医在治疗。美国《生活》杂志伯纳德·霍夫曼/摄。
1945年9月,美军医务人员为东条英机检查身体。美国《生活》杂志乔治·Silk /摄。
1945年9月,日本一个古老的庆祝游行。
1945年9月,东京,日本相扑摔跤手在明治神宫人行道前表演。
1945年10月,东京,一个日本女人站在自家废墟中为她被燃烧弹烧死的丈夫祈祷。 美国《生活》杂志乔治·Silk/摄。
1945年10月,东京,一位艺妓女孩被一个美国大兵抱住。 美国《生活》杂志乔治·Silk/摄。
1946年2月28日,京都,艺妓们在为客人就餐提供服务。美国《生活》杂志阿尔弗雷德·爱森/摄。
1946年2月28日,京都,客人和艺妓围成一个圆圈共舞。美国《生活》杂志阿尔弗雷德·爱森/摄。
1946年2月28日,京都,两个艺妓为就餐的客人跳舞助兴。美国《生活》杂志阿尔弗雷德·爱森/摄。
1946年2月28日,京都,两个艺妓新手在其就业的场所入口处跪迎问候客人。美国《生活》杂志阿尔弗雷德·爱森/摄。
1946年10月,两位美国大兵乘坐人力车游览。美国《生活》杂志约翰·弗洛雷亚/摄。
1946年10月,日本学校的孩子们学习新的阅读方式。美国《生活》杂志约翰·弗洛雷亚/摄。
1946年10月,醉酒的美国大兵骚扰日本人的场面。美国《生活》杂志约翰·弗洛雷亚/摄。
1946年10月,日本男孩在街头擦皮鞋。美国《生活》杂志约翰·弗洛雷亚/摄。
1946年10月,美国大兵给日本儿童糖果吃。美国《生活》杂志约翰·弗洛雷亚/摄。
1946年10月,东京,战争孤儿在垃圾桶里寻找食物。美国《生活》杂志约翰·弗洛雷亚/摄。
1946年10月,东京,无家可归的人睡在上野火车站地板上。美国《生活》杂志约翰·弗洛雷亚/摄。
1946年10月,贫困家庭人在家里粘信封挣钱贴补家用。美国《生活》杂志约翰·弗洛雷亚/摄。
1946年,东京,日本共产党妇女委员会主席Yuko Maki站在党的总部外。 美国《生活》杂志阿尔弗雷德·爱森/摄。
1946年11月,美国大兵逛街边地摊市场。美国《生活》杂志约翰·弗洛雷亚/摄。
1946年11月,美国大兵购买香烟。美国《生活》杂志约翰·弗洛雷亚/摄。
1946年,东京,打倒吉田内阁的示威游行。
1946年11月,东京,裕仁天皇离开马车,走向检阅台。美国《生活》杂志约翰·弗洛雷亚/摄。
1946年11月,东京,穿着盛装向国会游行的学生们等待裕仁天皇的到来。美国《生活》杂志约翰·弗洛雷亚/摄。
1950年4月26日,日本女人迎接被遣返的二战日军战俘,他们携带着在监禁中死亡的朋友骨灰。
1950年代,东京,一家石材加工店铺。
1950年代,东京,街上行人。
1950年6月5日,为了引起公众注意,东京一家百货商店用真人模特展示服饰。
1950年代,东京,逛街的妇人。
1950年代,东京,酒吧女郎。
1950年代,富士山下,农民拔秧。
1950年代,乞讨中的退伍军人。
1950年代,贫民窟里的巷道。
1950年代,日本一户人家的全家福。
1950年代,森林工人。
1950年代,有乐座的电影院。
1950年代,牛皮癣广告和议员选举宣传广告牌。
1951年2月19日,大阪孤儿院饭厅,孤儿门在吃午饭。
1951年8月3日,广岛,穹顶破碎的产业厅街道附近一家纪念品商店,这个地方的上空就是6年前原子弹引爆的地方。
1952年1月5日,东京,尼康相机厂的工人在检查镜头。
1954年,东京,早稻田大学和庆应大学在明治公园举行棒球比赛,观众们手持扇子观看。左边的这名男子是拉拉队员,在引领观众们欢呼。
1955年10月20日,北海道,日本新成立的自卫军团的救助站女护士们。
1955年5月9日,广岛核爆中幸存下来的伤痕累累25名女孩飞跃6700英里来到了纽约,寄希望于整形手术可以给他们带来新的脸庞。
1957年5月1日,东京,人们举着氢弹蘑菇云复制品在街头游行,以抗议英国计划在圣诞岛测试氢弹。
1958年10月30日,一位穿和服的年轻日本女人玩呼啦圈。
1958年5月11日,在祭奠二战中死去盟军士兵的纪念碑的揭牌仪式后,50余名盛装打扮的和尚从东京某处的观世音雕像中走出来。
这座纪念碑是用以祭奠对日战争中死去的48000名士兵的,就位于这座80英尺观音像的底座上。而这座观音佛像是为战争中死亡的100多万日本士兵而建的。
1958年7月11日,东京,松竹舞蹈团的舞者在东京国际大剧院排练舞蹈。
1959年,一家百货公司内,一名日本男子穿着木屐,抬头看林肯肖像画和另外两张有关林肯生活的海报。
1960年1月5日,东京,一名女性坐在车上欣赏着自己新买的索尼全晶体管的轻便电视机。
微 言 大 义:
二战后的日本"一夜回到解放前",1863年明治维新后积累的国力消耗殆尽,一片废墟。
而他们投降后即开始百废待兴,大力恢复生产,搞国民经济建设,国家经济实力又开始新一轮飞跃发展。
我们取得了抗战胜利,而紧接着就是1946年南方大饥荒1750万条性命丧生。
日本国力消耗殆尽,又遭受两颗原子弹袭击却没有遭受饥荒。我们到底与日本差别在哪里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