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1
 “乳业造假”揭露者 | 蒋卫锁

蒋卫锁,被媒体和业界誉为“中国乳业打假第一人”2006年,他自费30万元发起“中国西部乳业万里行”行动,整理出《中国西部乳业濒临崩溃边缘》调查报告。2007年4月,蒋卫锁将所有证据和素材提供给了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以《牛奶掺假揭秘》为主题揭露了乳业市场掺假和造假的行业潜规则等黑幕,节目播出后,轰动全国。
蒋卫锁形容自己是“抱着棺材走路”,他站到了“另一个利益群体的对立面上”,打破了“利益链”、“潜规则”。于是威胁、恐吓、报复、冷漠、家庭矛盾接踵而至。为打假,他卖了企业,丢了老婆,两个孩子因此辍学,社会上一度传言有人要花50万元买他人头。
2012年11月2日,蒋卫锁酒后被刚结婚不到半年的妻子杨某,及其妹妹、妹夫等共9人殴打一个小时,之后杨某用领带捆绑蒋卫锁,持刀捅刺蒋卫锁的左胸部,送往医院后抢救无效,11月14日下午不幸离世。
这场家庭纠纷扑朔迷离,让人不寒而栗。毒蝎心肠的“妻子”为了50万潜伏半年杀夫?蒋卫锁死因真相到底是什么?并没有人能够回答。
2
 “三鹿”点名记者 | 简光洲

简光洲,被许多中国网友视为中国新闻界的良心,是第一位在报道中对“三鹿”点名的记者,当时任职于《东方早报》。
2008年9月11日,他发表《甘肃14名婴儿同患肾病疑因喝三鹿奶粉所致》的点名报道引来前所未有的质量问责风暴。
可在三年后的2012年8月30日,简光洲离职了他最后在微博上留下了这样一段话:“东早10年,是我人生中最宝贵的青春,所有的悲欢,所有的梦想,所有的忍受都是因为那份纯真的理想。好吧,理想已死,我先撤了,兄弟们珍重!
3
 地沟油揭露者 | 李翔
李翔,洛阳电视台记者,曾揭露震惊国人的地沟油事件,同时也是家里唯一的孩子,2个月后就将结婚的准丈夫。
2011年9月18日晚,李翔工作结束后返家途中遇刺身亡。行凶者手段极其残忍,李翔身中十余刀不幸牺牲,随身携带的电脑包被抢。
洛阳电视台上下震惊,有同事说:“翔子平时做的报道都是民生新闻,难免得罪人。”李翔全身被捅超过10刀,不符合一般抢劫案件的特征,凶手是否有其他作案动机?
最终,案件被定性为抢劫案。“抢个笔记本电脑用得着刺十几刀吗?”很多网友坚持认为遇害事件与地沟油有关。而李翔生前最后一条微博发于遇害前3天,内容为“网友投诉栾川有炼制地沟油窝点,食安委回应未发现”。
4
 药品打假专业户 | 高敬德
高敬德,2004-2007年的三年中坚持医药打假105次,被上海、浙江医药界和媒体竞相关注。
他常孤身一人,奔波辗转于上海、浙江和江苏等地区。在艰难的打假过程中,多次遭到暴徒的殴打,他说:“现在卖假药的人鬼得很。”很多大药店里都有他的画像,见到他来就拉上大门。
然而最让人无奈的,是很多地方药监部门并不愿配合。为了打假,高敬德花光所有积蓄,得罪了很多人,但因深知假药害人,仍坚持要走遍全国,誓将打假进行到底。多年的打假,高敬德的身体已每况愈下,胃出血,糖尿病,整个人变得日渐消瘦。
然而这个从2004年开始在医药领域专业打假,曾入选2008年感动中国候选人的斗士,在北京上访被派出所接走,带回上海后的第三天,于2011年10月26日这天,离奇死去。
5
 调查山西疫苗乱象 | 王克勤

王克勤,人称中国新闻界最具份量的核潜艇,被誉为中国揭黑第一人。因常年揭露社会黑暗,他得罪了数不清的利益集团,有黑社会组织甚至曾扬言要出价500万元买他的人头。
2001年2月3日,发表《兰州证券黑市狂洗“股民”》,成为2001年“全国经济秩序整顿第一案”,仅兰州就有150多名涉案人员被逮捕。
2001年10月17日,发表《公选“劣迹人”引曝黑幕》,揭发甘肃岷县乡村干部打死打残村民等相关恶性事件。 
2002年12月6日,发表《北京出租车业垄断黑幕》,推动了中国出租车业最早的改革。
2005年6月20日,发表《河北“定州村民被袭事件”调查》,揭发了一起活活打死6个村民,伤100村民的极为血腥的征地事件,震惊中央,随后定州市委书记和风被判处无期徒刑,其他参与策划、组织、指挥屠杀的27名主要案犯分别被判处死刑或年限不等的徒刑。
2005年11月30日,发表《河北邢台艾滋病真相调查》,揭开了邢台由于血站管理混乱、输血引发大量艾滋病的问题,倒逼邢台政府承认这一严重问题,并出台政策接管当地艾滋病感染者的生活、医疗等保障,推动了中国血液管理。次年,卫生部颁布《血站管理办法》,有力地保障了每一个中国人的生命安全。
2010年3月17日,历时半年多调查,发表《山西疫苗乱象调查》,引发巨大震荡。此后全国疫苗普查及安全警示制度得以实施。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正直的人,因为调查疫苗问题被离职。同时给王克勤签发《山西疫苗乱象调查》报道的中国经济时报总编辑包月阳也被免职
几年前王克勤在接受采访时曾说:“山西疫苗案不了了之,山东及全国必出问题。”可悲的是,如今他的预言成真了。
6
 而那些奸商恶人们,
后来又如何了呢?

去年感恩节,震惊全国的红黄蓝幼儿园事件爆发,而事发不到一年,老板史燕来又如何了?
可悲的是,史燕来不仅之前的所有业务发展顺利,红黄蓝幼儿园也办得风风火火,而且今年还又新开了一家公司红黄蓝事件爆发后,其股票一度腰斩,如今,也已飙升到高位。
长春长生董事长

早在2017年11月,长春长生生物科技就被查出25万支问题疫苗,而直到将近一年以后,于2018年7月19号才被罚了344万元。相比之下,其2017年的营收高达15.53亿元高达90%多的毛利润!这样的惩罚,简直是九牛一毛。
陈丹青曾说:
一个社会有三大底线行业:
一教育,二医疗,三法律。
无论社会多么不堪,只要教育优秀公平,
底层就会有上升希望;
只要医疗不黑暗堕落,
生命就会得到起码的尊重;
只要法律秉持正义,
社会不良现象就能被压缩到最小……
如果三大底线全部洞穿,就是人间炼狱!
鱼的记忆只有7秒,而我们的记忆不应该只有7天。对于那些没有底线泯灭人性的企业,我们应该牢牢记住,永远抵制它们的产品,同时对贪腐、不作为的官员零容忍。
只有这样,我们的国家才有希望,婴儿不会喝到假奶粉,不会打到假疫苗,上幼儿园不会被摧残被虐待,长大不会被无良金融家骗血汗钱……
集中广大人民的力量,我们要坚持下去。让为众人抱薪者,不再冻死于风雪,让人间炼狱,彻底消失……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