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靠大树好乘凉,这是中国人文政治哲学的最高境界。这之后,利来利往,如鱼得水;权谋权势,彼此效力。这一点做到极至的,非李嘉诚莫属。
但李嘉诚这几年却在忙于“跑路”,他收拾了内地的房产,在楼市高涨不消时,差不多是倾囊而售,然后把2000多亿资金投向了他钟爱一生的英伦半岛。加微信smz905,看更多内幕好文!
为何是钟爱一生呢?最近英国解密的档案显示出李嘉诚鲜为人知的另一面。
1989年3月20日,撒切尔夫人与李嘉诚在伦敦短暂会面,李嘉诚向其表达了要求获得英国公民资格的事宜,撒切尔夫人向李嘉诚承诺,她会与内政大臣韩达德一起讨论他的移民问题——解密档案显示,李嘉诚当时已是英国属土公民(BDTC),但根据当时的英国国籍法,必须在英国居留5年才可以取得英国正式公民资格。
1989年前,英国还没有投资移民方面的法规,李嘉诚于是游说时任香港汇丰银行主席的沈弼,在他与撒切尔夫人见面三个月后,又致函英国保守党国会议员Julian Amery,请求对方协助李嘉诚取得英国公民资格,他在信函中说,李嘉诚拥有由遍及全世界的上市公司组成的商业王国,不可能按英国法律住够5年时间,英国难道不为这样的国际大亨开绿灯吗?
那时中英谈判大局已定,而中国政治风波的演绎正如火如荼,尽管撒切尔夫人曾促成内政部认真研究,但最终还是在内政部游说下否决了这样的提案——李嘉诚那时已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中国“首富”,李投奔英,是何等重大的政治事件呢?中英彼此都在说对方有意给香港和平交接使绊子,添乱子,李嘉诚“变节”,正好成为中国拿英国说事的口实。
更重要的是,英帝国缺的不是钱,是程序公正和从基督教传承过来的契约精神,那怕李嘉诚们也不能成为英国“特权阶层”泛滥的破口。
事实上,李嘉诚运势真的不赖,老天让他留下来,与中国黄金发展30年迎头相遇,他的“爱国爱港”精神,深得内地权贵们的青睐,政商一体,派糖不断,李嘉诚的商业帝国越发做强做大!
从所谓中国奇迹,到如今经济“常态化”,政府主导的投资发展型经济模式似乎已到强弩之末,而中国体制引发的隐忧开始显现,透支的繁荣要偿还,春江水暖鸭先知,李嘉诚商业帝国敏锐无比的嗅觉早已探究到这一嬗变,李超人总是比别人提前一步为未来布局。
这确实是李嘉诚的商业天赋,资本总是向利润最高的方向流动,像他这样没有一项高科技为支撑的传统商业帝国,唯有靠依附体制红利,把握住转瞬即逝的时机,眼观八方,耳听六路,四平八稳,才能保障在商业大浪中不至于翻船。
至于爱国主义,那不是资本的特性,资本天生就是有“奶便是娘”。
两年前,李嘉诚“跑路”之初,惹得“国师”罗天昊在《不要让李嘉诚跑了》一文所说:“在中国,地产行业与权力走的很近,没有权力资源,是无法做地产生意的。”罗言行一向很左,但关于李嘉诚之于体制,他算是说了句实话。加微信smz905,看更多内幕好文!
李嘉诚的跑路,是个标志性的资本事件,背后的注脚是,政治傍靠文化正加速走向衰竭!相对于中国政治改革来讲,何尝不是件好事!?
但就我个人观察来看,我更钦佩英国人的政治智慧和当初的决断,他们摒弃了实用主义和现实利益,显明了这个看似衰老的“日不落帝国”的责任感和对法理的尊重,保护了英国赖以存在的社会价值观和契约精神。仅仅28年时间,李嘉诚又像游子一样回来了,而且带来了几千亿的巨资,差不多是当初李嘉诚预备投资英伦半岛资本的十倍,英国人套现李嘉诚不图一时之痛快,却换来了丰硕的成果。
《马太福章》第6章中说:“你的财宝在哪里,你的心也在那里。”这样看来,无关乎李嘉诚是中国人还是英国人,你看他资本流动的方向,就知道他的心思意念及所爱所想了。
中华之声
家事、国事、天下事。
(点击下面阅读原文查看详情)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