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整10年过去了,曾经震动全加拿大的“李伟光案,所带来的阴霾,却还没有过去。如果说加拿大史上最令人震惊的案件是“林俊案的话,那“李伟光案”可以算是最血腥的...
2008年7月31日,加拿大各大媒体头条出现了一个华人的名字:Vincent Weiguang Li,又称Vince Li (李伟光)。

被逮捕后的李伟光
他在7月30日晚上,于曼省境开往温尼伯的灰狗巴士上,杀死了坐在身旁的22岁乘客麦克林(Tim McLean)。

旧照:麦克林和朋友的女儿在玩耍
最恐怖的是,李伟光当场割下死者的头,将他开膛破肚,掏出内脏,割下他的鼻子、舌头和一只耳朵放进自己口袋,并吃了麦克林的部分尸块,而且还“舔了手上的血”,拿着断头辱骂警方和围观民众。
在案件审理中,李伟光因患偏执型精神分裂症而免负刑事责任,经过数年治疗随后逐步获得行动自由。
在2016年2月,李伟光被批准可以独立居住,但需要接受按时服药的监督,并定期与医生接触。
2017年2月,李伟光被无条件释放,并独立生活在曼尼托巴的一个社区中。
无条件释放的李伟光
现在的李伟光,已经完全自由,没有任何定罪记录,行动也不再受到任何限制。他还给自己起了一个新名字:Will Lee Baker。
 华人移民的悲剧:
 李伟光代表一种矛盾 
法庭文件显示,李伟光1968年4月30日出生于中国辽宁省丹东市,家境小康。李伟光从小体弱多病,10多岁身体才开始健壮。他比同年纪的小孩晚好几年才学会说话及走路。李伟光上学虽晚,但学校功课很好。
李伟光从小就有一些与常人不太一样的行为。18岁还尿床的他,性格孤僻,独自在家学习,并将家里的电器都拆散。
李伟光毕业于武汉理工大学,读算机理专业,获科学学士学位。毕业后在北京担任计算机软件工程师。大学期间他一直没有女朋友,1992年大学毕业后,在北京一间工厂认识了未来的妻子安娜。
李伟光1995年结婚,与妻子2001年6月11日通过技术移民来到加拿大。2006年11月7日成为加拿大公民。
武汉理工大学

李伟光自2004年起,就有点不正常。吃饭,睡觉都异常。他经常向妻子哭诉,说他看到上帝,并感觉有人和他说话。
2005年,情形变得愈来愈坏。李伟光搬至曼尼托巴省的汤普逊镇(Thompson),不久又去了多伦多。
在多伦多,李伟光仍找不到工作。这时,他听到上帝告诉他,再回到温尼伯。李伟光以为上帝要他走回去,他沿着安大略省的高速公路行走,并丢掉所有行李。
李伟光沿安大略省427高速公路行走时,被警方逮捕。他告诉警察,他正跟着太阳走。警方将他送进医院,医院诊断他患有 精神分裂症,并给他服食药物。不久,李伟光不辞而别。
李伟光告诉心理医师,他当时不觉得他有病,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自此而后,李伟光随身带刀,防备恶魔。
李伟光和妻子2005年决定离婚,两人回北京办手续。他回到加拿大后又搬到艾德蒙顿,与离婚的妻子同住。
在艾德蒙顿居住期间,李伟光行为仍然怪异。他经常会失踪一段时间,在不该笑时突然笑,还会自言自语。在寒冷的温尼伯,李伟光做过守夜人、清洁工、叉车司机,妻子则一直在餐馆打工。
2007,李伟光加入加拿大籍。此后,他在埃德蒙顿送报纸发传单,同时也在麦当劳打第二份工。那段时间,他曾蜗居在一栋公寓楼的地下室单间。
在惨案发生前4周,李伟光因与同事发生冲突被沃尔玛开除。
李伟光说,2008年7月,上帝又告诉他离开前妻,找一份新工作,独立生活。李伟光于是买了前往温尼伯的巴士车票,并留言给前妻“我走了,不要找我,祝你幸福。”
就在前往温尼伯的巴士上,李伟光做下了震惊全世界的杀人斩首,开膛破肚案。
惨案轰动世界,无数人的人生轨迹被这起杀戮彻底改变甚至摧毁,当时惨烈的杀人戮尸场景成为不少现场目击者一生的噩梦。
最先赶到现场的警官之一巴克(Ken Barker)在事发6年之后自杀,据悉他自杀前长期受到创伤后压力综合症的折磨。
警官Ken Barker
10年后的今天,仍有人挣扎在痛苦之中…
 目击者、死者父亲母亲:
10年也走不出来 
不幸乘坐那辆编号为1170的灰狗巴士的除了死者麦克林,还有35名目睹惨案发生经过的乘客。李伟光提着血淋淋的人头给乘客们看,他们当中有人当场呕吐、哭泣,甚至无法站立。当时车中的两名女乘客精神严重受创,并因此患上了严重的忧郁症。
其中一名女乘客在案发几年后生了一个女儿,但是却因精神状态不稳定,孩子一生下来就被儿童保护机构带走寄养。法庭后来把抚养权判给了孩子的祖母,但是允许她经常探视。
她说,她现在仍然会做噩梦,坐公交车会恐惧,身处陌生人中间会紧张,也不容易信任别人。但是,她已经原谅了李伟光:他不是一个魔鬼,他只是患了精神病,但不幸没有被诊断出来。
除此以外,还有在案发时经过现场,参与帮忙的卡车司机阿尔圭尔(Chris Alguire,因为目睹了屠尸现场,患上了创伤后应激障碍。之后的10年里,他经常失眠,靠酗酒才能睡着…
他认为李伟光做的事完全可以被判两个无期徒刑,应该在监狱里被关到死。现在这样放他出来,让他慢慢消失在人群中,有一天他也许会再杀人。

目击者Chris Alguire
当然,一直被阴影笼罩着的,还有死者的家人们。

“这件事刚发生的时候,我整个人都疯了。”麦克林的母亲卡洛(Carol de Delley)回忆,她静静地坐在儿子的坟前,身影颓唐。
“所有人的生活都没有改变。车辆继续行驶,太阳照常升起。让我发狂的是,整个世界照常运转,只有我的世界,停止了。真的是过了很久很久以后,我才有力气在早上起床。”卡洛说。
麦克林和母亲卡洛
对麦克林的父亲来说,直到10年后的现在,有时候早上醒来,想想自己要面对的世界,他依然不想睁开眼睛。
“我们想要让生活继续,但是真的太难了。我认为我们永远都不可能真的跨过这道坎儿了。”他说着,向记者展示了自己纹在心脏位置的纹身——那是儿子麦克林的脸。
对于这家人来说,灾难中的唯一一点光亮,就是 麦克林去世后5个月后,他的女友生下了他的儿子。
“他是上帝给我们的礼物,是我们的活下去的理由。照顾他就是我每天起床的理由。”卡洛说,孙子的眼睛和儿子麦克林一模一样。
然而,这个孩子也为这个家庭带来了更多的伤痛。他的生母和卡洛争夺抚养权的诉讼持续了多年,让这个本来就饱经磨难的家庭一直在风雨中飘摇。
同时,他们还起诉过灰狗巴士、皇家骑警,但后来还是放弃了。
 他现在是一个模范市民 
 一个老实人 
10年过去了...
“他现在是一个模范市民。他每天活在忏悔中,他知道自己做的一切是凶恶的,他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加拿大精神分裂协会会长说。“人们真的不用担心,他犯罪风险很低。”
获得自由的李伟光
熟悉李伟光的人说,他从来没有犯过罪,身高约173厘米,身材壮硕,孔武有力。他是麦当劳打工的领班,还称赞他是个“好人”。就连和他交谈多次的心理医生都说,他是一个“很有礼貌的老实人”。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