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7月25日与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容克达成旨在避免跨大西洋贸易战的协议,缓解了特朗普威胁对进口汽车加征关税引发的紧张局势。
特朗普表示,双方同意欧洲扩大对美国液化天然气和大豆的进口,并且双方降低工业品关税。容克说,在谈判进行期间,美国和欧盟将“暂缓其他关税”。
“今天是一个大日子,非常大,”特朗普7月25日在白宫与容克的联合声明中说。他称赞双方贸易关系进入“新阶段”。
特朗普称,两位领导人还同意致力于在工业品方面迈向 “零”关税。他补充说,
双方将尝试“解决”他2018年早些时候实施的钢铝关税以及欧盟征收的报复性关税。
特朗普和容克在白宫玫瑰园发表简短讲话后没有接受提问,之前双方进行了不到两个小时的会谈。
撰文:彭博新闻社  编辑:于欣宜
延伸阅读:欧盟是敌是友,容克在见特朗普之前并不确定
上一次当特朗普会见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时,他称这位卢森堡人是“一位残忍的杀手”。
几天后在向巴伐利亚地区议会谈及这一事件时,容克说他认为这是一种恭维,“但我不太确定。”
容克
就在美国即将与欧洲官员在白宫启动谈判的当口,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宣称“关税最伟大!”;他警告贸易伙伴,除非谈判达成“公平的协议”,否则他将实施更多制裁
特朗普7月24日发布这条推特之际,即将与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在华盛顿会谈,以期避免贸易战的爆发。而他此前就俄罗斯涉嫌干涉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一事偏袒普京后,正在继续处理由此引发的国内不满情绪。
“在贸易上不公平对待美国的国家,要么谈判达成公平的协议,要么面临关税的打击,”特朗普在推文中指出。“就这么简单——大家都在谈论!别忘了,我们才是那个被抢劫的‘储蓄罐’。一切都会好的!”
这种交流方式可能适用于特朗普与整个欧盟的关系,在容克7月25日抵达华盛顿与特朗普举行会谈,旨在阻止爆发贸易战时,这一幕可能再度上演。
欧盟的存在本身就与特朗普的“美国优先”世界观内容相左:欧盟本质上是一个多边体系,可能是世界上最雄心勃勃的主权共享实验。容克把这一点发挥得可以说是淋漓尽致,他是1991年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的签字代表之一,这份条约为欧洲央行和欧元奠定了基础。
将陪同容克参与会谈的欧盟贸易专员Cecilia Malmstrom称,容克将寻求“缓和现状,防止局势恶化”。她此前在德国马歇尔基金会表示,容克将试图说服特朗普,关于提高欧洲汽车进口关税的威胁将危及1万亿美元(约合6.77万亿元)的贸易关系和大西洋两岸的1500万个工作岗位。
特朗普的抱怨并非以贸易为终点,欧盟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为1500亿美元(约合10152亿元)。他还想让欧盟来承担安全和竞争政策的任务,他毫不犹豫地将所有这些问题混为一谈。这种做法引发欧洲担忧这不仅仅是关于细节的问题,而且担心当美国总统最近表示他将欧盟视为“ 敌人”时,他就是这个意思。
特朗普政府对待欧洲的做法中唯一可以找到的逻辑是,“它旨在阻止欧盟将自己定位为美-中-欧游戏中的第三个参与者”,法国总统马克龙前经济顾问Jean Pisani-Ferry在法国报纸《回声报》的一篇文章 中得出结论称。
Pisani-Ferry说,欧盟本质上是想遵从一种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而特朗普试图以纯交易方式取代这种秩序,这样美国就可以毫无约束地发挥其实力优势。他写道,对特朗普而言,欧盟本身“是一个障碍”。
撰文:Marc Champion  编辑:李颂楠
◆ ◆ ◆  ◆ ◆ 
点击你感兴趣的关键词
立即获得关于TA的更多信息!
......
继续阅读